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五章 眼见你宴宾客
    震撼!

    瞧见在半空之中不断翻腾不休,散发着庄严恐怖巨大龙威的青色真龙,祭坛之下上万的民众都为之惊叹,有的人甚至激动得直接跪倒在地,大声跪拜起来。

    真龙,真龙,这东西无论是在中土,还是在九鼎之外的其他世界,都是一种神圣的生物,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灵。

    它永远都只活在传说之中,却没有人能够想得到,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来。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真龙天子,真龙天子,真龙天子……

    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从人群之中开始蔓延,我瞧见无数人都在奋力伸出双手,朝着天空使劲儿大声高呼着,歇斯底里,声嘶力竭,就好像在这一刻,整个人的灵魂都为之升华了去。

    我瞧见轩辕八子在这个时候跪倒在了地上去。

    华族高层的众位长老,他们也跪倒了。

    龙无悔,也跪倒了。

    祭坛之上,那个为轩辕野加冕的华族长者也跪倒了,唯有那位叫做秋水先生的眼镜男,他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右手抚在胸口处,鞠躬而立。

    他是轩辕野的老师,有这个不跪。

    这个时候,我身旁的夸娥英瞧向了我,恶狠狠地说道:“你为什么不跪?”

    我?

    我对轩辕野心中充满了不爽,勉强虚与委蛇就已经够难受了,你特么的还让我跪下去?

    我这膝盖,跪我老爹老娘,却绝对不会跪别人。

    没有人受得住我这一跪。

    陆左都……

    呃,他肯定也不会让我跪下来。

    面对着夸娥英的责问,我沉住了气之后,回答道:“王准许我不跪的,不信你问他。”

    不跪拜,这是我之前与轩辕野的约定。

    心高气傲的他刚开始为了收服我,自然是做尽了姿态,不过恐怕这并不是他内心之中真实的想法,权力欲极重的他或许在想,当自己登基,成为华族之王的时候,在众人的面前,迫于那种强大的压力,我或许就放弃自己的自尊,跪倒在他的面前。

    然而他却忘记了,作为一个现代人,早就没有了受人奴役的心思,早就已经站了起来,不会信仰任何的神或者救世主。

    真正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永远都只有我自己。

    轩辕野人在祭坛之上,她哪里可能去询问,所以只有怒气冲冲地瞪着我,恨不得冲上来把我给打一顿。

    但她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此时此刻,是轩辕野最重要的日子,他筹谋策划了那么就,等的就是这一天,任何试图搞砸这一场仪式的人,都将会受到了最为残暴的制裁。

    作为轩辕野的心腹,夸娥英并不觉得自己能够面对轩辕野的怒火。

    她不能,但我能。

    劫也能。

    我们两个人,在一片跪倒在地的磕头虫之中,显得格外刺眼,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了一阵紧急的马蹄声,而为首的那个,居然是一头斑斓猛虎。

    这猛虎,怎么看,都有一些眼熟。

    而当那一支队伍冲到跟前来的时候,我终于瞧清楚了。

    尼玛,这老虎可不就是我曾经骑过的么?

    它后来被我留给了安。

    不过此时此刻,骑着它的并不是安,而是另外一个熟人。

    龙不落。

    作为华族老族长的三弟,不落长老是一位极为贤明的长老,对内他以德服人,无论是华族高层,还是底层百姓,他们对不落长老都有着发自内心的尊重,在老族长病倒在床的这几年里,几乎都是他与无悔长老在主持华族事务。

    而对外,不落长老则是恩威并施,不卑不亢,兼容并蓄,这样的态度使得华族的威名远播,越来越多的部落和人们,愿意与华族交好,并且商贸往来。

    不落长老他给华族树立了一派泱泱大族的气度,公平、公正、公开。书阅ぁ屋

    讲道理,一个部族做到了这一点,就赢得了月来越多人的尊重。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居功至伟的华族长老,最终却给通缉了去,被称作叛徒,让现如今的华族四处通缉,甚至准备前往小香港出兵围剿。

    为什么呢?

    究根结底,还是因为龙不落指出了一件事情来,那就是老族长是被轩辕野和他的爪牙给谋害的。

    他这样的继承并不合法度。

    作为一个延续千百年的部族,华族是有着一整套的法理和惯例的,如果真的是轩辕野击杀了老族长,并且实施篡权的话,他的继承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而无数曾经得到过老族长恩惠的华族民众,都会从心底里憎恶这个靠谋杀而多劝的族长。

    这是轩辕野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不落长老反叛之事是被秘密处理的,除了少部分人,更多的华族民众知道得并不多,甚至都没有听说过。

    其实这也是轩辕野一伙人刻意隐瞒的结果。

    然而这个时候,龙不落突然冒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百人的骑兵小队,穿着与换装过后的华族卫队截然不同的老款战衣,这样的状况,让几乎快要疯狂得晕厥过去的华族民众,稍微冷静了一些下来。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够感觉得到,气氛在一瞬间,就有一些不对劲儿了。

    有人在想到底怎么回事,失踪了的龙不落长老,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杀气腾腾的样子?

