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好久,不见
    望着如此恐怖的轮回,我没有半点儿反抗之心,苦笑着说道:“大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黑狗!”

    “不是?”

    轮回用那一双恐怖的鱼眼睛盯了我好一会儿,这才确认道:“对,你的确不是黑狗。书阅ぁ屋”

    我松了一口气,慌忙拱手说道:“不好意思,耽误您了,您忙您的,别管我。”

    砰!

    轮回一拳,将旁边的水箱给直接砸飞了去,然后俯身下来,一把就将我的衣领给揪了起来,高高举起,冷声说道:“真把我当傻子了?你的确不是黑狗,不过据说击杀赵公明的两个人里面,有一个叫做陆言的家伙,长得特别地像黑狗,恐怕就是你了吧?”

    我给那家伙高高举起,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大哥,有话好好说,你弄得我脚不沾地的,咱们没得谈了。”

    轮回轻蔑地看着我,说我们需要谈什么吗?

    我赔笑,说反正我已经落在了你的手里,早杀迟杀一个样子,而有的事情,谈一谈总不会有坏处的,你说对吧?

    轮回看着我,好一会儿,突然笑了,说我当雷轰赵公明的人,是怎么样的英雄好汉,原来竟然是你这般的一怂货,他赵公明死的真几把冤啊!

    我说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轮回没有理我,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来:“你姓陆?”

    我点头,说没错。

    轮回说很多人都不知道黑狗姓什么,因为那小子藏得实在是太深了,然而只有我晓得,这家伙也姓陆……

    我的心剧烈跳动了一下,没等我反应过来,轮回将那腥臭不已的鱼头凑到了我的跟前来,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告诉我,黑狗跟你,会不会扯上那么一点儿关系呢?”

    我苦笑着说道:“大哥,什么黑狗白狗,怪难听的,我真没听说过这么一人啊?”

    轮回眯着眼睛,过了几秒钟之后,突然间那边的夹层吱呀一声打开了来,有人骂道:“那最近的医药箱到底放在,赶紧的,一会儿……”

    砰!

    他的话都没有说完,夹层的整一扇门都给拽飞了去,轮回挟持着我,倏然间就来到了跟前,将那门扯开,打量着藏在了里面的一众人等。

    他的目光一阵巡视,最终落在了马援朝的身上来。

    马援朝此刻正痛苦地咬着牙,旁边有人用布帮他把伤口给堵住这家伙的生命力可真强,腹部开了一窟窿,居然还活了下来。

    我说这地方怎么进不去呢,原来这帮人都躲在这里来了。

    瞧见重伤垂死的马援朝,轮回将我给高高举着,对他说道:“你果真是个背叛者啊,不但筹划着离开东海,而且还将我的这帮仇人都给聚在了一块儿;枉费赵公明这般信任你,没想到最后将这帮杀人凶手给偷渡出去的人,竟然就是你?”

    马援朝努力睁开眼睛来,看见我,也十分惊骇,说这怎么可能?

    他并不知道偷渡客的身份,然而轮回却不管,缓步走上前来,说你这个背叛者,看我怎么杀了你。

    跟随着马援朝藏在这里的,都是他最为忠诚的手下,即便轮回的气势滔天,也硬着头皮上来,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声喊道:“去死,你这个恶心的人鱼……”

    结果他的话都没有说完,就给轮回一把抓住了胳膊,然后一口,咬下了脑袋。

    是的,这轮回居然开口吃人了。

    好恐怖!

    我被轮回给紧紧地拽着,瞧见他将马援朝的几个手下一口一个地吃掉了去,然后他一边咀嚼着口中的人头,一边俯身,将马援朝给抓了起来。

    他左手一个我,右手一个马援朝,然后朝着船舱外面的甲板走去。

    至于欧阳发朝,因为被我藏了起来,反而没有被关注到。书阅ぁ屋

    十几秒钟之后,我又回到了甲板之上来,不过这回却是给轮回给揪着,自由全无。

    他将我和马援朝带到了满是尸体的前甲板来,将我们给扔在了地上,然后踩着一个尸体的脑壳,大声喊道:“马援朝的手下,你们这帮人给我听着,我数十声,如果没有人露面的话,我就将他给杀了……”

    这一声吼带上了劲力,十分具有穿透性,我感觉脑子嗡的一年,钻心的疼。

    轮回开始数数了:“十、九、八、七……”

    他几乎是一秒钟数一下,结果一直数到了最后的时候,还是没有人露面:“三、二、一……”

    数到“一”的时候,轮回戛然而止,然后蹲下来。

    此时我方才发现这家伙居然又变回了之前那鱼尾人身的模样,光溜溜的脑袋上面满是扭曲的狰狞,他盯着马援朝,叹息道:“唉,你真的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为人处事了,怎么人品这么差,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的?”

