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陆左定计
    当神姬宫主说出了“陈志程”三个字的时候,杂毛小道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下意识地问道:“你认识我大师兄?”

    神姬宫主平静地说道:“算是认识吧。”

    杂毛小道还待说些什么,陆左伸手过来,拦住了他,然后问道:“宫主你跟我们一起去么?”

    神姬宫主摇头,说不,我不离开神池宫。

    陆左说神池宫现如今已经被叛乱者和黑暗真理会的人给接管了,如果你不走的话,只怕最后,又得落到他们的手里去。

    神姬宫主这个时候突然笑了,她望着我们身后的林子,然后说道:“不,你们可能不太了解,这林子远比你们想象之中的还要大,而且还有无数时空乱流,他们即便是占据了神池宫的内外城,也无法对我们一网打尽,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对这里的了解,远胜其他地方,而神池宫也不需要一个逃离的宫主。”

    她意已决,决定让卫木与迦叶两人,随我们离开神池宫,然后去找陈志程搬救兵。

    对于这事情,陆左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告诉她,说他自己恐怕办不到,因为目前的他还是一个被全国通缉的要犯,无法跟官方接触,但他会安排人去办的。

    神姬宫主点头,说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犹豫,趁对方没有把山门锁死,赶紧突围而去。

    她的决绝让我们有些惊讶,而随后她交了一封信出来,递给了卫木,让他贴身放好,等到见到了黑手双城,就交给他。

    我们看在眼里,却并不多说什么。

    事实上,从神姬宫主开口说让我们带着卫木去找黑手双城的那一刻,大家的心里面都清楚了一件事情。

    果然,卫木的父亲,就是杂毛小道的这位大师兄。

    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

    杂毛小道满腹疑问想要说出,结果都给陆左给拦住了,等到朵朵给银姬宫主检查过了身体,确保无恙之后,我们开始撤离这林子。书阅ぁ屋

    从林子赶往神池宫山门之前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亮,一夜厮杀,神池宫却是换了主人。

    路上有人在飞奔巡逻,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构成什么威胁。

    摸到了山门这边,这儿一片寂静,守卫森严,我们藏在暗处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发制人,先制造混乱,然后由屈胖三将山门给打开来。

    叛军在此处集结了重兵,不过即便如此,兵力也是有限的。

    我们观察了好一会儿,大概锁定了几处暗哨的地点之后,由我、屈胖三和朵朵三人负责清理几个伏击地点的狙击手。

    行动在商议妥当之后爆发,我使用遁地术,第一个冲入了伏击点,果然瞧见有一个狙击小组在这里蹲守。

    这个小组是由一个狙击手和一个观察手组成的,对于突然出现的我有一种没由来的惊骇,而我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反应时间,长剑挥斩而出,脖子处的血管割裂,奔涌的鲜血呛入心肺之中,然后随即陷入了死亡。

    我马不停蹄,连续解决掉了三组,随后行动就暴露了,立刻遭受了大量的攻击。

    子弹精准地射了过来,只要我稍微停顿一下,估计就给射成了筛子。

    不过这个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却加入了战斗,骑着天山福灵豹的卫木和身负血海深仇的迦叶也加入其中,山门之前一片混战,最终以四人逃脱,其余人相继惨死而结束。

    那逃脱的四人,即便是联合了我们众人的力量,也无法将其阻拦。

    这些人,个个都堪称顶尖高手。

    我们无法阻拦,也不想去阻拦,回望这边的山门,一地的尸体,血泊之中,还有七八人是跟随龙重山一伙的神池宫高手,这些人投靠了龙重山,在昨夜的杀戮之中充当了帮凶。

    一场厮杀下来,我有些精疲力竭,而屈胖三不负众望,将山门给打开了来,然后带着我们离开。

    神池宫的山门内外,完全就是两个天地,重新回到了冰天雪地之中,让一身热汗的我止不住地哆嗦发抖。

    不过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没有停留的打算,离开了这边的山梁,然后下山。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事儿是相对的,普通人或许十分艰辛,但对于我们来说,找几块木板,我们就可以顺着大雪滑落而下,于是很快,我们在中午的时候,就已经抵达了天湖旁边的度假村里。

    度假村这儿依然如旧,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我们连番折腾,十分疲惫,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进入其中,然后找了个馆子吃饭。

