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打了鸡血
    握剑,前斩。

    在那一刻,我终于理解到了为什么聚血蛊为何会那般强,为何第一位聚血蛊的主人能够成为苗疆万毒窟的开创者。

    因为十八个梦,就是十八种不同的人生。

    集众人之力而成就的一人,绝对是远比常人的际遇,而与此同时,无数的人生叠加和经验,让整个人的性格具有了多样性。

    我感觉无数种信念和精神都汇聚到了我的心神之上,一股莫名的念头浮现出来。

    我害怕什么?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不管面前是一人还是两人,又或者几百人,有什么区别呢?

    比起当年耶朗王朝的大敌而言,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不过是需要多挥几次剑而已。

    上一代的聚血蛊主人创立了天下修行三圣地的苗疆万毒窟,独步天下,难道这一代的聚血蛊主人,只有唯唯诺诺,畏畏缩缩,整日恐惧这个,担心那个么?

    不过一战,死则死矣。

    一股必胜的信念充斥之下,我莫名之间就感觉到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变得格外轻快,仿佛一根羽毛似的,就跟没有重量一般。

    剑已经不在手上,而在心中。

    在那一刻,我终于感知到了一剑斩的真正奥义,那就是快。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当长剑在我手中失去了重量感的时候,我兴奋得全身都在颤抖,也知道自己进入到这种状态的时间未必会有多长,但是却在那一瞬间,整个人就爆发了出来。

    唰、唰、唰……

    在我的视线之中,到处纷飞的战场变得无比陌生,无数刀光剑影之下,是无数的破绽生出,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将剑递到那些破绽里面去。

    长剑在翻飞,或者劈、或者砍;或者崩、或者撩。

    再接着就是格、洗、截、刺、搅、压、挂、扫……

    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已经熟悉了那种剑感,一剑在手,感觉整个灵魂都活泛了起来。

    我感觉自己仿佛能够把控到战场的所有趋势,并且将其引导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去。

    就好像是下棋,下围棋。

    我感觉自己拥有了左右整个战局的能力,让周围的敌人跟着我的节奏而动,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因为我的表现而调整自己的位置。

    控场。

    唰……

    激烈的战斗在一瞬间打响,而仿佛打了鸡血的我在人群之中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无数的人哀嚎着跌倒在地,而更多的人则义无反顾地扑将上来。

    若是放在以前,我或许会生出一种无比恐惧的心理来,然而此刻却是越战越勇。

    而即便是碰见了很厉害的高手,我也没有半分惊慌。

    硬的不行,来软的。

    软的不行,我游击。

    战斗是一种艺术,而斩下敌人的头颅,或者腰肢,则是一种充满了成就感的事情。

    我陷入到了极致的杀戮之中去,开始对于敌人的哀嚎和惨叫声感到了享受,甚至有一种扭曲的快感;而与此同时,我的身上也是鲜血淋漓,一部分是我自己的,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别人溅到了我身上的。

    战斗进行了好一会儿,我终于遇到了强敌。

    那是六人联手而成的防线,而且这六个都是女人,长得十分漂亮的女人。

    度母。

    又或者说是伪度母,摩门邪神奎师那利用茶荏巴错土著的信仰,利用不知道的生命灵魂,从血池之中制造出来的神使度母。

    按理说这样的每一个都是极为恐怖的敌人,只不过那新魔王制造出来的血海祭坛到底还是差了一些先天火候,使得这些神使度母的实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六位度母,全部都身穿白衣。

    白衣度母的脸乍一看仿佛都差不多,感觉就好像是在韩国一条街上面的整容院里弄出来的一般。书阅ぁ屋

    每一个都是锥子脸大眼睛的网红脸。

    当我将一个粗壮如狗熊一般的魔门教徒给斩杀了去之后,这六人便将我给团团围住。

    而这个时候我回过头来,方才发现我身边已经躺下了超过三十具尸体。

    这些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基本上都断成了两截。

    我的凶猛不但让摩门教的这一大帮人为之惊讶,就连站在我不远处的杂毛小道都为之骇然,瞧见我停下了冲锋的脚步,他不但没有过来支援,反而在不远处朝着我喊道:“嘿,陆言,你今天吃了什么兴奋剂,竟然会这么猛?”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回答道:“今天?好像没有吃啥东西呢……”

    唰!

