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殿前廷议(2)
    我还以为屈胖三真的收起了性子来,变得温文尔雅了呢,没想到没一会儿,便立刻就露出了狰狞面目来。书阅ぁ屋

    冯乾坤再好的脾气,被这么一通骂,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说什么呢?”

    屈胖三微微一笑,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说你呢。”

    冯乾坤说这就是你要说的话?

    屈胖三好说执礼长老让我评价你,我就老老实实说了我的看法,至于你刚才提的那些指控,我现在可以很负责的跟你说,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他竖起一根食指,说道:“首先我们来谈缅甸仰光的七魔王哈多。”

    “在谈及七魔王哈多的时候,我想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他的几个头衔首先他是东南亚地下非法器官交易的最大供应商,无数无辜者仅仅因为器官匹配,就被他的手下抓去活活弄死,以便提供脏器;其次他还是东南亚几大顶级毒枭之一,仅缅甸一地,就占有46的毒品出口份额,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为他而家破人亡;另外他还有著名的军阀、黑暗典狱官、恐怖势力的扶持人、大型黑帮团伙首脑等等身份……”

    “总结一下,七魔王哈多并不是一只小白兔,他的双手血腥,不知道有成千上万条人命,无数的家庭被他拆散,多少部族为此灭族,这个你们可曾知晓?”

    “陆言对付七魔王哈多,并非抽风,而是因为七魔王哈多因为贪图财物,纠集军队和流氓团伙,剿灭了居住于缅甸雨林中的白河蛊苗。”

    “说起白河蛊苗,诸位可能并不熟悉,但如果说蚩丽妹,你们应该知晓两年前的天山大战,蚩丽妹为了这个世界,可是献出了自己的性命,然而此刻自己的族人却没有受到庇护,给这恶魔灭了族,这事儿你们都可以当做看不见,但陆言不可以。”

    “于是陆言出手了,结果落在了这位冯道长的口中,居然就变成了为非作歹、肆意作恶、罪大恶极,不是放狗臭屁,是什么?”

    面对着屈胖三的步步紧逼,冯乾坤低下了头去。

    他争辩道:“我举这个例,不过是想说明他之所以能够从一个普通人快速成为能够与七魔王哈多匹敌的强者,是因为学得了我茅山秘技神剑引雷术……”

    屈胖三呵呵一笑,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走到了冯乾坤的跟前,仰着头,说那也就是说,你刚才污蔑陆言的话语,都是妄自揣度的,对吧?

    冯乾坤一愣,说你指的是什么?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众位今天能够济济一堂,在此三堂会审,却忘记了要不是蚩丽妹、萧克明这些人在天山之上的付出,如果没有他们,你们能够这般高高在上?将士在前面浴血奋战,你们在后方肆意残害他们的亲人,这就是你的态度,对么?

    这类比说得冯乾坤的脸直接都黑了,而这个时候执礼长老不得不站了出来,说就事论事,我们不否认天山之战中付出的那些英豪,也不要在这里混淆概念。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盯着冯乾坤说道:“那么,我想问一问你,对于击杀七魔王哈多,你有什么意见?”

    冯乾坤木然摇头,说没意见。

    屈胖三点头,说好,那我反驳你刚才污蔑陆言德行的话,你能不能对此道歉,并且收回一切污蔑?

    冯乾坤说七魔王哈多只是一件事情,那蓬莱岛赵公明又是怎么回事?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没想到茅山还有当江湖仲裁人的兴趣,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跟你好好掰扯掰扯……

    他打了一个响指,走到堂前来,朝着在座各位拱手,然后说道:“天下修行三圣地,各自隐世数百年,别的不谈,我们光论东海蓬莱岛,诸位应该知道,东海蓬莱岛之所以在中原名声不显,并非众位刻意杯葛,而是地缘关系的缘故,东海蓬莱岛向来亲近别国,不但与日本相交甚密,而且还支持台独,甚至于东南亚各国都有瓜葛,这样屁股坐歪的宗门圣地,诸位可曾期望它强大?”

