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超级战士
    糟糕,被发现了。

    这突发的状况让我的心脏赫然一阵疾跳,不过也知道在人家的地盘上面又是放屁又是拉翔,紧接着还肆无忌惮地找人要手纸,这事儿的确是有些膨胀。

    不过屈胖三就是屈胖三,世间唯此一家,独一无二,如果他不这般,我反倒是有些不适应。

    果然,杂毛小道还真的就是有些不适应,赶忙将手往腰间一抹,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一人去。

    易容术,还是什么?

    瞧见杂毛小道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我却只能找了一块布来蒙住脸,心中顿时就是一阵感慨。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瞧瞧人家杂毛小道,再看看我自己。

    太年轻啊。

    而即便是被发现了,屈胖三也仍旧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喊道:“赶紧啊,我这儿没手纸,你总不能让我用手指吧?”

    我赶紧给他送了过去,而这个时候,有几人从旁边的营地建筑中冲了过来。

    我一边把手纸递给屈胖三,一边拦在了他的身前。

    而杂毛小道身子一转,人就消失了不见。

    那几个人冲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黑色执勤制服的男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瞧见了拦在屈胖三跟前的我,一脸严肃地喝问道:“你是谁?”

    我苦笑着摆手,说对不起,家里面的熊孩子,事儿多,刚才拉肚子,实在是憋不住了,对不起各位,我一会儿清理。

    哦……

    男子“哦”了一声,正想说两句话,随便呵斥几声,结果突然间反应过来,说我勒个去,这里是军事基地啊,你们怎么进来的?

    对呀?

    这里离那接待亭至少也得有五六里地,守卫那么森严,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能够跟他说实话么?

    不能。

    我心中转悠了一圈,赶忙说道:“这个,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四位先别紧张,我们不是什么坏人要是坏人,也不可能带一孩子过来捣乱不是?”

    我使出了看家本领,拿屈胖三过来挡枪,结果那男子的脸色一黑,右手一挥,说不管你是什么人,擅闯军事禁区,都得抓起来。

    上!

    一声喝令,其余三人便朝着我围了过来,气势汹汹。

    眼看着对方上前,搭住我的胳膊,就要将我按倒在满是屈胖三排泄物的地下,我原本打算屈服、好好讲道理的心思一下子就强硬了起来。

    倒不是我自己觉得理直气壮,而是地下这一滩,让我实在是有一些难以接受。

    若是将我给按到在那地上去,我这辈子都会做噩梦。

    于是我稳稳地站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

    那两人一人抓着我的一只胳膊,先是想要按住我,结果给我扛住了,并没有动弹,又打算伸手过来扯我脸上的黑布。

    我的心思想得比较久远,特别是之前听到那出租车司机一番胡扯,说人家这儿规矩挺严的,一言不合就开枪,我若是暴露了身份,只怕要得满世界通缉我们,故而偏过了头去。

    而我这一动,对方立刻就伸手摸向了腰间。

    我瞧见对方腰间皮套里面的枪支,心中就是一阵狂跳。

    军方的人,跟江湖人,又或者专门针对修行者的宗教局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而最明显的,就是对于枪支的使用。

    江湖人动手,除非是最不讲究的,否则是没有人用枪的。

    因为你一用枪,很快就会有人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而宗教局虽然也是国家专政机关,但其实也是一个延伸的江湖,对于这种潜规则,一般还是执行得比较彻底的,即便是经常有武警配合行动,但本身用枪的并不多。

    但这里却不一样,军队是绝对的暴力机构,人家用枪是天然的。

    不用原子弹就已经是够客气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从火器出现以来,修行者方才会渐渐没落。

    当我旁边那人伸手摸出了一把造型奇怪的手枪,抬手而来的时候,我终于没有忍住出手了。

    我一个小擒拿手,将这人拿枪的手给抓了住,而这个时候,那人居然开枪了。

    砰!

    一股轻响,地上出现了一根长钉,散发着一股馥郁的香气来,让人有些头重脚轻,身子发麻。

    麻醉枪?

    我心中一动,三两下,却是将对方手中的枪给夺了过来,如此一阵眼花缭乱的空手夺白刃之后,我先是冲着这家伙的大腿处开了一枪,那人被射中之后,二话不说就直接栽倒在地,心中有了谱,随手又朝着身旁另外一位扣动了扳机。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轰然栽倒在地,正好摔在了屈胖三刚才排出来的那一滩,而另外一个人这时却已经朝着我举起了枪来。

    砰!

