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章 赌城游记
    江城毗邻澳门,当天下午我们就乘车前往拱北口岸,然后过关,前往了澳门。

    因为之前办通行证的时候,港岛和赌城是一起弄的,倒也不用特别再办什么手续,这一点还算是比较方便。

    我之前的时候,就已经问清楚了刘经理,得知了那个俞百里的住址,得知他父亲在新葡京附近开了一家风水事务所,在港澳台一带,也算是挺有名儿的风水师傅,而且挺有势力的。

    香港好几个明星和大商人都是他父亲的座上客,另外还有好些个嫩模干女儿。

    有这么厉害一爹,他算得上是人生赢家。

    不过可惜他惹到了我们,这事儿就做得有些不明智了。

    为了阿峰的安全,我不得不跟这家伙谈一谈,看看应该怎么处理。

    对于这事儿,我的意见呢是警告一下就好,以和为贵,毕竟人家在赌城也是地头蛇,如果真的弄起来,到时候我就是一累赘,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屈胖三不同意。

    他说人生就得快意恩仇,忍辱负重这事儿,是弱者逃避现实的手段,咱要是这么弄,人家直以为咱好欺负呢,哪里能够理解你的良苦用心?

    所以就得揍这家伙一顿,付出点代价才行,要实在不行,就弄死他。

    毕竟如果没有这俞百里,刘经理作恶了就会受到惩罚,肖艳秋就不会浑浑噩噩地失身那么久,而阿峰倘若是没有了我们,说不定已经死了。

    这事儿不能因为阿峰被我们救下来了,没死,咱就当做没事儿了。

    敢杀人,就得承受代价,不能因为作恶未果就脱罪。

    屈胖三说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内心深处甚至挺认同他的看法,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同意这么做,而是跟他说我们跟那家伙先谈一谈,等谈崩了再考虑这种极端的事情。

    毕竟那家伙不是孤家寡人,头上来有一老头儿罩着呢。

    屈胖三藐视权威,我却不能。

    咱终归到底,还是一小屁民,还得服人管,真的满世界通缉我的话,别的不说,我妈也不能答应。

    毕竟我哥已经这样了……

    两人出了关口,直接坐着赌场接送的免费巴士前往市区,车上的人形形色色,大多都是国内的游客,过赌城这儿来感受一下合法赌博的快感的。

    毕竟作为一个海滨小城,赌城这儿出了几个著名的大赌城和小赌场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观光旅游的。

    当然,你如果说妈祖庙算的话,我也没啥可说的。

    两人坐车,到了新葡京下车,新葡京对面就是旧葡京,如果经常看港片的话,这些建筑应该还算是比较熟悉,我找看着像当地人的路人问了一下地址。

    人家挺客气的,素质挺高,用比较生硬的普通话帮我们认真地指点。

    有了这么准确的指点,我们前往附近的大厦,坐电梯只上十九楼。

    结果刚刚一出电梯,走到了那事务所跟前,方才发现人家已经关门了,我们这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

    呃,这下班得真早。

    屈胖三蹲在门口,而我则研究起那事务所门口的广告来,琢磨着是不是打个电话去咨询一下,结果拿出手机来,才发现国内的电话卡在这边根本没有信号。

    我一下子就傻眼了,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我们不想把时间拖久了,毕竟刘经理这事儿瞒不了多久,一旦传了出去,俞百里那小子有了防备,只怕我们就真的不好找他了。

    我问屈胖三,这才发现他蹲在地上,居然是在研究散落在地的一张小卡片。

    卡片上面是一个衣着暴露、风情万种的女人,然后上面写着充满了诱惑的词语,我感觉一阵头大,一把抢过来,说你小孩子家家的,瞧这个干嘛?

    屈胖三指了指我们的头顶,说楼上是一家芬兰浴桑拿,我们去看看?

    我久居江城,自然知道这所谓桑拿,做的是什么,于是忍不住翻白眼,说你去看什么呢?

    屈胖三伸了个懒腰,说去洗个澡啊?

    我说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不过你就算是想要花,也得再等几年,现在的你,还没那工具。

    屈胖三嘻嘻笑,说你真想多了,我只是想说,这楼里绝对会营业的,估计也就那里,这上下楼的,说不定认识,我们去问一下,说不定能够知道俞百里的住处……

    我有些狐疑,说你确定?

    屈胖三认真点头,说对啊,不然呢?

    我瞧见他眼神闪烁,貌似有诈,不过想一想,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于是便硬着头皮上了二十楼。

    二十楼这儿,一出电梯口,立刻看见立着的广告牌,上面是浓妆艳抹的性感女人,看得人一阵脸热,我有些打退堂鼓,屈胖三却推着我往里走,穿过一道门廊,我来到了一个前台这儿,立刻有个印度阿三迎了上来,用标准的普通话问候道:“先生来玩啊,几位?”

