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引蛇出洞
    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

    在我们的眼中,一个骗吃骗喝的和尚实在没有什么打紧的,随手打发了便是,而在当地村民的眼里,就好像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为了让他有一些信心,屈胖三爬了起来,在屋子外面简单地搭起了一个法阵,但凡有任何变故,都会得到提醒。

    在经过屈胖三的反复演示之后,房主都还是念叨不止,知道张励耘祭出了最后的大杀器。

    加钱。

    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我们继续睡下,不过那巴布大师并没有让我们等多久,报复几乎在夜里十二点钟的时候,骤然而至。

    按照东南亚黑巫僧和降头师的标配,最先抵达的,是几个小鬼。

    又称古曼童。

    这些被从尸油、骸骨和骨灰坛里提炼出来的阴魂鬼物,对付凡人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东西,一来就来了四个,我们每人都分到了一个。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知晓,而当其抵达的时候,屈胖三随意搭建的法阵使劲,并且有图像投影而来的时候,众人都为之惊叹。

    惊叹的并非那司空见惯的古曼童,而是屈胖三的这手段。

    简直绝了。

    特别是没有见过屈胖三本事的张励耘,此刻更是睁大了双眼,没想到凭借着树枝、泥块和木棍等简单物件的搭配,居然能够产生出这么强大的变化来,简直就是一种艺术。

    在得到了张励耘的认可和夸张之后,屈胖三显得异常高调。

    他胖手一挥,立刻有无边吸力传来,那古曼童给一阵揉捏,最后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来,全部都给威压在了屋子外面,最后分崩离析,无一得存。

    弄完这些之后,屈胖三大咧咧地说了一句话:“睡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屈胖三完美地诠释了这句话。

    只可惜心怀仇恨的巴布大师并没有停歇。

    第二次过来的是降头。

    灵降。

    那是一种凶神厉魄,带着嗜血的欲望倏然而至,想要将我们这伙人全部都给颠覆了去,结果却卡在了门外简单的法阵之中进入不得。

    我们也懒得理会,结果它在窗外嚎了大半夜,终究不得入。

    巴布大师大概是觉得我们这里有东西护佑,故而通灵的手段都不好用,在尝试了两回之后,终于派了人过来。

    这帮家伙也不客气,上来就直接往屋顶上面扔火把。

    那火把上面沾得有油膏,而屋顶上面全部是稻草,一点即着,火焰一下子就升腾而起。

    这回我们坐不住了。

    有点过分了。

    我和屈胖三赶忙去救火,而杂毛小道和张励耘则去抓人,算是分工明确。

    等我将屋顶的火给扑灭了的时候,他们带着四个猴子一般精瘦、但体魄格外强壮的家伙赶了过来。

    他们将这些家伙挨个儿跪在地上,发现有一个和尚,三个随从。

    杂毛小道别看平日里脾气很好,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但真正生起气来,可是不得了,特别是在睡觉的时候给人打扰,那绝对是踩到了老虎尾巴。

    他挨个儿给巴掌,一巴掌下去,半嘴的牙齿全部都混着血吐了出来。

    他扇过了一轮,地上一地的碎槽牙。

    他弄过之后,张励耘又弄,噼里啪啦,好嘛,也没有见到谁还有牙齿,全部都抱着脑袋,头昏昏地不知道今生是何年。

    我上前拦住了他们,说别打死了。

    然后我抱着那个和尚的脑袋,说巴布大师是叫你过来请我们的,对吧?

    那和尚给揍得死去活来,听到这话儿,连忙点头,说对。

    我说那你带路吧,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去拜见一下巴布大师,感谢一下他的热情款待。

    和尚立刻起来带路,毫不含糊。

    巴布大师今夜住在了村子里最有钱的那一户人家里,而即便如此,他的弟子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好多人都没有能够住得了屋子,当然,那一户人家也都给赶出了门外去。

    除了男主人那两个漂亮的女儿。

    听说是巴布大师要跟她们谈论关于人生的真谛,传授高级的佛法,所以使得她们得以留在屋子里,与巴布大师同屋。

    我们赶到的时候,那男主人和女主人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声音传得很远。

    大概是觉得有些呱噪,所以有个红衣大和尚正在训斥他们,这回儿我倒是有点儿懵逼,听不懂他们到底说些什么,大概的意思,也就是能够陪着佛爷睡觉,应该是一件上辈子积福的事情,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就一点儿都不觉得荣幸呢?

