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一筹莫展
    有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我这个堂哥,当真是一个天生的王者。

    他平日里温文尔雅,沉着淡定,仿佛是一个安安稳稳的人,就连杂毛小道这样正统的茅山道士都时不时开黄腔,他却几乎从来没有露出过几分轻浮,仿佛是一个淡泊名利的高人。

    然而当他真正想要表现自己的时候,却如同高手出招,直击要穴的锋利,正好就踩到了点子上。

    他从那百米高空中骤然落下的一瞬间,场中惊呼声一片,几乎喧天。

    然而当他凭空悬浮的时候,那集结在此的众人却发出了一阵又一阵山呼海啸的声音出来,充斥在整个大峡谷之间,来回晃荡。

    许多人甚至激动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我一直觉得,茶荏巴错的土著并非弱者,它们能够在这么艰苦和危险的环境之中优胜劣汰,生存下来,每一个都是不可小觑的生灵,而之所以被摩门教反复奴役,说到底,还是因为不团结,缺乏信仰,或者说缺乏真正的英雄。

    虽然有宝窟法王那样的密宗大拿在此传教,不过终究还是扩展不开来。

    当然,这跟茶荏巴错恶劣的环境也有一定的关系。

    但如果有人能够站出来,将这些人给拢成一股绳,劲儿往一处使,那么即便是我们离开了,它们也能够在强大的压力之下生存下来,并且活得更好。

    在这个时候,陆左便站了出来。

    他显得十分大气,浑然天成。

    我感受到了那些茶荏巴错土著近乎于疯狂的信念,望着半空中宛如天神一般的陆左,甚至有人激动地昏迷了过去。

    这样的亮相起到了震慑人心的作用,而后陆左落到了被充当审判台的石头上面,与众人挥手。

    “天王陆左……”

    无数人高声欢呼着,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方才恢复了平静。

    而当陆左扬起双手,然后轻轻放下的时候,场中为之一静。

    陆左环顾四周,瞧着周遭这一千多不同面孔、不同部族的战士,缓声说道:“各位茶荏巴错的勇士们,我很惊讶各位的到来,但与此同时,我也赶到异常的开心。”

    众人又发出了一阵疯狂的欢呼,不断有人站出来表达忠心和凛然的战意。

    马拉多拉冲上了前来,激动地说道:“天王,我们看见了摩门教大批教徒的尸体,感受到了天王的无边法力,也请你能够给予迷茫的我们前进的方向,如果能够打倒邪恶的摩门教,我们愿意为你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他单膝跪倒在地,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无数人也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那场面颇为壮观,让从双头飞龙之上跳下来的我和杂毛小道等人都给吓了一跳。

    我们看到了无数燃烧着战意的眼睛。

    通红。

    陆左举起了手来,高声喊道:“就在刚才,我带着我的战友,去了摩门教曾经的老巢,在十多年前,我朋友的大师兄,黑手双城陈志程曾经剿灭过邪灵教的地方,将摩门教的二号人物都达绛玛给斩杀了去……”

    众人对他的信任达到了狂热的境地,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是一阵欢呼。

    陆左又将我们刚才的战果简单讲述了几句,引来阵阵欢呼,而随后,他举着双手,高声说道:“接下来,我们将要前往的,将是摩门教新的总坛之地天神城,我要将新摩王靠屠杀茶荏巴错兄弟而制造出来的血池,给剿灭清空,将新摩王给斩杀于此,还茶荏巴错十年安宁,谁愿意与我同行?”

    “我、我、我……”

    无数人高呼着自己的名字,奋勇向前,几乎都要爬上了石头上来。

    群情汹涌,一时间达到了高峰。

    千人如一心。

    陆左当下也是毫不客气,点了四十多个领头人,让他们赶到了旁边开会,将此处的作战意图给交代清楚,然后让他们回去约束众人,确定好指挥体系,准备即刻开拔。

    十几个人,几乎能够说走就走,但是如果达到了百人,事儿就变得麻烦了,需要考虑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

