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两次拜访
    “这个?”

    听到这话语,道童心中一阵忐忑,不知道如何是好,很快,那男中音变得平缓许多,淡淡说道:“你不用着急,这样,养心殿中无刀兵,我且进去,与他谈一谈,至于这事儿,你可以找刘长老通报一番,如何?”

    道童如释重负,说好,我给您开门。

    说话间,那殿门“吱呀”一声响,然后走进了一个灰袍道士来。

    此人穿着平淡,简简单单,面容古拙,就好像是一耕田的老农民一般,然而当瞧见对方的脸孔时,我的心中一跳,忐忑不安。

    这人如我猜想的一般,却正是那茅山宗掌教真人符钧。

    这位大人物走入殿中来,朝着那道童和蔼地点了点头,然后左右张望了一番,瞧见了躺倒在角落处的我。

    他走向我这边来,而我也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符钧在离我两米的地方站定,冲着我点了点头,说陆言?

    我其实见过他,就在上一次前来茅山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他忙着继任,哪里会理会我这样的小人物,就算是有过照面,估计也没有什么印象。

    我说对,是我。

    符钧的目光从我的身上,转移到了旁边这一大堆散落的木器和木屑,手往前一伸,一块未完工的木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来。

    他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说道:“你还懂清微丹诀的融丹符?”

    我摇头,说不懂。

    他举起手中的木牌,说若是不懂,这东西难道是别人雕刻出来的?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是我雕得,不过我并不懂是什么意思,就是无聊,照着旁边的纹路和符文自个儿弄的……

    听到我的解释,符钧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果真是天才人物,难怪小师弟会将神剑引雷术传授于你。

    靠,这锅咋一点儿商量都没有,就直接扣上来了?

    我心中有所凭恃,故而也不慌张,平静地说道:“符掌教,具体什么情况,我已经跟冯乾坤和刘长老解释过了,我并没有见过萧克明,所学的,也并不是神剑引雷术。”

    符钧摆了摆手,说你先别急着解释,我想问一下你,你可曾去过幽府?

    啊?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一下子就紧张起来,皱着眉说道:“符掌教你这是什么意思?”

    符钧淡然自若地说道:“我们既然找到你,自然是有做过论证了的,事实上,我们也有一些消息途径,表明你曾经去过幽府,至于为什么去,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去接我那迷失在黄泉路上的小师弟,对吧?”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说听不懂你的意思……

    我既不否定,也不肯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不敢撒谎,因为我不确定符钧到底知道些什么事情。

    不过想着看得出来,他知道的东西,远比我以为的要多得多。

    至少他知道我到过黄泉路。

    果然,符钧用一种平静之极的语气,缓缓说道:“如果你忘记了,那我可以提醒一下你,在不久之前,你通过某种方式,前往黄泉路,然后在泰山伯黄飞虎的治下进行过一段时间的逗留,而据我所知,与你同行的还有几人,其中一位,则是邪灵教前右使洛飞雨,而我那调皮的小师弟,还因为斩杀了泰山伯的后人,惹了一些麻烦……”

    糟了,这家伙居然什么都知道。

    他是怎么办到的?

    我的心中骇然,而符钧则循循善诱地说道:“陆言,我已经跟你说了,我知道的东西很多,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不可能说服刑堂动用这么多的人手去办事儿的。”

    我没有说话了,缄默其口,紧紧闭着嘴巴。

    符钧瞧见我不说话,依旧显得很平静,说可能你不太了解我,我这人呢,平日里很低调,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交朋友。

    我说哦?

    符钧说你若是害怕牵连的话,可以跟任何人说你不会神剑引雷术,这事儿我认可,不过你只需要将整套神剑引雷术跟我交接清晰,这样子我可以保你一命,不然……

    我说不然怎样?

    符钧说茅山宗虽说是顶级道门,不过也是身在江湖,既然在江湖,就有自己的规矩,这个你晓得的。

    我说我不知道,难不成你们还能杀了我?

    符钧摇头,说茅山宗从不轻易杀生,不过茅山后院之上,有无数先贤苦修闭关的禁闭室,你若是执迷不悟,为了防止茅山镇教秘籍传播出去,引发社会恐慌,我们就不得不将你留在哪里,苦渡残生。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你这是在威胁我?

