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睥睨茅山
    刘学道长老眼高于顶,能够让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也算是足够欣慰了。

    当然他这话儿,不过是在安慰我,败即是败,没有什么“算是”,因为如果是生死相搏,躺着的那个人不会再有机会重来。

    而站着的那一个,则能够享受胜利带来的所有荣耀。

    不过我刚才出手,那大雷泽强身术,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够瞧得出来,这个跟神剑引雷术并无相关。

    也就是说,我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那也就是赢了。

    刘学道长老回过头来,朝着台阶之上的众位长老拱手说道:“诸位,陆言的雷法到底如何,诸位应该都看在了眼里,至于如何判定,这个还请长老会给个结果出来。”

    我此刻全身精疲力竭,大雷泽强身术虽然看起来很强,但并不是没有副作用的,而且对于修行者的要求十分严格。

    我倘若不是有聚血蛊在里面撑着,只怕早就挂了。

    而即便如此,我也感觉到头晕目眩,连站立都感觉有些困难,要不是屈胖三在旁边帮我撑着,只怕我就已经倒在地上去了。

    此时此刻,我也期待着茅山宗长老会最终的结果出来。

    众人站在台阶之上,我有些头晕,看不清这些人的表情,场面僵持了好一会儿,我听到之前站出来帮我说话的那个女长老开了口。

    她说道:“刚才陆言使得雷法,我们大家都看见过了,就威力而言,远远不如神剑引雷术,但持久力却更胜一筹,从这一点来看,他所学的雷法,应该并不是我茅山宗的神剑引雷术,所以我建议送他离开,并且赔礼道歉。”

    这话儿一出,有人点头,认同这样的结果,不过更多的人却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眯起了眼睛来,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儿,先前那络腮胡长老缓缓说道:“刚才的雷法,的确不是神剑引雷术,不过如果真的是神剑引雷术,他就未必会使出来了。书阅ぁ屋”

    女长老眉头一皱,说茅师兄,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络腮胡长老缓步走出,冷声笑了一下,然后指着我,居高临下地说道:“一个入行不到两年的修行者,居然都已经能够与我茅山刑堂长老交手如此多的回合,自然是天纵奇才之人,他刚才的那雷法,也许并不仅仅只是他所会的唯一雷法正如你刚才所说,这样的雷法持久力或许足够,但威力不足。”

    有一个三角眼的长老站了出来,点头说道:“对,刚才的雷法,或许能够诛杀七魔王哈多,但绝对斩杀不了蓬莱岛的赵公明,所以他应该另有法门才对。”

    络腮胡长老见有人赞同自己的话语,哈哈一笑,说蓬莱岛赵公明的修为有多精深,你们或许并不知晓,但据消息传闻,赵公明已经是孕育出元婴的顶尖高手,诸位都是修行丹鼎之道的道士,应该知道丹成化婴,乃修道之士抵达顶尖之流的最佳捷径。

    三角眼与他一唱一和,说对,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赵公明,绝对能够比得上刘长老。

    络腮胡长老最终下了定论:“他刚才在与刘长老的交手中,我们也能够看得出来,刘长老最多也就用了六七分力,而与赵公明之间却是生死相搏,哪里能够留得了手,他能够将赵公明给击杀,若不是用了神剑引雷术,又是什么?”

    这话儿引来了许多人的点头,而这个时候,执礼长老站了出来。

    他遥遥望向了我,开口说道:“陆言,你有什么可以辩护的?”

    我听得一阵怒火横生,正想要上前继续辩解,却给屈胖三给拦住了。

    我低下头来看他,疑惑他为什么会拦着我。

    屈胖三摇了摇头,然后朝着上面的人说道:“请长老会决定吧,你们开心就好。”

    开心就好?

    这是什么话来着?

    执礼长老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不过他也没有多说,回过头来,朝着名义上的掌教真人符钧拱手说道:“既如此,我看还是大家投票吧?”

    符钧眯着眼睛,老神在在的,仿佛睡着了一般,听到执礼长老跟自己说话,方才掀开眼帘来。

    他沉默了一下,说好。

    执礼长老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诸位,觉得陆言不会神剑引雷术,可以当场离开的,请举手。”

    我抬头望去,瞧见那个女长老,一个足有三百多斤的大胖子道士,还有一个阴阳脸道士相继举起了手,选择相信于我。

    执礼长老想起来什么,说有弃权的么?

