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得道多助
    既然已经确定是摩门教的人,我们动手就没有再多含糊。书阅ぁ屋

    问明情况之后,手起刀落,一了百了。

    战后,我们盘点了一下,发现除了小红控制的那头,一头被我控制住了的翼手龙之外,其余的都不见了踪影。

    不过两头差不多也是够了,杂毛小道骑一头,我和屈胖三共骑一头。

    唯一的难题,就是那头被我一路押下来的那头翼手龙并没有小红控制,能不能听话,这个还是有一些玄。

    要万一在半空中突然发了狂,即便是杂毛小道,也未必能够安然落地。

    不过对于我的担忧,杂毛小道表示不是问题。

    处理完手上的事情过后,杂毛小道从我手中接管过了那头被拴得结实的翼手龙来,翻身上了那畜生的脖子上,然后双手扶在其脖子上,开始快速地摩擦起来。

    那畜生自然是惨叫不已,在地上不断翻滚,而杂毛小道则宛如一牛皮糖似的,怎么甩都下不来。

    如此折腾了好一会儿,那畜生终于没气力了,而杂毛小道这抽出了雷罚长剑来,用那剑脊在其脑袋上狠狠地拍了拍,电芒刺激地那翼手龙一阵哀叫,随后他又牵着对方来到附近,扯了几把蕨草给对方吃了去,然后松开了手。

    而这个时候,那翼手龙竟然乖乖地跟在了他的身后,即便是不束缚,也没有再逃走。

    他这手段弄得我们都有些瞠目结舌,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瞧见我们都傻了眼,杂毛小道则嘻嘻笑了起来,说驯兽呢,跟训人一样,叫做恩威并施,让它在绝望之中更绝望,再给一点儿好处,一下子就服服帖帖了,这就是畜生的劣根性。

    我似懂非懂,点头,说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症状,对吧?

    屈胖三撇嘴,说还不就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哪有那么多的说法?

    不管如何,这翼手龙给杂毛小道驯得服服帖帖,我们便没有再多犹豫,骑上这玩意,便朝着这帮人交代的山坳子快速赶去。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如果是行路的话,这么复杂的地形,指不定要一两天的时间,但是翱翔于半空之中,不用一个小时就赶到了去。

    不过我们并不敢直接杀上门去,而绕了一点儿路,而且还得时时注意周遭的情况。

    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有两条逃跑了,那边肯定是有所准备的。

    所以我们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抵达了那山坳子附近,然后缓慢接近,瞧见那儿的确有一个藏在暗处的营地,而瞧着规模应该并不算小,与其说是前哨基地,不如说是某个聚居地。

    果然,很快我们就瞧见了那营地一公里外,竖着一排的木桩子,上面挂着不知道风干了多久的尸体。

    这些尸体不多,远远望去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种族,感觉有点儿像是穿山甲。

    不过不用多猜,它们一定是这儿的原住民,不听从命令,结果给弄死了。

    我们蹲伏在角落处,并没有轻举妄动。

    在这样的地底世界里,一切均有可能,一山更比一山高,不能觉得自己厉害了,就可以肆意妄为,目空一切。

    这样的人,基本上是死得最快的。

    谨慎是应对一切的万能法宝。

    而就是这一点儿耐心,使得屈胖三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地方给改造过了,有一个天然的大法阵在这里,下方不但有一个巨大的熔浆通道,随时都可以制造出一次火山喷发,而且这儿的空间力量十分诡异。

    像这样的地方,很容易从虚空之中,接引一些古里古怪的东西过来。

    这才是最为恐怖的。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们沉默了一下,开始商量起接下来的事情。

    杂毛小道说因为不清楚这里面的情况,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贸然闯入其中,对于我们来说,上策便是借着这两头翼手龙挺进茶荏巴错的腹地,先找到陆左再说,不要生事;而中策就是埋伏在这附近,围点打援;至于下下之策,才是进入其中。

