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强攻城头
    众志成城的三千多人,在这高墙深池的面前,多少也有一些丧气。

    那防备实在是太惊人了,感觉无法逾越。

    而在危急时刻,就得有人站出来。

    所以杂毛小道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将手中的雷罚给拔了出来,然后看向了我,出言相邀道:“陆言,我去劈开那乌龟壳,你可敢随我同行?”

    靠!

    瞧见马拉多拉刚才的狼狈,我的脑子里面还在琢磨着怎么弄这事儿,没想到杂毛小道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大哥,虽然我知道你很猛,但以一敌千,这样牛波伊的事情你干就好了,拉上我干嘛?

    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然而当着这么多的人面,我又不能认怂,说我不敢。

    树活一张脸,人活一张皮,出来混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要,脸面还是得要的,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张口便说道:“怕个鸟?”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然后运足了气力,朝着对面城头上高声喊道:“我们两人,前来递战书,有胆的就接着。”

    递战术?

    这是个什么说法?

    我满肚子的疑惑,低着头,跟着杂毛小道往前走,越过了山丘,来到了天神城的跟前来,那栈道延伸进入城池一部分,然后突然中间截止。

    这儿需要吊桥落下,方才能够通过,我低头一看,瞧见那宽阔的水池之中,竟然有粼粼波光。

    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才发现这些波光竟然是手掌大的鱼儿。

    不过与寻常的鱼儿不同,这些鱼的脑袋硕大,几乎占据了全身的一大半,无论是发达的嘴巴,还是那惊人的咬合力,都无疑例外地展示着它吃肉的属性。

    可以想象,任何不知晓内情的家伙,一旦下水,就会有被成千上万食人鱼吞噬的场面。

    而除了这些食人鱼,在不远处我还能够瞧见一根有一根的黑色枯柴。

    当然,这些并非枯柴,而是一头头潜伏在水下的巨鳄。

    这池子里,恐怖无比。

    我们停在了这边的断桥跟前,仰望着那高高的城墙。

    即便是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对方的这城墙也是格外雄伟的,让人看得都有一些眼晕,而在垛口的缝隙处,我们能够很清晰地瞧见有密密麻麻的弓箭朝着这边瞄准了过来。

    只要一声令下,我们这儿就会变成众矢之的。

    无数利箭必将破空而来。

    然而没有。

    沉默。

    沉默一直延续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站了出来,高声喊道:“教主不在,今日不战,来人回避,否则杀无赦。”

    那人是个男的。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扭头看我,说陆言,他说教主不在,也就是说,新摩王还在北方那边咯?你觉得他这话儿,到底有几成可信度?

    我心头一抖,说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杂毛小道嘿然一笑,说敢不敢赌一把?

    我说哥,两军对垒,咱别看玩笑啊,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白眼,说啥两军对垒啊,就这场面,顶多也就是一个土匪窝子,你还真的当时国战了啊?太瞧得起他们了,就这水平,哼哼……

    城头之上将我们不回话,还在那里嘀咕,便开始下最后的通牒了:“我数三声,你们若还是不离开,便只有死路一条了,三……”

    杂毛小道见时间不多,对我说道:“我去城头,擒贼先擒王,顺便打开城门,你一会儿等我弄下吊桥之后,上城头去砍弓手,掩护大部队的突进!”

    他几乎没有半点儿商量的余地,直接下了命令。

    我顿时就是一阵蛋疼,说萧哥,你不能把我当牲口使啊,就我这点儿能力,河都渡不过呢……

    这是那人已经念道:“二……”

    唰!

    杂毛小道手中的长剑陡然发出了一声尖啸,化作一道剑光,朝着对面飞去,而杂毛小道也骤然消失不见。

    而这个时候,无数的箭雨宛如瀑流一般,朝着这边骤然射来过来。

    “小红!”

    我别无办法,只有让聚血蛊控制着那五彩飞龙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五彩飞龙全身的鳞甲坚韧,又有符阵附体防身,普通的箭支根本就射不穿它的防御,所以在骤然之间,五彩飞龙的降临帮我抵挡了大部分的伤害。

    然而在那无数的箭支之中,也有许多的破甲箭。

    除了破甲箭,还有弩炮射出来、宛如长矛一般的巨型弩箭,使得那五彩飞龙在第一波的攻击之中,就受到了重创。

    不过我也是得以喘息了一口气,随后紧紧咬着牙齿,在五彩飞龙的带领下腾然而起,肃然之间就冲了过去。

    余光处,我瞧见杂毛小道已经跃到了城池的这一边来,朝着那成人腰身粗的铁链子猛然斩了过去。

    他一共斩了两剑。

    仅仅两剑。

    那粗壮得让人惊叹的铁链子倏然而断,吊桥重重落下,砸落在水面上,水花四溅,下面的无数鱼儿都在跳跃而起。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被五彩飞龙给甩到了城头之上去。

