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凶恶,旧情
    那个家伙是一个魁梧的光头壮汉,有着极为冰冷的目光,和强大的臂膀,然而往下一瞧,却能够发现此人没有双脚,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湿漉漉的尾巴。

    那尾巴也十分奇怪,大部分是青黑色,而中间有一条金线纹路,将其隔开出来。

    他就站立在跪倒的人群跟前,这货轮有二十多人,全部都跪倒在了甲板之上,而那有着鱼尾巴的家伙身边,则只有十来个人。

    即便是占着人数优势,马援朝却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心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瞧见那人,心中突然间一阵狂跳。

    海上丝绸之路的老大,据说是位东海鲛人,而这一位,则有着一条尾巴,和雄霸一方的气势,莫非……

    他就是传说中的轮回?

    屈胖三似乎也感觉到了,双手一划,却是将我们这边的气息给一阵收敛,然后低声说道:“先别说话,看看什么情况。”

    屈胖三隐去了我们的气息,而这时甲板前轮回则在众人跟前无声地踱着步。

    他走得很缓慢,尾鳍分作两边,左右挪动,看着仿佛很笨拙,然而在他的踱步下,却有一种行云流水、近乎于道的天然和谐。

    而随着他这般来回踱步,那马援朝终于受不了了,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说轮回老大,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背叛你,我依旧是你最忠诚的仆人……

    “是么……”

    轮回的声音很奇特,就好像是金属变音一般,让人听到了很不舒服,耳膜一阵鸣叫。

    对于马援朝的表忠心,他显得不置可否,停下了脚步,冷冷地看着这个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老外,平静地说了一句,而马援朝赶忙说道:“真的,我发誓!”

    轮回说你别发那什么廉价的誓言了,对我来说都不过是狗屁一场,告诉我,为什么我找你把我们给送出来,你却不理会?

    马援朝一脸忐忑,无奈地表示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当时被碧游宫巡防营的一大帮人给盯着,哪里敢跟您接头?”

    轮回冷笑了一声,说是么?

    他这话儿既不否定,也不肯定,有点儿像是捉住了耗子然后存心玩弄的猫儿,沉吟了好一会儿,方才指着旁边的虎鲨光头和小疤脸,说他们两个为什么又可以偷渡出来呢?

    安排人偷渡这事儿并不是马援朝的注意,而是那个什么赵公明的小舅子张主事。

    但现在既然被抓了个正着,多解释也无益,马援朝说道:“我这也是刚刚跟碧游宫的海公主搭上了线,有了她的照拂,跟之前倒也没什么区别。”

    轮回呵呵一笑,说原来是找到了新靠山,也难怪会把我们这些水里讨生活的苦哈哈给忘记了。

    马援朝慌忙说道:“轮回老大,我跟那海公主不过是虚与委蛇而已,对你才是真心诚意的,这个你得相信我,咱们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

    轮回摸着下巴,说你我认识,是赵公明介绍的,现如今赵公明生死,你应该是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了,何必再跟我一个海盗头子纠缠呢?

    马援朝都快哭了,说整个东海谁人没听过老大您的威名,我只要想在这东海立足,哪里敢摆脱您的指挥?

    轮回说若你不想在东海混了呢?

    马援朝说我的生意这么好,怎么会不想在东海混了呢?

    听到这陈恳的话语,轮回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来,伸出双手,将马援朝给扶了起来。

    马援朝的身子有些僵硬,不过在被扶起来的那一下,终于是松了一些,咧嘴笑了笑,而轮回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行了,我刚才不过是吓一吓你的,别着急,你我认识已有五年多时间了,对你我还不了解?

    听到这话儿,马援朝满眼泪水,哽咽地说道:“还是老大你了解我,知道我马援朝是不可能做出那种背信弃义的事……”

    话语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就中断了。书阅ぁ屋

    因为轮回的手掌突然间穿过了马援朝的胸膛,直接从他的后背上穿了出来。

    从我的这个角度,能够瞧见马援朝的侧面,看见他因为痛苦而凸出眼眶的眼珠子,以及脸上那惊讶到了极点的表情。

    这家伙的生命力倒也还算顽强,即便是身受重创,却还能够喷着血沫,说出话来:“为、什么?”

    轮回用那种古怪的口音回答道:“你应该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人。”

    马援朝说我不是背叛者,也不是撒谎的人……

    “是么?”

