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病房冲突
    床上躺着的那个病人,正是雪瑞的父亲李家湖。

    上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精神还是不错的,然而现在给人的感觉,却好像一下子老了二十岁,瘦了二十斤一般,已经是一个进入暮年的老头儿了。

    他戴着呼吸机,连着心率机,我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死气,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一般。

    而即便是到了这样的一个田地,都没有亲人守在他的旁边。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了一种没由来的凄凉。

    走到了病床之前,我伸出了右手,手指搭在了李家湖的手腕之上,轻轻地按了一下,发现脉相很虚,仿佛一口气喘不匀,立刻就会挂掉似的。

    然而我并没有从他身上差距到什么蛊毒的痕迹,对方显然并没有收到相关方面的毒害。

    只不过,一个四五十岁的壮年男子,怎么可能这么迅速地就衰老下来呢?

    我心中疑惑,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说道:“你看看这下面。”

    他指着病床的床单之上,有一片晕湿的痕迹,我伸手摸了一下,感觉滑滑的,又放到了鼻尖闻了闻,感觉到有一股腥臭之气。

    这医院是十分不错的私立医院,实施的是酒店式管理,条件应该是很好的,这液体,是什么呢?

    屈胖三抓着我的手,也闻了一下,随即断定道:“尸油。”

    尸油?

    我的眼皮一跳,有些不敢相信,说你确定?

    屈胖三笑了,说老子就是玩这个长大的,怎么可能不确定?

    说着,他身子一低,却是钻到了床下去,随后开口说道:“果然不出意料,有人在这床下布置了一个吸收精血的法阵唉,这是什么……”

    吱、吱……

    他仿佛找到了什么,紧接着里面传来了“吱、吱”的叫声,随后屈胖三从床下面钻了出来,手中揪着一个毛绒绒、乱糟糟的毛球儿来。

    这东西就好像一个扎满了毛发的足球,不过身体之上,却镶嵌着一排密密麻麻的眼睛,还有占据了大半个身子的嘴巴。

    这是一个怪物,浑身散发着黑气,一会儿是虚无的,一会儿是实体的,奋力挣扎着,却到底逃不脱屈胖三的把握。

    我被对方那红红绿绿的眼睛给弄得一阵鸡皮疙瘩冒起,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

    屈胖三一松手,那东西立刻化作一片虚无的黑影,朝着病床上的李家湖射去。

    它想要躲进李家湖的身体里。

    不过屈胖三只不过是试一试而已,下一秒又将这玩意给抓在了手中,化作了实物。

    这时他方才回答我,说这玩意啊,算得上是降头的一种吧,不过它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应该是不知道那个家伙从某个虚无之界招过来的魔怪,寄托于李家湖的身上,吸食他的生命力就是因为这个家伙,使得李家湖的生命力迅速衰败,最终变成这样子……

    他还没有解释完,这个时候门外突然间传来了一声嘈杂之响,而在我转过头去的时候,那房门已经被人推开,然后有人将灯给打开了来。

    光明大放,而我也瞧见了来人。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绸衫的老者,而在他的旁边,是一个满是肌肉、足有两米高的黑人大汉,那大汉将阮助理给揪住脖子,高高举起,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有一个穿着华贵的女人。

    李太太,又或者应该称她为小姐。

    她的身后,还有好几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的家伙,穿着黑色西装,大晚上了还戴着墨镜,应该是她的保镖。

    她走进来之后,瞧见了我和屈胖三,尖声喊道:“你们是谁?”

    我和屈胖三虽然与她见过几面,不过此刻我们都是乔装打扮、改头换面了,她也认不出来,不过这时那个老者瞧见了屈胖三手中那恐怖恶心的玩意,惊声叫道:“天啊,这是什么?他们想要害李生,快点把他们拿下……”

    这一声吩咐喊出,那个黑人大汉将阮助理猛然一扔,砸落在了地上,然后迈着大步子,朝着屋子中间冲来。

    他在打量对手的时候,首先是瞧见了我。

    屈胖三一小孩儿,在他的意识之中,不堪一击,所以想要先给我打倒。

    这家伙是练拳击出身的,双拳紧握,然后踩着拳击的移动脚点,上来就是一个俯冲拳,轰向了我的脑袋。

    这是一个两米高的大汉,一身结实的疙瘩肉,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一场噩梦。

    然而我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一拳过来,我浑然不觉,也一拳对了过去。

    砰!