    好嘛,之前的辩驳是建立在道德高度,而现在的辩论,则立足于策论立场。

    众人皆不发言,而屈胖三也并不着急,他平静地说道:“赵公明是一个对中原江湖极度憎恶的实权人物,我想别人接触不到,但作为顶级道门,茅山宗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倘若他得了势,执掌东海蓬莱岛,到时候掀起的腥风血雨,只怕无数,而陆言将其击杀,虽然原因许多,但是就结果而言,在座的各位,可是都有受益的,可不能拔鸟无情,一边吃肉,一边骂娘……”

    说话儿针砭利弊,分析清晰,众人顺着他的话一想,果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我甚至都瞧见有人下意识地点头。

    屈胖三继续说道:“赵公明的死,受益之人无数,包括那个传讯于诸位、想要借刀杀人的家伙,则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说,冯道长,至此你还认为陆言的出手,是在作恶?”

    被这一番道理劈头盖脸地说下,冯乾坤硬着头皮说道:“此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人能够说得清楚?”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你可以讲我这表哥牛波伊,将他碉堡了,却不能够说他丧心病狂、杀人如麻你不做好事,没人会说你,但别人做了好事,你也受了益,却还唧唧歪歪污蔑别人,这事儿做得实在也太不地道了,你说对吧?

    冯乾坤给逼急了,气急败坏地说道:“不管陆言到底是好是坏,总之一点,作为一个外人,却身怀茅山重器,这事儿就是不行。”

    屈胖三盯着冯乾坤,说也就是说,你认为陆言现在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学得了你茅山宗唯有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才能够拥有的神剑引雷术,对吧?

    冯乾坤点头,说对,此术乃茅山重宝,外人不能学得,否则便是对我茅山最大的挑衅和欺辱。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多大点事儿,你早说嘛有事说事,非要从道德上面去抹杀别人,你弄得这么的世故和官僚,跟某些组织一个模样,怎么能够不让人反感呢?

    冯乾坤说如此说来,你也认为陆言又错了。

    屈胖三摇头,说恰恰相反,我可以证明一点,无论是对付七魔王哈多,还是对付东海蓬莱岛的赵公明,陆言用的,的确是雷法,但并不是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大喊,说别狡辩了,我们有详细的证据链,证明他使用的,就是神剑引雷术。

    屈胖三一愣,说哦,你说说,他从哪儿学来的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冷冷一笑,说陆言一直都在撒谎,说后来并没有再见过萧克明,但据我们所知,陆言曾经通过泰山阴阳界去过黄泉路,而之所以去那里,就是为了找寻萧克明萧克明也正是因为报答陆言,又或者是陆言以此为条件威胁他,方才教其神剑引雷术,从而得以苟且偷生……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你说的这些,都是哪儿来的论调啊,胡说八道。

    冯乾坤这回变得淡定了许多,说我们可是有人证的。

    哦?

    屈胖三一愣,然后看向了我,而我则面无表情地站着,想着到底哪儿来的人证。

    而这时冯乾坤朝着执礼长老一拱手,说雒长老,是否可以有请人证出场?

    执礼长老允了。

    冯乾坤朝着旁边打了一个手势,有一个全身藏在黑色斗篷之下的家伙缓缓走到了场中来,站在我左侧不远处,然后将斗篷给取了下来,冲着我冷冷说道:“陆言,没想到我还能够活着回来吧?”

    王维伽?

    我的心头震骇,发现这家伙居然是之前随我们一起前往阴阳界的岱庙道士。

    他是长得比较帅的那一个,对虫虫有着异样心思。

    当初我们之所以被拦截伏击,也正是因为这家伙的出卖,事后他曾经请求我们,让三头神君通融,带他离开,但是最终被我给拒绝了。

    出卖我们的人,如何能够得到原谅?

    只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维伽居然会出现在了茅山之上来。

    他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我一脸震撼,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候,而王维伽在黄泉路生活许久,有些畏光,缩着身子,然后朝着殿前坐着的诸位讲起了自己在黄泉路上的经历,不过这话儿是从自己的角度来讲的,言语之中有许多偏颇,对我形容得十分恶毒。

    当王维伽讲完了一切之后,冯乾坤朝着殿前诸位长老拱手,说各位,事情已经显而易见了,陆言这雷法到底是不是神剑引雷术,诸位还有什么怀疑么?

    王维伽的讲述让众人都为之震撼,而形势也几乎出现了一边倒的状况来。

    面对着这般困境,屈胖三都有些束手无策了,然而我却冷笑了起来。

    因为我终于明白王维伽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了。

    有人堵住了杂毛小道回返阳间的路,自然也能够将那通道给重新打开。

    我哈哈大笑,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句话说出,数人皆惊。

    <b>说:<b>

    要短兵相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