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章 他的消息
    杂毛小道和屈胖三都跳上了五彩飞龙,而这个时候那苦窝等人却着急了,跑过来,跪倒在地,大声哭喊道:“好汉莫走啊,你们若是走了,我们可怎么办?”

    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愣了一下,杂毛小道疑惑道:“什么怎么办?”

    苦窝指着周遭倒伏一地的人,大声哀求道:“几位杀了摩门教那么多的人,如果到时候他们追究起来,只怕我们都要被斩尽杀绝的啊……”

    他这话一出,旁边上百人都倒伏在了地下,苦苦哀求道:“对啊,求三位留在这里,保护我们吧,要不然我们这几百口子人,可就都没有姓名了,求求你们了……”

    这样的哭嚎声让杂毛小道有些由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然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发出了几声冷笑来。

    这冷笑在此刻的气氛之中,着实有一些古怪,以至于苦窝都停住了哀求。

    我们都看向了这个家伙,而屈胖三则站了出来,居高临下地指着下面的三族,这几百口子的人,冷声说道:“能够在这茶荏巴错环境最为恶劣的地方生存下来,各位都有着格外强健的体魄,和千古传承,如果能够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不至于变成如此模样;你们与其寄希望于别人的善心,不如让自己变得团结坚强起来。”

    屈胖三的一席话让杂毛小道茅塞顿开,说对啊,刚才我们出手的时候,可有不少人跟着摩门教向我们下冷手,个个都是厉害无比,现如今摩门教大部分的力量都折损于此了,你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对这帮墙头草也是腻歪得不行,不过也懒得跟这些人辩驳,问道:“我们走吧?”

    杂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没有意见,于是我便拍了拍那畜生的脖子,说都坐好了。

    这五彩飞龙有两个头颅,身体硕大,翼展超过二十米,简直就是一头怪物,驮着我们三人,丝毫不吃力,振翅一飞,那速度快得让人诧异,我之前是体会过了,而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倒是第一次感觉,感觉魂儿还留在原地,人却一下子腾然上了高空之中。

    人在天空,还是能够瞧见几个黑点,却是受惊离开的翼手龙,不过我凝目望过去的时候,发现这些畜生的身上,基本上都没有人在。

    那些骑手,大部分都留在了阿南难村子里,一开始的时候是被我给压制,到了后来,基本上都给愤怒的村民土著给锤死了去。

    五彩飞龙带着我们盘旋了几圈,让杂毛小道和屈胖三感受到了极致的速度之后,开始恢复了平稳的飞行。

    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端坐在了上面,盘着腿,然后开始闭上了眼睛。

    他在感受阿满的气息,辨识方向。

    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指挥起了五彩飞龙的方向来,一会儿指挥左边,一会儿指挥右边,一刻钟之后,杂毛小道问道:“谁的视力比较好一点,往下看,有没有发现有人在高速跑动?”

    我趴在那飞龙的边缘往下望,的确瞧见有一个黑影正在朝着摩门教前进基地方向快速奔跑。

    我告诉了杂毛小道确切的答案之后,他问道:“这家伙应该会五行遁术之类的法门,想要抓住他,就必须将整个空间给稳固住,让他不得逃脱陆言,你是这方面的专家,能够限制住他么?”

    啊?

    我没想到杂毛小道居然跟我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有些心虚地说道:“啊?这个啊……”

    我琢磨着上去使出一招地煞陷阵,是否可以满足杂毛小道的要求,而这个时候屈胖三说道:“我来吧,将我送到那人的前方,我提前作布置。”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也不客气,说好。

    我让小红赶紧儿飞,落在了那人的前路之上,将屈胖三给放了下来,然后又和杂毛小道一起赶回了去。

    人的双脚终究不如在天空中飞行的家伙快,而那家伙虽然能够使用移花接木、金蝉脱壳的手段,但那不过是保命而已,平日里用来赶路,多少也有一些不现实,所以很快我们就找到了这人。

    我们在后面跟随了一会儿,大约到了屈胖三刚才的落点处,方才骤然扑了下来。

    那儿是一片参天树林,树木基本上都是桫椤之类的品种,有着巨大的叶子,我们落下来的时候,那家伙瞧见了,跑得更厉害,在林中追逐了几分钟,最后杂毛小道在前,而我在后,将其给围堵在了林子里。