    马援朝此刻却十分豁达,冷冷说道:“我自然有忠心之人,不过在刚才,已经被你杀光了……”

    “是么?”

    轮回沉吟着自己的口头禅,不无遗憾地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规则就是规则,我很抱歉,但必须实现诺言,你说呢?”

    说罢,他伸出手来,抓向了马援朝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说道:“黄泉之下,不要怪我。”

    咔嚓……

    一声让人牙酸的声音,他直接将马援朝的脑袋给活生生地拧了下来,然后送入口中,像啃鸭脑袋一般,连皮带肉地啃了起来。

    马援朝的热血溅射在他的脸上,也落在了旁边的我身上来。

    他就这般一口一口地啃,吃去了马援朝的半边脸,方才注意到了旁边的我,咧开了一口沾染了鲜血的白牙,冲我说道:“你放心,很快就到你了啊,你很迫不及待么,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这个疯子站了起来,然后又喊道:“这位陆言先生的朋友,你们这帮人给我听着,我数十声……”

    一样的说辞,他又说了一遍,然后开始开始数数。

    他数得很快,一下子就数到了“三”,而在此期间,我不断地调整呼吸,准备着临时一搏,没想到这个时候却有人站了出来。

    不是屈胖三,而是林曦。

    那个女人出现在了船舱的另一侧,冲着轮回喊道:“住手!”

    轮回打量了对方一眼,脸上浮现出了残忍的笑容来,说我道是谁,原来是黑狗的小情人啊?当初鲨将军将你带回万恶岛的时候,本来是准备将你分给弟兄们的,结果却被黑狗给拦了下来,最终还把你给送了回去,我就知道你们两人之间有猫腻……

    林曦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放了他,求你了。”

    轮回冷笑道:“求我?你用什么求?黑狗的女人啊……不如你现在脱个干净,让我也尝一尝你的味道,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就放了他,你说好么?”

    林曦涨红着脸,指着他骂道:“你这个畜生!”

    被人骂了,轮回却并不愤怒,而是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还没有说话,结果另一边龙玉也站了出来,指着那家伙说道:“轮回,住手吧,他要来了。”

    轮回愣了一下,说谁?

    龙玉的脸上突然间浮现出了一种肃然的表情来,说道:“他!”

    啊?

    轮回听到,下意识地把我给揪住,然后往海面望了过去,而我也瞧见了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人骑着一条银色的巨大箭鱼,用一种奇迹般的高速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二十个如他一般的骑鱼者。

    那人一开始很远,结果没一会儿,就来到了跟前。

    当我瞧见了那人的脸时,浑身就是一震。

    那人有一张跟我差不多的娃娃脸,眉目之间几乎一模一样,不过留着胡须,满脸风霜,显得比我成熟和年长一些。

    陆默。

    几乎不用再确认,我已经认出了这个人,就是我那个失踪了七八年的大哥陆默。

    我曾经无数次梦见过与他相遇的情形,或者是在某一个工地之上,瞧见穿着脏兮兮民工服搬砖的他;又或者是在火车站里,带着大包小包的他;我甚至还有一次梦见他身边多了一个长相不好不坏的女人,女人的怀里还抱着一个流着鼻涕的娃娃,瞧见我,叫我叔叔……

    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坐着一条飞速行驶的银色箭鱼,后面还跟着一大票的兄弟。

    这人真的是我哥,真的是陆默。

    同时他也是黑狗。

    海上丝绸之路曾经的干将,轮回永远都无法忘记的背叛者,一个在东海之滨逐渐崛起,并且已经拥有了快要跟海上丝绸之路所抗衡的势力的大头目。

    我的心中无比澎湃,而几秒钟之后,那人已经到了近前,一个到空翻,却是稳稳地落在了船头。

    他穿着一身黑色水靠,比起当年离家的时候,足足高了二十几公分。

    一米九的个头儿卓然不群,落地之后,漫不经心地抖了抖身上的海水,然后挑眉,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宿敌,淡然笑道:“嗨,轮回,好久不见。”

    轮回望着面前这个气度不凡的男人,良久之后,方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好久不见。”

    <b>说:<b>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