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鸿门宴上
    当五彩飞龙在半空之上盘旋的时候,下面这个部族的人估计是崩溃的。

    摩门教在这片土地上的统治延续了许多年,尽管因为人手的问题,使得并不能够在地广人稀的茶荏巴错里实行牢固的统治,但也是将名声尽可能的传递到了茶荏巴错的各处去。

    特别是摩门教的这位新天王,一脸斩杀灭绝了十三个部族,震惊了整个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

    生物的劣根性总是在于欺善怕恶,特别是在茶荏巴错这个将“物竞天择”发挥到极致的地底世界,更是如此,所以摩门教的凶名之下,明智的部族都会选择臣服,至少是表面上的臣服,从而获得种族的延续,而不是傻乎乎地举起反旗,与之对抗,最后覆灭,鸡犬不留。

    毕竟茶荏巴错在此之前,曾经是妖魔横行之地,归根结底来说,目前生存在这一片大地之上的部族,大部分都是当年被赶入地底的妖魔后裔。

    当我们落下来的时候,这个部族村子前的空地上,已经趴倒了一大群的人。

    当我站在五彩飞龙的背脊之上,居高临下地望过去的时候,差点儿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这地下跪倒的,居然是一片的二师兄。

    也就是猪头。

    说真的,经受过多年暑假档西游记磨练过的我对于这样的长相并不排斥,甚至还有几分亲切感,不过相比猪八戒那种憨厚可爱的造型,这帮猪头则显得凶恶许多,不但面貌丑陋,而且还有两颗獠牙从嘴唇里撩出来,有点儿像是西游降魔之中的造型。

    而且在我眼中,这一大帮猪头里面,我根本分不出男女模样来。

    不过此时此刻,这帮凶恶的猪头眼神倒是柔和许多,甚至还透着几分恐惧,有一个留着白胡子的猪头跪着走到我们跟前来,先是拜了三拜,然后高声说道:“恭迎神使光临。”

    呃……

    敢情他们把我们这些人当做是摩门教的恶徒了。

    不过这也难怪,五彩飞龙这玩意儿实在是太扎眼了,它们不误会反倒是不正常。

    只是,我们该如何打听呢?

    屈胖三看向了我,而我则想了想,然后说道:“就找他们问一下路,问猴山往哪儿走我去过猴山,认识那里的人,如果能够找到其中的一个,想必也能够找到陆左的踪影吧?”

    杂毛小道从那阿满的口中得知陆左身受重伤,早就急不可耐,赶忙说道:“快点儿问那就。”

    我们三人从那五彩飞龙的身上跳了下来,落在了这两百多口子猪头跟前。

    屈胖三挥了挥手,然后说道:“都起来,别跪了,谁是这儿的族长?”

    那个白胡子老头又跪拜了一回,方才说道:“小老儿笆斗,是匹格族的头人,神使有何吩咐?”

    屈胖三说道:“让他们都散了,你起来说话。”

    白胡子老头儿哪里见过这帮和善的摩门教徒,一时间有些愣住了,而屈胖三瞧见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来,怒声吼道:“我说话不管用,对吧?”

    白胡子老头儿笆斗赶忙爬了起来,说没、没,小老儿老眼昏花,又耳聋,所以听不清楚……

    说罢,他赶紧朝着身后挥手,叫族人都散开了去。

    屈胖三左右打量一番,说道:“找个可以说话的僻静之地去。”

    白胡子老猪头说去我家里吧,那儿没人。

    他领着我们朝村子里走去,而我则吹了一个口哨,小红操控着五彩飞龙腾空而起,自己个儿去找些吃食去了。

    这个部族很大,人口兴旺,不过看起来这帮人的建筑水平着实不高,一路走过来,怎么看都感觉跟猪圈没有太多的区别,不过好在族长的屋子还算不错,至少有一个大厅堂。

    来的路上,屈胖三的肚子咕嘟嘟的叫,便问那笆斗,说有没有吃的?

    白胡子老猪头赶忙叫人去备些饭菜。

    来到了村子里最高的建筑里,一张大桌子,我们坐下之后,那白胡子老猪头不敢上座,推脱许久方才敬陪末座,然后拱手问道:“不知道几位神使大驾光临,有何指教之处?”

    杂毛小道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矫情,好好说。

    白胡子老猪头一愣,说啊?

    屈胖三最是理解这种重压之下的可怜人心态,叹了一口气,然后问道:“别多想,我们就是过来问问路的。”

    问路?

