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章 细思极恐
    黑手双城的态度绝对算不得热情,甚至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冷淡,我自然不可能不识趣,再留此处,于是回招待所收拾了一下,然后走出了门来。

    门口那位守了我好几天的哥们儿,此刻还守在那里。

    我伸手,与他握手,微笑着说道:“我没事了,这几天多谢你的照顾。”

    对方没有想到我居然给跟他这般说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说客气,说起来是我们工作的失误……

    我没有跟他多聊,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招待所。

    果然没有人拦住我。

    出来的时候,我碰到了那个叫做李腾飞的男人,我们对视了一眼,我下意识地跟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他却视若无物,从我身边走过。

    对方的态度让我有些尴尬,没想到错肩而过之后,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神来,喊了我一声:“陆言。”

    我听到,回过身来,平静地看着他。

    对方无礼,我却不会。

    李腾飞看着我,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刚才神池宫回来,那里的人告诉我,说你很厉害。”

    我笑了笑,谦虚地说道:“您客气。”

    李腾飞摇头,说不是客气,有人跟我说起,凭着你、陆左和萧克明几人之力,竟然将黑暗真理会的小半兵马给打得崩溃了去,还惊走了他们最强力的外援;而关于你,据说你能够在人群之中快速走移,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于无形,让人根本无法捉摸……

    我听他说着,没有说话。

    我的沉默让李腾飞有点儿恼怒,他哼了一声,说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既然如此厉害,为何又临了胆怯了?

    我看着他,说我胆怯了么?

    李腾飞瞪了我一眼,说难道不是么?

    我说李领导,你说是就是吧。

    我如此平淡的态度让那人显得十分不爽,他皱着眉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有人告诉我,说你虽然是陆左门下,却有着曾经的邪灵教十二魔星地魔的传承,告诉我,这说法,是真的么?”

    我依旧说道:“你说是就是吧。”

    李腾飞眯起了眼睛来,盯着我,说陆言,不管别人如何夸赞你,但是有一句话我必须告诉你,如果你跟邪灵教有所关联,特别是地魔,那我必然会亲手解决你!

    我微笑着说道:“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李腾飞又说道:“你若是见到了陆左,帮我给他带个话,我相信他是无辜的,但请他一定要相信政府,过来自首,我会申请调入那个专案组,为他洗刷冤屈的。”

    我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说哦,好的,我知道了。

    说罢,我便离开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位过来找我,到底是想要表达个什么,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位李腾飞,应该是一个还算不错的高手。

    真正拼斗起来,我未必会比他强。

    走在迪化市的大街之上,看着人来人往和川流不息的车流,我莫名之间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事实上我此刻最关心的事情,是天山神池宫到底什么情况了,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过来跟我解释。

    黑手双城根本不理我,而这位李腾飞除了警告,也没有多说什么。

    打赢了么?

    看来是打赢了,那么卫木呢,迦叶呢,两位宫主呢,还有黑暗真理会的人都已经伏法了么,反叛的几大家族呢,现如今的下场是什么?

    这些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晓得肯定有人在我身后盯着我。

    我并未有发现任何踪迹,但却晓得,这帮人既然那么想要找到陆左,必然会从我这里入手。

    如果是这样,我安下心来,什么都不做,也不要轻易找人联系,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我到底应该去哪儿呢?

    我有点儿不自在,过惯了目的性极强的生活,此刻突然之间,却有些茫然了起来。

    好在这几天我在迪化市到处闲晃,对这儿也还算是熟悉,所以转悠了一圈,然后找了一间咖啡厅,在那儿先坐下来,然后慢慢思索着这一切。

    如此坐到了下午时分,服务员走了过来,冲着我浅浅一笑。

    这妹子是维吾尔族的,高鼻梁大眼睛,长得十分漂亮,让我的心扑通跳了一下,以为人家对我有意思呢,结果她递了一张纸条给我。

    她说先生,有人让我把这个纸条给你。

    我接过了纸条,朝着她道谢,而待人离去之后,我展开了纸条来,瞧见上面写着一个地址,然后备注道:“甩掉你身边的尾巴。”

