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满盘,皆输
    这两天子屈胖三一直偷偷摸摸地在折腾搞事,而我则大部分时间给留在了屋子里看守莫潋小姐,所以都不知道他将战场设在了角斗场中。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一些心虚。

    这一次的情况,其实是翻版了当初诛杀钊无姬和七魔王哈多的场景,然而虽然我与屈胖三的配合已经十分娴熟,轻车熟路了,但我终究还是觉得不对劲。

    要知道,那赵公明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比起前两位来说,他在这里占据了天时地利,怎么看都不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要是事情出了一些差池,那可该怎么办?

    然而屈胖三却显得信心满满,说你放心,一切我都布置妥当了,只要赵公明进场,我便施法将其困住,然后你引动天雷,将其劈死,一切就了解了。

    我说这东海蓬莱岛处于海洋深处,水面之下,是否能够引来天雷,我也不曾知晓……

    屈胖三盯着我,说箭在弦上,你跟我说不准备发了?

    瞧见他如此的执着,我终究没有再犹豫。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对的。

    无数次的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我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努力配合好就是了。

    我们将莫潋交给欧阳茉莉,让其代为看管,等待着事后再做处理。

    此人是我们牵制马援朝的关键,只要拿住他,马援朝就不会生出任何异动来。

    紧接着,两人开始趁着夜色,朝着角斗场走了过去。

    一路上还算顺利,到达角斗场的时候,这个东海蓬莱岛最有特色的偌大建筑里鸦雀无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这里按理说应该有看管人员的,估计是海公主又或者凤长老那边的安排,所以一人都没有。

    两人翻墙而入,来到了人员进场的一处石拱门隧洞之中,屈胖三指着场地周遭的符文,对我说道:“看到没有,这是连神魔都能够束缚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阵,又名诛仙阵,可是大人我的压箱绝学,凭着海公主那边提供的诸多材料,我在这里布置妥当了,只要那赵公明进了我的瓮中来,就肯定会成为一大王八,逃不出我的手掌。”

    我跟着他往里面走,在那比篮球场还要宽阔的石台之上,最外面是蓬莱岛先贤篆刻的古老法阵,防止内中力量冲突到外面来。

    而里面,才是屈胖三的层层布置。

    这些图纹看着十分古朴神秘,充满了一种力学上面的美感,我虽然不懂这东西,但也觉得优美无比。

    我能够感受到这些符文里面充满的神秘力量,也感觉到了屈胖三充足的信心。

    他之所以敢说这样的大话,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这会儿离赵公明的到来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屈胖三带着我走了一遍整个场地,然后告诉我接下来的流程。

    马援朝会将人给引入场中,到时候他会全力驱动法阵,然后将赵公明给束缚在一处阵眼之中,到时候他会给我三到五秒的时间,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施展出神剑引雷术。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我耐心地听,但总感觉事情有些蹊跷。

    真的会如此顺利么?

    两人走了大半圈,突然间我感觉到周遭的空气有些僵冷起来,下意识地朝着四周望了过去。

    屈胖三一愣,说怎么了?

    我说感觉好像有人来了,你仔细听一下……

    我伸手,往着我们来的通道那边指了过去,屈胖三皱起了眉头来,仔细地侧耳倾听一番。

    一开始的时候很模糊,随后那脚步声就变得很清晰了。

    屈胖三脸色一变,说怎么可能,不是说好十点钟的么,为什么会提前这么多?

    我心中一直都有疑惑,此刻突然遭遇变故,心理上反而能够快速反应过来,抓着屈胖三的手,就往这旁边角落的阴影处躲了过去,而我们这边刚刚躲好,刚才走来的通道口处,便多出了一个身影来。

    这个身影我见过,一袭青衫,儒雅而又风度翩翩。

    碧游宫财神,赵公明。

    只有这么一人,没有马援朝,也没有别的什么人。

    我的心望着下面沉落下去,下意识地看向了屈胖三,只见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屈胖三没有说话,而出现在了角斗场前的赵公明也没有说话。

    如此沉默了十几秒钟,那青衫长者,抬起了衣袖来。

    紧接着我们听到了一声“啪”的响声。

    一束光亮投射到了我们的身前来,将躲在角落里面的我和屈胖三给照得分明。

    半空中,我与赵公明的目光陡然相撞,我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威压,整个心脏不停地乱跳,而下一秒,我方才发现那家伙的目光并没有聚焦在我的身上,而是落在了屈胖三那里。书阅ぁ屋

    到底怎么回事?