    而这个时候我们正好赶到了,杂毛小道偏头,问张励耘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不确定张励耘到底有没有听懂,不过他也是做了差不多意思的翻译。

    砰!

    听过这解释的杂毛小道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上前就是一脚,足尖高高抬起,踹在了那个威胁村民的红衣大和尚脑袋上。

    这一脚下去,人脑袋都给踢成了狗脑袋。

    脑震荡肯定是轻的,能不能活下来,简直就只能看缘分了。

    接着杂毛小道和张励耘简直就是以横扫的姿态冲进了屋子里,紧接着那叫做一个鸡飞狗跳。

    没一会儿,噼里啪啦一阵响,杂毛小道从屋子里揪出了一个浑身白肉的庞大和尚来,光着大膀子,就穿一条红裤衩,旁边还跟着两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子。

    好在这两人裹得严严实实,估计巴布大师刚才一直在弄我们,没有时间下手。

    这是我们的不幸,却是她们的幸运。

    巴布大师浑身都给揍得一阵乌青,而杂毛小道则把他拉到了一棵榕树下面来,让他跪倒在地。

    这位大和尚好歹也是附近一带最为闻名的人物,人也是要面子的,哪里能够说跪就跪?、

    他于是很墨迹地磨蹭了一会儿,杂毛小道也很有耐心地听他慷慨激昂地说完,然后拿起了一块石头来,将巴布大师的右腿给直接敲折了去。

    啊……

    杀猪一般的哭嚎声惊天动地,引来了无数围观的目光,瞧见恩师受苦,那些个和尚、沙弥全部都冲了上来,想要救人。

    杂毛小道没动手、张励耘袖手旁观,屈胖三一脸羞涩地说他还小。

    于是只有我撸起了袖子上去。

    一共二十几人,我花了点儿时间,全部都给揍得趴下了,问服不服,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刺毛的。

    杂毛小道站在跪倒在地的巴布大师跟前,问还要不要强制募捐。

    庞大和尚痛苦地直摇头,说不要了。

    杂毛小道又问不募捐就弄死你,这规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巴布大师说这是初犯,就一次,求原谅。

    杂毛小道怒了,说敢情是看我们中国人好欺负咯,简直是太过分了。

    瞧见对方将情绪上升到了民族和国家上来,那巴布大师立刻就慌了说,不是的,不是的,这种事情早就有了,他做的也多,不单单针对你们几个,对不起,瞎了狗眼了。

    说话的时候,周围村民瞧见热闹,都围了上来,听到这话儿,许多人不敢当面指责,低下头去,与同伴嘀嘀咕咕,显得十分义愤填膺。

    杂毛小道问了几句之后,没有再说了,看向了张励耘。

    这位是处理类似事务的专家,到底如何办,等他的意见,杂毛小道的意思呢,是他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情绪是由来已久的,他不想破坏了自己的道心。

    张励耘看了一眼我,说你来处理?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反正老子这事儿办得多了,也不在乎这么一件。

    当着众人的面,我让巴布大师给自己扇耳光,扇得轻了我就帮他弄,一巴掌下去,人都快晕厥了去,所以巴布大师不敢不扇重。

    结果扇来扇去,自个儿都给扇晕了。

    倒下的巴布大师引来了他徒弟的哭泣,有人上前来求情,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既然这么折辱我师父了,想必罪过已经抵消了,不如就放过他吧?

    我说传说巴布大师是个小气的人,睚眦必报,对不对?

    那人问睚眦必报是什么意思?

    我来了情绪,说没文化真可怕,既然这么可怕,我铁定不能放人。

    于是我将巴布大师给绑了,然后带了回去。

    我们回到原来的地方,收拾了行李。

    出了这事儿,村子里肯定是待不住了,不如早走。

    我将巴布大师叫醒,然后弄了一根绳子,套住了脖子,遛狗一样地带走,而张励耘在前面带路,带着我们往通道处赶去。

    四人行踪飘忽,没一会儿就走远了去,而翻过了两个山头之后,杂毛小道回看了一眼身后,说人不见了。

    张励耘这才松了一口气。

    屈胖三问道:“在国内的时候东躲西藏,生怕自己走漏消息,为什么事到临头,反而弄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呢?”

    啊?

    张励耘让我们留宿这个村庄,是故意的?

    我这才回味过来,而张励耘则跟我们解释起来:“在国内,我估计的那人势力太大,如果提前下手,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至于在国外,我得确认一下到底有没有人跟来……”

    <b>说:<b>

    在东南亚,没几个小鬼,你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