    至于将我带到这儿的它,则被四五支长矛一般的弩箭给射穿身子,支持不住,直接栽倒到了城池之中去,发出了嗷嗷的惨叫声,然后又是无数刀兵而下。

    这头带着我们翻越千山万水的五彩飞龙,终于在这里寿终正寝了。

    没救了。

    我听到它那激昂悲切的声音之后,心中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过却没有太多的伤悲。

    因为我的面前,那足以跑马车的城头巷道,前后两边,都有数十人手持各式武器,朝着我这边疯狂冲了过来。

    这些人面目可憎,战力恐怖。

    它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为摩门教奉献生命的想法,愿意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将一切敌人撕裂。

    这里面自然包括了大喇喇冲上城头的我。

    孤军奋战。

    我的视野之中,到处都是这些有着丑恶面目的魔门教徒,却没有一个同伴,就连刚才向我信誓旦旦,邀我同行的杂毛小道也再无踪影了去,而此刻的我却根本没办法再一次进入之前的那种超然状态。

    怎么办?

    没有小超人状态,但我还有别的。

    比如……

    大雷泽强身术!

    在众人为之一愣的当口,我摸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挡下了好几人疯狂的攻击之后,开始口念咒诀来。

    这一套咒诀要远比神剑引雷术要漫长许多,所以在此期间,一心二用的我险象环生,每一秒都在经历生死,仿佛随时都会被人给斩下城去。

    我在苦苦支撑,而就在此刻,另外一边也传来了巨大的喧嚣之声来。

    我骤然跃起,瞧见竟然是屈胖三。

    他也加入了战场。

    不光是他,我还看到了朵朵和陆左,还有茶荏巴错土著之中的顶尖强者,在杂毛小道斩断了吊桥,将道路铺平之后,他们冒着无数的箭雨,已经冲到了城下,也有的已经攀上了城头来。

    十丈高墙对于寻常人来说简直是不可逾越的天堑,但是在顶尖的修行者眼里,倒也不算什么。

    我这边的压力顿时一松,这使得我的心中大喜,加快速了持咒。

    战斗在持续,终于,我念出了最后的一段咒诀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雷来!

    吾乃雷神,叫你来,你边得来。

    一股青云之气从我的身体里陡然而出,直冲云霄之上,平地起惊雷,风起云动,炸雷在头顶生成,立刻化作了无数粗壮的雷芒,朝着这城头咋落了下来。

    电光摇曳之间,无数紫芒入体,将我整个人给劈得一阵通体透明。

    巨大如团的雷芒充斥在所有人的眼中,而随后,被没有被劈成焦炭的我举起了手中的剑来。

    意念随心而动,狂雷如期而至。

    降临。

    轰隆隆、轰隆隆……

    一道又一道的电光,从我身边不断摇曳扩展的巨大雷云之上传递了出去,刚才还在群殴于我的那些摩门教教徒,离得最近的,几乎都给劈成了焦炭。

    摩门教徒深居地底,连雷电都几乎未曾见过,哪里受得了这个?

    当前排的十几人都给劈成了焦炭,而我朝着它们快步走来,一举手一抬足,便有人跌落倒地,化作焦炭一堆的时候,恐慌几乎在瞬间生成。

    不得不说,大雷泽强身术实在是一件团战利器,只要不是面对比我强大太多的对手,那简直就是所向披靡。

    我凭着一己之力,将东门之上大半段城墙上的人给赶得鸡飞狗跳,被雷电轰击而死的人其实并不算多,大部分在我还没有抵达的时候,就已经匆匆撤下了城墙之下去。

    我如同搅屎棍一般,将那些防守城墙的弓手给弄瘫了大半。

    而就在那雷电逐渐黯淡,变得快消失了的时候,我的跟前却几乎没有一个能够站得起来的人。

    然而俗话说得好,乐极生悲,就在我意气风发、所向披靡的时候,有一个黯淡的影子突然间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朝着我胸口来了一掌。

    我不慌不忙,举剑便刺,结果那长剑居然透过了对方的手臂。

    是幻影么?

    我心中一愣,而下一秒,那幻影在瞬间就变得无比真实,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b>说:<b>

    关键时刻,谁站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