    马援朝出卖了我们,还是别的什么人?

    当时的我直接就懵逼了,而屈胖三则板着脸,一言不发。

    赵公明缓缓地向前走,一路走到了我们面前的十米之外,方才停下,然后朝着我们拱手说道:“两位,前些日子,我真的是小看两位了,就这一点,我得给你们道个歉。”

    说罢,他恭恭敬敬地朝着我们鞠躬行礼,显得十分的郑重其事。

    屈胖三冷笑了一声,说赵先生客气了。

    赵公明行过礼之后,抬起身子来,微微笑道:“两位是否觉得有些惊讶,为什么我对你两位的行踪如此笃定,甚至没有半分惊讶?”

    屈胖三说无外乎出了内奸而已。

    赵公明说两位不想知道你们这么周密的计划里,到底是哪儿出了岔子么?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说来听听,我也能够查遗补缺。

    赵公明却笑了,摇头说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给人解释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句实话,你们真的让我惊掉了眼球,居然能够做到这一步,而我若是不用些手段,只怕许多人都不会服我,所以我想要跟两位借一样东西,帮我稳定人心,不知道可否?”

    屈胖三说这事儿好说,先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赵公明手掌一翻,却是有一颗珠子浮现在了手心之上,他说道:“可是这崆峒石?”

    屈胖三说对。

    赵公明说两位先将尔等的项上人头借给我,一切都好商量;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立立威来人,把那吃里爬外的狗东西给我带上来。

    他话音刚落,门洞的阴影走,走出了一个人来。

    马援朝。

    那家伙的手中,拖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我眯眼望去,这才发现这个已然是血肉模糊的家伙,居然是那日过来找寻我们的小六子。

    他显然是吃了很多的苦头,受刑无数,这会儿被马援朝给架过来的时候,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

    马援朝把人给一直押到了赵公明的身边,然后将其押住,跪倒在地。

    然后他抓起了小六子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

    瞧见右眼眼珠子给人掏空,一口牙齿全部拔光的小六子,那满脸密密麻麻的划痕,我的心中就是一颤,忍不住厉声喝问道:“马援朝,你居然敢背叛我们,就不怕我们杀了莫潋么?”

    马援朝冲着我们冷冷一笑,指着台上说道:“你看那是谁?”

    我抬头一看,却见本来被留在欧阳茉莉家的莫潋,此刻居然出现在了台上。

    她穿着真丝睡衣,十分性感,双手扶着看台的栅栏,一脸恨意地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而在她的身旁,则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那个男人拄着拐杖。

    司马老贼,赵公明麾下的第一大将,一个几乎能够与他比肩的顶尖强者。

    瞧见这人的一瞬间,我的心几乎陷入了绝望之中。

    怎么可能?

    海公主不是答应让骑鲸者拦住司马老贼,让他不得出宫,也不能够搀和进这一场战斗中来么?

    为什么他还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海公主背叛了我们之间的协定?

    我看向了屈胖三,发现他居然面无表情,似乎对莫潋的获救,和司马老贼的出现无动于衷。

    他是真的不在乎,还是不想露出惶恐之色,免得失去先机呢?

    我猜不透屈胖三的想法,不过瞧见他如此镇定,心中的紧张稍微缓解了一些,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我还是对马援朝厉声说道:“那你就不怕自己脑中的禁制么?”

    马援朝哈哈一笑,说老板早就给我看过了,什么一念之间、灰飞烟灭,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玩意而已。

    啊?

    我看向了屈胖三,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屈胖三无奈地笑了笑,说自然,世间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东西?都是我编的……

    我的心中一抽搐,不过还是留着一份希望。

    那希望就是屈胖三的“十方真解陷仙大阵”能够在此刻发威,出其不意地将赵公明给控制住,然后我在想尽办法,将其轰杀,再想办法逃离此处。

    然而这个时候,屈胖三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朝着对方问道:“阁下既然敢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已经破坏了我先前的布置?”

    赵公明嘿嘿而笑,说你觉得呢?

    <b>说:<b>

    绝境&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