    纸条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我看到之后,忍不住就笑了。

    随后我买了单,然后离开。

    出了门,我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然后开始在人群之中穿梭。

    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了附近的公共厕所,然后将身上的衣服给换了一套。

    再然后,我又前往附近的商场,通过楼梯走到了顶楼,然后翻身而下。

    如此转了大半个小时,我汇入了下班的人流之中。

    傍晚时分,我来到了纸条上面所写的地址,这是一个占地挺大的网吧,而我在指定的座位坐下之后,旁边有人不满地说道:“你有点儿慢啊……”

    我转过头来,瞧见旁边坐着的屈胖三,说他们怎么把一个小屁孩子放进来的?

    屈胖三笑了笑,说钱够了,什么都不在话下。

    我说干嘛搞得这么紧张啊?

    屈胖三认真地盯着自己的屏幕,然后说道:“老萧跟他大师兄见过了面,认为这人已经不可靠了,不再是他认识的大师兄了,所以让我们都注意一点,免得被他抓到把柄。”

    什么?

    我惊了一下,说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两人大吵了一架,黑手双城告诉老萧,说他既然已经不再是茅山子弟,那么两人之间的情分也就一笔勾销了……”

    我说不可能吧,两人之间除了师门关系之外,黑手双城不还是他小姑父么?

    呵呵……

    屈胖三笑了笑,说你看到了卫木,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眉头一跳,说你是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两人为什么吵架,我不太清楚,老萧也不肯多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跟卫木、以及他母亲卫神姬有关系,你我应该都知道,黑手双城与卫神姬之间,肯定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说,黑手双城并不仅仅只有杂毛小道他小姑一个女人……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既然谈崩了,那我是怎么出来的?”

    屈胖三说还不是许映愚发了话?许映愚在位的时候,对黑手双城有提拔之恩,这点儿面子还是要卖的,不过我感觉得到,黑手双城对陆左,应该是铁了心要抓的,而且一旦抓捕了去,陆左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我说他今天跟我谈话了,也希望陆左能够投案自首,说他会努力帮陆左洗清冤屈的,逃避不是办法。

    屈胖三笑了笑,说我觉得陆左说了一句话很对黑手双城,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黑手双城了,之前虽然双方因为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来,但是现如今,却因为更大的利益分崩离析了。其实仔细想一想,黑手双城早就已经开始动了手,正如你所说的,老萧的掌门之位就是他带头弄下来的,而陆左之事,也是他督办的,这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特意针对让他们。

    我愣了一下,说啊,为什么啊?

    屈胖三说不知道,但这一点其实可以肯定了,我甚至怀疑老萧去黄泉的时候,回路被堵,也与他有关。

    听到屈胖三的一番话语,我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一直以来,我们都听说过黑手双城绝顶无双的手段,也觉得他是茅山宗在朝堂之上的大靠山,我与他手下的七剑也都有过接触,觉得为人都挺不错的,一直觉得应该是自己人。

    然而听到屈胖三的分析,感觉从大靠山变成了死敌对头,实在是有一些突兀。

    不过说句实话,从我跟黑手双城接触的这几次经历来看,他与别人口中的黑手双城,其实还是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差别太大,所以我对他一直都挺有防范的。

    我甚至曾经一度以为这位黑手双城,极有可能是杀害小妖的凶手。

    所以我才会一直刻意防范着他。

    我脑子乱糟糟的,而屈胖三则问起了我这几天的经历来,我把早上与黑手双城的对话跟他说了起来,听完之后,屈胖三幽幽说道:“看得出来,他对张励耘的下落,似乎很在乎啊?”

    我说张励耘毕竟是军方的高级干部,也是他曾经的手下……

    屈胖三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还记得张励耘带着我们去茶荏巴错的路上,他的表现不?他到底在防范着谁?

    张励耘?

    我回忆起来,越发觉得不对劲儿。

    他一路上都显得过分的小心翼翼,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总有一些细思极恐。

    我不敢多想,说对了,我们接下来干嘛?去跟他们汇合?

    屈胖三说不用,他们已经赶走了,昨天就去了藏区。

    <b>说:<b>

    是真相么?

    还是多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