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智不如力
    听到这话儿的一瞬间,我突然就明白了,原来对方其实是早有预谋的。

    谁也不是傻子。

    能够在这茶荏巴错的地底之下,如此险恶的环境之中,承担起先锋大将的重担,这位阿满将军更不可能是傻子,他之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赶到这边来,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那么,谁出卖了我们呢?

    我的心中疑惑,不过却知道现在并不是穷根问底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解决面前的难题。

    果然,当我往下落来的时候,那五彩飞龙的双头之中,一个脑袋突然将朝着我这边望来,张开了嘴,一股浓烈如金一般的火焰就朝着我这边陡然喷出。

    我人在半空,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眼看着就要给这火焰给吞没,这时旁边飞出了一把长剑来,落在了我的脚下。

    雷罚。

    我的足尖轻点,在雷罚的借力下,人朝着另外一边落去,而刚刚一着地,周遭立刻围上了一大群的人来,手持各式武器,朝着我劈头盖脸地戳来。

    我一瞬间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左挡右支,这才发现向我发起攻击的,并不仅仅是那帮翼手龙骑士。

    更多的,是那帮长得宛如癞蛤蟆一般的土著。

    这些家伙仿佛是早有准备,不但将我给围住,也把另外一边的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给围在了中心,而另一边,与我们有过交流的穿山甲和阿南难人也分做了两边,有的奋力向前,朝着那些翼手龙扑将而去,而有的却掉转过枪头来,朝着我们进攻。

    我瞧见苦窝等人正在迅速靠近杂毛小道和屈胖三,在他们的支撑下,抵御众人的袭击。

    从整体的态势来看,帮我们的人只占了一小部分,而另外一部分土著则坚定地站在了摩门教一边。

    当然,更多的人选择了袖手旁观,两不相帮。

    这些人最冷漠,它们瞧见冲突出现的一瞬间,立刻就朝着外围退开了去,而一旦抵达了安全距离,立刻就回过头,看起了热闹来。

    我之前还有些疑惑,觉得这帮家伙,不管是穿山甲、还是阿南难族人,以及那癞蛤蟆,这些精怪的身体天生强壮,自有一番厉害,为何会被人给弄得服服帖帖。

    现在看来,它们受人奴役,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冤枉的。

    活该。

    土著民的不团结让我们三人身陷重围,而这一切都在那阿满将军的预料之中,凭借着强大的数量优势,他将我们给压得死死,调动着手下众人,和配合的土著们勇士,不断上前而来,将我们给压得死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显得意气风发,不断地大声嘲讽着。

    奇怪的是,他说的居然是并不流利的汉语,显然对于我们从地表过来的身份有着一定的认识。

    我身陷重围,周遭到处都是刺过来的刀枪剑戟,以及无数扎着铁刺的狼牙棒,硬着头皮与这帮人交手,发现那些翼手龙骑手个个都是精锐不说,面前的这蛤蟆也都有着一股子蛮力气,而且个个皮糙肉厚,我锋利无比的破败王者之剑,不用全力,都割裂不了它们的表皮。

    这事儿,简直就是让人有些醉了。

    好在耶朗古战法最适合的,便是这群战,而且在一剑斩的加持下,我在那人群之中不断辗转冲刺,倒也没有太多的困难。

    唯一让我头疼的,就是那头五彩飞龙,我靠近了,方才瞧见它的皮肤之上,居然纹着各种各样的符文,这玩意儿之所以五彩斑斓,并非是天生如此,而是有人在它身上加诸了各种符文法阵。

    这东西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息,使得聚血蛊小红并不能够潜入其中,将其控制。

    不但如此,它还是敌方最大的战力之一,左边的龙首吐息为灼热金黄的焰火,右边的龙首吐息,则是让人浑身僵硬的冰寒冷气,这一冷一热的冰火九重天,弄得我欲死欲仙,无法抵挡,只有不断腾挪跳跃,闪避对方的攻击。

    在短暂的时间里,我感觉自己陷入了重重包围,每一秒钟都是那么的难熬,感觉自己下一秒就快要死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中突然传来了屈胖三的一声怒吼:“陆言,放大招。”

    啊?

    我愣了一下,从人群的间隙,朝着出声的屈胖三望去,喊道:“什么大招?”

    屈胖三有些抓狂,大声喊道:“你脑子进水了啊,大雷泽强身术啊,团战利器,你准备留到什么时候?”

    大雷泽强身术?