    拳与拳相交,随后我收回了拳头,而后那黑人“啊”的一声大叫,向后一歪,而这个时候,屈胖三痛打落水狗,适时踹了一脚。

    他这一脚,踢的是对方的膝盖处。

    好在那家伙个儿太高,使得屈胖三并不能踢到对方的裆部,避免了一场人间惨剧。

    不过即便如此,那黑人也是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来。

    我一记鞭腿,将他给直接甩晕。

    行云流水。

    瞧见我们居然敢反抗,李太太恼怒地喊道:“反了、反了。”

    东家一恼怒,她身后那几个一脸彪悍的保镖立刻出动了,蜂拥而至,然后被我一拳一个,撂倒在了地下。

    几秒钟之后,一地的呻吟声。

    这样的变故让人猝不及防,李太太和刚才那个颇有大家风范的老先生仓皇地往门外跑去,然而他们再快也没有屈胖三快,这家伙早已闪身过去,将门给关上了来。

    稠衫老者瞧见屈胖三只是一个小孩儿,伸脚就去踹,结果给屈胖三随手一拉,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之上去。

    砰……

    老头儿与墙壁亲密接触,砸得眼冒金星,再也没有起来。

    瞧见屈胖三如此凶猛,李太太再也没有硬来的想法,而是往旁边一退,靠着墙,可怜兮兮地说道:“你们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我有钱,我有好多钱,我可以给你们只要别杀我……”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那个刚刚爬起来的助理先生,说怎么回事?

    助理给人揍过,鼻青脸肿,眼镜都掉了,捂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啊,他们突然就过来了,找到我就是一顿狠揍……”

    我说不是你出卖我们么?

    助理摇头,说不是,怎么可能……

    我们两人说着话,旁边的李太却听出了我的声音来,迟疑地说道:“你、你是陆言?”

    哦?

    倒也不是一个只知道美容购物的富家太太呢……

    我转过头来,看着李太太,微笑着说道:“李太,好久不见了,刚才有些误会,你别介意啊,来,过这边来坐,我有点儿事情要问你……”

    听到我自认身份,李太太的心情稍微安稳了几分,被我拉到病床左侧的沙发前坐下,立刻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来了也不打一声招呼,弄成这个样子。”

    我用下巴朝着屈胖三点了一下,让他看好地下这一堆人,然后朝着李太微笑说道:“李太太,你也知道,我和你女儿雪瑞是朋友,跟李生也是合作过好几次的朋友,他出了事,你应该得通知我一下的。”

    李太说这事儿有点儿太突然了,我一个女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的联络方式……

    她解释着,我全程保持微笑,等她说完,方才说道:“对于李生的这病,李太有什么想法?”

    李太说医院也没有一个说法,我找了风水师过来看,都说不清楚,那位是九龙很出名的师傅,我就是找他过来,想要尽最后的力量……

    我指着屈胖三手中那东西,说那么,请问一下李太,我表弟手中那个东西,是谁放到李生身上来的?

    李太听到,转头望了过去,给那东西吓了一大跳,差点儿尖叫起来。

    等回过神来,她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你是说,那东西是从家湖身上弄出来的?”

    我忍不住心中的厌恶,冷笑了起来,说李太,李生的病床里,居然有浓度极醇的尸油,在病床的背面处,给人用鲜血绘制了勾魂的法阵,这些东西,难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么?

    啊?

    听到我的讲述,李太一脸茫然,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我瞧见她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皱了一下眉头,想着这女人应该也不至于残忍到谋杀亲夫的份上,于是问道:“地上这几位,是你从哪里找来的?”

    李太愣了一下,说这个,是我朋友帮我请的。

    我盯着她,说你朋友?

    李太慌张地点头,说我朋友,我朋友……

    我没有跟她兜圈子的心思,而是直接说道:“李生病倒的这段时间,李致远有没有来过这病房?”

    听到我突然提起这个名字,李太的脸色有些发白,不过还是说道:“致远是家湖的侄子,肯定是要过来看一眼的……”

    听到这些,我眯起了眼睛,差不多能够勾勒出了事情的缘由,而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又给人敲响了。

    砰、砰、砰……

    我没有说话,而是朝着李太点了一下下巴,她惊慌地问道:“谁、谁啊?”

    外面有人回答道:“嫂子,我是顾宪雄啊,你在里面么?”

    <b>说:<b>

    顾宪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