    白胡子老猪头有些犹豫,说神使你们身骑飞龙,天马行空,这茶荏巴错之地,除了几处险要之所,哪里去不得,何必过来找我问路呢?小老儿见识浅薄,打小就没有出过远门,所知也实在是很有限啊……

    对方的语气虽然谦卑之极,但话语里面的态度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这老头儿虽然卑躬屈膝,但骨子里其实并非如此。

    杂毛小道说就问你一下,猴山怎么走。

    啊?

    白胡子老猪头眉头耸动了一下,一脸茫然地说道:“猴山,什么猴山?”

    杂毛小道皱眉说道:“猴山,你不知道?”

    白胡子老猪头赔着笑说道:“嘿嘿,不好意思啊,神使,小老儿见识浅薄,方圆百里倒是走过,再远一些,就什么都不知晓了……”

    这个时候有几个膀大腰圆、膘肥体壮的猪头妹子端了几个大盆子进来,摆在了桌子上。

    那些盆子里,最中间的是一种类似于红薯、洋芋一般的块茎状食物,而旁边还有几盘烤肉,弄得倒是香气四溢,让人食指大动。

    白胡子老猪头热情地招呼道:“几位神使第一次来我们这儿,招待不周啊,多吃点,多吃点……”

    我们都没有动,而是望着他。

    大概知道我们的担忧,他伸出手来,每个盘子都抓了一些吃掉,以示没毒。

    屈胖三是真的饿了,瞧见这老猪头戒备心很重,一时半会儿谈不出什么来,于是就伸手抓了一块洋芋模样的玩意,张口就吃。

    没想到这帮猪头房子盖得不怎么样,但东西却做得不错,吃过之后,他大加赞赏,我们一路风餐露宿,连夜兼程,早已是饥肠辘辘,便也不再客气,开始进食起来。

    我一边吃,一边琢磨着该怎么跟这老头儿说起我们的事情。

    这老头儿看模样儿毕恭毕敬,但应该是心存顾忌,并不会给我们提供太多的消息,但如果我们亮明身份,他的态度会不会有所改观呢?

    不过若他是真的安安心心当顺民,我们亮出身份之后,表面敷衍,背地里通知摩门教,那事儿可就有些麻烦了。

    我在这儿纠结此事,而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同样皱着眉头,显然也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理。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从来一人,开口嚷道:“笆斗老儿,事情到底想得怎么样,北方妖魔作乱,那女人去镇压妖魔去了,老巢空虚,此时若不再出手,只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那家伙却是长着一张马脸,心情急躁得很,一进来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

    白胡子老猪头一脸阴沉,拍案而起,大声吼道:“马拉多拉,你喝醉酒了,来人,怎么不拦住,给我拉出去……”

    有几个猪头大汉跑进来,架住了这马脸男,解释道:“我们拦了,没想到这家伙跑得快,根本拦不住。”

    马脸汉子瞧见了我们,哈哈一笑,说哎呀,有客人?

    我们都扭脸朝着他望了过去,而身后的白胡子老猪头则惨然笑了两声,说马拉多拉,你这是在逼我啊……

    马脸汉子的脸色转冷,变得严肃起来,说就是要逼你,怎么的?

    呼、呼……

    那白胡子老猪头的呼吸在一瞬间变得粗重了许多,而下一秒,我们吃饭的那整张木桌子突然一动,居然腾空飞起,朝着我们砸了过来。

    这桌子可跟我们寻常吃饭的桌子不同,有点儿像是那种敦实的会议桌,一张足有上千斤。

    然而这个在他的手中,却轻若无物。

    桌子翻滚,砸向我们的瞬间,杂毛小道出手了,他右手平平伸出,将那上千斤的桌子给拿住。

    但凭着一手的气力,他便将这桌子给牢牢地举了起来。

    如此手段,让众人都为之惊诧,然而那白胡子老猪头却也是被逼到了绝境,怒吼一声,说孩儿们,跟我一起上,将这欺压我们多年的摩门教杂种,给斩杀了去!

    话语一出,那大厅的四处都有人破壁而来,有的拿着木棍,有的提着石块,有的拿着刀枪,杀气腾腾,朝着我们这边一拥而上。

    至于那白胡子老猪头,则猛然一起身,身上的棉麻衣服竟然全部震成了碎片,露出了一身强壮的腱子肉来。

    虽未猪头,却并不肥硕。

    笆斗老当益壮之处,却是气势斐然,而那个马脸汉子也冷然狂笑起来,拍着手喊道:“果然是一条汉子,老子没有看错你兀那三个鸟人,实话告诉你,当初灭了你摩门教的陈老大虽然没来,但是他朋友天王陆左却举起了义旗,你摩门教覆灭,就在当下了!”

    <b>说:<b>

    马拉多拉,有人还记得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