    刚刚与我交过手的刘学道长老举起了手来,说我刑堂做事,一向遵循掌教真人和长老会的决议,至于我,因为参与太多,故而很难保持中立,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表示弃权。

    弃权?

    难道他有什么别的想法么?

    虽然刘学道说出了理由,但我感觉应该并不会这么简单,一个长老选择放弃了自己手中的权力,肯定是有着别的理由,要不然不会如此。

    而最重要的时候来临了,执礼长老询问认为我会神剑引雷术,并且支持将我留在茅山的人请举手,这个时候,其余的所有长老都举起了手来,包括了执礼长老雒洋,和茅山掌教真人符钧。

    茅山长老会成员一共有十人,而黑手双城属于外门长老,是十人之外的名额,再加上一个掌教真人,总共十二人。

    现如今传功长老萧应颜闭关修行,没有露面,外门长老黑手双城人在朝堂,没有回返。

    也就是说总共十人表决,三人投了反对票,一人齐全,还有六人选择了赞成。

    茅山长老会的决议,是相信我拥有神剑引雷术,并且赞成用强制的手段将我给留下来,并且采取措施。

    虽然我的确拥有神剑引雷术,但面对着这样的结果,我到底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道理我都懂,但是真正要让我认可这事儿,还真的是有一些难。

    我低头看向了屈胖三,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的眼神已经很明显了,他也知道我是在问他为什么刚才不让我说话,不跟长老会解释。

    面对着我诧异的眼神,屈胖三摇头,叹了一口气。

    他撤开了扶着我的手,然后认真地对我说道:“陆言,我再教你一课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辩解与争论,它需要的观众是没有利益牵扯的,方才能够成功,而当对方一心一意准备将你给留下,即便你什么都不会,他们认为你有可能是茅山的威胁,就一定要留下去,除之而后快,那么你说再多的话,都不过是浪费唇舌。”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的双眼圆睁,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

    可能是屈胖三的话语说得太过于血淋淋了,让台阶上的众位长老脸上有些难看,所以那个络腮胡长老忍不住发难了:“小屁孩儿,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是干嘛的啊,一上午都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有完没完?你刚才那话儿,意思是我茅山欺负你们咯?”

    屈胖三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开口说道:“这位长得跟狗熊一般的长老,我也忍你很久了,咱们既然彼此都看不顺眼,不如来打一架咯?”

    络腮胡长老哈哈大笑,说我堂堂一茅山长老,如何能够欺负小孩儿?

    屈胖三慢条斯理地说道:“在下屈三,你也可以叫我屈胖三,你以前或许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但从今天开始,你永世都不会忘记对了,我刚才的话是真的,能动手尽量别吵吵,如果你怕输,我让你一只手如何?”

    他的语气很慢,缓慢中又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轻蔑和鄙视,这态度让络腮胡长老有些受不了。

    他是个火爆脾气,从台阶上一跃而下,说我让你半只手今天不教训教训你,小孩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说着话,他居然真的就冲上来了。

    瞧见络腮胡长老冲到跟前来,屈胖三拍了拍我的腰间,让我坐下,然后足尖一蹬,人就如同一颗炮弹,砸向了络腮胡长老去。

    他速度快得宛如流星,而在半途之中,身子突然光芒大放,宛如流星一般耀眼。

    屈胖三一上来,就使出了最强力的手段。

    我坐在地上,瞧见两人仅仅交手四五个回合,屈胖三的每一拳都有光芒浮现,然后化作一个古怪的符纹,而很快那符纹最终凝成了一个最大的纹案,将络腮胡长老给笼罩其间。

    他上来就利用络腮胡长老轻敌的心思,三下五除二,一点儿思考都不给对方。

    而在络腮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却朝着前方猛然一拍,引爆了那符文。

    砰!

    一声巨响,那络腮胡长老口吐鲜血,跌飞而去。

    屈胖三将其击败之后,拍了拍手,不屑地说道:“如今的茅山,已经不是往日的茅山了,现在的长老,也可以凭着关系来当了,当真是垃圾至极啊……”

    他走到了我的身边,将我扶了起来,淡然说道:“本来指望茅山是个公平之地,所以才会耐着性子跟他们唧唧歪歪半天,现如今看来,跟邪灵教又有什么区别?既然如此,来,陆言,大人我带着你,杀出这茅山!”

    <b>说:<b>

    我带着你,杀出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