    符钧说不,我是想要救你,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我认真地看着这张忠厚老实、平静如水的脸孔,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说我说过,我学的雷法自有来路,与茅山的神剑引雷术并无瓜葛,如果你茅山想要仗势欺人,那么我唯有以命搏之!

    我说得斩钉截铁,慷慨激昂,符钧叹了一口气,说你果真冥顽不灵?

    我说我说的是事实,你若不相信,那咱们便没有什么可说的。

    符钧点头,说好,茅山长老分散各处,预计召集齐全,还需三天时间,在这三天里,你若是想通了,可随时叫门外道童通知我,但是过了三天,三堂会审之时,你就算是反了悔,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帮你了。

    我拱手,说多谢。

    话虽如此,我的语气却平淡至极,显然没有被他的话语打动。

    不过符钧却也不忙,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木板,说这东西你若有多,不放松我一块?

    我说我只是无聊而已,符掌教你若是要,尽可拿走。

    符钧拿着一块刻着据说是清微丹诀融丹符的木块离开了去,送走他之后,那道童慌忙进来,找我将那把匕首给拿走了去,还嘱咐我不能跟任何人说。

    我雕出了虫虫来,心思也淡了许多,又回想起那个被打断了的梦境来,没有多争,抱着那木雕回房歇息。

    没想到睡了没多久,又给人吵醒了。

    这回进了殿宇里面来的,是一个女孩儿,而且也是我认识的。

    她叫做陶陶,我曾经在传功长老那里见过一面,知道她是茅山上上一代掌教陶晋鸿的孙女,也是萧克明的未婚妻。

    我可以对符钧冷脸,但是对这一位,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相处了。

    陶陶之所以过来,是找我问起萧克明的事情。

    她人很温柔含蓄,朝着我施了一礼:“陆言先生,好久不见。”

    我苦笑,说每一次来茅山,都要做一回阶下囚,你好,陶陶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陶陶盯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陆先生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似乎精神了许多……”

    我说你说笑了,一阶下囚,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您找我有什么事?

    陶陶也不再绕弯子,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听说你在黄泉路上,见过萧克明了?”

    啊?

    面对着陶陶的提问,我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如果是在私下无人的地方,我自然是可以将遇见杂毛小道的事情跟她说起的,甚至还可以跟她提及杂毛小道的下落,毕竟她是杂毛小道的未婚妻,应该也算是“自己人”。

    但是我现在可是在备受监控的养心殿,我这里一句话说出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着。

    我本来就咬死我从上一次在大敦子镇那边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杂毛小道,这下如果是承认了的话,只怕我所有的话语都要给推翻了。

    而且现在我也想明白了,我还只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会连累到杂毛小道。

    如果被人定论,说这神剑引雷术是杂毛小道传授于我的,只怕事情就会变得十分麻烦,到时候恐怕连杂毛小道都要被连累,甚至被通缉。

    如果是那样的话,问题可就严重了。

    想到这里,我最终还是含糊其辞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之这些事情,不过是别人的污蔑而已。”

    陶陶盯着我,也就是说,你没有遇见过他咯?

    我说陶陶小姐,您是他的未婚妻,萧大哥到底在哪里,你是应该知道的,对吧?

    陶陶的眼圈突然一红,苦笑道:“我哪里知道?在他的心中,根本没有我,而是那个邪灵教的坏女人……”

    陶陶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后,便离开了,我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痛苦。

    她和杂毛小道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清楚,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两人之间似乎有一些小隔阂。

    如此过了三天,一直没有人再来瞧我,进了茅山宗的第四天清晨,那铜殿大门打开,刘长老亲自过来,对我说道:“今天诸位长老都赶到了现场,需要对你进行问询,你准备好了么?”

    我点头,说好了。

    旁边的冯乾坤过来给我绑上,而刘学道长老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建议你最好坦白交代,要不然……”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而冯乾坤则带人押解着我离开刑堂总部。

    我脑子里在转悠:“刘学道长老,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b>说:<b>

    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