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日行一善
    不可一世的肥佬扒疼得满地打滚,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停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只见那满是胸毛的胸口居然糜烂了起来,就好像一块烂肉一般。

    这情况让他吓到了,慌忙叫徒弟打水过来,冲洗了几次,发现那烂肉发白,里面居然还有虫子在拱来拱去。

    他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回忆起来,之前我往他的胸口上吐了一口血沫。

    这腐烂的地方,就是血沫沾染的所在。

    肥佬扒就像一头凶狠的野兽,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勒住了我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我垂着头,湿漉漉的头发和鲜血将我的眼帘遮住,不用看,我都知道此刻的我绝对如同恶魔一般。

    听到这话,我却抬起了头来,冲他微微一笑,说你之前问我,说七魔王哈多是不是我杀的?

    肥佬扒说对。

    我说是,是我杀的,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杀的他么?

    肥佬扒瞧见我肆无忌惮的目光,突然间莫名心虚起来,说怎、怎么杀的?

    我说坦白地讲,我是一个养蛊人,你知道什么叫做养蛊人么?

    肥佬扒说知道,苗疆养蛊人,是堪比东南亚降头师的恐怖存在,之前有一个很厉害的养蛊人,叫做……

    他还没有说完,我便接口说道:“苗疆蛊王陆左,对么?”

    肥佬扒点头,说对,就是他。

    我说我叫陆言,你不会没有什么联想吧?

    肥佬扒这个时候,双眼突然圆睁,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说什么?陆左是你的谁?

    我说堂兄,他是我的堂兄,我们是一家子的不谈这个,我跟你讲一下七魔王哈多具体的死法,我先是在他的身体里下了一道蛊毒,是一种幼虫,它以七魔王哈多的身体作为温床,开始不断地繁衍生息,一直到了他的整个身体变得糜烂了,那些虫子就从他全身的孔洞之中爬出,眼睛、嘴巴、鼻孔、菊花,甚至还有尿道口……

    听到我冰冷的话语,肥佬扒终于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哆嗦地指着自己的胸口,说这是?

    我微微一笑,说恭喜,你和七魔王哈多的待遇,是一模一样的。

    啊!

    肥佬扒一下子就愤怒了起来,抬手就要朝着我的脸上扇了过来。

    然而此时此刻,面对着他的暴力,我却表现得十分淡定,冷笑着说道:“如果你不想死,就把我给放了,不然你就等着三天之后,变成一滩烂肉,和无数的虫子,连尸体都没有办法收拾吧……”

    肥佬扒的手僵在了半空之中,脸上的肌肉一阵哆嗦,过了几秒钟,他喘着粗气说道:“不行,李生今夜就会到,如果找不到你人,我肯定死定了。”

    我说人又不是他手里的,你放了,只要推说自己不小心就行了,他也追究不得你;但你若是拒绝了我的善意,就必死无疑了。

    “不可能!”

    肥佬扒心存侥幸,说蛊毒不止一人会解,李生神通广大,到时候我求助他,一切都会得到解决的……

    我哈哈大笑,冷冷地说道:“李致远什么德性,我比你更加清楚,他会愿意帮你?你做梦呢吧而即便是他出于道义,想要帮你,但我可以跟你保证,这个世界上,除了陆左,无人可解,那么我问你,你认为李致远敢让苗疆蛊王知道,我落在他的手中么?”

    听到我冷静的威胁,肥佬扒终于有些崩溃了,开始考虑起了放我的可能性来。

    不过他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放了我,而我却不给他解蛊。

    对于这事儿,我表现得很坦然。

    我说你只要将我放下来,我立刻就给你解蛊,等你确认了,我再离开。

    听到这话儿,肥佬扒终于安心了。

    他之前的时候,曾经跟俞百里有过交谈,几个人就将我给拿下了,弄到了这里来,所以即便是将我给放了,对他的威胁也并不算大。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他终于妥协了。

    毕竟不管什么人情,终究不及性命重要,他对于自己的小命,到底还是珍重的。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去工具箱里面,摸出了一把黝黑的手枪来。

