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两人引雷
    杂毛小道的快剑让我有些惊讶,甚至可以说直接就懵住了。

    强,太强了。

    我虽然在此之前,曾经与黄泉路上与他并肩而战过,甚至还瞧见过他使用神剑引雷术大杀四方的场景,但是却从未有此刻一般震撼。

    我本以为经历过那么的磨难与成长,我已经攀上了高峰,可以稍微地与此人并肩而立了。

    没想到这一剑又将我给拍了下去。

    我为之努力,甚至需要搏命的对手,在杂毛小道的严重,却不过是一小喽啰而已,来来去去,只需一剑。

    一剑了结。

    或许是因为那都赛玛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身上的缘故,不过即便如此,作为一个顶尖高手,这样的错误无疑是不可原谅的,当然,她同样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杂毛小道还是杂毛小道,终究是一座我无法逾越、只能仰望的大山。

    我有些难过,不过更多的是兴奋,虽然我比不上杂毛小道,但让人高兴的,是这位强者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我与他是战友,他的强大也就代表着我的安全。

    有着杂毛小道这样的强人在旁,原本的生死交战就变得不再那么惊险,我在都赛玛惨死之后,走到了她的跟前来,发现这女人刚才喷洒了有限的鲜血之后,却没有再多流几滴,那白惨惨的肉让我回忆起了菜市场案板上面放过学的猪肉,看不出人类的气息来。

    这女人,不是人?

    不是人,那又是什么呢?

    我的心思浮动,而这个时候却听到杂毛小道的一声厉喝。

    啊!

    我回头过去,瞧见有四名模样与都赛玛很相似的女人正在围住了杂毛小道,而在旁边,还有四个模样各异的生猛男子正对着他进行轮番猛攻,除此之外,在杂毛小道的身边,围着将尽有一百多号人在摇旗呐喊。

    什么时候,居然汇聚了这么多的人来?

    我心中震撼,瞧见杂毛小道即便是厉害非凡,但是面对着那么多人的围攻,多少也有一些不支,难以应付。

    他是人不是神,也会受伤,也会精力不济,也会有失误,面对着茫茫多的人海战术,也会有迷惘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战友的价值来。

    我,是与杂毛小道并肩而战的战友。

    “陆言,神剑引雷术!”

    唰!

    一道劲风刮过,屈胖三这个时候骑着翼手龙飞到,冲着我高声呼喊了一声,而这个时候也有羽箭射出,朝着他罩了过去。

    我周遭尽是敌人,大部分冲向了杂毛小道,但也有一部分人朝着我靠拢而来。

    屈胖三一个翻身,落到了我的身边,手握量天尺,为我护法,而与他合作许久、彼此默契无双的我在同一时刻,脚踩罡步,开始举起了破败王者之剑,作起了法来。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

    我的这神剑引雷术传承于茅山宗的虚清真人,而到了后来,经过了一剑神王的那场梦之后,我在那梦中瞧见了一个老道人施展出了类似却威力更强的雷法,就开始有了更多的领悟与感触。

    此时的神剑引雷术,添加了许多我个人的见解与领悟。

    这个,姑且称之为“古法,神剑引雷术”!

    神剑引雷术的蓄势越久,威力越大在这样的地底之下,本身并无地表的天气加成,使得若想要威力堆上去,就必须让这吟唱蓄势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

    屈胖三知道这里面的诀窍,所以在以一人之力,与无数凶猛扑将上来的敌凶在拼斗着。

    他的身子几乎化作了一道幻影,围绕着我不断抵御。

    终于,我念出了最后的一段咒诀来:“……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赦!

    当最后一句话陡然冒出的时候,天空之上,平白无故就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来,有磅礴的雷意从不可知的地方传递而来。

    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这一次神剑引雷术的威力,远远比我预料之中的更加庞大。

    它几乎在一瞬间就集结成了遮蔽天空,密密麻麻的电网,然后汇聚在半空之中,轰隆隆一声巨响,然后随着我的心意,骤然砸落了下来。

    在这一段短暂的时间里,身处重围的杂毛小道也感受到了这股磅礴的雷意。

    他一边挥剑,一边大声狂笑了起来。

    这笑声在轰隆隆的雷声之中,显得那般的诡异,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得到杂毛小道的骄傲,在这笑声之中一下子就绽放了开来。

    人多了不起?

