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后路断绝
    新摩王应该是在刚才的巨变中吃了大亏,使得她逃走的时候十分狼狈,给杂毛小道追了十几里地,方才勉强逃脱了去。

    好在这个时候的杂毛小道也有些精疲力竭,所以最终没有继续追寻下去。

    他也有些担心我们这边会被趁虚而入。

    事实上我从聚血蛊小红回到体内之后,就有一种缓不过气的感觉,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就快要死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方才勉强回过神来,尝试着呼唤聚血蛊小红,这时方才感觉到它居然又昏迷不醒了。

    不过与上一次所不同的,是这一回我并无责怪之意。

    它这一次立了大功。

    如果不是朵朵出手,只怕这一次我们已经是难逃此劫了,而正因为如此,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

    以前的时候我只是觉得它不过就是一贪吃的小东西而已,此刻却给它感动了。

    关键的时刻,它还是能够站出来的。

    而且义无反顾。

    我躺坐在地上,周遭一阵乱七八糟的响声,随后我瞧见屈胖三在我旁边,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我用肩膀撞了撞他,说什么情况啊?

    屈胖三说搞定了,剩下的事情让陆左的手下去弄,我们这些伤员就在这里等着,过一会儿,会有人来理我们的。

    我说你是不是啊,真受伤了?

    屈胖三一下子激动起来,说我擦,你知道刚才那个叫做谛偈的家伙有多厉害不?它现在还只是幼儿时期而已,如果真正成长起来,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我说你平日里不是挺能的么,怎么这会儿又变得谦虚了?

    屈胖三说就你这智商,我都不稀得跟你解释听说过开天辟地龙凤劫没有?

    我摇头,说不知道。

    屈胖三说给你补补历史在很久很久以前,别问我多久以前,我也是听被人说的,你就当我瞎扯淡;据说在开天辟地的时候,洪荒之中出现了很多强横的生物,而最强的则是三种,飞在天空的叫做凤凰,跑在地下的叫做麒麟,游在水里的叫做真龙,三族越来越强大,越是就有了摩擦,最后就开始干架了。

    我说你说得真特么生动,继续。

    屈胖三说本来吧,三方都觉得自己很牛波伊,结果一干架才知道,最牛波伊的却是那真龙,因为人家不但能够在水里游,而且还可以在天上飞,惹急了甚至还可以钻到地下去,简直是海、陆、空三栖作战,结果凤凰与麒麟战败。

    我说后来呢?

    屈胖三说后来凤凰一族和麒麟一族方才知晓,这真龙并非土著,而是上一个宇宙时代留下来的种族,避开了天地初开的毁灭能量,来自于无尽时空,跟咱不在一个维度,于是便联合了起来,共同对抗真龙,结果三方势力太大,这一战天崩地裂,无数强横种族因此而灭亡,三族也所剩无几,而正是因为凤凰、真龙和麒麟的落败,才给了百族崛起的机会……

    我说你说的神话,听起来跟幼儿园小朋友干架似的。

    屈胖三说刚才说的那一堆,全部都是扯淡,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记住真龙的三个特点第一,它们能够自由穿梭时空,可以前往任何一处有自己思维印记的地方去;第二,我们眼中的真龙其实不过是某一个维度的投影,所以你永远无法捉摸它的大小和提醒、以及远近;第三,它或许是通往未知世界的桥梁……

    我听着屈胖三扯淡,没多一会儿,朵朵找了过来,说带我们去附近的房间里休息,因为我们可能要驻扎在这里几天。

    我有些诧异,说血池不是已经被破坏了么,为什么还不走?

    朵朵只是一个小女孩儿而已,整天守在陆左的身边,对于这些事情并不是很了解。

    好在旁边的毛球告诉我们,说陆左在带人清理残兵,只有将敌人的有生力量给斩草除根了,他才会安心地返回地表之上去。

    我问会不会一直占据天神城?

    毛球低下头,说好多部落的首领都有这样一个提议,认为天王陆左应该在这遗址之上,重建一个城池,作为权力的象征,将众人给团结在一起,这样才能够抵御摩门教的进攻,不让他们继续作恶事。

    我说陆左答应了?