    枪口对准了我,他直视着自己的徒弟小七给我解锁。

    小七拿着钥匙,将锁住我双脚和双手的铁环给解开,而在我恢复了自由的一瞬间,潜伏爪牙许久的我终于动了。

    之所以如此急迫,无外乎两点。

    第一就是我不知道许鸣什么时候会过来,他一来,我绝对逃无可逃;第二点则是聚血蛊的苏醒,让我不再受到了那恐怖的雷意困扰,修为不再被压制,开始一点一点儿地恢复了。

    尽管不多,但我已经有信心对付面前这两人。

    所以我在一瞬间便反手将小七给控制住,而百般戒备的肥佬扒反应也是超乎寻常的快。

    砰、砰、砰……

    他毫不犹豫地开了三枪,子弹朝着我们这边射了过来。

    然而三颗子弹,两颗射中了自己的徒弟小七,而另一颗落在了铁椅子上面,变成了跳弹,又回到了徒弟的身上去。

    但那个一身鲜血的家伙,却在瞬间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肥佬扒满心惊慌,端着手枪四处扫量,而这个时候,耳边却突然有人叹了一口气,说我说过,你会后悔自己今天这些行为的……

    他慌张地回过身来,想要拿枪便射,结果手枪在一瞬间就给夺了过去。

    下一秒,剩余的子弹全部射在了他的四肢上。

    双手双脚都中了枪的肥佬扒噗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

    而望着地下的他,我将发烫的枪口伸进了肥猪扒的嘴巴里。

    他适时地闭上了嘴巴。

    剧痛让肥佬扒变得软弱,他不再是刚才那个高高在上的行刑者,而如同一头肥猪般地哭诉道:“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刚才都放了你,我救了你啊……”

    啪!

    我扣动了扳机,听到这声音,肥佬扒浑身一震,紧接着一股恶臭从他的下身传了出来。

    这家伙居然吓得屎尿齐出了去。

    只可惜子弹已经被我打光了,刚才虽然扳机被扣动,却并没有将他打死。

    瞧见一个心狠手辣的行刑者,此刻居然如此怕死,我心中生出几分荒唐之感来,不过却也没有再浪费时间在他的身上,蹲下身子,对他认真地说道:“告诉我,你后悔了么?”

    吓得直哆嗦的肥佬扒小鸡啄米一般地猛点头,说后悔了,后悔了。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走向了房间门口去。

    肥佬扒以为我放过了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走到门口之后的我却回过了头来,从他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说可是,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卖啊,对么?

    说罢,我伸手,从门口的桌子上抓了一把锋利的尖刀来,然后随手一掷。

    飕!

    尖刀破空而过,从肥佬扒的太阳穴中破入,将他的脑袋捅了一个对穿。

    那家伙双目圆睁,一声不吭地死掉了去,再无声息。

    死不瞑目。

    我甩完了刀,然后开始四处打量,很快在旁边的桌子上将我身上被搜下来的东西给找到了,收拾妥当之后,我推门而出。

    这是一个狭长的地下室走廊,旁边还有不同的隔间。

    这儿显然是一处专门行刑、逼问和非法拘禁的场所,所以还有许多与肥佬扒一般的人。

    不过肥佬扒应该是这儿的头。

    走廊上有人,瞧见一身鲜血的我从里面走了出来,慌张地大叫,然后有几人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拔出破败王者之剑。

    一剑一人。

    半分钟之后,通道里躺着七八具分成了两半的尸体,鲜血将过道浸得湿润,流成了小河。

    我留了一个看样子比较生涩的马仔,面无表情地说道:“把这里的人都放了。”

    我也是顺手,毕竟被抓到这里来的,估计都是些可怜人。

    日行一善,也算是积福,费不了多少时间。

    而且也可以帮我分散注意力。

    很快,六个或多或少都受了些伤害的男女给那人带了出来,瞧见救人的是我,纷纷朝我鞠躬感谢。

    我没有理会这些,而是让这个唯一的黑帮幸存者带我们上去。

    上去的路上,也有看守。

    不止一个,一路上有四五个之多,而且大多都配了枪,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并不算是什么麻烦。

    一剑而已。

    而我这凶狠的手段,也让那些尝试与我沟通的受害者,最终选择了缄默。

    在他们的眼中,我似乎比这帮绑架他们过来的黑帮分子,更加恐怖。

    很快我们就出了院子里来,而迎面走进来的,却正是那个马秀才,除了他,身边还有好几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

    我停下了脚步,抬手就是一剑。

    马秀才避开了我的这一剑,身子弓着,表现出了很不错的手段来。

    我知道这个有些麻烦了,回过头来,对着跟着我的那六人说道:“你们自己跑吧,我得留下来,算点儿旧账了。”

    <b>说:<b>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