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谣言东来
    将刘经理敲晕了之后,我、屈胖三和肖艳秋商量起了怎么处理这个家伙的事情来。

    屈胖三是最坚决的强硬派,他的意思就是直接将这家伙给弄死,然后找个地方栽了荷花,或者埋到土里就行了。

    但听到这话儿,肖艳秋吓得脸色苍白。

    她虽然能够回忆起之前被下降头时被刘经理各种凌辱和猥亵的事儿,心中充满了十足的仇恨,也确定这个家伙毁了自己的人生,但是想起杀人这事儿来,到底还是充满恐惧。

    与肖艳秋一样,同样生活在社会主义旗帜下的我,对于法律有着天然的敬畏。

    在荒域,又或者东南亚那些地方,我可以不受拘束,毫不犹豫地做任何事情,只要符合我心中的道德就行了,但是这儿不行。

    随意弄死这家伙,是会有法律风险的。

    我不想跟陆左一样,到最后给人追得满地乱跑,处境悲凉。

    不过也不能够这般就轻易饶过他啊?

    沉思了许久,我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那就是联系东南局的林齐鸣,把这家伙交给东南局,让有关部门的人过来处理这事儿。

    听到了我的提议,屈胖三沉默了许久。

    随后他问我,说你就不怕有人盯着你?

    我想了一下,说我们进出海关的记录都在,如果有人要对付我,肯定知道我们回国了,这个是没办法防住的。

    屈胖三说记录是记录,如果没有人查起,未必找得到,但如果你找到那姓林的,消息就传出去了。

    我说林齐鸣这人我见过,应该还是挺可靠的。

    屈胖三说那行吧,你自己决定咯。

    他听我说过以前的事情,不过却无法通过我的讲述,来判断别人的心思,而且如果有人过来接手,是轻是重,都有人来拿捏,用不着我们来操这个心。

    如此沉思许久,我拨打了林齐鸣的电话。

    电话打了两遍,第一遍没有接,第二遍接听了,却不是他,而是一个姓金的男人,在得知我要找林齐鸣的时候,他告诉我林齐鸣正在开会,并小心地询问我的身份。

    我告诉他,说我叫陆言,林齐鸣应该认识我的。

    过了五分钟,电话打过来了,林齐鸣在电话那头有些疲倦地说道:“喂,陆言么,我是林齐鸣。”

    我向他问好,然后谈起了我这边的事情来,他听我说完之后,说这样,你把你现在的地址发个短信给我,我让江城分局那边的同志过去接手。

    我说好,不过冒昧地问一下,像他这种情况,一般该怎么处理?

    林齐鸣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他是亲手的,还是让别人帮忙弄的?”

    我说他要有那本事,也不至于这点儿出息了,真凶不在这儿,搁澳门待着呢……

    林齐鸣说这样啊,宗教局与检察院、法院那边有一个合作的特别法庭,专门处理这种案件的,一般来说,他这种会被用于强奸罪起诉,会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他这是采用邪法达到目的的,而且情节特别严重,我估计应该是无期或者是死刑……

    我说他可是港岛人。

    林齐鸣在那边轻轻一笑,说不管是什么人,就算是火星人,只要敢在咱们的地盘上犯事,就让他来得去不得。

    我说另外女方这边给他侵害这么久,会不会有一些赔偿或者别的?

    林齐鸣说民事赔偿部分,这个需要检察院那边提出,我这里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到时候你跟过来接手的同志谈,问题应该不大。

    我说好,正准备挂电话,没想到林齐鸣突然说道:“等等,陆言,我问你一个事情。”

    我说你讲。

    林齐鸣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这边收到一些风声,说你跟萧克明见过了面,并且他还教了你神剑引雷术?”

    我一愣,说你哪里听到的消息?

    林齐鸣说这个你先别管,不过我这边知道,很多人应该也能够收到消息,你先告诉我,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思了几秒钟。

    我与萧克明是在黄泉路上碰的面,后来从泰山阴阳界出来,没有待多久就分道扬镳了。

    我去了荒域,他去了藏边,交集很少,怎么会有这样的消息流传出来呢?

    我心中琢磨着,然后说道:“我跟萧克明的确有见过面,是在我老家的时候,后来陆左出事,我去过茅山宗,但是听说他已经闭了死关,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而且他也没有教过我神剑引雷术什么是神剑引雷术?”