    而一千人……

    这事儿估计就变得更加复杂了,好在来的这些人,几乎都分成了几十个部族,只需要找到这些部族的头人,或者领头的战士,将具体的任务分配下去就行了。

    而毛球、阿奴这些人,以及其余一些积极分子,跟在陆左身边这么多的时间,多少也能够信任。

    所以经过简单的交流和沟通之后,终于算是将事情给处理妥当了。

    摩门教现如今的老巢天神城,在距离大峡谷三天路程的一片大森林之中,那儿曾经是茶荏巴错最为富饶的地方,树上长出来的果实永远都吃不完,更是有无数食草动物生活其间。

    不过此刻,已经给摩门教给占据了,而生活在其间的种族,则都化作了血池之中的血肉。

    两个小时之后,征讨大军终于出发了。

    作为最为重要的领导者,众人心目中的英雄和王者,陆左需要在地面引导众人前行,而朵朵和二春等人则陪在了他的身边左右。

    至于我、屈胖三和杂毛小道,则乘坐着翼手飞龙,在半空之中警戒。

    这么大的动静,摩门教肯定是早就接到了消息。

    如果对方有空军过来侦查,或者半路拦截,便是我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行进了两日,都没有见到任何摩门教的人前来骚扰或者侦查。

    难道是都达绛玛死了,摩门教无人主持?

    我们不知晓,不过这么大的声势,却在整个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传开了去,沿途之中不断有部族过来提供补给,并且有许许多多的战士扛着刀枪加入其中。

    有的甚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背着干粮跑过来。

    等快到那天神城附近的大森林之前时,原本只有一千多的队伍,已经扩展到了三千多人,显得格外臃肿。

    然而面对着那些饱受摩门教欺压的土著人民,我们却无法拒绝。

    开不了口。

    即便是严格了参与的人选,老弱妇孺和太弱的战士都给摒弃了之后,依旧还是人满为患。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陆左便闭上了眼睛,采取了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的战略。

    根据消息表明,摩门教的人手,即便是新摩王带人从北方赶回来,估计最多也就八九百人左右。

    而此番最主要的战斗,其实还是顶尖的战力较量。

    有点儿像是电视剧里面的三国。

    大将单挑。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如果能够拿下新摩王,一切都会变得十分简单。

    就如同之前的都达绛玛。

    大部队在进入森林的外围时,终于遇到了零零星星的抵抗,那些都是敌人的斥候前来观察,结果都给击退击伤了去。

    也有的直接死了。

    茶荏巴错的土著对于摩门教的人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只要是抓到了,几乎都会用最为残酷的手段进行折磨,所以能够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能够带到我们面前的人,更是一个都没有。

    即便是再三传下了命令去,也都没有一个活着的魔门教徒。

    有的是它们自杀。

    经过三天武装游行一般的行军,我们终于抵达了被无数人为之传颂和敬畏的天神城。

    相比茶荏巴错许许多多的部族和村庄来说,这儿的确应该能够算作是一座城。

    我甚至觉得之前在尽头处瞧见的那古城遗址,都未必有此刻这城池的规模。

    墙高池深。

    这是我见到天神城的第一感觉,那近十丈的高墙让人有些望而却步。

    而在那近十丈的城墙之下,是宽达数十米的城池。

    原本的时候,我听到了双方兵力的对比,自以为信心满满,然而此刻方才明白,天神城与摩门教旧址,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它的防卫理念现代得多。

    我们站在了天神城外围的山岗之上,有些一筹莫展。

    因为我们能够瞧见城墙之后,有巨大的弩炮,和投石机,简直就是冷兵器战争的标准模范。

    我突然觉得,想要攻陷这么一座城池,别说三千勇士,就算是乘以十,估计也够呛。

    不过我们并没有想要真正攻占它。

    我们的重点,在于捣毁血池,剿灭摩门教的有生力量。

    我们堵在了天神城东门的出口,那里有一座栈桥沟通城外与城里,同样的桥梁还有西门、北门和南门,不过这儿是最大的,桥宽足有七米。

    众人稳住了战阵之后,陆左派马拉多拉那个大嗓门去喊战。

    这事儿对马拉多拉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拉风的活儿,他兴高采烈地去了,让摩门教的新摩王出来接战。

    结果他呐喊一阵,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只得到了一大股的箭雨。

    马拉多拉狼狈地逃了回来,禀报了情况。

    事实上用不着他说,我们都看得到了,然而在这坚城之前,却还是有一些一筹莫展。

    想用仅有的飞龙突入,只怕会被乱箭射穿。

    泅渡过去,恐怕水里还有古怪。

    桥梁也被封锁。

    这可怎么办?

    <b>说:<b>

    最后一战,一战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