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刑堂六老
    随着冯乾坤的讲述,在水库的周遭,出现了六个身穿灰色道袍的老者。

    每一件灰色道袍上面,都刺着“道法归尊”的是个锦绣隶书。

    这些老者的面容古拙,胡子眉毛几乎都连在了一起,头发花白,看着年纪应该都挺大的了,也难为他们还跑出来做事儿。

    我下意识地往后推开,想要跟这些人拉开距离。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这些老道士,每一个人,给我的感觉都好像是火山爆发前的那一刹那,有着一种让人为之动容的大恐怖。

    在我看来,他们甚至并不比茅山长老差。

    这些人到底是谁?

    我脸上显露出了惊疑之色,而冯乾坤则一步向前,郑重其事地说道:“刑堂六老,是茅山宗刑堂出动时最高的级别,方才会动用的至高武力,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对战斗杀戮之法有着最深刻研究的大家,是我茅山宗武力机构的终极力量之前掌教真人提议让他们随行,我还觉得是大题小做,但此刻,我终于明白,你够这样的资格……”

    刑堂六老?

    我虽然没有听过这样的名号,但听起来却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恐怖。

    冯乾坤说他们是茅山宗武力机构的终极力量,我觉得他们当得起这样的称呼。

    我甚至觉得茅山宗里除了最顶级的那一批人之外,他们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挤入茅山长老的末位去。

    这些人,应该是专门被用来执勤最难的案子,只要一个出来,都能够顶得上一方诸侯。

    结果在我这里,茅山宗押上了六个。

    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是真的上心了,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有一种杀鸡用了牛刀的架势。

    怎么办?

    冯乾坤之所以跟我说得这般清楚,无外乎是让我知难而退,束手就擒,免得动了刀兵,怎么着都说不清楚,但我若是给这帮人给关押着了,到时候茅山宗想怎么拿捏我,那可就由不得我自己了。

    如果此刻的茅山宗还是奉那杂毛小道为宗主,我自然是一点儿畏惧之心都没有。

    可是此刻的茅山宗,是由符钧当政。

    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的感觉就是不太喜欢。

    他若是动了什么手脚,只怕我根本就扛不住,若要使让他知道我这个就是那神剑引雷术,少不得拿我一阵折腾。

    想到这里,我没有心思久留,足尖微动,人就朝着空隙冲了出去。

    我这一走,立刻就动用了遁地术的手段,准备闪身百里开外,然后逃遁而走,然而没等我找到空隙,便有一个脏兮兮的老道士拦在了我的跟前,朝着我挥出一掌来,口中低喝道:“居士留步。”

    那一掌宛如山呼海啸,朝着我当面拍来,我感觉如果自己中了,只怕就得飞到水库里面去了。

    不得已,我只有往旁边一闪,避开那一下,结果给这掌风吹得东倒西歪。

    我这边一乱阵脚,其余几个老道士立刻就围了上来,轮流出手。

    他们每拍出一掌,便有人低喝一声:“居士留步!”

    在这样的掌风围困之下,我不但施展不得遁地术,而且还站立不稳,随时都要给人擒获了去。

    这刑堂六老别看站得散乱,但却将整个空间都给封锁住了。

    他们这阵法,寻常人哪里破得了?

    我知道跑肯定是跑不了了,心中也来了火气,手往腰间一抹,将那破败王者之剑陡然拔了出来。

    我捏着剑柄,心中一片空明。

    欺压我者,且看我的这剑,到底答不答应。

    杀!

    长剑宛如游龙,朝着前方一阵游动,一开始的时候那刑堂六老都不在意,准备用最小的代价,将我给生擒,然而随着剑法的施展,他们的脸上开始露出了几分疑惑之色来。

    有一个矮冬瓜一般的大爷皱着眉头,说道:“这剑法,有古怪。”

    其余五人纷纷点头,说是极。

    他说话的时候,我陡然用劲,一剑斩去。

    长剑斩破空间,落在了那矮冬瓜老道士的跟前来,即便是他,也没有敢硬碰,而是往后退了几分,开口说道:“小居士有些门道,众位师兄不可轻敌,出剑。”

    一声呼喊,众人从道袍之中,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桃木剑来。

    长剑挑空,处处剑影浮动。

    我感受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炁场浮动,不断游弋,将我的空间给一点一点挤压,随着六个老道士的桃木剑逐渐连成一片,我感觉到自己很快就扛不住了。

    这样的六个老道士,每一人单独拎出来,都能够将我给战而胜之,更何况是六人。

    这特么也太欺负人了吧?

