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真的劫
    一杯二锅头,呛得眼泪流。

    生旦净末丑,好汉不回头……

    酒入喉中,半瓶子闷了去,劫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血红,里面无数血丝浮动。

    浑身都是淋漓鲜血的劫在一瞬间,突然就给了我几分陌生感来。

    之前的时候,他这是一个部族的少年,虽有天分,宛如璞玉,但并没有显露出太多的光芒来。

    然而此刻,劫就像一把剑。

    一把出鞘了的,锋芒毕露的剑,闪耀着让我都为之忌惮的光芒来。

    不过这一回,他却没有如同上一次那般,喝了酒就神志丧失,夺路而逃,而是看向了我,问道:“要杀谁?”

    呃……

    听到这声冷冷的话语,我顿时间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不过瞧见他那坚定的眼神,还是指向了远处的风后,说杀了她。

    劫点了一下头,说好,了解。

    话音刚落,他突然间就原地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就仿佛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好强。

    我能够猜得到劫应该是用了地遁术之类的五行遁术,却不知道在这么多人的炁场影响下,他居然能够使用自如,而且远远要比我的地遁术还要强大,让人根本察觉不到,无迹可寻。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般厉害?

    我脑子里有一些放空,随后夸娥英的攻击让我一下子就醒转了过来,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开始运转,一边抵御这母大虫连绵不休、暴风骤雨的攻击,一边询问屈胖三道:“你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

    屈胖三嘿嘿笑,说别说得我好像做了什么坏事情一样,我只不过就是给了他一瓶酒。

    我说他喝酒之后,那个自我,就醒过来了?

    屈胖三说貌似如此,而且我曾经跟那个他有过交流,觉得人其实不坏,而且身手很强,特别是神出鬼没的手段,简直没谁了,拿来当一把刀,其实还是不错的。

    我说你就不怕他反过来对付你,又或者掉链子?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放心,他这种情况呢,本体的意志对于灵魂的影响其实还是蛮深重的,对于一个帮他报了父母血仇的人,他是不会翻脸坑人的,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

    我呸了他一口,说你特么说得好像老子做了什么恶事一样对了,你确定这么闹下去,我们能够活下来?

    屈胖三说弄不过就跑呗,想那么多干嘛?

    我说我以为你找到陆左和萧克明他们了呢,原来没有?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放心,这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管他们在哪里,都会知道的,说不定就在这场中呢,我们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容易让他们知道这相当于在春节联欢晚会上面打广告,稳赚不赔的事情,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说要万一战死了可怎么办?

    屈胖三无奈地说道:“只能说明你太菜了,这有什么办法?”

    两人边战边聊,那夸娥英专攻于我,使得屈胖三这小子的压力少了许多,闲聊之间,周遭十来个近卫战士都给他举手投足给撂翻在地去。

    他出手,并不危及到旁人生死,但如果对方真的实在是太过于凶狠了的话,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总之在一段对话完成之后,周遭躺到了一大片的人,只有夸娥英在我跟前挥舞着粗铁棍子,架势依旧十分凶猛,但到底还是显得有一些身单影只。

    所以我们越过了夸娥英,朝着风后逃开的方向追去。

    不过夸娥英并非蠢笨之人,瞧见周遭这些寻常的部落勇士并不能够阻拦我们,立刻就开始了喊人。

    而他的一声喊,立刻叫来了两人。

    一人为祝融,华夏传说中的火神,而在这儿,他却是一个半边长发、半边秃瓢的高瘦男子,长着马一般狭长的脸颊,一对眼睛通红,浑身有着爆炸的肌肉。

    一人为风将力牧,就是那个大胖子。

    而此刻的他挽着一张强弓,双眼眯着,目光就好像破碎的玻璃渣子一般锐利。

    比起龙不落的骑兵来说,这两人对我这叛徒似乎更加感兴趣一些,特别是力牧,人还没到,手中的弓箭便挽得紧紧,陡然之间,几根利箭便刺到了我和屈胖三的跟前来。

    它快得超越了空间,若不是我和屈胖三对于炁场都有着超人的敏感,只怕一箭之下,性命便已然消弭。

    感受到了那力牧胖子的威胁,屈胖三足尖一动,人便冲到了那家伙跟前去。

    他需要将最为威胁性的人物给除了去。

    那力牧身体庞大,屈胖三与他相比,仿佛只有十分之一,然而这家伙却有着一种让人为之惊悸的气势,倏然而至之后,那风将力牧再也无法弯弓搭箭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祝融也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既然被赐姓为祝融,这人自然跟火有关。

