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五章 国王归来
    两人赶到了上次去过的芬兰浴,正好瞧见那位印度阿三在门口迎客。

    我二话不说,直接将人给捂住了嘴巴,然后拖到了下一层的楼道口。

    黑乎乎的楼道口,收了钱却转眼出卖了我们的印度阿三给我二话不说就是一顿胖揍,因为捂着嘴巴,所以只能“唔唔”地叫着,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挣扎开来。

    我最后一记窝心拳,打得这家伙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出过了气,我一脚踩住了阿三的脑袋,说你老老实实配合我们,留一条性命,若是敢要喊闹或者撒谎,明天这世界上无外乎多一条死鬼而已,懂?

    印度阿三在赌城这边当了多年的皮条客,自然听得清楚我话语里的意思,慌忙说道:“我知道,求您别杀了我……”

    我说刚才打你,你服气?

    印度阿三点头,说服,服,我服气。

    我说知道为什么打你么?

    印度阿三说我收了钱不办事,这事情做得不仗义,对不起大哥,我错了。

    我说你特么认识倒是挺深刻的,怎么那天转身又把我给卖了呢?

    印度阿三说对不起,我那天鬼迷心窍了,我以为你们是外地人,小神仙是本地人,外地人肯定斗不过本地人的,我如果跟他说了,说不定能够买一个人情……

    我说你倒是说得坦诚,不过卡皮尔,我对你的底细清清楚楚,杀你不过是举手投足的事情,以后若是有人问你,你知道该怎么做么?

    印度阿三磕头如捣蒜,说知道,知道的。

    我说那好,是个聪明人,我姑且再相信你一次告诉我俞百里在哪里,记住,如果我们找不到人,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死你。

    啊?

    听到我的威胁,印度阿三吓得直哆嗦,过了好久,方才颤抖着嗓门儿说道:“这个,这个我哪里知道啊?”

    我说那你是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宁愿现在就死咯?

    屈胖三在旁边抱着膀子,说废话那么多,直接将他给扔下楼去就是了。

    印度阿三听到这熊孩子如此狠毒,显得更加慌张,说别,别,我前两天听他跟我抱怨,说惹到了不该惹的家伙,说这两天乖一点儿,不敢再外面晃荡了,在家里好好待几天。

    我说他家在哪里?

    印度阿三说他住他父亲家,在高可宁绅士街那边……

    他报了一个地址,屈胖三皱了一下眉头,说那个地方,好多达官显贵啊,这家伙怎么挤进去的?

    印度阿三说俞神仙在赌城,也是风云人物啊……

    我望了屈胖三一眼,他点了点头,我便将印度阿三给拖着来到了十九楼,找了一家关闭的店子,将他给绑好,塞进了里面去,然后对他说道:“我们去去就回,如果人没在,就把你给扔下去你如果真的是在耍我们,那从现在开始,就开始祈祷死的时候,没那么痛苦吧……”

    印度阿三都快哭了,说那里的确是他家,但他要万一不在呢,我可怎么办?

    我将他的袜子给脱下来,塞进了他的嘴里,说那你就看看自己的运气吧。

    说罢,我和屈胖三离开,乘电梯下去的时候,屈胖三捂住了鼻子,说什么味儿啊,怎么这么臭?

    我闻着也不对,举起手来,方才知道刚才脱那阿三哥的袜子时染上的,放鼻子下面一闻,哎哟,那味道,真的无法形容……

    屈胖三一脸嫌弃,弄得我出门,赶紧找了一个地方洗手。

    洗了好一会儿,方才将味道给洗去。

    十五分钟之后,我和屈胖三赶到了印度阿三所说的地址,是一处宽敞的独立屋。

    在赌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拥有这么宽敞的独立别墅,看得出来,俞百里的老子这些年倒是捞了不少的钱。书阅ぁ屋

    而且这儿离赌城总督府都不远,不是有钱就能够挤进来的。

    两人站在围墙外,望着那屋子,沉默了好一会儿。

    屈胖三眯眼打量着,然后告诉我,说这里有高手布阵于此,看得出来,俞百里的老爹还是有一些真本事的。

    我说你能搞得定不?

    屈胖三嘿嘿笑,说瞧你说的这话儿,就连蓬莱岛陷空洞那样的地方,大人我想闯还不照样就闯进去了,这个地方有什么难度?只不过想要瞒住那里面的人,得费一些手脚罢了。

    我们从后院进入的,从院子到了房间,差不多用了一刻钟。

    随后两人攀墙而上,从三楼敞开的窗户处摸进了里面。

    没想到我们这边刚刚走出阁楼,门外的楼梯间里居然站着一人。

    是一个满头白发、脸色有些僵直的老头儿,黑乎乎的楼梯口上,他居中而立,拦在门口,冷冷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半夜三更的,居然闯进我家里来?”

