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最好,不见
    我哥陆默落在了船头,打量着周围,目光略过了我,落到了林曦和龙玉身上,朝着她们点了点头。

    他的出现让两个女人兴奋不已,满眼都是小星星。

    最后他望着面前的轮回,开口说道:“给我个面子,不如此事了结;咱们之间的恩怨,日后约个时间,好好谈一谈,你看如何?”

    轮回揪着我的脖子,打量了一会儿我,又打量了一会儿陆默,说你的提议很不错,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告诉我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陆默这时方才注意到我,露出一脸吃惊的表情来,说啊,这人怎么那么像我?

    轮回说你确定你们不认识?

    陆默摇头,说不。

    轮回咧嘴,说好,那我将此人给杀了,我们再聊。

    陆默无所谓地说道:“请便。”

    轮回听见,将我的脖子抓住,高高举起来,说你撒谎,我了解你,你一撒谎,耳朵就红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要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呢,很遗憾地告诉你,我现在就要杀了他,然后再杀了你,从此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

    他放声狂笑着,而陆默在轻轻叹息了一声,说真的要这么刀兵相见么?

    “对!”

    轮回猛然抬起了头来,盯着陆默,一字一句地说道:“从你背叛之后,我就日思夜想,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无时不刻地想着杀了你,现如今,终于让我等到了……”

    陆默说就一点儿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轮回脸上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除非你死,除非我亡!”

    斩钉截铁的八个字,将轮回心中那股愤恨给显露无疑,陆默没有再说话,而这时船头上不断有人跃了上来,每一个上来的人应该都是轮回的熟面孔,瞧得他身子下意识地抽搐了一下。

    而这些应该曾经是轮回部下的人,都会恭敬地朝着我哥陆默点头,躬身说道:“狗爷。”

    狗爷、狗爷、狗爷……

    二十几声狗爷喊得陆默的气势一下子就起来了,而轮回则处于愤怒的边缘,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低声喊道:“李代桃僵之术。”

    这声音很轻微,而落音的一瞬间,却宛若惊雷一般,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在瞬间被拉扯,疼痛遍布了我的全身。

    下一秒,我发现自己躺倒在了船的另一头,浑身都是血。

    旁边还躺着一位,也浑身都是血。

    屈胖三。

    一直没有露面的屈胖三此刻终于出了手,我不清楚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将我从轮回手中夺过来的,但是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却感觉到强大到了极点的压力。

    余光处,我还能够瞧见轮回的手中,抱着一具尸体,却并不是我。

    得救了。

    我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便感觉整个人已经快要陷入崩溃的边缘,眼中最后的一幕画面,却是林曦朝着我慌张扑来的场景。

    轰……

    我的脑子一炸,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感觉世界一晃一荡的,却还是在船上。

    我挣扎了一下,感觉自己身处于睡袋之中,便将拉链解开,抓着一根铁环,然后喊道:“有人么,有人在么?”

    我一边喊,一边让自己混沌的脑子恢复清醒,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来。

    我这是在哪里?

    我脑子里迷迷糊糊,而这个时候耳边突然间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陆大哥,你醒了么?”

    啊?

    我半天方才反应过来,叫我的这人居然是羽痕。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答道:“啊?”

    羽痕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打量了一下我,欣喜地说道:“太好了,你真的醒了他们说你还要一两天才能够醒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我在她的帮助下离开来了睡袋,才发现自己全身绑得跟一木乃伊似的,不但如此,我所处的地方,居然就是我们之前前往东海蓬莱岛的那个机帆游轮。

    到底怎么回事?

    我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想要动一下,结果浑身酸疼,皮肤火辣辣的,显然有伤口没有愈合。

    大概是知道我心头的疑问,羽痕端来一杯水,给我喝下,然后告诉我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我点头,说对,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早就离开了么?

    羽痕说我们的船在无相外海被人劫持了,待在一个岛屿里,结果后来那个岛被人攻陷了,一个长得很像你的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问清楚之后,就放我们离开了;而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他又在林曦姐的带领下,将你和屈胖三送到了我们的船上来,托我们将你带回去……

    我说屈胖三也在?

