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穷根问底
    屈胖三得意地长笑三声,说那是,这古往今来的江湖,可都装在大人我的肚子里呢,又何止你师祖一人?

    大人?

    听到这名字,杂毛小道看向屈胖三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不过他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出了茅山,杂毛小道要先回一趟家,不过他家离这儿并不算远,我上回也曾经去过,与萧家人都很熟,倒也没有什么避讳的地方,就跟着一起过了去。

    进了村子,正好碰见扛着锄头的五哥从田地里过来,瞧见我们,赶忙上前过来招呼。

    他先是跟杂毛小道使劲儿地抱了一下,然后跟我招呼:“陆言,你们怎么过来了?”

    我朝着五哥点了点头,说在茅山碰到萧大哥,就一起过来了。

    五哥回过头来,又使劲儿地抱着萧克明,揉着他的头,说你小子也是,刚刚死里逃生,也不说回来一趟,一走又是大半年,我要不是听陆言和三哥提起,都以为你挂掉了呢?

    五哥是杂毛小道的三叔,不过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多,彼此间十分亲密,即便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再显赫,在五哥面前,也还是晚辈。

    杂毛小道自革门墙,出了茅山,心情并不是很好,此刻见到家人,笑容方才真切了许多。

    家是永远的港湾,回到这里来,他的心情自然好了许多,与五哥聊了一会儿天,突然间瞧见他的手臂,眼睛一下子就直了,说小叔,你这手……

    五哥穿着短袖,露出肤色比别处显得白皙一些的胳膊来,嘿嘿一笑,说傻了吧?

    杂毛小道十分惊喜,说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哥指着我,说要不然说人家陆言好呢,是他从一个叫做荒域的地方,带了一种能够让断肢重生的药物过来,我这残疾方才慢慢恢复一些的,不过你别看跟平常人一样,但经脉还是有一些不疏通,需要再磨一些时日,方才会如正常人一般。

    杂毛小道回过头来,问我这是真的?

    我点头,将当初与他分离,然后前往荒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听说与我同行的,还有洛小北,他点了点头,说洛小北的手是在邪灵总坛一役中断了的,比我小叔的时间短一些,难怪会有这样的心思,只怕她现如今已经长好了。

    我摸了一下鼻子,说说到这洛小北,我最近还真的有见过她。

    啊?

    杂毛小道一愣,说她在哪里?

    我说我不仅见过她,而且还见过她姐姐事实上她们都在东海蓬莱岛,而我们刚刚从那边回返而来。

    杂毛小道说可是天下修行三圣地之一的东海蓬莱岛?

    我说对。

    杂毛小道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说陆言,谢谢你,看起来我们一会儿得好好聊一下。

    五哥在旁边招呼,说你们在村口这儿听着干嘛,有什么事情,家里面聊去。

    一行人往村子里面走,五哥边走便问道:“对了,陆言,我之前还得到了消息,说茅山宗把你给抓回了山里面去,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三哥前两天还出去了,准备为你的事情奔走呢。”

    我说三叔不在家?

    我们这称呼混乱得很,杂毛小道在旁边翻起了白眼,对我说道:“你叫我哥,又叫我小叔作五哥,叫我情何以堪啊?”

    五哥在旁边哈哈大笑,说我们各算各的陆言跟我并肩而战的时候,你在哪里呢?

    杂毛小道说是我先认识陆言的好吧?

    几人笑闹一番,五哥方才解释,说他三哥的确出去了,听说是茅山宗出动了刑堂长老刘学道,和刑堂六老去南方省抓我,而且已经给逮住了,他听到了,深感不对,正出去活动呢。

    杂毛小道说他去找谁了?

    五哥想了一下,说你人影无踪,现如今能够在茅山上说得上话的,估计也就只有陈志程了,我估计他最后应该回去找他。

    杂毛小道说你赶紧跟三叔打电话,说陆言回来了,我也回来了,让他不要去找大师兄。

    五哥说我还正想问这事儿呢,你去了茅山,那边给个什么说法没有,是让你恢复掌教真人之位,还是留你做一个长老?要我说这事儿他们做得挺不地道的,总得给一个说法不是?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自革门墙,出了茅山,从此之后,不再是茅山弟子了。”

    啊?

