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实力,领悟
    那一道剑光是如此的犀利,即便是在赵公明的神威之下,也有着让人为之敬畏的恐怖气息。

    瞧见那崩溃的石头傀儡,志得意满的赵公明愤怒地大叫着,指着前方怒吼道:“怎么着,终于按耐不住了对吧?没想到凤长老居然摆明了旗帜,开始勾结外人,陷害忠良了?”

    抱着洛小北的那倩影几个起落,将人安顿在了场外之后,回身一闪,竟然回到了遍地都是石头傀儡的废墟之中来。

    这人却正是洛飞雨。

    她之前曾经跟我们声明过,说为了家人,对于围剿赵公明之事,她决定置身事外。

    因为如果成功了还好,若是失败了,只怕整个西门王家都会被逼迫离开蓬莱岛,这是她所不希望看到的。

    暗地的支持都无妨,但是公开站出来,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危险。

    然而此刻,她却最终还是站出来了。

    她足尖点在了最高的那一具石头傀儡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宛如魔神一般的赵公明。

    一身白衣的她被狂风不断地吹着,衣袂飘飞,宛如仙女入凡一般,而面对着赵公明,她却表现得很淡然,平静地说道:“我此番过来,只是以我私人的名义,以一个姐姐的名义,救我那整日闯祸的妹子而已,与凤长老无关。”

    “无关?”

    赵公明脸色铁青,恨声说道:“你是她刚收不久的徒弟,也是最得她信任的弟子,倘若不是那个刚刚入门的漂亮小妞儿,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代的海公主了,怎么可能与她无关?这话儿说出来,谁信?”

    面对着这样的指责,洛飞雨表现得十分淡然。

    她秀眉轻挑,无所谓地说道:“爱信不信。”

    如此张狂的话语让赵公明十分愤怒,他从袖子里摸出了一把戒尺来。

    那戒尺宛如一把铁剑似的,只有三四尺长,在那身高一丈的赵公明手中,就好像是小孩子的玩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那戒尺一展现出来的时候,我却感觉自己所有的心神,都被其吸引了去。

    那尺子之上,仿佛有星辰融入其间,漫天的星辰之力都为之驱动。

    赵公明冷然一笑,说道:“老不死的想凭着区区一个徒弟,就将我给打发了,真的是好笑且让我用这量天尺,将你给打得魂飞魄散吧……”

    他将那尺子高高举起来,突然间头顶之上,无数星辰璀璨,遥遥之间似乎有无数星力汇聚而来。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材,要是能够给我揉一晚上该多好,只可惜下一刻,再美好的娇躯都不过是烂肉一坨了……”

    赵公明盯着洛飞雨高耸入云的胸脯,贪婪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量天尺举起来之前,废墟之上的几十个石头傀儡也动了,朝着场中所有对手冲去,不但是我,屈胖三和洛飞雨也被重点照顾。

    特别是洛飞雨,赵公明显然对她的加入愤恨不已,认为是一种背叛。

    无论在哪里,大家对于背叛者的痛恨,远远超出敌人。

    我被那鼓荡的炁场给逼得不断转换身位,试图朝着屈胖三那边接近而去,然而无数的石头傀儡则将我们给阻拦。

    这些石头傀儡别看只是一大堆石头砖瓦堆砌而成,就像一个粗糙的怪物,然而却拥有着庞大的力量,不知道赵公明用了什么手段,将这些怪物给糅杂到了一起来,随心意而为之,布成了一个恐怖的大阵。

    我身在其中,只有疲于奔命,而没有半分反击的想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那间隙之中,我却瞧见洛飞雨动了。

    她从那最高的石头傀儡身上跳了下来,回身就是一剑。

    她的剑是一种秀女剑,所谓“秀女剑”,其实就是古代前秦时期,女子的一种防身剑刃,这种剑十分玲珑小巧,也就比鱼肠剑要大上一些,而它的作用,除了观赏之外,更多的时候,是用来维护女子名节的。

    也就是当女子受到侵害的时候,将这剑送入自己的体内,或者割断自己的脖子。

    这种剑又轻巧,又锋利,仿佛没有什么使用价值。

    然而在洛飞雨的手中,却是另外的一种景象。

    只一剑,那高大四五丈的石头傀儡顿时就被里面蕴含的恐怖剑气给摧毁,化作了无数碎石砸落了下来,而下一秒,她的人在无数的石头傀儡形成的法阵之中穿梭,而剑也是。

    此间恐怖的气息横行,无数石头傀儡和硕大的拳头飞舞,到处都是死亡的阴影,宛如地狱一般。

    然而如此险地,洛飞雨却宛如在鲜花从中的花蝴蝶。

    她翩翩起舞,无数拳头和攻击都与她擦肩而过,不管如何,都没有任何办法挨到她的身子。

    而每一次她找准了时机,轻描淡写的一剑,都能够将那偌大的石头傀儡给斩碎了去。

    她就好像是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

    只有身处其间,方才能够感受到做到这样的程度,到底需要多强的手段和修为。

    短瞬之间,她已经毁掉了四五尊石头傀儡,而这个时候赵公明手中的量天尺终于落了下来,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虚空之上,竟然有一根长达十几丈的巨大尺子朝着这边砸落而来。

    轰!

