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一脸懵逼
    我这时也认出了此人,惊声喊道:“毛球,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上前过去,将人扶起来毛球是当初我在冰川宫殿里面认识的茶荏巴错土著,曾经共过生死,共同迎战过摩门教,后来我受堂哥陆左的委托,回到地表,帮他办三件事情,而毛球则留在了陆左的身边。

    我扶在毛球胳膊上的手掌满是鲜血,而这些鲜血则都是他身上流出来的。

    我有些慌,赶忙从乾坤囊中摸出了纱布和止血粉来,说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包扎。

    毛球浑不在乎,说无妨,我皮厚,多流点儿血怕什么现在你师父在大峡谷里,给那帮摩门教的家伙四处追,你若是可以,还是赶紧去帮他吧。

    我不管他的话语,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然后用纱布包扎起他的伤口来,而杂毛小道则焦急地问道:“陆左他怎么了?”

    毛球警戒地打量了杂毛小道一眼,然后看向了我。

    我朝他点了点头,说没事,他是我师父的好朋友萧克明,本事大得很。

    毛球双眼圆睁,身子都挺直了几分,说原来你便是萧克明啊?我经常听天王大人提起你,说如果有你在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了……

    杂毛小道说你讲的这个天王大人,难道是陆左?

    毛球说对啊。

    杂毛小道一脸古怪的表情,说他怎么会想起这么一个名字来,真难听啊……

    毛球低头,说这话儿是我们传出去的,因为我们希望他能够带领我们茶荏巴错的众人战胜摩门教,所以就取一个比较响亮的名字,他自己倒是不同意的。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我觉得他也不能取这么中二一名字。

    说话间我已经帮毛球包扎妥当了,杂毛小道焦急问道:“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你告诉我,在哪里能够找到他?”

    毛球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们的临时藏身点给摩门教的人突袭了,它们集齐了五位度母和七位门徒,以及两百多号摩门教高手对我们的藏身点发动了攻击,当时的情况太混乱了,我拼死抵挡,却还是没有能够拦得住,不过好在朵朵小姐已经掩护天王大人离开了。

    “啊……”

    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屈胖三突然间叫了一声,我看向他,问怎么了?

    屈胖三挠了挠头,说不知道,脑子疼了一下。

    杂毛小道连忙问,说陆左的身体怎么样?

    毛球摇头,说不好,上一次他跟新摩王有过交手,结果因为他的旧伤,使得最终惨败了下来,若不是朵朵小姐拼死相救,只怕他已经死掉了。

    三言两句问清楚,杂毛小道焦急得不行,说那还等什么,你行不行?若是可以,跟我们去找寻陆左。

    毛球捏了捏拳头,说没事,皮外伤而已,我可以的。

    杂毛小道招呼我,而我则瞧向了旁边的白胡子老猪头等人,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说道:“各位,你们也听到了,下面的情况十分危险,我的意思呢,你们还是赶紧先赶回自己族中准备,随时撤离,我就不带你们下去赴难了……”

    没想到那笆斗老爷子还挺有血性的,说无妨,我们匹格族虽然好吃懒做,但都是血性男儿,绝对不会怕死的。

    呃……

    我不是说各位怕死,而是嫌你们累赘。

    当然,这话语我只能憋在心里,好言劝了两句,终于将人给搞定了,然后便翻身上了五彩飞龙的背上去。

    除了这条五彩飞龙,屈胖三还降服了一头,他自个儿玩得挺开心儿的,便不愿意跟我们挤在一块儿。

    五彩飞龙开始往下方的大峡谷飞去,我询问起了毛球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情。

    他告诉我,说我堂哥陆左这一年来,去过很多地方,而且显得很奇怪,有时候总是一个人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一站能够站一天,都不带动弹的;除此之外,就是到处躲避摩门教的追杀,当然,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人少了,直接给宰了去,人多了才逃……

    这一年多时间里摩门教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却连陆左的皮毛都抓不到,使得陆左名声大震,饱受摩门教欺压的茶荏巴错百族都在暗地里传颂他的名声。

    一直到一个多月之前,陆左与新摩王正面碰上了,将他身上的神话光环给削去了一些。

    不过能够与新摩王交战而不死,这事儿已经足够无数人为之心动了。

    看起来,新摩王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谈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出事的上空,的确能够瞧见人影浮动,一队一队的人马在林间穿梭,还有人站在那高高的树木顶端,朝着我们这边眺望而来。

