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二出茅山
    大战一触即发,就在屈胖三准备带着我从空中离开的时候,拦在清池宫山门之前的人群突然让出了一条道来。书阅ぁ屋

    有一个灰袍道士从那人群的缝隙之中,大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当瞧见那人的身影时,我心中一阵狂跳。

    他怎么来了?

    屈胖三并不认识来的这人,瞧见周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人的身上去,对我传声说道:“大好机会,跟我走。”

    他伸手过来拉扯我,准备逃离,然而这个时候我却拦住了他。

    我沉声说道:“萧克明来了。”

    屈胖三一愣,瞧向了远处那个风尘仆仆,挽着一个简单道髻的男人,眉头皱了起来,低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我好像认识啊……”

    我一愣,说不会吧,你老人家上辈子挂的时候,他估计都还没有生出来吧?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不是那一世。

    我说是你失去了记忆的第二世?对了,你对上一世一直都很避讳,我也不好问,既然话赶话到这儿了,你能不能跟我交待一句实话,你上辈子到底是干嘛的?你放心,不管是你什么采花大盗还是汉奸卖国贼,一切都完结了,我只认识今生今世的你,把你当兄弟,当亲人的……

    屈胖三踢了我一脚,说你妹啊,什么采花大盗卖国贼,老子再怎么混,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好吧?

    我说那到底是什么,你怎么会认识他呢?

    屈胖三皱着眉头,揉着太阳穴,说不知道,我记不得了,可能是遭遇的变故太大了,使得我丧失了许多的记忆,零零碎碎的,一想起来就头疼……

    我们两个在这边低声细语,而另外一边,杂毛小道已经走到了这边的跟前来。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都为之意外。

    有一个黑衣道人匆匆跑到了掌教真人符钧的跟前,朝着他行礼,说掌教,他一路闯过来,我们阻止了,但根本没有拦住,还伤了好多兄弟。

    符钧皱着眉头不说话,而杂毛小道听到这话儿,则哈哈一笑。

    他冲着符钧行了一礼,说符师兄,怎么着,我现在回自己家,都不能了?

    符钧木然的脸上挤出了几分笑容来,说萧师弟,你误会了……

    杂毛小道仰天长笑,笑到了最后,眼角居然流出了泪光来,众人都是一阵沉默,而唯有那个女长老朝着他说道:“萧、萧师弟,你从哪里过来的?”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低下了头来,朝着那女长老拱手说道:“樊师姐……”

    他随意地用袖口擦去了眼角泪光,然后平静地说道:“有人不想我回来,甚至还恶意封住了我回返阳间的通道,想让我做一个孤魂野鬼,若不是陆言冒着生死大险,前往幽府去接我,只怕我就遂了某些人的意思,永远地消失在大家的眼前了……”

    樊长老脸色大变,咬牙说道:“那人到底是谁?”

    杂毛小道摇头苦笑,说是谁已经并不重要了,重返阳世、听说了茅山的变故之后,我并不打算回来的,但江湖上,从龙虎山那边传来了消息,说茅山动用了最强大的力量,将陆言给抓回茅山,闹得沸沸扬扬,陆言对我有恩,又是我兄弟的徒弟和亲戚,所以我不得不回来走一遭。

    说罢,他朝着符钧拱手,然后说道:“符师兄,如果茅山还没有开革我萧克明出山,那我便还是有回来的资格,不过之前有人出手阻拦,不让我上清池宫,所以我打伤了几人,这里给您道歉。”

    符钧摆了摆手,和善地说道:“都是自家人,只不过是误会,没关系的……”

    这个时候那樊长老开口说道:“萧师弟,之前的事情,抱歉,这个……”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杂毛小道便伸出了手来,摆了摆,说樊师姐你不用多说,这件事情我可以理解事实上,我这次过来,也有一些话语,要跟长老会的诸位说一说。书阅ぁ屋

    他表现得十分谦逊,即便是掌教真人的位置被撸了,也没有半点儿怨言。

    他平静地望着围上前来的诸位,然后朝着众人鞠了一个躬。

    一个,又一个。

    第三个。

    他鞠了三个躬,方才直起了腰来,然后缓缓说道:“之前的时候,我曾经跟我师父说过,我或许在修行之上有许多的天赋,但是对于做一个掌教,特别是需要平衡各方面势力、将众人的想法拧成一股绳的掌舵者,我其实并不擅长,事实上我也并不想做这么一个掌教真人,但是由于师父的遗愿,我不得不挑起这个担子来。”

    “但或许是心中下意识的抵制,所以我做得并不够好,我甚至连每一个峰、每一处殿的负责人都认不全,很多的决策,都是由符钧师兄来代我做的,对于这一点,我向众位道歉。”

    “对不起!”

