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一章 肉臂饺子
    我被捆得结结实实,然后嘴里塞上了布条,扔进了汽车后备箱里,一路拉着离开了赌场。

    我蜷缩在汽车的后备箱里面,一路颠簸,不知西东,浓烈的汽油味让我有些头晕,然而俞百里刚才的那一通暴打,却让我百骸舒展,感觉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了。

    为什么呢?

    我忘记了危险,开始思索起了这么一个问题来。

    好一会儿之后,我仿佛琢磨过了味儿来。

    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出现问题?

    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碧游宫赵公明临死之前,从躯体里蹦出了一个金光灿烂、与他一般模样的小人儿,结果那玩意给嘴馋贪吃的聚血蛊小红给一口吞进了肚子里去。

    那个时候的赵公明虽然被我一剑斩杀,但并不代表他不强大。

    事实上,被神剑引雷术的落雷轰击而能不死的赵公明,他在境界之上,已经俨然成为除了神秘未知的守阵老头之外,蓬莱岛第一人了。

    他唯一需要的,是时间。

    从这一点来看,无论是海公主、凤长老,还是赶海大长老,她们都应该感激我,因为如果我没有能够在赵公明否极泰来的最低谷,将他给干掉的话,只怕此刻的蓬莱岛已经姓了赵。

    我身体的原因,终归到底还是一件事,那就是消化不良。

    人吃多了,胃撑住了,那就吃点儿健胃消食片,但聚血蛊吃多了,而且似乎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被雷劈过之后而没死的赵公明,就如同被雷劈过的树芯一般,本身就充满了浓郁的雷意。

    他就是一种另类的“雷击木”,对于雷意有着最天然强烈的亲和力,而那小人儿显然是赵公明的精华所在,所以里面蕴含的雷意也是聚血蛊所不能够自行消化的。

    我之前没有办法,即便是神通广大、似乎无所不知的屈胖三也无能为力。书阅ぁ屋

    然而就在刚才,那俞百里街头混混一般地暴揍,却让我生出了几分异样的快感来,也让我突然间明白到如果自己消化不良的话,不如试试借助外力。

    所以不知道为什么,离开屈胖三的恐惧在此刻消减了许多,反而让我生出了莫名的期待来。

    人在尝试过了力量之后,就如同上了瘾,很难割舍的。

    若是之前,俞百里这样的人,我让他一个手,都能够将其制得服服帖帖,然而此刻却受尽责骂和侮辱,这口气我如何能够忍得下?

    我先前对他还留着几分忍让,想着以和为贵,想着却不同了。

    我满脑门的心思,就是倘若有机会,干死他。

    我绝不犹豫。

    车子一路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拖到了一个宅院来,因为被蒙住了眼睛,所以什么都瞧不见,进去之后,居然还有地下室。

    我的眼睛被蒙住,所以其他的五感就变得格外发达起来。

    我能够闻到这地下室里有着浓浓的血腥之气,在隔壁不远处,还有痛苦的惨叫声传来,不过因为隔音良好的关系,如有若无。

    当蒙在眼睛前的布条被解开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阴冷潮湿的空间。

    这儿有一个铸在水泥地上的铁椅子,我被推坐在了上面,双手双脚都给绑在上面,面前有一个大铁火盆,里面烧着旺旺的火焰,旁边搁着一排各式各样的烙具,而一个满脸油光、上半身光着的大胖子正在跟俞百里小声交谈着。

    看得出来,那大胖子应该就是俞百里之前提过的肥佬扒,当地黑帮数得上名头的狠角色。

    那家伙对俞百里显得十分尊敬,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身子是半倾着的。

    简单讲了两句,肥佬扒拍着自己满是油垢的胸脯,说小神仙你放心,我肥佬扒办事,绝对妥当,保准让你满意。

    俞百里恨恨地看着我,说这小子背后那人,将我养了三年的泰国小鬼给破了,不找出那人来,我气如何能够消减,他要是嘴硬,你就给我往死里整,留一口气说话就行。

    得了这说法,肥佬扒嘿然一笑,说好嘞,你就瞧好了,我这手艺,可不是白来的。

    说罢,他去水盆那儿洗了洗手,然后旁边有人递上了白毛巾来。

    他将手擦干,又有人递了三炷香来,他接过来,然后走到了角落处的一个神龛前,对着那神像拜了三拜,然后说道:“关二爷,吃香咯……”

    三炷香插上了神龛,他气势十足地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趾高气扬地说道:“抬起头来。”

    我冷冷斜了他一眼,说怎么地?

    肥佬扒点了一根烟,慢条斯理地吸着,然后盯着我,客气地问道:“来一根?”

