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敌影初现
    我们三个,居然给人打劫了?

    这事儿让我们愣了半天,都没有能够反应过来,杂毛小道忍不住笑,咧嘴说你问它们,说是不是发烧脑子烧糊涂了,又或者说脑子里面进水了?

    杂毛小道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让屈胖三问清楚一点。

    屈胖三问了一下,结果有一个直接跳进了水里去,而他则一脸古怪地对我们说道:“它们说这湖里面有十分恐怖的湖兽,如果我们不把好东西都交出来的话,它们就引过来,弄死我们。”

    杂毛小道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雷罚出手,宛如电光一般射入了水里去。

    几秒钟之后,刚才跳进水里的那矮家伙浮了上来,脑袋上面还插着一把剑。

    墨绿色的鲜血宛如浮油,弄了一大片的地方。

    天空之上,有火鸦飞过,微微的光芒映照在船头两个家伙的脸上,惊恐万分。

    它们实在没有见过这般凶狠的人,一句话不对,直接就动手杀人。

    杂毛小道并非迂腐之人,也不是圣母,别人怎么对待他,他绝对是毫不客气,而且他先前自革门墙下茅山,事后求见大师兄而不得,几件事情累积在一起,心底里不可能一点儿火气都没有。

    这帮啥事儿都不懂的家伙胆敢在这里敲诈我们,实在是有点儿太岁头上动土,活腻味了。

    不过在震惊之后,那两个家伙却大声呱噪了起来。

    我们听不懂,看向了屈胖三,屈胖三帮我们翻译,说他们讲鲜血会引来湖兽的,得赶紧走,要不然所有人都得死,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

    听到这话儿,我们赶忙去抓住船桨,开始使劲儿划,而趁着我们一个不注意,那两个小家伙便跳下了水里去。

    它们的脚掌巨大,轻轻一蹬,便能够蹿出好远。

    而且这个时候它们也是学乖了,不往远处游,而是往深处使劲儿潜去,结果杂毛小道又一剑,却是落了空。

    因为把握不住这两个小鬼是否会作怪,我们便开始将精力都集中在船上来,开始使劲儿划船。

    船行走如飞,在我和杂毛小道的奋力划桨之下,如同一道离弦的箭。

    然而我们再快,到底还是没有水下的生物快,几分钟之后,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和屈胖三,都感觉到了水下有一股潜流正在朝着我们这边快速地接近而来,浩浩荡荡。

    到底是什么?

    随着那股潜流朝着这边迅速接近,杂毛小道最先放开了船桨,抓起了那雷罚桃木剑来,而我随后也放弃了逃离的挣扎。

    要逃,已经是没有可能了,当务之急,是保存体力,等待着水底下这恐怖的东西到来。

    我们全神贯注,半蹲在了那船上。

    如此等待了半分钟,终于,那股潜流在我们的左侧十米处陡然爆发了,一股巨大无匹的水流冲天而起,随后我们瞧见了一个恐怖的头颅,从黑沉沉的湖水之中陡然升了起来。

    那是一个类似于蛇一般的恐怖头颅,不过表面光滑,宛如鲸鱼或者海豚,头小颈长,宛如长蛇,但是水底下的身子却格外庞大。

    这东西的头虽然相较于身子来说有些偏小,但口却很大,张开的嘴巴里面长着很多细长的锥形牙齿,张开嘴巴来,白森森的,陡然出现之后,朝着我们这边猛然砸落而来。

    这玩意出现的一瞬间,杂毛小道就腾空而起了。

    他足尖轻点,跃到了那玩意的脑袋上去。

    大概是感觉到了脑袋上的东西,那畜生放弃了对我们木船的攻击,而是开始摇晃着脑袋,想要将头上的这“苍蝇”给弄走去。

    它一乱动,庞大的身子就显露了出来,我们靠得近,勉强能够瞧见对方的大概形状,发现就好像是一条蛇穿过了一个乌龟壳,头长尾巴短,身体宽扁,鳍脚犹如四支很大的划船的桨,使身体进退自如,转动灵活。

    屈胖三一下子就惊叫了起来,对着我大声叫道:“蛇颈龙,这特么是灭绝了几千万年了的巨型蛇颈龙,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蛇颈龙?

    我满心震撼,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畜生的脑袋却朝着我们这边陡然砸落下来。

    砰!

    这玩意的脖子都差不多有三四十米,全长超过八十米,简直就是一勃然大物,我们哪里敢硬扛,只有朝着旁边跳了开去,而那船则给砸得一片稀巴烂。

    落入黑沉沉的水里,我们半沉半浮,瞧见杂毛小道在那蛇颈龙的身上跳跃应对,周遭的水域动荡不休。

    他的雷罚锋利无比,然而对付这样的东西,到底还是有一些乏力。

    巨大的水浪之中,屈胖三大声叫道:“陆言,赶紧想想办法,不然咱们就都得喂鱼了……”

    让我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除了……哦,对了,聚血蛊小红?