    羽痕点头,说对,他一直都是清醒的,本来在这里睡觉,后来嫌闷,就出去了。

    我说你们没事儿吧?

    羽痕说阿乐和我爸爸都受了一点儿伤,不过没啥事,他们都很担心你,要不要现在出去,跟他们说一下你醒了?

    我摆了摆手,说不用,我一会儿出去那个长得很像我的人,是不是一大高个儿?

    羽痕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摇头,说不对,他比你应该还矮一点儿……

    啊?

    我给她说得有点儿糊涂了,不过大概也知道应该是陆默救了我们,然后把我们送到了这船上来,而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为什么不跟我谈一谈,而是直接将我给送走呢?

    难道是不想因为之前的那件案子连累我?

    还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不好说?

    我的心里有点儿难过,因为我与我哥自小的感情一直都很好,要不然我也不会找寻他那么多年。

    再一次见到他,无疑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我甚至觉得可以跟他聊上三天三夜,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根本不给我见面的机会,甚至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这事儿让我有些难过……

    我沉默良久,羽痕大概是感觉到了我情绪里面的低落,低声说道:“我去叫他们?”

    我说不用,你扶我出去,我也想透透气。

    在羽痕的搀扶下,我步履艰难地走了出来,打开舱门,一股熟悉的海风吹拂在了我的脸上来,我打量了一下甲板上,瞧见只有一个人,正是屈胖三。

    他躺在船前的甲板上,看着头顶星空。

    与我之前的记忆所不同,他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干干净净的。

    似乎感到了什么,他一骨碌坐了起来,朝着我笑道:“嘿,我看到了什么,我们的木乃伊同志终于苏醒过来了怎么样,感觉还好吧?”

    我在羽痕的搀扶下坐在了他的面前,苦笑道:“糟糕透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木头。”

    屈胖三笑了笑,说至少还活着,不对么?

    这时驾驶舱的阿乐和老彭都出来了,过来跟我打招呼,我礼貌地回应了一下。

    他们显然知道我跟屈胖三有事情要聊,随便讲了两句,便离开了,连羽痕都说要去帮我准备点儿吃得,这一天水米不进,肯定饿了。

    临走前,阿乐告诉我,说明天中午,应该就能够抵达宝岛。

    众人离去之后,我赶忙问屈胖三,说我哥呢?

    屈胖三说那个牛波伊哄哄的狗爷,就是你哥?

    我点头,说当然是了,你难道不晓得?

    屈胖三说心里琢磨了一下,不过一想到你居然有这么牛波伊的一哥,怎么想都感觉有些不可能……

    我一愣,说他很牛波伊?

    屈胖三说自然。

    我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点告诉我啊你是怎么救出我来的?

    屈胖三说李代桃僵之术,其实是崂山道法,我以前学过一点,小手段而已,算不得什么,不过你那哥哥可是真牛波伊,居然会王新鉴那龟儿子的天王增玉功这可是让我吓到了,虽然看着好像修炼的时间不长,不过好在修为精纯,在压倒性的人数优势下,还是将轮回给打跑了……

    我一愣,说打跑了?

    屈胖三说你别小觑轮回,那人天赋异禀,如果不出意外,不出几年时间,估计又是一个赵公明那般的人物。

    我满心疑惑,说后来呢,后来又怎么了?

    屈胖三说你昏迷之后,我也好不了多少,不过看样子林曦应该认识你哥,两个人之间还有一腿……

    我说打住,你之前告诉我林曦跟龙玉之间有一腿的。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我说得没错啊,林曦跟你哥有一腿,跟龙玉也有一腿,而龙玉跟你哥也有一腿陆言,说句实话,你哥真心比你有魅力多了,两个女人给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团团转,尽享齐人之福,这才是真吊啊……

    我说你能别谈这八卦么,他有没有找我,或者给我留一封信啥的?

    屈胖三摇头,说没有。

    我大叫,说不可能,我是他老弟,他怎么可能连将我一面,谈一谈的时间都不给呢?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叹息了一声,说可能,是你,太怂了吧?

    <b>说:<b>

    为什么不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