    而另外的人在想,这么多的兵马和人手,怎么穿过那重重的守卫,出现在这里的呢?

    众人的心思纷繁,使得一时之间,全部都愣住了神。

    而轩辕八子在这个时候却率先反应了过来,那领军的风将力牧大喝一声,立刻有一百卫士出现在了身边,与他一起拦在了这些人马的跟前来。

    龙不落带领着两百骑,冲到了轩辕野那绚烂夺目的仪仗队跟前来,将这些侍弄扇子旗帜的侍女吓得够呛,特别是那头斑斓巨虎,张开嘴巴一声怒吼,凶神恶煞,无数人惊慌失措,到处逃散而去。

    敲鼓拉弦、演奏宗教音乐的乐队也停止了声音。

    众人的目光,在这一刻,从那祭台之上,汇聚到了这一支突然闯入其间的骑兵队来。

    “警戒、警戒……”

    轩辕八子之中几个身穿重盔甲的将军大声呐喊着,在远处,那些警戒的弓箭手纷纷拉起了弓弦,朝着这一支骑兵队瞄准,随时都会松弦攻击。

    “停……”

    骑着斑斓巨虎的龙不落举起了手中的旗帜,这是一面战旗,上面有一条青龙,张牙舞爪,迎着风猎猎作响。

    我认识这面旗帜,当初我与屈胖三决战钊无姬的时候,华族前来支援的旗帜,便是这一面。

    而等到临湖一族被灭,众部族驻军于小香港,这面旗帜就留了下来。

    青龙旗,代表着华族。

    而现如今,这旗子被龙不落从小香港,一路带到了这里来,挥舞着手中的旗帜,然后龙不落大声喊道:“众位华族同胞,众位不远万里而来的百族兄弟,我,龙不落,华族族长的胞弟,有话要对你们说……”

    蒙着面纱的风后听到这个家伙的话语,突然间歇斯底里地怒吼道:“放箭,射死这个打扰王登基的叛逆,射死他!”

    她给我的感觉一向温柔而阴沉,没想到居然还有这般激动的时候。

    站立在周遭建筑顶上的弓箭队听到这话儿,都下意识地准备松开弓弦了,而就在此刻,却有人厉声高喝道:“谁敢?谁人胆敢开弓,便是华族永世的罪人!”

    我循着那声音,朝着开口的人望去,发现此人竟然是龙云。

    这位曾经探索队的队长,却是华族之中的大将人物,他在军中的威望十分鼎盛,此刻却是站立在一只体型巨大的白头鹰之上,手中握着一把巨大弯弓,右手搭着三根箭,遥遥指着弓箭手们。

    而在不远处,又相继冒出一群人来,朝着这些弓箭手们弯弓搭箭,与之对峙。

    这些人大部分都不是华族部落的,而是其余部族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准备射出手中利箭的箭手,在此刻都停了下来。

    此时此刻,局势并未明朗,没有人愿意莽撞。

    轩辕八子在这个时候,已经涌到了祭坛之前,那作为礼仪队的五百多人将龙不落这两百骑手给团团围住,而在更外围,还有源源不断的士兵朝着这边赶来。

    就在双方形成对峙的时候,有人站了出来。

    刚刚加冕祭天了的轩辕野。

    那青龙从云层之上垂落,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来,然后他走到了祭坛的边缘处,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一队叛乱者,冷然说道:“你是想指责我谋杀了老族长,篡夺高位么?”

    龙不落冷然喝道:“对!”

    哈、哈、哈……

    轩辕野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高声狂笑了起来,笑到了最后,他突然间收敛笑容,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看啊,上天已经承认了我的地位,而你,不过是一个叛徒而已,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龙不落举起了手中的大旗,慨然说道:“不,真正的华族勇士,是不会跟随一个杀人狂魔的,我这里有两百铮铮铁骨的不屈勇士,他们每一个人,都反对你的统治。”

    轩辕野冷然一笑,说是么?

    他高举右手。

    然后重重一挥,平静地说了一颗字:“杀!”

    <b>说:<b>

    华族永不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