    我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有了法子,只有将小红给叫了出来,然后朝着前面那庞然大物飞射而去。

    小红与我的视角不一样,我面对这样的恐怖怪物,是浑身发抖,满心震撼,而它则是浑身颤抖,不过那是激动的。

    几秒钟之后,它射入了那蛇颈龙的脑袋里面去。

    我周遭漫天水花,动荡的水浪让我自顾不暇,连呼吸都难以维持,所以并非看见的,而是感受到的。

    刺入的额一瞬间,有一种常人难以体会的快感。

    几秒钟之后,狂躁的蛇颈龙开始安静了下来,而杂毛小道瞧见了一丝机会,准备动手,使出他的绝杀手段虚空斩。

    这个时候我开始大声呐喊了起来。

    停!

    我的声音被漫天水花给遮盖,好在屈胖三比较清楚,足尖在我的脑袋上轻轻一点,人便蹿到了跟前去,拦住了杂毛小道。

    我这个时候才艰难地爬到了这蛇颈龙露出水面的脖子上面去。

    屈胖三三言两语,给杂毛小道解释清楚了这一切,而听完之后,杂毛小道激动地看向了我,说是真的么?

    我点了点头。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肥虫子走了之后,一直都没有了这样的待遇,现如今又碰到了,实在是太棒了。

    说着话,结果他脚下一滑,噗通一下摔到了水里去。

    屈胖三哈哈大笑。

    等杂毛小道从水下再一次爬起来的时候,我们开始完成之前的渡湖计划,不过这一次却是快捷许多,不用划桨,不用动手,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坐在那蛇颈龙的脑袋之上。

    在小红的操纵下,我们端坐在蛇颈龙的脑袋上面,然后两边的景物迅速地往后面飞掠。

    这畜生大半的身体都潜在水下,四片鳍脚飞速滑动,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震动,速度就快得让人吃惊。

    一路上其实也遇到了许多的水底生物,不过这些东西似乎并不是这位蛇颈龙的对手,都远远地避开了去,其间这家伙还进了一回食,生吞了一种宛如海象一般的生物,嚼得不亦乐乎。

    我们用了三个多小时,跨过了这一片宛如海洋一般的湖泊。

    上岸之后,我们都还有一些依依不舍。

    不为别的,主要还是因为这玩意实在是太过于方便快捷了,实在是出门旅行的必备之物。

    只可惜前路再无水路。

    我们离开湖泊,继续往东北方向前行,杂毛小道打量着出来露面的聚血蛊小红,看着这宛如水母一般悬浮于半空中的家伙,感受着那种诡异的美丽,忍不住说道:“陆言,一会儿我们找一找,看看有没有比较大的鸟儿,若是有,勾引下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乘鸟而去,将这时间给大大地缩短了,你说对不?”

    我说问题是不大,关键是哪儿会有这般的鸟儿呢?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边走边找,总会有的。

    我们继续前行,因为在湖边,所以连续很长的一截路上都有茂密的植株,虽然与地表的森林有着很大的区别,但各种各样的蕨类植物生长得格外疯狂,我甚至还瞧见了娑罗树,以及几十米高的蕨草。

    有森林,有植株,自然也会有生物,一路走来,千奇百怪的生物数不胜数,而且大部分都有着强烈的毒性。

    这事儿对于聚血蛊来说,绝对是一件美得冒泡的事儿,就好像老鼠掉进了米缸里。

    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并非什么好消息。

    一路上吃够了苦头,却并没有瞧见什么巨大的鸟儿,顶多就是瞧见几只簸箕大的蝴蝶在林间飞去,还有母鸡一般的火鸦映照天空。

    杂毛小道想这事儿想得有些发狂,口中不断念叨着,不断说道:“大鸟儿、大鸟儿……”

    这话儿念得多了,我和屈胖三都不由得下意识地夹紧双腿,不知所措。

    不知道是不是杂毛小道的诚意感动上天,这个时候,突然间头顶上传来一阵厉喝,却见一行六只巨大的黑影从我们的头顶划过,然后在林间仿佛徘徊,仿佛在找寻着什么一样。

    杂毛小道瞧见了,心花怒放,大声喊道:“嘿呦,宝贝儿,这里,来这里……”

    我眯眼瞧了一会儿那黑影,突然间心中一跳,赶忙拉住了他,焦急地说道:“萧老大,噤声啊!”

    <b>说:<b>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