    一道劲风划过,杂毛小道身子一翻,避开了对方的攻击,我这时方才发现杂毛小道却是采用了擒贼先擒王的手段,一上来就盯上了都达绛玛。

    而一向被认为摩门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都达绛玛,除了新摩王之外的第一高手,却是在被杂毛小道给压着打。

    若不是身边还有大批的帮手在撑场,只怕她早已不会如此刻那般轻松了。

    杂毛小道在无数的攻击之中还得压迫住都达绛玛,所以没时间理会我,一个翻身跃到了另外一边去,留下了那六个白衣度母将我给团团围住。

    这个时候我试图找寻屈胖三的身影,方才发现他并不在场中。

    这家伙神出鬼没,我余光一扫,找寻不到人,便没有再管。

    此刻的情形,容不得我多做分心。

    毕竟在此之前,我迎战一名白衣度母都赛玛,都有些勉强,此刻我面前却足足有六位。

    这六人有的用刀、有的用剑,还有的用长枪、鞭子、雨伞和飞镖,花样繁多,数不胜数,一起涌上来的时候,的确是让人有些应接不暇。

    我不确定自己这种激昂、高亢的状态到底能够持续多久,所以没有避战,而是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长剑在兵器之中肆虐,然而这一次没有再如之前那般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因为对手变得足够厉害了。

    而即便如此,我这一剑仍然是荡开了那一刀一剑,最后斩落在了一名白衣度母展开来的铜伞之上,溅起了激烈的火花。

    我的剑在那铜山之上来回震了三次。

    破败王者之剑是用那极品雷击木的木鞘温养,天生便带着一股蓬勃的雷电之意,此刻被我激发出来,化作一道蓝紫色的电芒,通过那铜伞传递到了那女人的胳膊之上去。

    她的手下意识地抖动了一下,虽然没有被雷意给击溃,但身子却止不住地发了一会抖。

    而就是这一下,给我找到了机会,没有任何犹豫,猛然一剑挥去。

    长剑差一点儿就站落到了对方的脖子之上,结果却给一根鞭子给缠住了去,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我没有被这事儿给为难住,而是猛然向前,趁着这冲势,一脚踹到了那女人的胸口处。

    啊……

    持伞女子给我一记飞腿踹在了胸口,重重跌落到底,而我则如同出闸的猛虎,倏然而至,然后长剑荡开了好几处试图阻拦我的攻击,然后扎在了那女人的胸口处。

    “彭巴贡赛玛……”

    其余人的口中发出了声声惊呼,也有人不要命地朝着我冲了过来,试图与我以命搏命。

    我长剑回旋,将那几人荡开,然后身子陡然弹射开去,又是一剑,捅到了那个在角落里不断放暗器的女人腰间,然后猛然一划。

    这女人的整个身子分做了两半,鲜血溅射。

    “柔巴吽卓玛……”

    又一名白衣度母的死亡,让我体会到了之前在大峡谷的时候,杂毛小道从我身边交错而过时,顺手收掉了都赛玛人头的那种感觉。

    世间之敌手,不怕多。

    多又如何?不过一剑。

    那四个白衣度母瞧见自己的同伴相继惨死,不由得爆发出了巨大的愤怒来,而这愤怒则转化做了凶猛的攻势,朝着我一齐冲了上来。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捕捉到了屈胖三那熊孩子的身影。

    他居然没有与我们一般加入战场,而是选择了腾空而起,去对付那帮到处放暗箭的家伙。

    身后凭空多出一对火焰翅膀的他堪称鸟人一个,而在这一对翅膀的帮助下,手握量天尺的屈胖三成为了那些翼手龙骑手的噩梦,不断有翼手龙簌簌落了下来。

    而那无所不在的暗箭,也变得不再那么多了。

    他凭借着绝对的高机动性,给我们创造出了一个格外良好的发挥空间。

    我在四人向我袭来的那一瞬间,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叙的冲动,那冲动从尾椎骨一直蔓延到了我的天灵盖上。

    同样的场景,仿佛在千年之前就已经上演过了。

    天下群雄,围殴一剑神王。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剑。

    唰!

    我挥出了这辈子以来最为辉煌的一剑。

    这一剑因为受限于我个人修为的缘故,并没有如同千年之前的那般璀璨夺目,然而剑光暴起的一瞬间,那四名白衣度母顿时就断成了八截。

    一剑之后的我感觉浑身疲惫无力,下意识地想要坐倒在地。

    而这个时候,那位都达绛玛终于开口说道:“我们不行了,王,你还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b>说:<b>

    导播,请切入bg小刀会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