    给发现了?

    我看了一眼屈胖三,他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说拜托,不一定是我的问题好吧,许是你爬墙的时候,声音太大了。

    我冷笑,说是谁说小菜一碟的,怎么样,现在给人撞破了吧,多尴尬啊,你来跟他讲吧。

    屈胖三无奈,咳了咳嗓子,说那啥,尊驾是俞神仙么?

    老头儿冷着脸,说我就是俞一凡,你们是何人?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我们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其实我们今天过来呢,跟你也没有关系,我们找的是你那宝贝儿子,他跟我们有点儿账没算清楚,别的地方找不到人,所以就过来了你最好闪开啊,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这道理我懂。

    老头儿皱着眉头,喊了一声:“俞百里,给我滚出来。”

    他的声音浑厚,宛如中年人,一声过后,有人迷迷糊糊地回应道:“怎么了啊,老豆。”

    说话的这人,却正是俞百里。

    他踩着拖鞋从二楼过道走了过来,抬头瞧来,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惊容地说道:“你们怎么来的?”

    我瞧见了正主,一颗心落了下来,微笑着往下面走,说小神仙对吧?有没有想过我们还会再见面?

    俞一凡上前,将我给拦住,说你们就是我儿提过的那大陆仔?

    我说哟嗬,你儿子闯了祸,敢情还敢跟你讲啊?

    俞一凡确定了我们是过来找茬的之后,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突然间我感觉到头顶上一阵飕飕凉风冒出,下意识地低头,感觉一物贴着头皮飞了过去。

    我心头生寒,往旁边躲开一些,瞧见有一个两岁大的孩童,五官处冒着鲜血,浑身青黑,一脸狰狞地朝着我咧嘴。

    它嘴巴一裂开,满是尖刺的牙齿就露了出来,黑乎乎的,看得让人打冷战。

    屈胖三也瞧见了,拍了拍手,说好一个灵体古曼童,有着手段,难怪能够发现我们你儿子的本事,应该是你教的吧?

    俞一凡冷笑,说敢在赌城这条道上开张做生意,怎么可能没防身的手段呢?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冲我说道:“我对付这老子,你去将那家伙给处理了,得快,不然来一大堆人,咱们两个可扛不住。”

    我听到,朝着前方冲了过去,俞一凡伸手过来拦,给我一个倒空翻晃了过去。

    他还待拦我,结果屈胖三适时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来。

    我冲到了二楼这儿来,俞百里瞧见,吓得转身就跑。

    我哪里能够让他如意,健步如飞,一下子就接近了他的身边,伸手去抓,结果那家伙却是早有预谋,挥手一拍,袖子里滑落处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朝着我的手腕处削了过来。

    好手段。

    这光头胖子倒也是有些本事的,不过我估计他未必会想到我们居然能找上门来,所以什么准备都没有。

    这把刀,对我来说,还真的形不成什么威胁。

    我往后退了两步,一脸笑容地对他说道:“俞百里,可还记得前几日加诸于我身上的羞辱么?”

    俞百里愤怒地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怒吼道:“去你妈的,在我的地盘,你还想撒野?”

    我盯着他,说你的地盘?

    俞百里色厉内茬地说道:“你信不信我随时叫几百票兄弟过来,干死你们两个?”

    我说是么,听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问你,我与你无冤无仇,过来只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给我朋友下降头,你却下了死手,这到底是为什么?

    俞百里瞧见与父亲斗得激烈的屈胖三,愤然而笑:“为什么?你个扑街问我为什么?哈哈,爷高兴杀你,就杀你,在我的眼中,你的命就如同草芥一般,一丁点儿都不值钱……”

    唰!

    拔剑术,一剑斩。

    破败王者之剑被我从乾坤囊中陡然拔出,然后向前猛然一斩,将俞百里所有的话语,都给中止了去。

    剑劈在半空中的时候,发出一声呼啸,而后寂静无声。

    过了几秒钟,俞百里的额头上面开始冒血,随后鼻子、嘴巴、胸膛乃至整个身体,都均匀地化作了两半,最后漫天的鲜血喷洒了出来,而我则将金剑收回了囊中。

    面对着化作两半的俞百里,我淡然说了一句:“你刚才的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b>说:<b>

    人都是相互的&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