    这一回并不是枪响,而是屈胖三出了手,一个猴子偷桃,将那人给直接撂翻倒了地。

    我回手就是又给了一记麻醉枪。

    那人没有再爬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腰间一阵发麻,伸手一摸,发现我也中了一枪。

    开枪的却是那个黑衣男人。

    麻醉枪打在了腰间,这玩意有点儿像是一个简化版的飞镖,里面有一个注射器,一入人体,立刻推入麻醉剂,让人产生眩晕。

    然而就在那麻醉剂入体的一瞬间,聚血蛊小红却拦在了那儿。

    它将所有的强效麻醉剂给拦住了去。

    黑衣人拉响了警报,然后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抬起一脚,想要将我给踹倒在地,然后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伙中了麻醉枪,居然并没有倒下。

    不但如此,而且还能够生龙活虎地回过身来,将人给撂倒在地。

    邦!

    那人给一下撂倒,重重摔落倒地的一瞬间,我想应该是有些懵逼了,好一会儿,方才鲤鱼打挺地翻起身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黝黑的匕首来。

    对方身子一低,宛如作势欲扑的猛虎,那姿态充满了肃杀之气。

    这是军中搏杀的手段,一上来就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我虽然与无数亡命之徒有过交手,但是跟这种国家暴力机关出来的杀戮机器,倒也没有怎么交过手,但是一来我本就有些心虚,二来又不敢下重手,于是只有招呼屈胖三往旁边逃开去。

    我们一走,那人便如同猎豹一般追逐而来,两人在逃离的途中交手三两式,我发现对方的凶狠老辣过甚,而精妙之处又有几分不足。

    我这一交手,信心充足几分,不过并没有下狠手的想法,只是将其推开。

    没想到对方不依不饶,好几次都朝着我的要害袭来,让我有些喘不过气。

    这事儿就让我有些生气了。

    于是我回过身来,与此人快速拼斗十几个回合,抓住了一个空隙,便将此人手中的黑色匕首给夺了过来,顶在了那人的脖子处,压抑着愤怒低吼道:“不久在你门口随地大小便了一下么,至于这么不依不饶么?”

    呃,这话儿说得到底还是太软,那人先是愣了一下,还要拼死反抗。

    我无奈了,出了重手,直接将人给弄晕了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周围冲出了八个上半身赤裸、光着膀子的壮汉来。

    这八个壮汉的身高普遍达到了一米九以上,有两个甚至达到了两米。

    他们有着格外健硕的肌肉,油光水滑的,而双目之中则闪烁着凶悍无比的眼神来,在暗夜里直发亮。

    凶悍。

    我闻到了一些不对劲儿的东西,知道这几人应该不是修行者。

    又或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修行者。

    对方空手,于是我也十分绅士地扔了手中的匕首去,结果当对方冲上来的时候,交手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到让人有些诧异的力量。

    尽管此刻我的力量已经足够骄傲了,但是对上这些人,多少也有一些吃力。

    接下来的几个回合,我感觉到了一种四面楚歌的困境来。

    我自觉此刻的我对于搏击之术已经不输于寻常之人了,但是这几个身高体壮的家伙简直有一些非人类,着实让我吃惊。

    我感觉如果跟他们硬碰硬下去,多少有一些吃亏,于是准备伸手去拔剑。

    地遁术是别想了,直到此刻,我方才发现这儿的法阵密集,若是撞到了铁板上,那事儿可就大发了。

    然而就在此刻,屈胖三却突然间朝着空处拍了三掌。

    第一掌,平平实实。

    第二掌,风起云涌。

    第三掌,那八人居然直接就翻倒在了地上去。

    好厉害的手段!

    望着我一脸惊诧的表情,屈胖三得意地笑了笑,说你别紧张,都是些吃了兴奋剂、打了鸡血的家伙,跟他们硬拼,着实有一些不智,到这个时候,脑子永远会比拳头管用许多……

    说到这话的时候,突然间从旁边冲出了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家伙,上前就与我一顿狂攻。

    我不得已应付,结果两人一阵噼里啪啦地打,我感觉浑身酸疼,知道此人的修为甚至还要高出我几成。

    正诧异间,这时却有人喊道:“楚选大校,且等等……”

    <b>说:<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