    他这边说着话,然后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来了几个不知道是菲律宾还是越南的小妹儿,穿着三点就迎了上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面一退,说我不洗澡。

    阿三哥瞧见我有些扭捏,热情地说道:“不洗澡也没关系,我们这里有很多项目的,先生进来了解一下。”

    我慌忙摆手,说不,不,我就是过来问一问,你知道楼下那家风水事务所的……

    听见我真的是过来问事儿的,阿三哥立刻变了脸色,冷脸说道:“不知道,不知道。”

    热情的姑娘们也一脸晦气地往回走。

    这个时候,屈胖三那家伙直接掏出了两千港币来,用食指和中指夹着,说帮帮忙啦……

    阿三哥的脸一下子就又转了晴,熟络无比地将钱拿了过去,说先生您讲。

    屈胖三点了点楼下,说十九楼的事务所,老板认识?

    阿三哥说俞神仙嘛,很有名的啊,怎么不认识?

    屈胖三说我们过来找俞神仙半点事儿,没想到他这儿关门了,你能告诉我他住哪儿么,我们去登门拜访。

    阿三哥一边验着钞票,一边说道:“这个啊,不知道啊,你们明天来不就行了不过听说俞神仙的生意很火的,需要提前半个月才能够预约得到位置呢……”

    屈胖三说这样啊,那你知道他儿子俞百里么?

    阿三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来,说怎么不知道,小神仙嘛,他是我们这儿的常客,来了新小妹儿,我都会通知他过来验货的嘛,很熟的。

    我来了精神,说也就是说你有他电话咯?

    阿三哥说当然。

    屈胖三说那你能帮我约一下他么,我们找他也行的。

    阿三哥打量了一下我们,没有说话。

    屈胖三没有任何犹豫,拍了拍我,我立刻明白了过来,又掏出了两千港币来,递给了那家伙。

    印度阿三接过钱来,说我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一声?

    屈胖三说不用,你这么说,他未必肯理会我们,你告诉他,说你们店新到了小妹,让他过来验验货就好,等他来了,我们再跟他谈。

    阿三哥有些犹豫,说这样子不好吧,要万一得罪了小神仙,那可怎么办?

    屈胖三说你放心,送钱上门的事情,他怎么会生气?

    大概是我们给钱太大方了,拿人手短,阿三哥最终还是打了电话,结果那边关机,没有接。

    他十分抱歉,钱都拿了,却一点儿事都没办成,于是告诉我们,说小神仙是个夜猫子,平日里最爱去的,有三个地方,一个是新葡京的贵宾厅,一个是旧葡京的金鱼缸,还有一个是凯旋门九号夜总会,如果真想找他,去这三个地方,绝对能够找到。

    我在心中默默记住,而屈胖三指着这家伙,说你小子别骗我们啊,要不然回头弄你的。

    印度阿三一脸灿烂的笑容,说没问题,对了,两位老板不来玩一下,很爽的……

    我们在这家伙热情的招呼声中离开,两人琢磨了一下,决定先去最近的旧葡京,一路走到了那所谓的金鱼缸,才发现这儿只是一个过道,墙壁上镶嵌着一大排鱼缸,里面有各种热带鱼儿,还有过往的游客。

    我有些纳闷,想着俞百里这家伙没事儿来这里干嘛呢?

    没曾想就在我左右张望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美女突然迎了上来,朝着我妩媚一笑,说老板去不去?

    我一愣,说去哪里?

    美女冲我眨了眨眼睛,说老板你懂的……

    呃,我懂了。

    望着这一片回廊里时不时驻足的游客里面,穿梭着花蝴蝶一般的各式美女,我立刻就秒懂了,慌忙摆了摆手,说不用,不用。

    美女鄙视地瞪了我一眼,又继续朝着下一位眼神飘忽的男性游客找去。

    我狼狈地在这一带找寻了一圈,没有看到,然后决定前往新葡京的赌场那里去找寻。

    结果到了赌场门口,才知道二十一岁以下的人不得入内。

    我和屈胖三商量,最终决定由我去打前站,然而当我进了赌场,前往那指定的贵宾厅的时候,却给拦在了门外。

    人家告诉我,没人带不给进。

    我跟门口的保安争执了一番,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有好几人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在远处,我瞧见了那天瞧见的光头胖子。

    俞百里在这里。

    <b>说:<b>

    众里寻他千百度,原来他在这里守着我&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