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曲意迎
    在给我种完了倏影虫之后,轩辕野终于放松了心情,跟我随意聊了两句,然后对我说你若是疲惫的话,先下去休息吧。书阅ぁ屋

    我得了准许,松了一口气,然后离开了大殿。

    风后一路将我送出,然后引领我和劫来到了旁边的一片园林之中,在院子的东厢边,给了我一个房间,说你暂时住在这里,等到王登基之后,会分封众将,到时候就会给你单独开府。

    她问我是否还有别的需求没,我摇头,说不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这边园林属于华族的核心地带,所以几乎是三步一岗,七步一哨,守卫得十分森严。

    我左右打量了一下,放弃了逃离的心思。

    就先这么待着吧,等到屈胖三汇合了其余人,到时候再来想办法做别的事情。

    至于这倏影虫……

    呵呵。

    我回到了房间,告诉风后,说我赶了好多天的路,一路上折腾辛苦,十分疲惫,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那我就先睡一会儿。

    风后十分理解,说那好,有任何需求,外面都有侍女,你尽管吩咐;等明天你有空了,我介绍其余人跟你认识。

    说罢,她转身离去。

    风后离去,劫一脸担心地说道:“他们怎么你了?”

    我说别担心,没有打起来,现如今我被赐姓,叫做仓颉,你在外人的面前,叫这个名字就是了。

    劫很纳闷,说你真的臣服他们了?

    我笑了笑,并不回答,大概等到风后离开了一段时间,方才盘腿而坐,然后将心神沉浸下来,内视而去,但见那钻入我体内的倏影虫被沉睡之中的聚血蛊用触角给捆得紧紧,一点儿都动弹不得。

    倘若不是我的强行压制,只怕这玩意已经成了沉睡中聚血蛊的养料了。

    对于进食,这几乎成了聚血蛊的本能,即便是睡着了,它也不会有任何犹豫之处。

    不过我没有让它将倏影虫给吃掉,是害怕风后感应到。

    我只需要控制住倏影虫就好了,一旦风后想要通过倏影虫来控制我,我就放松对小红的控制,让它将倏影虫给吃掉。

    对方到底还是没有做到充足的情报工作,所以才会试图通过倏影虫来控制我。

    太天真。

    确认了倏影虫不能够控制我之后,我显得十分轻松,先是找地方睡了一会儿,等自然醒过来之后,让劫去跟外面的侍女问了点儿吃的,没一会儿,那边就送来了丰富的吃食来,不但如此,而且还有一小壶的酒。

    这些吃食倒也不算什么,但酒在荒域之中,还是十分稀罕的。

    很显然,轩辕野为了拉拢我,还是下了大功夫的。

    身处敌营,我为了保持足够的意志,所以没有动酒,然而劫却从来没有吃过这玩意,听说是传说中的酒,就有些馋,于是我将这酒全部都给了他。

    劫的酒量不高,一口酒就上头,等到那一小壶酒喝完,整个人就发了飘。

    我一开始的时候并未觉得,然而等叫那侍女过来收拾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劫有一些不对劲了。

    他有些冷。

    之前的时候,劫沉默寡言,但眼神之中还是十分灵动的,然而这一刻,他的双眼之中,却是死水一般的冷寂,瞧人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人的要害处瞄了过去,就好像随时准备动手一般。

    我下意识地有些防备,沉声问道:“劫,你怎么了?”

    劫没说话,闪身走出了房间,我跟出去,却见他足尖轻点,三两下,居然跳上了屋子,然后在远处的建筑之上几个起落,人便消失无踪了去。

    我第一次碰见他的时候,也有瞧见过他在树林子荡来荡去的潇洒,但此刻这般模样,什么借力都没有,就能够飞檐走壁,一步十几米,这事儿着实就有些骇人听闻了。

    别说是他,我如果不使用地遁之术,恐怕都未必能够成功。

    我感觉到,喝了酒之后的劫,与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难道……

    我想起了屈胖三之前跟我提起的事情,说劫的身体里,并不仅仅只有一个意思。

    难道一顿酒喝下来,他就换了人?

    我满心疑惑,而这动静也引起了人的关注,院子里冲出两人来,瞧见劫消失了的背影,有人去追,还有一个人来到了我的跟前,却正是之前带人过去缉拿我的长腿妹子夸娥英。

    医馆的药童告诉我,这女人的力气惊人,力拔山兮气盖世,简直无可匹敌。

    她拦在了我的跟前,气势汹汹地说道:“你身边的那个随从去哪里了?”