    林齐鸣有些怀疑,说你在缅甸击杀七魔王哈多的手段,难道不是神剑引雷术么?

    我说那不是。

    林齐鸣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说陆言,这事儿我并无发言权,不过有一句话我得提醒你,神剑引雷术是茅山宗的不传之秘、镇山法门,除了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无人可学此法,就算是现如今的茅山掌教符钧,据说都没有学得,除了萧克明几乎无人得会我这消息是从东海传来的,我估计茅山宗也听到了,你最近小心一些……

    我眉头一跳,说小心什么?

    林齐鸣说如果茅山宗认定你会神剑引雷术,而且还是萧克明私传给你的,不但会找你麻烦,而且还会对萧克明动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应该能够明白这个道理……

    听到这话儿,我沉默了许久,然后对着电话那头说了一句谢谢。

    挂了电话,我的脸色有些难看。

    我会神剑引雷术么?

    当然会。

    不过这并不是萧克明教的,而是在黄泉牢笼里的时候,那个老道人教给我的。

    我本来并不觉得有什么事儿,但现如今听那林齐鸣一说,顿时就有些心虚了,那神剑引雷术是一等一的至高雷法没错,但名头也的确是太响亮了。

    树大招风,就是这个道理。

    林齐鸣说这事儿是从东海传来的,而且还谈及了缅甸的事情,这事儿让我有些紧张,看得出来,东海蓬莱岛并不是遗世独立的存在,它在我所不知道的江湖上,有着庞大的影响力。

    我不确定将这消息故意透露出来的是哪一位,不过不是海公主,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轮回。

    他们这是在借刀杀人。

    总之就是不让我好过,而我却也真的就是神剑引雷术,所以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怎么都逃不开。

    瞧见我一脸愁容,屈胖三有些不解,说你不是吹嘘你跟茅山关系不错么,怎么还头疼这个?

    我苦笑,说我跟茅山关系不错,是跟茅山的前代老大,现如今那小子掌门职位被撸了,势力就大减了;而且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现任的茅山掌教居然这么悲催,连神剑引雷术这般的镇教法门都没有能够拿到,按道理说,传功长老应该会教给他的……

    我话说到一半,突然想了起来,那传功长老萧应颜,可不就是杂毛小道的小姑么?

    自家侄子被你给顶了,我哪里还能够传那秘法给你?

    一句不知道,没学过,你有什么脾气?

    萧应颜和黑手双城的关系,我相信符钧不可能不知道,他奈何不了这护犊子的传功长老,本就是一肚子气,若是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就炸了。

    越想越郁闷啊……

    我跟屈胖三说着话,不过也不能够一直担心下去,该干的事儿还得做,于是发了短信,过了半个多小时,门铃给人按响了,楼下的可视电话有人朝镜头招手,说你好,我们是林局叫来的人。

    我们开了锁,没一会儿那几人就上来了,穿着灰色中山装,为首的是一个叫做吕凯的中年男人。

    他十分的沉稳,或许是得到了林齐鸣的交代,对我们也十分客气,还主动出示了证件。

    在听完了我们的讲述之后,他点头,表示明白,问肖艳秋能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市局那边做一个笔录,另外关于民事赔偿的部分,林局那边也特意交代了,他们想要跟肖艳秋详细聊一些,知道她的基本诉求。

    对方良好的态度让肖艳秋产生了安全感,她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

    我摇头拒绝了,说这些同志办事挺专业的,你有什么诉求和委屈,跟他们聊就行了,我还有事情,就不参与了。

    我问吕凯我是否需要去市局,他说林局交代,您是大忙人,而且跟这事儿没什么关系,不用特意去的,不过可以留一个电话号码给我,我这边好给您随时汇报事情的进展。

    这态度让我十分满意,与他交代几句之后,我和屈胖三便离开了。

    出了花园小区,我给阿峰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刘经理栽了,估计也回不了公司了,不过具体是无期还是死刑,这个得看案子的进展。

    听到我的话,阿峰先是一愣,然后说不会吧,这么尸吊?

    我说那家伙是个人渣,本来就应该有报应。

    阿峰确定了我的话语的真实之后,欣喜若狂,说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

    我说不用,你在家好好养病,我得去一趟澳门。

    <b>说:<b>

    你们觉得林齐鸣是好人还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