    五哥听到这消息,大为惊讶,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时已经到了萧家大宅的门口,五哥拦住了杂毛小道,说老爷子最近身体不是很好,这消息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你爷爷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养了一个好女儿,还有一个好孙子,他可是以你为荣的,要是知道这个结果,可不得气死?

    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纸包不住火的,这事情不管怎么样,都会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我还是跟他好好解释一些吧,争取得到他的谅解。

    五哥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

    一行人进了萧家大宅,萧老爷子和上次一样,在院子角落的那厢房里静修,杂毛小道朝着我们告了一声罪,然后单独去见萧老爷子,而五哥则在堂屋这边陪我们。

    泡了茶,五哥问起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来,我不敢隐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五哥说了一遍。

    听我说完,五哥有些义愤填膺,说那符钧我之前也是见过的,为人老实勤恳,任劳任怨的样子,没想到是个阴谋家,一上高位,立刻就变了脸色,不用猜,估计堵住小明回返阳世路途,在背后捣鬼的,就是这个家伙了。

    我说五哥你可别这么说,这事儿诡异莫测,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清楚。

    五哥说怎么不是他,你看小明不会来,最大的利益既得者,可不就是他这个继任者么,不是他,还能有谁?

    我说话也不是这么讲,符钧是被茅山长老会推上去儿的,而且如果真的是他,明眼人一眼就瞧出来了,他既然有那么深的算计,又为何会这帮蠢,站到台前来呢?

    五哥听到我的话,点了点头,说你说的也有道理。

    尽管如此,他的心中还是愤愤不平,咬牙说道:“小明这样的人,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现如今他们弃之如敝履,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我说别说以后,我跟你说,萧大哥当时说出这话来的时候,茅山宗众人当时就是直接如丧考妣,后来我们下山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人,包括长老,都冲着他鞠躬行礼说句实话,我当时都震惊了,没想到萧大哥居然有这般的派头……

    五哥听到这话儿,心里才舒服了一点,说这样说来,其实也怪不得小明。

    我叹气,说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萧大哥也未必会跟茅山闹得这么僵,唉……

    五哥摆了摆手,说你也无需自责,我跟你讲,整个萧家上下,最精明的,也就我这大侄子了,他做任何事情,心中都自有计较,我想诱因并不仅仅只有这一个。

    如此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间,五哥给三叔那边打了电话,他带着姜宝正好在金陵,说会赶在晚上回来的。

    不过用等他吃晚饭。

    五哥去忙晚饭了,我说要不要帮忙,他说不用,屈胖三跟我们坐着无聊,早出去晃荡了,等我出去找他的时候,这熊孩子在跟一个少女在玩儿。

    那女孩儿年纪不大,也就十几岁,而且看模样好像不是中国人。

    女孩估计是五哥的干女儿,我似乎听说过一些。

    我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萧克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我迎上去,说老爷子那边没问题吧?

    萧克明微微苦笑,说老爷子平生最爱面子,刚开始听到,肯定是不高兴的,不过他老人家到底还是疼孙子,听我解释了之后,告诉我只要心存正义,就无所谓是否还在茅山,让我自己斟酌就是了,不必介怀你看看,他倒是反过来劝我了……

    我说老爷子活了一辈子,世事看透,睿智通达,自然是要比我们这些局外人要看得明白许多。

    萧克明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跟女孩儿玩耍的屈胖三,问我道:“有空么,我们好久没见了,私下聊一聊?”

    我说正有此意。

    两人来到了后院葡萄藤下的桌椅前坐下,上面有茶壶,他倒了一杯,也不管冷热,一口喝尽,然后对我说道:“陆言,我有话问你,你可得跟我说句实话。”

    我说萧大哥,瞧你说的,倘若是旁人,我或许还会留三分,但你可是我入这行当的领路人,我哪里敢隐瞒什么?

    杂毛小道说道:“那屈胖三,到底什么来历?”

    我一愣,说之前不是说了么,一忘年之交的朋友委托,帮忙照顾的一孩子,年少老成,跟我处成了兄弟。

    杂毛小道说你跟我说一下详细的情况。

    我没有隐瞒,将在荒域与屈胖三遇见的前因后果,跟他一一讲来。

    听完之后,杂毛小道倒抽了一口冷气,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地激动,抓着我的手说道:“也就是说,这个屈胖三,是个转世重修之人咯?”

    <b>说:<b>

    会这般简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