    我摇头,说不好这一口。

    肥佬扒笑了笑,吐出了一口烟圈来,说你是条汉子。

    我说如何见得?

    肥佬扒说一般人瞧见我,就算不认识我,也给我这一身杀气给吓得浑身直哆嗦,胆小一点儿的更是直接吓尿了,实话跟你说,你坐的这张椅子上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小便失禁,弄得卫生一点儿都不好弄,你现在这么淡定,实在少见。

    我咳了咳,说我不是不怕,只是在此之前,并不认识你。

    肥佬扒毫不在意,说那你以后的有生之年里,每一次回忆起来现在的时刻,都会被恐惧所支配,而这就是我的乐趣。

    我说是么?

    肥佬扒冲我微微一笑,说我们开始吧?

    我说请。

    我的嘴硬让肥佬扒有些意外,他盯着我许久,发现我一点儿紧张都没有,就好像自己根本置身事外一般,既不求饶,也不恐慌。

    这事儿让他有些不爽,于是肥佬扒伸出了手,有人递了一根黑乎乎的木头给他。

    肥佬扒掂量着手中的这根木头,对我说道:“这是槐木,槐木属阴,又唤作鬼木,打起人来特别疼,我这个是请泰国上师特别定制的,这根棍子下的亡魂,没有五十也有三十,我拿来,给你先松松骨。”

    我说请……

    砰!

    我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那家伙手中的槐木棒就骤然落下,一下子就敲在了我的头盖骨上面,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来。

    他是个老刑手,用力精准,这一棒子打下来,我感觉眼前一黑,下意识地叫了一下。

    啊……

    那胖子嘿嘿一笑,说怎么样,现在还嘴硬么?

    我抬起头来,对他恶狠狠地说道:“痛快,再来!”

    肥佬扒以为我在说反话,提着那槐木棍,朝着我的脑袋又来了一下,这一回更加重力了,我在剧痛之中,又感觉气血舒畅许多,口中大声叫着,说轻了,轻了,得重点儿!

    我的挑衅让肥佬扒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他也是发了狠劲儿,操起那槐木棍,就朝着我劈头盖脸地一通揍。

    那槐木棍敲打在我的头盖骨上面,就好像打鼓一般,咚、咚、咚地响着。

    我并非铁人,虽然修行让我的身体变得超乎常人,但终究还是肉身,那家伙一阵发狂地敲打,将我弄得满头鲜血,头上流下来的鲜血将我的眼睛都给糊住,视线模糊,感觉上半身的骨骼都快要碎裂了去。

    而越是这种碎裂之后的麻痒,让我欲罢不能,越发地疯狂起来,大叫道:“肥佬扒,你特么不是狠么,怎么像个娘们儿,没吃饭还是咋地?”

    肥佬扒耍狠一辈子,就没见过比他更狠的角色,他也给我弄得来了火气,那一通打,到了最后,那槐木棍居然“咔嚓”一声,从中间断开了去。

    当瞧见那槐木棍断开的豁口时,肥佬扒终于意识到自己面前坐着的这人,跟以前的行刑对象都不同,那骨头有些超乎寻常的硬。

    打人其实也是一项重体力的活计,肥佬扒不停喘息着,而这个时候有些发呆的俞百里终于回过神来,上前说道:“嘿,我还想从他嘴里掏点儿东西出来呢,别给打死了。”

    肥佬扒恶狠狠地看着我,说没事儿,这小子是个练家子,弄不死他的。

    俞百里奇怪,说练家子?不会吧,看着不咋地啊?

    肥佬扒说废话,一般人的话,给我这一通打,不死了十回,也有八回了,哪里还有这般嚣张?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去拿着那烧得滚烫通红的烙铁,朝着我的胸口烫来。

    嗞……

    一声油脂的炸响,我感觉一阵过电般地剧痛,胸口处的皮肤与衣服黏在了一起,然后烫得黑烟直冒,滚滚而来。

    啊……

    我一声惨叫,却感觉经脉之中的郁积又通畅了许多,不过这个时候肥佬扒却一下子拿不住那烙铁,哐啷一声,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去。

    旁边的人慌忙上前,说师父怎么了?

    肥佬扒一脸错愕地望着我,说这小子身上有电?

    俞百里说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碰他就浑身发麻,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搞的……

    肥佬扒盯着依旧不肯屈服的我,叹了一口气,说看来不拿出我的看家绝学,你是真不肯低头了小七,去吧绞肉机拿过来,我要把这小子的一对手臂弄下来,今天包饺子吃。

    <b>说:<b>

    明天吃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