    这话儿听得众人的脸色各异,不过连一直都很尴尬的符钧都有些动容了,说萧师弟你千万别这么说,之前的事情,是因为大家找不到你人了,方才做出的决定,我这个继任者也不过是暂时的,你回来了,这掌教真人还是得由你来做,毕竟你是师父指定的人,对不对?

    杂毛小道摆了摆手,说符钧师兄,长老会的决议,岂能是儿戏,既然大家信任你,让你坐了这个位置,那你就好好当着,振兴茅山的威名。

    说罢,他指着我,说对了,我之前来的路上,听说长老会在对陆言的事情做决议,不知道情况如何?

    场面刚才还和和气气,不过这话锋一转,立刻就变得僵硬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刚才那个三角眼长老不阴不阳地说道:“陆言虽然在于刑堂刘长老的比斗之中,使用了与神剑引雷术有所区别的雷法,但并不能够证明他不会神剑引雷术,所以长老会的决议是将他留下。”

    哦?

    杂毛小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那三角眼长老说道乐师叔你的意思,也就是长老会认为我教授了陆言神剑引雷术,对吧?

    他的话一下子就变得有火药味了,而被杂毛小道双目一瞪,那三角眼长老就有些发毛了。

    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这么说。”

    杂毛小道一步一步地朝着他靠近,说你也这么认为?

    大概是被压迫得紧了,那三角眼长老突然间就来了火气,腰杆一挺,冷声哼道:“萧克明你别咄咄逼人,现如今你可不是掌教真人了,而论辈分,我可比你高一辈,而且还是茅山长老,你有什么资格这般拷问我?”

    这话儿说得有些色内厉荏,而杂毛小道则是哈哈一笑。

    他回过头来,望着在场的诸位长老,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诸位,我如果说我并没有教给陆言任何手段,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神剑引雷术,然后要带走他,各位怎么看?”

    他说完话,然后盯着刑堂长老刘学道,问道:“刘师叔,你怎么看?”

    刘学道眼观鼻、鼻观心,说我坚决执行茅山长老会的决议。

    杂毛小道又看向了掌教真人,说符钧师兄,你怎么看?

    刚才问刘学道,只不过是虚晃一枪。

    他最终还是问向了能够说得上话的掌教真人来。

    沉默了一会儿,符钧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为难地说道:“萧师弟,就我个人而言,你的一切要求,师兄都是支持的;但你也应该知道,神剑引雷术乃茅山宗的镇教法门,唯有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方才能够学得,如果是有外人学了的话,这对我茅山的千年基业,将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啪!

    杂毛小道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说道:“好,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师兄是觉得我极有可能将神剑引雷术教授给了陆言,对吧?”

    符钧平静地说道:“师弟,之前的种种事情,终归还是要一个说法的,你说对吧?”

    杂毛小道点头,说符钧师兄你要一个说法,那我就可以给你一个说法。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符钧师兄的理由,无外乎是一个不属于茅山的外人掌握了神剑引雷术,这事儿就绝对不行,不管陆言会不会,这事儿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杀错勿放过,对吧?”

    符钧说道:“小师弟,你也是做过这个位置的人,应该知道,处于我的立场,不管个人的情感如何,终归要站在茅山的利益上说话,请你理解。”

    杂毛小道呵呵一笑,说对,所以说师兄你比我更适合坐这个位置。

    他停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朝着神池宫的方向转过了身去,然后直接推金山倒玉柱地跪了下来。

    这位可是做过掌教真人的大拿,谁敢受他这一跪?

    于是站在他面前的人纷纷都让了开去。

    跪倒在地的杂毛小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师父,对不起,我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没有能够办到,现如今你已不在茅山,这儿也不再是我的家了从今日开始,我萧克明将自革门墙,再出茅山,从此之后,茅山与我,再不相干,请你原谅我……”

    他说罢,结结实实地用脑门撞向了那青砖之上。

    邦、邦、邦……

    一共三下,鲜血四溅!

    <b>说:<b>

    &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