    毛球摇头,说他暂时没有,天王大人说他只不过是一杆旗帜而已,他只想活在众人勇敢的心头,而不愿意留下具体的政权,统治大家。

    我说他说这话很正确,没错啊。

    毛球说你可能不太清楚茶荏巴错的情况,如果没有一个强权人物站起来,领导大家,只怕摩门教很快就又会死灰复燃的。

    对于他的话语,我不予置评。

    毕竟大战之后的我,到底还是太过于疲惫了,既然有人来管这事儿,我就安心休息便是了。

    我和屈胖三在一处应该是白衣度母的寝宫之中休息,虽然是在条件并不算好的茶荏巴错,但是这儿的环境其实还算是不错,竟然还有许多地表之上的物件,就连那大床之上,都有丝绸铺盖,十分贴心。

    我和屈胖三待在这儿养伤,不断有人过来探望我们,杂毛小道、二春、还有陆左和朵朵……

    我们两个是真的受了伤,屈胖三最开始甚至都下不了地,而我则是浑身酸疼,胸口处仿佛压着一千钧重石,总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断有消息传回来,说随后陆左又带人攻克了摩门教豢养牲口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了上百只的翼手龙,以及三头五彩飞龙。

    第二日的时候陆左与摩门教从北方折返而来的大部队进行了正面对抗,结果是摩门教拼光了最后的一点骨血,而我们这边付出的代价却寥寥可数。

    我能够感觉得到,陆左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强大。

    在第四日的时候,陆左、杂毛小道、朵朵和二春找了过来,告诉我们准备离开了。

    这三天陆左处理好了一切事宜,并且跟每一个部族的首领都进行了深谈,并且跟所有人都签署了守望互助的协议。

    除此之外,每一个部族都会抽调出最厉害的年轻人出来,组成三百多人的天王卫队,驻守天神城。

    最后的一个条件,其实是茶荏巴错地底百族提出来的,他们都宣誓效忠于天王陆左的领导,而这三百精锐的天王卫队,则是陆左权力的象征。

    一开始的时候,陆左对于这个提议并不感兴趣,然而经过茶荏巴错部族众头领的轮番相劝,最终还是点了头。

    陆左明白一点,这些部族之所以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并非因为自己个儿贱,需要一个统治者对自己发号施令,而是害怕陆左以及我们不再管他们了,到时候摩门教卷土重来,可不会再有站出来力挽狂澜的家伙。

    它们需要陆左对茶荏巴错这儿有强烈的归宿感,从而成为他们的庇护者。

    所以它们将陆左推到了天王的位置上,成为了茶荏巴错的共主。

    对于这件事情,陆左终究还是无法执拗,选择了妥协。

    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们挑了两头还算是不错的五彩飞龙,将其驯服,然后开始了回家之旅。

    虽然走得匆匆,不过该安排好的事情都给弄好了,陆左也算是再无牵挂。

    我被安排跟屈胖三、二春一组。

    一路上二春都在叽里呱啦地讲个不停,她也瞧见了我前几日的手段和表现,回想起我当初中了蛊毒,几乎快要病死垂危的情形,再对比一下我此刻的生猛,多少有些难以置信。

    她不断地询问我这些时间来所发生的事情,问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耐着性子跟她解释,而到了后来,我便有些应付不了了,只有装作头疼,然后不再回答。

    我开始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比起二春来,我更加愿意面对敌人。

    花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们赶到了茶荏巴错的深处,一直来到了那古城废墟的附近来,而到了这里,我们都显得十分的小心。

    因为上一次我们经过这里的时候,曾经找到了一批三目巨人的干尸,而屈胖三将人的眼珠子都给挖了去。

    这些恐怖的僵尸之物在额头的眼睛被挖了去之后,立刻就失去了大部分的价值,而我们也因此得罪了那个在这遗址之处炼尸的家伙。

    虽然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但终究是我们得罪不起的人物。

    我们并没有进入那片废墟,而是远远观察了一番,然后离开了去。

    我们继续向前,一路走。

    走到再无可走的地方,我们舍弃了五彩飞龙,开始步行,而随着绝对黑暗的降临,那种五感被剥夺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了。

    我一直记着北疆王给我交代的路线,所以到了地方之后,开始进入其中。

    然而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直都没有找到那堆篝火。

    时间不知道流逝了多久,这个时候,却有一缕小火苗凭空浮现,然后有一只乌鸦出现在了火苗的旁边,冲着我们叫道:“回去吧,北疆王让你们回去,没有路了。”

    <b>说:<b>

    此路不通,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