    我陆言进入这个行当,满打满算也没有几年,你们特么这修行了一辈子的老道士,好意思这么以多欺少地对付我么?

    我心中凭空生出了几许委屈来,在越来越窄的空间里腾挪跳跃,心中愤怒不休。

    当脚踩到了那黄杨山水库边缘的时候,我感应到了一丝力量。

    地煞之气。

    没有半分犹豫,地煞陷阵的手段在一瞬间被我给运用起来,随后我一剑斩出,将众人都给逼退开去。

    而下一秒,我们身处的这水库一阵晃荡,整个山体都在晃荡。

    咔……

    有一处水库的边缘给裂开了一条缝隙,水流晃荡而出,朝着下方喷涌而来。

    随后不断有山石滚落,大地裂开。

    那茅山宗的刑堂六老皆大变脸色,有一人高声喊道:“诸位师兄,这是那邪灵十二魔星地魔的手段地煞陷阵,若是被他施展而出,只怕整个水库都要给翻腾开去了……”

    另一人接口说道:“不可,若是这水库裂开,必然是大事件,事情会暴露的,众位与我一起,将震源封锁,不得扩散!”

    “喏!”

    众人齐声高呼,却是放开了我,而将所有的精力都朝着那蓬勃而出的地煞之气镇压了去,而我趁着这机会,冲出了重重包围,一跃而起,落在了对面的山石之上,然后几个起落,逃出了刑堂六老的攻击范围。

    下一秒,我一个闪身,遁地术施展,人便出现在了几百米开外了去。

    这个时候我方才缓过神来,回头望去,却见那山崩地裂的地煞陷阵,居然给那六个老道士给活生生地遏制住了去。

    好强的实力,这样的变故,他们也能够硬生生扭转。

    我心中又是惊叹,又是庆幸,不但在于欢喜逃脱了伏击,而且还在于这帮老道士最终还是选择集中全力,镇压住了这一次的地煞陷阵。

    看得出来,相比于任务,他们还是将心思放在了心中的道德上来。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刚才也是被逼无奈,因为如果我真的将那地煞陷阵施展完全了,这整个水库必将崩溃,而如果是这样,且不说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多大,必将也会造成天大的祸患。

    要万一水库大决堤了,几万吨的水量冲下去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受伤,甚至死于非命。

    连之前下山、却来不及走远的阿峰,都有可能被波及到。

    这因果可不是我所能够承受得住的。

    刑堂六老的抉择,也是给了我一个救赎的机会。

    不过当下我也没有多想,匆匆逃离,一刻钟之后,我与屈胖三在附近的一个山头碰面,那家伙瞧见我,过来就朝着我膝盖踢了一脚,说你脑子进水了,在那里弄这么一出,知不知道会沾多少因果?

    我苦笑,说我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了么,难不成我束手就擒?又或者等你救我?

    屈胖三说你那是狗急跳墙了不过我可跟你说,那六个老杂毛实在是有些棘手,即便是大人我出马,也未必能够将你给救出来。

    我说啊,真的这么厉害?

    屈胖三撇嘴,说要不然呢,你跟他们亲自交过手,感觉怎么样?

    我说如果是一个人,我凭着诸多法门,再加上小红,或许能够出奇制胜,但六个一起上,我真的没招了。

    屈胖三点头,说你基本的判断力还是有的,刚才大人我差点儿都想跑了,那六人,真的是太凶了。

    两人碰面,心中多少有些惊慌,也没有来得及久聊,朝着深山远处就深一脚浅一脚地逃离。

    我们在林子里一路走,不敢停歇,到了夜里的时候,已经翻过了那片山,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我们不敢在此久留,在这里待到了清晨,便从村子里偷了一辆摩托车,骑到附近的汽车站,买了最近的一班车,随之出发,一路行车,又连着换了几处地方,终于抵达了阳江附近,然后跑到一处海岛那儿躲着。

    我们在这一处十里银滩的某个小度假村里蹲了两天,准备等着风头过去了,再想办法赶路。

    这一次逃亡我们是漫无目的的,因为茅山宗如果想要找我们,肯定会在几处关键地方设下埋伏,所以无论是回家,还是前往金陵又或者魔都,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然而我们到底还是轻视了茅山宗刑堂的神通广大。

    那天夜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于是出了房间,来到院子前透气,结果发现角落里站着一个瘦高的身影。

    当月光照下来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僵住了,哆嗦着说道:“刘、刘长老?”

    <b>说:<b>

    茅山到底还是茅山&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