    我当下也是使用那遁地术疯狂逃离,刚刚拼命离开,我回过头来,却瞧见那废墟之上一声炸响。

    那宛如实物的量天尺虚影,居然被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给切断了去。

    好强!

    直到此刻,我方才想了起来,洛飞雨在此之前,她曾经是邪灵教的右使大人。

    所谓“右使”,那可是除了掌教元帅和左使之外,第三号的大人物,虽然小妖告诉我,说洛飞雨之所以能够坐上这个位置,更多的原因还是平衡,是当时的掌教元帅小佛爷为了稳定教内元老的情绪,让原天王左使的外孙女洛飞雨坐上了这个位置。

    而即便如此,这个曾经当过邪灵教右使的女人,她早就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峰。

    任何小瞧她的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我瞧见赵公明祭出的量天尺既然被洛飞雨给斩断,循着原来的轨迹,返回了场中来,而这个时候,原来一直在追着屈胖三交手的赵公明也被激出了火气来,开始对上了洛飞雨。

    他对这个女人生出了必杀的嗔念,也终于放弃了对屈胖三那恐怖的追杀。

    这稍微的一点儿空隙,让看样子似乎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屈胖三缓过了一点气儿来,而受到洛飞雨的激励,我也奋勇向前。

    一剑斩,开始劈木,然后劈石,然后劈水,然后劈空气……

    它之所以威力这般大,除了独特的力量运用法门之外,还在于每一剑,都能够恰如其分地劈在了敌人的弱点处。

    这种经过无数次练习而铸就的剑感,才是一剑斩真正的奥义。

    我将一颗忐忑不定的心给沉静下来。

    举起手中的剑,我感受着空气的流动,万物的变化,以及炁场的最终规律。

    我的起点是如此的高,在我的脚下,有着两代传奇的一剑神王。

    他们是宛如杀神的存在,为何我不是第三代?

    一剑,斩!

    唰!

    一道破空声陡然响起,这一剑朴实无华,无剑光,无气势,无意境,就好像是小孩子随意的一挥。

    然而在我面前的这具石头傀儡,却在陡然一震之间,斜斜地倒了下去。

    返璞归真,朴实无华。

    我终于明白了,看似恐怖无比的石头傀儡,支撑它的,其实只是最核心处的一缕灵光,而这些灵光在某种阵图的控制下不断厮杀,而只要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将这灵光给扼杀了去,一切就会崩溃。

    这也就是为什么洛飞雨能够做到摧枯拉朽的原因。

    然而说得如此简单,但真正实施起来,却需要无比强大的内心、老道的剑法和洞察一切眼光。

    庆幸的是,我做到了。

    随着手感的纯熟,在我面前倒下的石头傀儡变得越来越多,一堆堆的碎石之下,是我那越来越纯熟的剑法,一剑又一剑。

    有的时候,是两剑。

    就在我厮杀得酣畅淋漓的时候,前面突然光芒一闪,刺得我双眼忍不住直流泪。

    抬头一看,却见屈胖三出现在了我的跟前。

    此刻的他与先前那宛如太阳一般耀眼的形象有着很大的区别,似乎黯淡了许多,口鼻之间也全部都是鲜血,身后的翅膀也破烂不堪,就好像一烂抹布。

    没等我欣喜招呼,屈胖三向我伸手,说那七把雷击木小剑呢?

    我慌忙摸出来给他,而屈胖三接过来之后,指着我面前的大堆石块说道:“你的责任不是跟一帮没有生命的石头打架,看我的动作,记住,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了,你我就都得死在这里。”

    说罢,他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胸口一滞,他仿佛将周遭的空气都给吸光了。

    多庞大的肺活量。

    而几秒钟之后,屈胖三徒然间就出现在了赵公明的身后来。

    那家伙身后的虚影猛然转身,六条胳膊上的法器朝着屈胖三砸了过来,而屈胖三却根本不理,将那七根小剑给射来出去,大声喊道:“就在此刻!”

    早在此之前,我已经举起了手中长剑,朝天竖起,口中念道:“三清祖师在上……”

    <b>说:<b>

    能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