    前有狼,后有虎,在这一刻,那阿满将军无疑是崩溃的。

    他手中握着那把双手大剑,穿着一身暗灰色的亚麻袍子,而此刻我也终于瞧见了对方藏在盔甲之下的面目来,居然是一个宛如老鼠一般的精怪。

    在感觉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他站立在了原地,将长剑握在胸口,然后背靠着一棵树,左右防备着。

    杂毛小道站在不远处,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然后朝着我打手势。

    他让我上。

    我愣了一下,没有多问,空着双手就冲向了那个家伙。

    那人一开始的时候,正全神贯注地防备着杂毛小道,却不料此人居然并不动手,而是让另外的人过来应付。

    不过我刚才那大雷泽强身术的手段也着实霸道,这让阿满不敢大意,认真地打量着我。

    然而当瞧见我双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就冲上来的时候,那家伙的双眼掠过一丝绿色光芒,脸上的肌肉也变得扭曲了起来。

    太瞧不起人了吧?

    对方大概是这样的心理,无端生出几分愤怒来,身子一下子挺直,大剑上扬,朝着我猛然劈砍了过来。

    我一直冲到阿满近前的时候,方才拔剑向前。

    破败王者之剑从乾坤囊中陡然抽出,将那极品雷击木制作的剑鞘弹开,收入囊中,然后剑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芒来。

    那光芒落在了对方的大剑之上。

    铛!

    一声炸响,我的冲势,再加上拔刀术的动能,在这一刻在对方的剑刃之上全部炸开,然而很快我就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力量回馈,磅礴的力量陡然涌现了出来,灌注到了我的长剑之上。

    啊……

    我感觉一阵滞涩,向后退了两步,气血翻涌。

    不愧是被派遣过来征服茶荏巴错深处的前锋大将,这家伙别的不说,光这力量就足够让人惊叹不已。

    不过对方也不好受,在双手大剑占尽便宜的前提下,他却也退了四五步,比我受到的冲击还要强烈许多,而且脸色也是一片暗红,显然身体里的气血也在翻涌不休。

    这一击,看起来两人却是势均力敌。

    我退后两步之后,心中恼怒,在瞧见对方虽然强大,但也不会是那种倾倒性的压力,所以也没有了太多的顾虑,扬剑再上。

    我倏然向前,长剑翻飞,与对方斗作一团。

    两人快速交手,生死之间不断变换,随着彼此的拼斗持续,我开始感觉到了对方的特点,就是三个字,叫做快、准、狠。

    对方的剑法并无套路,也没有什么规则,然而却显得十分实用,显然都是从战阵之中磨砺出来的杀人技,这种手段再加上天生的种族天赋,以及一种邪恶力量的赋予,使得他能够在我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下,并不落于下风。

    不但如此,而且他还能够时不时爆发出几处杀招来,差点儿就将我给弄死。

    在这样的生死边缘中,我将平生所学都用了出来,除了那融入灵魂的耶朗古战法之外,一剑斩在此刻也给我练得越来越纯熟。

    这种手段,说起来,那是一种必杀技,对于精力的消耗十分严重,但是如果不用全神贯注的话,对于敌人,威胁其实还是蛮大的,我反复使用起来,使得那家伙都有一些难以招架。

    双方快速交手,渐渐的,胜利的天平开始朝着我的这边倾斜。

    而这个时候,那家伙似乎也感觉到了,身子微微一晃,却是想要逃离此地。

    然而他并没有能够成功,身子却是突然一阵滞涩,感觉到了不妙的他大为震惊,回手过来挡我一剑的时候,一下子就踉跄退后,我趁胜追击,想要拿下此人的时候,这时候却有一个黑影浮动,出现在了他的身手,一阵暴风骤雨的拍打。

    最后一下,落在了那人的额头之上,阿满双眼一阵翻白,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出手的人,正是蓄势许久的杂毛小道。

    我瞧见阿满倒下,心中有些遗憾,毕竟这样势均力敌的对手,着实让我有些不舍,如果能够与他再多的交手,说不定对我的剑法有着更多的磨砺。

    这个时候,屈胖三也赶了过来。

    我走到了阿满跟前,杂毛小道已经将他给唤醒了,一脚踩住了他的胸口,然后拿着雷罚顶住喉咙,沉声说道:“别反抗,否则死问你一件事情,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陆左的男人,他身边应该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和一个……”

    我补充道:“一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胖女人……”

    那人被控制住,已然绝望,听到这话儿,却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黑色牙齿:“哈、哈、哈,陆左对吧,他已经死了。”

    <b>说:<b>

    难道还要下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