    屈胖三提出了反对意见,说如果是近途的话,我们现在骑着的翼手龙倒也无妨,但是茶荏巴错那般辽阔,当初你大师兄他们走了大半年时间,只怕未必能够经受得住长途奔波。

    我们只有找到那头霸王翼手龙,将其降服,方才能够有挺进内陆的资本。

    另外如果想要一走了之,这儿却有一根刺在这里,随时都可能杀出来,只怕我们未必能够如愿,甚至都走不了多远。

    不将其打痛了,动弹不了,事儿就没有那么简单。

    我认真思考了一下,比较认同屈胖三的说法,也认为杂毛小道的中策比较合适。

    围点打援。

    而且我认为,如果能够跟阿摩王的那位亲信弟子打照面,甚至将其擒住,说不定能够有一些陆左那边的消息。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毕竟茶荏巴错那么大,而且我们又许久没有见过陆左了,如果能够得到他的消息,方才不会那么迷茫。

    听到我的话,杂毛小道也赞同了。

    的确,他现在最担心的人,就是陆左,如果能够从那个什么得意弟子口中探知到一星半点儿消息,也不算是白等了一场。

    至于实力……

    呃,反正从我的这个角度来说,是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当初我和屈胖三两人都可以无畏闯天下,现如今再加上了杂毛小道这样的一重量级人物,简直可以横着走。

    我们商定之后,开始在那山坳附近的林子里等待着。

    经历过了之前的林中遭遇战,这边估计是有所反应了,从远处看过来,能够发现对方的防范变得十分森严,而且还有小型的飞禽朝着内陆方向飞了过去。

    那种飞禽不是翼手龙,而是很小的东西,几乎只有一个黑点。

    那前进基地忙忙碌碌,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我们不敢在这个时候冒头,于是一直都在耐心等待着。

    三人轮流值班,保持最好的精神。

    过了半天,杂毛小道突然出声说道:“咦,你们过来看看,那里面有几人走了出来。”

    我赶紧凑过来,仔细打量了一番,疑惑道:“这几人怎么跟那帮翼手龙骑手长得不一样?”

    在遭遇战中与我们交手的那些骑手,除了一个长着人类面目之外,其余几个都是瘦得不成模样,却又凶悍的怪物模样,然而这几个从古堡之中走出来的家伙,看起来却跟被钉在木桩子上面的反抗者差不多,虽然是直立行走,但怎么看都好像是穿山甲,不但是面目,就连身上,也都有古怪的鳞甲。

    屈胖三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些估计是顺从的原住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说不定能够从它们那里,获得一些信息。”

    杂毛小道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说那行,我们去将人给拦住,不管是什么,先拉来再说。

    他很快就行动了,带着屈胖三,至于我,则留在这里看守这两头翼手龙。

    这玩意身上的气味很大,屈胖三之前在它们附近弄了一个掩藏气息的法阵,让它们不要走出外面去,以免被那前进基地的人发现。

    这两人的办事效率高得令人发指,去得快,回来得也快,没一会儿,就将那五人给带了过来。

    这些家伙走进来一看,果然长得跟穿山甲差不多,不过是直立行走的,有手有脚有脑袋,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精怪。

    这几人里面,只有一个家伙能够说一些藏语,所以由屈胖三跟他们交流。

    差不多问了一下,我们得知这些人果然就是这儿的原住民,那个山坳子里面的前进基地,其实就是它们的村庄,在五年前的时候,摩门教的人深入此地,将村子里不服从的首领都给斩杀了去,然后留下了它们这些人,专门负责提供补给。

    摩门教的人十分凶悍恐怖,稍不满意,就会动手杀人,而且对补给的要求十分多,只要没有能够完成任务,也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

    这一带的几个种族原本在这里生活得还算安稳,结果这帮人一来,立刻就遭了秧。

    这种受人奴役的日子十分难熬,每一个人都对摩门教恨之入骨,但是却没有办法结束这一切,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强大了,特别是前进基地里的大头目阿满,此人听说是天神的弟子,有着恐怖的力量,还能够喷发烈焰,将人烧炙成炭,成为燃料。

    这帮人双手之上,满是血腥,所以听到了杂毛小道的允诺,以及过来参观了被降服的翼手龙之后,它们立刻表示,只要能够除掉摩门教,它们愿意尽己所能,甚至牺牲掉自己的性命。

    哪里有压迫,那就就有反抗。

    这帮穿山甲一般的地底土著表达了朴实的念头,我们自然是加以利用和引导,不但探知了前进基地里面的兵力和布置,而且还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

    就在明天,阿满将会去离这儿五十里的阿南难村庄视察,并且召开三族大会。

    <b>说:<b>

    瓦解摩门,就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