    看着下面的场景,毛球恶狠狠地骂道:“肯定出了叛徒,不知道是哪个家伙透露出去的,若是给我知道,一定要将他给千刀万剐了去。”

    我趴在五彩飞龙上空,努力往下看,不过却没办法找到陆左的身影。

    事实上这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得想想办法。

    我一说起,杂毛小道便开口说道:“去抓个舌头来问一下就知道了。”

    说罢,他腾身而起,朝着下方不远处的树尖之上跳了过去。

    在我心中,杂毛小道一直都是一个沉稳淡然的高人,即便是在顶级道门茅山众位顶尖高手面前,他也是从容不迫,处事不惊。

    然而在这个时候,他却表现出了一种让我都有些诧异的急迫来。

    很显然,他对陆左实在是太关切了。

    这个叫做关心则乱。

    杂毛小道跃下了大峡谷那一片茂密的林子里去,而我则带着毛球在上空盘旋着,瞧见杂毛小道一落下去,立刻有许多人朝着他围了过来,有些担心,于是对毛球说道:“你在这里别乱动,我去帮忙。”

    毛球说好,不要管我,你自去便是了。

    我可跳不了那么高,于是让小红操控着这五彩飞龙降低一些,掠过了林间,也跟着跳了下来。

    我刚刚一跳,人在树冠之中坠落,便感觉有劲风扑面而来。

    我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拔剑而出,与对方拼斗几个回合,落到了地面上时,有一个长相狐媚的女子站立在对面的树梢之上,冷冷说道:“你们到底是何人,居然骑着阿满将军的飞龙?”

    我余光处瞧见杂毛小道在十几人的围殴之中来去自如,手中的雷罚上下翻飞,时不时就有人栽倒在地。

    我瞧见他应付自如,心中稍安,然后抬头看向了对方,问道:“陆左人呢?”

    那女人眼睛一转,说道:“原来是那反贼的同党。”

    我忍不住乐了,说反贼?真的是坐井观天啊,就你们这个几把毛,还好意思称自己为正统?说句实话,也就是这不见天日的地底之下,若是出去了,你还敢说这样的话,信不信把你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这女人说道:“原来还是外面的异教徒来吧,我都赛玛的手下,从来不杀无名之徒,报上你们的名字来。”

    都赛玛?

    我冷声一哼,说记住了,老子叫陆言。

    “陆言么?”

    女人轻轻哼了一声,从树上垂落而来,双手一挥,竟然化作了万道掌影,朝着我扑面而来。

    好厉害的手段,我瞧见这个,暗自心惊,也收起了轻视的心思,紧紧握着手中的金剑,朝前猛然一挥而去。

    一剑斩。

    任你万般手段,我自一剑斩去。

    唰!

    双方都是试探,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长剑太过于锋利,女人飘身后退,然后衣服袖口处飞出了十几道色彩各异的彩绸来,将整个空间都给笼罩,紧接着一股粉红色的香甜气息陡然弥散开来。

    想用毒?

    我这经过聚血蛊小红滋润过的身体,百毒不侵,哪里会惧怕她,当下也是一剑前出,左斩右划,三下五除二,将对方的这些布置给全部斩开。

    那都赛玛本以为我是一个很容易解决的对手,结果没想到一交起手来,根本就压倒不了。

    不用如此,她还被我不断紧逼,步步后退。

    不过她也不是吃素的,当下也是在我身边腾挪跳跃,不断地使出各种手段来,层出不穷,而且凶险激进,我开始渐渐地感觉到对方的厉害来。

    这女人别的不说,与人交手的时候,有一股子悍不畏死的戾气。

    我一剑斩过去,寻常人定然会先想办法躲避,然后再出招应敌,但她却不是。

    我一剑劈过去,她立刻一记用白绸系住的匕首刺过来,寸步不让,有一种要与我同归于尽的决绝。

    生命对于她来说,仿佛是可有可无的事情。

    杀人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这样的敌人,我多少有点儿束手无策,三两下就被她扭转优势,然后被她给牵着走,跟着她的节奏开始战斗。

    这样的情况让我感觉到有一些烦乱,于是开始琢磨着是否要出大招。

    而就在我憋着坏心思儿的时候,突然间凭空一下,那都赛玛的人头腾空而起,一腔鲜血喷洒,不多,但浓烈。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提剑路过,仿佛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看了一脸懵逼的我一眼,说磨蹭什么呢?

    啊?

    <b>说:<b>

    杂毛你能不能别那么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