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惊天,逆转
    赵公明说话的时候,场边的看台之上,突然间站出了数十人来,团团围住,全部都弯弓搭箭,朝着我们这边遥遥指了过来。

    只要我们这边稍有异动,那长箭就会骤然而往,如雨落下。

    我的心沉落谷底,知道这一次恐怕是逃不了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总之我们已经被赵公明算计了,就如同案板上面的肥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不过,就算是死,我也要战。

    人,就得不服输。

    不过……

    我想了一下,低声说道:“三儿,一会儿我过去拖住那狗东西,你人小目标小,趁机逃走吧。”

    屈胖三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瞧见他的眼中有笑意。

    怎么回事?

    感动的?

    我脑子里满是疑惑,而这个时候赵公明已经从马援朝的手中,结果了一把长刀来。

    这把长刀很特别,有点儿像是朴刀,就是那种木柄上安有长而宽的钢刀,刀柄与刀刃同长,十分考验臂力的一种战争利器。

    赵公明抓着这把刀,然后高高地扬了起来。

    那一刻,他整个人充满了浓浓的煞气,狂傲地喝道:“我知道,有很多人对我不满,总觉得我赵公明掌管了蓬莱岛这么多年的经济大权,好像是做了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坏事,但是你们却不晓得,为了维持蓬莱岛的安定繁荣,老子到底耗费了多少心力。有人对我不满,大可直接站出来,对我当面指责,何必在这背地里偷偷摸摸,倒是让我小看你尔等……”

    这话儿并不是对我们说的,而是在指桑骂槐。

    而下一刻,他则准备杀鸡儆猴了。

    刀落下的前一秒,他大声吼道:“且让那些三心二意的家伙瞧一瞧,这背叛了我的下场,便如此一般……”

    而就在此时,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小六子也突然清醒了过来,张开满是污血的嘴,大声吼道:“赵老倌,你倒行逆施,残害忠良,肆意妄为,终有一日,你也会惨死于此的,我小六子先行一步,但在那黄泉路上,我等你……”

    唰!

    一道刀光掠过,头颅腾空而起,漫天的鲜血喷洒了出来,将赵公明手中的朴刀给染得鲜红。

    那个曾经过来救过我们的年轻人,连话都没有说完,便死在了此处。

    而近在咫尺的我们,却无能为力。

    因为我们一动,自己便是那万箭穿心的下场。

    杀了人的赵公明站在原地,小六子尸身喷出来的鲜血落下,靠近他身子的时候,却被一种无形的炁场所挡住,根本没有能够靠近。

    场景是如此的怪异,而我的心情也由恐惧,变成了愤怒。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小六子之所以被拖到此处来,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曾经潜入陷地宫的水牢之中,将我们给接引出来。

    这一点犯了赵公明的忌讳,所以被他拉出来,当面行刑。

    这并不仅仅只是给我们看,更重要的,是给那些关注此事的人,以及她们背后的势力。

    杀完了人,赵公明长刀前指,对着我们说道:“叛徒杀完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他虽然没有沾染半点儿鲜血,却是一身杀气。

    然而面对着这家伙,屈胖三却显得十分轻松,淡然说道:“公明长老既然将我们的计划给整得一清二楚,自然应该知道我在此处布置那法阵的名字……”

    尽管不知道屈胖三为何会这般说,但赵公明还是冷笑着说道:“嘿嘿,不就是叫做十方真解陷仙大阵,又名诛仙阵么?”

    屈胖三说这儿既然是碧游宫,而你又号作赵公明,自然应该知道诛仙阵的来历。

    赵公明冷笑,说:“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这诛仙阵可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杀阵,不过你一黄口小儿,年幼无知,又无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四剑,哪里能够组成什么诛仙阵?实在笑话……”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你既然知道我不可能组成诛仙阵,又如何会相信我的一切计划呢?

    赵公明说若不是得知你曾闯入陷空洞,又在白眉老人的镇守下出了桃花林,你以为我会对你如此重视?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你终究还是没有弄明白,我为何会将决战之地,设在此处。

    这个时候赵公明也被他的话语给吊起了胃口来,说哦嗬,我倒是想知道,你到底是为什么呢?