    轮回那独特的口头禅又浮现了出来,然后他将马援朝轻轻一推,将其扔在了地上,指着旁边跪倒的莫潋说道:“告诉我,我的财务顾问是怎么跟你谈及他的未来。”

    那个有着林黛玉一般病态美的女子款款而立,走到了两人之间的空地上。

    她平静地说道:“爱情的力量果真是伟大,居然能够让一个人愿意放弃自己的所有事业,马援朝,你承诺我,会带我找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相守终老;不过,在说这些话之前,你有问过我愿意没有么?”

    胸口处出现了一个血洞,马援朝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呼吸急促,一脸错愕地说道:“为什么,是你?”

    莫潋走到了轮回的跟前,抱着轮回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依偎在那男人的怀中,满脸幸福地说道:“你以为我的心疾是天生的么?实话告诉你,那是一种魔功,而你居然想要将我的魔功葬送,让我改造成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家庭妇女?你以为我爱你么?实话告诉你,像我这样的女人,永远都只会对强者心怀爱意……”

    说罢,她踮起脚尖来,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轻地舔了舔轮回的侧脸。

    她百般温柔,然而轮回却冷冷地一把推开这个女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马援朝的跟前来,盯着那个男人说道:“啊哈,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真是个不错的梦想啊……”

    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背叛,这事儿让马援朝心灰意冷,趴在船板上,生无可恋地笑了:“对啊,可惜遇到了你这样的禽兽,终究无法实现。”

    轮回冷然说道:“的确很浪漫,不过你首先得找到一个愿意跟你一起到老的女人,不是么,背叛者?”

    马援朝萧瑟地大笑着,指着面前这个恐怖的男人说道:“我在某一刻,也曾经获得了温暖,和心中的满足,就算是死了,又有什么遗憾?而你这个鱼龙杂交的冷血人,就算是下辈子,都不会感受到,什么是爱……”

    他既然生无可恋,也抛弃了害怕,疯狂喊叫了起来。

    轮回没有辩驳,而是走到了自己人的跟前来,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转过身去,望着茫茫大海,淡然挥手说道:“全部杀了,不留活口。”

    “喏!”

    一众海盗轰然应诺,然后卷着袖子上前来,准备施加毒手,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站了出来,大声喊道:“够了!”

    轮回听到这声音,回过了头来,眯眼打量着对方,一股森严冰冷的气息陡然迸发。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龙玉?”

    站出来的这人,却正是龙玉,她冷冷地看着轮回,说道:“轮回,你够了,赶紧给我滚出这条船去,否则不要怪我不讲究往日的交情。”

    轮回咧嘴笑了,露出了一口森然的白牙来。

    他一脸怨毒地望着面前的这个女人,说道:“交情?我跟你有交情么?自从你跟着那个叛徒走了之后,我们之间,就只剩下仇恨了,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而现在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是真的不怕我杀你么?”

    “叛徒?”

    龙玉哈哈大笑,一脸悲凉,愤怒地指着轮回说道:“你还好意思提这个词?明明是你背叛了当初我们的理想,我和黑狗为了你的虚假承诺,给你打出了大片江山,没想到却是为了满足你的个人私欲,现在你还好意思提背叛?当初黑狗若不是顾及兄弟感情,又如何会被你暗算受伤?你还真有脸啊……”

    轮回的眉头一阵抖动,没有等龙玉说完,身子就陡然一晃,消失不见了去。

    而下一秒,他却是出现在了龙玉的跟前来,猛然抬手,劈出了一掌:“你这贱货,我先杀了你,而迟早有一天,我会把那个花花公子也给送下来,陪着你一起走那黄泉路的!”

    砰!

    一声巨响,就好像是大炮出膛一般,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

    那龙玉双手护胸,硬生生地抵挡住了轮回的一拳,结果朝着身后不停退去,最终撞到了一处船舱上,将那墙壁都给挤压变型。

    而轮回一动手,其余的海盗全部都挥舞起了手中武器,一时间鲜血飙射。

    跪在地上的那些船员瞧见没有了生路,也仓惶爬起,有的奋起反抗,有的则悲观地从空隙钻出,朝着海里跳了下去。

    然而跳下去的结果并不见得有多好,下面也有海盗,将其直接生嚼了去。

    瞧见这仗一下子就打了起来,骑鲸者再也按耐不住,嘿然笑道:“素来听闻轮回乃东海道上第一凶人,今日某家就要见识见识……”

    <b>说:<b>

    花花公子&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