    不过来到人群聚集之地,陆左和杂毛小道自然还是变装易容了的。

    在这样的冬季,度假村里也没有什么好待的,生意寡淡,偌大的厅堂只有三桌散客,我们进来,坐在了窗边的角落,等待着服务员将饭菜上来之后,各人一顿饱餐,随后来到了外面,谈起了接下来的打算。

    陆左告诉我,说让我带着卫木、迦叶前往迪化的西北宗教局,由那边通知到总局,看看是否可以相见。

    至于他和杂毛小道,因为身份太过于敏感,所以还是算了。

    他们就在这儿扎着,监视神池宫上面的动静。

    我问屈胖三和朵朵是否跟我去,陆左看了一下屈胖三,跟他商量,说陆言经验不多,还得你帮忙照看。

    屈胖三的本意并不想去,不过陆左这般说,却满足了他心里的虚荣心,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不过问陆左,说想带着朵朵一起去。

    平日里陆左总是不会拒绝屈胖三的要求,不过这一回却没有答应。

    朵朵的身份,其实也挺特殊。

    带着她,无疑就表明了他陆左就在这附近。

    当然,陆左从茶荏巴错里面出来了,这事儿估计是瞒不了多久了,毕竟在神池宫里面的时候,他已经跟反叛的蒺藜公主打过了照面,那帮人可没有给陆左保守秘密的义务。

    所以我们去了迪化之后,他们就遁入地下,不会给我们知道任何消息,只是必要的时候,会再出现。

    尽管我并不愿意跟陆左、杂毛小道他们分别,但卫木这事儿又不能拖。

    如果拖下去,天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江湖儿女轻离别,简单地聊过之后,我们准备离开,而陆左则笑着对杂毛小道说道:“走吧,刚才那里面,有几个是黑暗真理会埋在这里的眼线,咱们过去清理一下。”

    我有些发愣,回想起刚才那几桌人,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谁可疑。

    我问要不要帮忙,杂毛小道笑了,说你们走你们的,这点儿事情,我们也只是无聊的时候,逗个乐而已。

    他们说得轻松,我就不再多想。

    我们当天来到了博格达峰脚下,然后徒步而行,与次日清晨抵达了存放汽车的村子,在此之前,卫木将他那头天山福灵豹给放了,让那畜生自己在山中生存。

    我开车,当天就抵达了迪化。

    到了地头,结果我却是迷茫了,偌大的迪化市,西北宗教局又是秘密部门,跟挂着牌子的宗教事务局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我着实有些弄不清楚。

    不过对于这事情,我倒是想得开,既然需要求见黑手双城,找他手下的人自然没错。

    本着这样的想法,我给黑手双城的手下大将林齐鸣打了电话。

    林齐鸣作为东南局大佬,通话的过程有一些曲折,不过好歹也是联系上了,对于我的来电,他有些惊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告诉他,说我现在在西北迪化,然后将天山神池宫发生的事情跟他讲了一遍。

    听到我的讲述,林齐鸣那边沉默了许久,方才沉声说道:“黑暗真理会是宗教总局一直重点关注的异端教派,因为与拜火教有着密切联系,所以黑名单中榜上有名,尽管天山神池宫与官方、江湖都无关联,但只要是在我们国家的土地上,都是绝不容许的你放心,告诉我你现在的地址,我立刻转告西北局的同志,让他们去接你们。”

    听到林齐鸣的表态,我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走远了一些,然后说道:“好有一件事情。”

    林齐鸣说你讲。

    我说我离开的时候,神池宫的神姬宫主拜托了我一件事情,让她儿子卫木带了一封信,希望拜访陈局长。

    林齐鸣有些诧异,说拜访陈老大?什么事情?

    我有些尴尬,说这个……

    林齐鸣说陆言,陈老大曾经去过神池宫,估计是跟这位神姬宫主有点交情,她们怕官方不管此事,所以才会如此,不过你跟他们讲一下,请一定放心,现如今已经不再是江湖纷争了,而是赤裸裸的侵略,宗教局对于这种事情,一定会管到底的,绝对不会有任何放纵……

    我打断了他的话,咳了咳嗓子,说不,林大哥,这件事情有点儿复杂卫木的长相,就好像你家陈老大年轻的时候一样。

    呃?

    林齐鸣听到这话儿,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好,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转告。”

    <b>说:<b>

    呃,这个啊&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