    见面的第一下,他右手往嘴边一放,然后猛然一口气吹了出来,那气一出口,立刻变成了灼热至极的火焰,将我整个人都给笼罩其中。

    我感受到了那种灼热的热力,与寻常杂耍的手段并不相同,人若是被喷了,只怕根本逃脱不得。

    于是我逃,毫不犹豫地往旁边退开,然而夸娥英那女人却显得格外凶狠,一根铁棍,却将我的退路给拦住了去。

    妹子,你是这是真爱啊……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留守,将大雷泽强身术存于身体之中的雷电之力,在那一瞬间引爆了出来。

    刺啦……

    夸娥英天赋异禀,那种纯粹的力量并不是常人所能够抵御的,我这种的资质,即便是被聚血蛊强化了无数次,与她到底还是有一些差距,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是她的对手。

    我是一名修行者,自然有着超越人体的力量和手段。

    雷电之力。

    蓝紫色的电芒在一瞬间引爆,顺着那粗铁棍蔓延到了夸娥英的手臂之上去,然后陡然一下,这妹子浑身开始狂震了起来,就好像有一头怪兽在她的体内咆哮。

    而这个时候,我手中的剑已经绕开了对方的粗铁棍,挑向了对方的喉咙。

    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我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尽一切可能,打击轩辕野的有生力量。

    特别是像夸娥英这样的死硬分子。

    然而夸娥英虽然被我的电击疗法给击倒在地,但却并没有被切断喉咙,因为这个时候的祝融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他的双手之上,各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宛如两把火焰长刀,朝着我劈砍而来。

    我施展长剑,与此人对拼数回,感觉此人的手段古怪,但论起修为,似乎与我又有一些距离,心中稍安,左右打量,方才发现战场转瞬万变,之前的骑兵队受阻,而在安的加入下稳住阵线,但随后又陷入了层出不穷的攻击之中,开始不断往回收缩。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两百人几乎死去了一半,而安这边也受到了三四个顶尖高手的围攻,节节败退。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久留,需要过去,与他们汇合。

    不管别的,救出安来再说。

    我没有心思与这祝融一直纠缠,双方拼斗,无端凶猛,我挥舞长剑,做出拼命要斩杀此人的架势,实则是在找寻机会逃离,然而那家伙虽然弱于我几分,但玩的一手的好火。

    两人所过之处,烈焰熊熊,而他却一直左右摇摆,就是不给我任何机会。

    我心急如焚,瞧见那夸娥英也从电击之中恢复,缓慢爬起来了,心态就开始有些崩了,一不小心,反而给他得了手,火焰蔓延,差点儿将我笼罩。

    倘若不是我及时将外衣扔掉,只怕已经变成了烤猪。

    就在此时,旁边突然冲来一个黑影子,落到了祝融的跟前,那家伙杀心浓重,不管敌我,胆敢挡在他面前,立刻就是一团火焰甩了过去,然而让人诧异的,是那团火焰尽然凝固在了半空。

    这事儿让祝融大为诧异,低头望去,却听到有人轻声说道:“在我面前玩火,你确定?”

    滚!

    祝融愤怒地大吼,有一大团的火焰腾然而起,然后砸落到了这个满身鲜血的小不点儿身上,然而突然之间,身体就凝固住了。

    他感到了灼热,前所未有的热意充斥体内,让人发狂。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平静地说了一句话:“谨以此人,告祭世间所有的玩火者别特么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否则老子烧死你。”

    轰!

    这位以上古火神为名的高瘦汉子在屈胖三一语话落之后,突然间化作了一道人形火柱,冲天而起。

    强,好强!

    我内心一边感慨,一边奋力呐喊道:“快来人啊,又有人在装波伊了……”

    屈胖三这时候也感到了反抗力量的衰落,拉着我朝着安的那方向跑了过去,我匆忙问他,说那个射箭的胖子怎么样了?

    屈胖三撇嘴说道:“射射箭可以,人一般,死了。”

    我有些惊叹,然而还没有等我说话,这个时候又有一个身影闯入到了我的跟前来,对着我平静地说道:“给。”

    啊?

    我接过一坨东西来,低头一看,却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风后面纱之下的真面目。

    也是最后一次。

    <b>说:<b>

    等等,您的好友暴戾言马上上线&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