    屈胖三目不斜视,用传音入密的法子,给我传了一句话。

    而就在我满心震惊的时候,屈胖三则悠然说道:“贵岛碧游宫的海公主此人,表面伪善温婉,实则野心极大,演技又高,又极其善于欺骗旁人,正因为如此,所以凤长老方才一直没有隐退,迟迟不肯将权力交给她,这才致使了你的崛起,也使得碧游宫的派系林立,权力分散。她不可信,与她合作,宛如与虎谋皮,这一点,你真当我不知?”

    啊?

    听到这话儿,赵公明脸上的微笑终于收敛了起来。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嘴硬的家伙,突然间发出了几声冷哼,说你当真是个属鸭子的,事到临头了,嘴还这般硬,搞得我一点儿成功的快感都没有。

    屈胖三也嘿嘿笑了,说所谓装波伊,那是有本事的人,才能够做的事,迷迷糊糊、懵懵懂懂,还要妄自尊大,那叫做找死。

    赵公明说你知道就好。

    屈胖三说我们还是没有聊到点子上,怎么样,还要继续说么?

    赵公明说你继续,我听着。

    屈胖三说本来吧,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是反派经常干的事儿,不过能够看到对手从一切尽在掌握的趾高气扬,变成最后的满盘皆输,我发现做这种事情很上瘾,所以倒也乐此不疲刚才说到了,我知道与海公主合作是与虎谋皮,但我还是选择了见她,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赵公明说是因为你缺心眼?

    屈胖三摇头,说不对,是因为我想让你安心,好让你从碧游宫那个乌龟壳里面走出来,露出唯一的一点儿破绽。

    赵公明哈哈一笑,说年轻人,真的很有想法,你继续。

    屈胖三也表现得十分开心,继续跟赵公明讲起杀他的计划,说你在碧游宫,那里有蓬莱岛无数高人的千年禁制,甚至还延续到洪荒神话时代的法门,我们想要杀你,简直是难上加难,所以得把你给引出这里来。

    但如何引,这是一个难题,所以我需要用自己来做诱饵,让你出来。

    他举起手指,说为了让你安心,我选择了与海公主合作,是因为我知道,你和他看似水火不容,但你这些年来之所以能够崛起,其实跟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为什么呢?

    因为不管你们外部的势力如何强大,但在这碧游宫中,最有权力的人,永远都是修为最为高深的那一个,也就是前代海公主凤长老。

    在共同的敌人面前,你们往往能够保持最大的默契。

    因为海公主的出卖,你方才会觉得一切都胜券在握,觉得能够在凤长老出手之前,将我们给击杀,也借此警告她,大家相安无事最好,否则你狗急跳了墙,那将是一拍两散的局面。

    为了蓬莱岛的未来,凤长老会容忍你的强势,这就是你的如意算盘。

    但殊不知,你的骄傲和狂妄,已经让你落入了我的算计。

    因为你终究还是出现在了这里。

    他的讲述,到这里,算是告了一个段落,而赵公明则整张脸都变黑了,显然他说的这些事情,已经让他变得十分忌讳。

    不过……

    赵公明冷笑了起来,指着周遭说道:“我明白了你的计划,不过那又如何?这附近,全部都是我的人,尽管你让那老不死的牵制住海上丝绸之路的人,但却不晓得,海公主也帮我牵制住了老不死的人,你在此处,没有任何救援,就只有你们两个小杂鱼,凭什么逃脱升天?”

    屈胖三一愣,不由得笑了笑,说哦嗬,事情竟然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凤长老居然认真考虑了我的提议,并没有另外的心思?这真的是让人有些意外……

    啊?

    赵公明说难道在你的考量之中,连那老不死的,也会对你们下手?

    屈胖三说对啊,我本就没有将杀你的希望,寄托在蓬莱岛碧游宫任何一人的身上。

    赵公明说那穷途末路的两位,准备拿什么杀我?梦想么?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一对眼睛顿时就发起了光来,说讲到这里,事情就进入到了高氵朝部分你知道我明明摆不出诛仙阵,为什么还会吹这个牛波伊么?

    赵公明说这是为何?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你这个傻波伊,因为诛仙阵根本就是一个幌子啊,我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画的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符阵,其实根本就是骗人的,你们从中破坏,毁去了也都没关系,因为我这些天来一直在做的,是研究这擂台之上,那传承千年的维稳法阵啊此阵威力甚大,既能维稳,也隐藏着最为恐怖的力量……

    说到这里,他大声喝道:“陆言,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轰!

    <b>说:<b>

    我的妈呀,都是算计&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