    人再多,还不是被老子一下子给劈成渣渣去?

    他也开始举剑,将这天雷引导。

    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神剑引雷术,只要是有剑,都可以引雷,而从本质上来说,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同出一脉的法门在战斗的时候,都是可以对着雷电进行引导的。

    对于雷电来说,什么品牌的避雷针,都没有任何区别。

    它只管劈。

    所以说如果真的是茅山内讧,掌教真人跟传功长老打架,大家都施展了神剑引雷术的话,要么就是彼此相安无事,要么就是都能够将对方轰成渣渣。

    我估计这就是为什么它会成为压箱底的绝活,一代只有两人能够学得的原因。

    因为大地之下,不需要那么多的避雷针。

    轰!

    落雷在一瞬间砸下,经过两人引导,爆发出了最为强横的效果来,天地之间一片光芒璀璨,绚烂的花火充斥了整个黑暗的林子里,无数人在惨叫,也有无数人连惨叫都来不及。

    事实上,当落雷轰然而下的时候,我的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的。

    这是我从荒域回返而来之后,就一直都没有过的经历,而回过神来的我方才发现,我这神剑引雷术弄出来的天雷,最终确实给杂毛小道给主导了去。

    他对于这门术法的理解,远远在我之上,不但如此,他的境界也在我企及不到的地方。

    但大地陷入一片宁静的时候,我抬起头来,瞧见屈胖三正缩在我的旁边,抱着我的大腿直哆嗦,而杂毛小道站立的地方,那焦炭一般的尸体堆叠得宛如小山丘一般,而他的手中,则有一个哆哆嗦嗦、浑身发抖的男子。

    那男人是刚才围攻他的高手之一,骑在一头荒野巨獭之上,挥舞长矛,显得格外孔武有力。

    然而此刻他的荒野巨獭已然成了焦炭,而他却存活了下来。

    即便是存活,他也逃脱不了被俘获的命运。

    杂毛小道不管周围冒烟的尸体,而是拖着这个家伙,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时,屈胖三已经从极度的惊慌中恢复了过来,放开了我的大腿,整了整衣服,装作宠辱不惊的样子。

    杂毛小道伸出拳头来,在我胸口处擂了一下,说可以啊,你。

    我愣了一下,说啊,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你还跟我装,刚才那一下,就算是我,用尽全力也未必能够在这样的鬼地方弄出来,而你随手一招,竟然出现这般恐怖的天雷,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挠了挠头,说这个啊,怎么说呢?

    我不知道如何将一剑神王梦中的那雷法感悟说出来,这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我自己也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倒也不是敝帚自珍。

    这时屈胖三帮我打了圆场,说他的虫子曾经吞服过东海蓬莱岛赵公明的雷婴,又学有大雷泽强身术,专修雷法,自然强一些。

    杂毛小道这才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天赋之上,你比我强了许多,不过对于雷法的操控与熟练,到底还是欠了一些,日后你得好好加油,争取超过我……”

    我连忙说道:“哪里,我哪里能够超越得了你?”

    杂毛小道一脸严肃地说道:“现在的时候,有着我们都难以预料的危机,所以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强者站出来,如果你能够承担起这样的责任,不管是我,还是陆左,都是乐见其成的,所以你千万不要自谦,一定要努力和加油。”

    我认真地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杂毛小道跟我说完,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中的这个俘虏之上,揪住了他的脖子,说报上姓名。

    男人瞧见过杂毛小道和我发威的场景,心中满是震撼,哆哆嗦嗦地说道:“库伦……”

    杂毛小道咧嘴一笑,说库伦,告诉我,陆左在哪里?

    男人努力地笑了笑,结果跟哭一般,他艰难地说道:“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不过他太狡猾了,跟一地老鼠似的,滑不溜手……”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眼皮,说那也就是说,抓你没啥用咯?

    男人快哭了,说不、不,我……

    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些啥用,结结巴巴,杂毛小道拔出了剑来,那人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着求饶,杂毛小道眯着眼睛,思索着怎么处理这人,没想到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熟悉而魔性的喊声:“啊哈哈哈哈哈……萧师伯,你来了,我就知道是你,这么多大的动静……”

    <b>说:<b>

    真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