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决意冒险
    什么?

    我的五感被剥夺,脑子都几乎处于停滞的状态,骤然听到这声音,有点儿转不过弯儿来,不由得愣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为什么?”

    按理说问一只乌鸦“为什么”,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没想到对方居然回答了。

    它不但回答,而且还气呼呼地说道:“谁叫你们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弄得是人都知道你们是北疆王给指引进来的了,现如今他被流放到饕餮海里面受苦,每日都需要忍受饕餮鱼的蚕食,流放三年方才得以赎回罪名;而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忘记你们这些蠢货,特别派我过来通知你们,别再进去了,现在守门的是蝴蝶王子,他的心肠可毒着呢,你们过去,只不过是死路一条。”

    屈胖三问道:“蝴蝶王子是谁?”

    那乌鸦居然还知道翻白眼,说蝴蝶王子都不知道?他是曾经的虫原王者,破碎虚空之后进入的无尽之地,现如今是主上最得力的大将之一,也正是他亲手卸下了北疆王的防备,将他亲自押送到饕餮海的……

    屈胖三又问道:“呃,抱歉,虫原又是哪里?”

    乌鸦这回不干了,说滚、滚、滚,哪儿来的,滚回哪里去,我若是再跟你们多讲几句话,被那蝴蝶王子给发现了,只怕自己个儿也活不了命。

    说罢,那一缕小火苗突然间发力,朝着我们的回路陡然射了过去,勾勒出了一根隐约的道路来。

    它这是在指引我们返回茶荏巴错的道路。

    随着这小火苗的离去,我的五感再一次被剥夺了去,形、声、闻、味、触,无一反馈。

    倘若不是进入此地之前,我们彼此死死地手牵着手,心里面有一种依赖感,只怕那种强烈的恐惧之心,便会将我给包围住,让我一下子就发了疯。

    怎么办?

    乌鸦的话语不多,但是却透露出了许多的信息来。

    第一件,那就是北疆王被发配了,而守门人也不再是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永远都返回不了地表之上去。

    这事儿是我们目前需要面对的最大麻烦。

    第二件,则是它提及了一个人,叫做主上。

    也就是说,北疆王的上面,还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应该是与奎师那一般的伟大存在,正是他、或者它掌管了通往无数空间的“门”,使得我们在这儿迷失了方向。

    不过北疆王到底是北疆王,即便是被流放了,还惦记着我们,派着这只乌鸦过来守候我们,怕我们找不到门,永远的迷失在了这无尽之地中。

    不管如何,至少我们还能够返回茶荏巴错去。

    只是,张励耘可是留下来陪着北疆王的,而现如今北疆王被流放了去,他又怎么样了?

    我的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是进是退,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的耳边传来了陆左的话语:“不行,我们不能回去。”

    啊?

    不是听不到声音么,为什么能说话?

    我愣了一下,张嘴喊了两声,一片寂静,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的声音又在我的心头响起:“陆言,别乱喊,我是在用心灵的力量,与你沟通,你且等等,我给你们所有人,搭出一个桥梁来……”

    心灵的力量?

    我心中震撼,仔细一想,所谓五感,形、声、闻、味、触,分别对应的是人的五种感觉器官,也就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

    但这一切,都与人的心灵无关,所以只要意志力足够强大,并且找到相应的手段和办法,就应该可以交流。

    而陆左因为失去了修为的缘故,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另辟蹊径,而在得到了五彩补天石的补充,终于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了屈胖三的声音:“我擦,终于能够说话了。”

    杂毛小道也说道:“小毒物,可以啊。”

    众人一阵报复性的喧闹,而后陆左咳了咳,沉声说道:“各位,抉择的时间到了,我们是现在立刻返回茶荏巴错,永远地留在地底之下,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你们都说一说吧。”

    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屈胖三说道:“前路是未知的,如果不回去,我们也许会永远的迷失在这里。”

    杂毛小道说但如果回去了,我们难道就要永远留在茶荏巴错,在那儿做一个土霸王么?