    我无辜地摊开双手,一脸郁闷地说道:“我怎么知道?”

    夸娥英盯着我,说你什么意思?

    我说他从来没有喝过酒,刚才侍女送饭过来的时候,带了一壶酒,结果喝完之后,人就晕了,一言不合就开跑,我追都追不上,一会儿你若是能够找到他,帮忙给我叫回来一下。

    喝了酒?

    夸娥英瞧见旁边收拾妥当的桌子,上面的确有空着的酒壶,而闻了一下我身上的气味,也的确没有酒味。

    也就是说,那一壶酒,却是我身边随从喝了去的。

    她大概是信了我的说法,不过还是盯着我,然后说道:“你给我听着,我知道你这么痛快地答应,肯定不会怀着什么好心思,但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露出马脚来,要不然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的。”

    我十分平静地说道:“种下了倏影虫,你觉得我还会有什么别的心思么?”

    夸娥英说我的直觉很准的,它告诉我,你绝对是有所保留的。

    我耸了耸肩膀,说随你怎么想,我困了,要睡觉。

    夸娥英瞧见我满脸不在乎的样子,不由得憎恶地白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跟一猪似的,除了吃就是睡?

    我本来准备回房间的,听到这话儿又转了过身来,说那我去四处参观一下?

    夸娥英拦住了我,说主人吩咐了,说你这两天最好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走,免得耽误两天后的登基大典……

    我冷然一笑,说那不就是了?

    我没有再理会夸娥英,回到了房间歇下。

    说是歇,其实是在修行恢复,我的腰在路上的时候,其实好得已经差不多了,这几天只是为了巩固伤处,不想用劲儿而已,两天后的登基大典,我有预感会出现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所以我得赶紧恢复身体,免得到时候一点儿事都办不成。

    如此又过了两天,我终于算是勉强恢复了身体,而在这其间,劫也一直没有再出现。

    我曾经问过了人,得到的说法是后来一直没有见到此人。

    尽管我的心中有几分担忧,不过身陷囹圄的我也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耐着性子忍耐。

    而这期间,屈胖三也并没有出现。

    不过对于他,我还算是比较放心的,这小子鸡贼得很,谁都有可能出事儿,但他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小子太精了。

    在登基大典举行之前的头一天夜里,我被邀请参与华族高层的饮宴,第一次见到了轩辕八子的全部,也瞧见了华族的其余高层,以及那个投向了轩辕野的龙无悔。

    再一次见到了我,龙无悔显得十分惊讶。

    他在此之前并不知道我回到了荒域,在得知我已经成为了轩辕第九子,顿时就惊呆了。

    我们算是老相识,不过却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彼此交流一下,便不再多说,随后我瞧见他悄悄地找到了轩辕野,似乎在说我的事情。

    他似乎跟轩辕野发生了争执,两人的表情都有一些焦躁,然而最终龙无悔还是没有能够说服轩辕野。

    这事儿让他全程黑脸,宴席进行到了一半,他就离开了。

    随后我被轩辕野拉着,与轩辕八子介绍认识。

    事实上,我对于轩辕野的这种做法十分反感,因为这轩辕八子的每一个人,都曾经是我华夏民族的先祖,它代表着那一段灿烂的文明和历史,结果给这家伙断章取义,用来作为自己手下的名字。

    而他呢?

    他自喻为黄帝,可不就是想当我们的老祖宗么?

    这事儿着实让人厌恶,也让我天然的反感。

    尽管无仇无怨,但我还是有一种想将其推翻的冲动,不为别的,就因为自己是中华子孙,这家伙亵渎了我们的先祖。

    轩辕八子对于我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家伙并不是很欢迎,除了风后和共工跟我多说了几句话之外,其余人若不是被轩辕野盯着,几乎都不愿意搭理我。

    不过不管如何,轩辕野似乎对我挺器重的,在其他人的面前,对我推崇备至。

    是夜我喝了一些酒,有点儿上头,晕晕乎乎的。

    我很早就睡了下去。

    次日清晨,天还没有亮,我就被叫醒了,然后参与了华族祭天。

    当我换上侍女换上的衣服时,劫这个时候赶了过来。

    因为轩辕野的器重,所以他过来倒也没有太多的麻烦,等双方一见面之后,劫低声对我说道:“大人让我告诉你,他准备大闹这一次的登基大典,让你在这里面做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