    我的心头陡然一跳,深吸了一口气,感觉磅礴的雷意一瞬间就从聚血蛊小红的身体里,朝着我这边遥遥传递而来。

    在汹涌的人潮之中,我腾挪跳跃,尽量地踩着罡步,然后念起了古夷语来:“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捉精怪,摧破诸鬼营;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相比神剑引雷术,这大雷泽强身术的施法时间要更长一些。

    不过神剑引雷术是通过三茅祖师祈求,而大雷泽强身术的施法手段,却是祈使命令。

    听最后一句吾命,雷来!

    在那一刻,雷神即我,我即雷神,那雷电之法,都得听我命令。

    风卷云动,地底的茶荏巴错之地,平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天空,突然间乌云遮蔽,炸雷将浓黑如雾的黑暗给撕裂,电闪雷鸣之间,无数电芒落下,朝着我的这边垂落而来。

    这个时候聚血蛊小红没有再朝着那五彩飞龙飞去,而是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来。

    我之所以能够修行大雷泽强身术,并不是别的,而是因为小红吞噬了赵公明的雷意精魄,从而将这一特质传递到了我的身上来。

    没有它,这些雷芒都能够将我给劈死。

    但是小红附体,情况却迥然不同,无数的落雷电芒充斥在我的身体之上,刚才围住我的无数敌人纷纷向后退去,生怕被那恐怖的雷电给沾染到半分,而这个时候终于抽出时间的我开始结印。

    我一连结了十几个法印,终于将那雷芒控制住,没有让它将我劈成焦炭,反而使得我成为了一大团白光闪耀的光团。

    这光团硕大,蓝色的、紫色的、金色的、白色的雷电围绕其间,将我承托得宛如天神返世一般。

    说句坦白的话,且不说大雷泽强身术有多么厉害,但是用来装波伊,简直是一等一的厉害。

    就在我站立当场的时候,居然有许多土著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不断磕头,大声哭诉着,乞求原谅。

    有人斗志丧失,然而却也有意志坚定的人。

    比如阿曼将军麾下的那些翼手龙骑士,它们是最为坚定的摩门教教徒,愿意为自己的真神奉献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一切神迹,都是异端,都是伪神,是需要扼杀的东西。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也没有任何犹豫,提着手中的刀剑利器,朝着我这边发动了进攻。

    战斗在沉默了十几秒钟之后,重新开启,而且更加血腥暴力。

    然而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刚才备受欺负的我。

    掌握了雷电之力的我有一种俯仰众生的强大感,任何人冲上前方来,我的手一抬起,立刻就有一大股的雷电劈落在了它的身上去。

    灿烂的电芒之中,一片璀璨过后,剩下的就是焦黑一片。

    气势十足,我当下也是毫不犹豫,手起雷落,一大排的翼手龙骑手给我劈倒在地,而雷电开始蔓延,朝着那些阻挡在我和杂毛小道、屈胖三中间的那些蛤蟆劈了过去。

    我这边左冲右突,好不畅快,然而过了一会儿,让我大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被劈倒在地的翼手龙骑手之中,除了个别的几个之外,其余的居然都爬了起来,不但如此,那些破糙肉厚的蛤蟆虽然叫得惊天动地,但是倒下的却没有几个。

    什么情况?

    我满心兴奋,自以为能够横扫一切呢,结果竟然变成了这样的,顿时就有些灰心丧气,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却大声喊道:“陆言,不错了,这地底之下,常年并无雷电雪雨,雷霆之力比之地表要弱上许多,不过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你帮我们压制场面就好,不用想太多。”

    啊?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感觉先前的那几道落雷威力不大,我还以为是我施法的时候出现了岔子,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我心中有了准备,不再寄予太高的期望,而是用那雷芒不断压制周遭,让这些家伙不敢妄动。

    这雷电虽然劈不死人,但却也让人恐惧无比,而且被劈一道,绝对比砍上一刀要强上许多,所以乘着我这段最为强势的时候,我将整个场面都给压制住了,而那个叫做阿满的家伙没有了之前嘲讽的悠然,而是仓皇而退,朝着那头五彩飞龙跑了去。

    他之前在此设伏,本以为胜利在握,没想到三两下子,自己自认为恐怖的包围圈给一捅就破了,心中哪里会不惊慌?

    我们这叫做一力降十会,而面对着这家伙的仓皇逃出,杂毛小道得理不饶人,冷笑一声道:“想走,做梦么?”

    <b>说:<b>

    一力降十会,功夫再高,一砖撂倒,谋划再多,一剑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