    屈胖三说那不一样,你们还记得先前跟我有过交手的谛偈么,那个家伙是真龙之身,如果能够抓到它,或许能够利用它返回地表去这终归是希望,而如果硬着头皮往前走,只怕我们就只剩下绝望了……

    杂毛小道说你说得有道理,不过请好好想一想,茶荏巴错那么大,而谛偈这家伙滑如泥鳅,想要抓住它,简直难如登天。

    屈胖三没有说话了。

    其实他提出这个说法来,也不过是给人予希望罢了,就他内心而言,也是觉得想要抓住谛偈,并且说服它带着我们离开,其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而这个陆左却开口说了话:“老萧,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两个人。”

    杂毛小道说谁?

    陆左说隔壁老王和燕尾老鬼。

    杂毛小道说怎么会忘记,不管外人如何评价,我们都是在欧洲经历过生死的,算得上是生死弟兄。

    陆左说隔壁老王曾经刚跟我说过一件事情,是关于虫原的所谓虫原,其实就是洪荒时代不周山之下的一片区域,后来被隔绝在了神州之外,而它与现实世界的连接点,其实就是传说中修行三圣地之一的苗疆万毒窟。

    啊?

    杂毛小道一阵疑惑,说苗疆万毒窟不是早就已经不再存在了么?

    陆左说不,苗疆万毒窟其实一直都存在,只不过没有如同天山神池宫和东海蓬莱岛那般存续,而是几乎一脉相传,现如今苗疆万毒窟的主人,就是隔壁老王的女儿。

    杂毛小道说就是那个米儿?

    陆左说对,就是她。如果蝴蝶公子真的是来自于虫原的话,说不定跟隔壁老王以及米儿有交集,那么既然这样,我们说不定就能够套上一些交情……

    杂毛小道说你的意思,是继续向前,然后与那蝴蝶公子对上?

    陆左说对,与其返回而去,我更希望能够勇往直前。

    杂毛小道说你好强的信心,只不过所谓的交集,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他们认识,并且关系不错,看在隔壁老王的面子上,让你我离去;但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双方其实是敌对关系,而如果是这样的话……

    屈胖三突然笑了起来,说哈哈,好玩儿,如果是敌对关系,只怕对方要将我们给生吞活剥了吧?

    陆左这个时候却说道:“老萧,你还记得在天山大战之前,我与龙剌相见之事,得到的那东西么?”

    杂毛小道的语气开始变得粗重起来:“天龙真火?”

    陆左说对,天龙真火。

    杂毛小道激动地说道:“那么,你现在可以操控它了么?”

    陆左说当时魅魔也在场,她告诉我们,说天龙真火蕴含了空间和时间的法则,可以带着我们前往真龙生前去过的许多世界,只可惜我对于这世间规则的感悟还是有一些浅薄,所以一直没有能够利用得上但是此时此刻,当五感剥夺,一切消失之后,身处于这世界的尽头,我突然间感觉到它的力量在浮现了……

    杂毛小道说你可以么?

    陆左说不,我需要更靠近一些,如果能够抵达“门”的面前,或许就用不着守门人的恩赐,我便可以找到离开的大门了。

    当陆左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陆左说道:“各位,向后则生,向前或许死,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成功,前方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希望获得你们每一个人真实的想法和回馈,如果有人想要离开,顺着那光芒而动,是可以回到茶荏巴错的。”

    朵朵从一开始都没有说过话儿,此刻却第一个站出来支持:“陆左哥哥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说人生本就有些无聊,我觉得还是比较倾向挑战。

    屈胖三哈哈笑,说你这话说得甚合我意;再说了,朵朵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呃……

    这话儿朵朵说出来是一个味道,但从屈胖三的嘴里说出来,简直是让人有些抓狂,而我的心思一转,也说道:“我对屈胖三有看护之责,这是我答应了俞千二老爷子的,所以屈胖三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屈胖三忍不住骂道:“我靠,你怎么这么肉麻?”

    众人纷纷发言,而这个时候,我总感觉好像少了一人,仔细一想,我擦,原来是二春师姐没有说话呢。

    又等了一会儿,陆左开口说道:“二春,顺着这里往回走,那儿有飞龙在等待着,你飞回天神城,代我监督茶荏巴错的百族。”

    二春犹豫地说道:“可是,师父,我……”

    陆左不容置疑地说道:“这么做,其实也是你帮我,就这么决定了……”

    <b>说:<b>

    关于天龙真火的伏笔,请看苗疆蛊事的终章毁灭与希望中的第五十九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