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玄机,磋商
    这句话我憋了一路,到现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之前听林曦说过,那个极有可能是我哥的人,他的同伴都叫他黑狗。

    黑狗,黑狗,缩写成一个字,便是默。

    默默无语的默。

    所以听到这个外号,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我那个失踪多年、然后又突然出现的兄长陆默。

    莫潋听到我的问话,浑身就是一震。

    她的心中在恐惧,而这种恐惧则是发自内心的,而且还是郁积许久的一种下意识反应。

    她试图掩饰,低下头,说黑狗就是黑狗,没有大名的。

    我抓起了她的下巴,盯着这女人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告诉你,黑狗到底叫做什么名字?”

    莫潋依旧咬着牙不肯说,而这个时候,我捏起了拳头来。

    我的指骨咔咔作响。

    一股杀气弥漫出来,死死盯着面前这个看似娇柔孱弱的“林黛玉”,对她说道:“你或许觉得我长得太过于善良了一些,不太会杀人;但我可以告诉你,鲨将军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脑袋却被我给斩了下来,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丧失性命,也破坏我们与马援朝之间的合作,你懂么?”

    感受到了我实实在在的威胁,又联想起之前马援朝对我们的描述,作为一个珍爱生命的女人,她表达了臣服的意愿。

    她崩溃了,告诉我关于黑狗的事情。

    的确,再见到我的第一眼,她还以为黑狗回来了,想必鲨将军瞧见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

    说不定这也是他对我恨之入骨、一点儿机会都不给的原因。

    没有人知道黑狗的来历,他是轮回从遭遇海难的一艘救生艇里面救出来的。

    而在他救出黑狗之前,那家伙已经在海上飘荡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故事有点儿夸张,有人说就像是少年派奇幻漂流一般,不过后来海上丝绸之路的人便渐渐地接受了组织里面,突然多出了这么一个人来。

    尽管此人来历不明,但轮回对他却是十分的器重,而黑狗也凭着自己的手段,整合了海上丝绸之路,打败了盘踞在东海的许多势力,最终让海上丝绸之路称雄于东海之滨,成为了东海航线上的唯一一霸。

    而黑狗也被称作是轮回手下的第一大将,甚至有人觉得轮回应该让半壁江山给黑狗,以示笼络。

    因为这人实在是太能干,太强了。

    然而正处于蜜月期的轮回和黑狗,突然之间就分道扬镳了,轮回指着黑狗其实是别的势力渗透进的海上丝绸之路,指着黑狗优柔寡断、没有杀伐之心,而黑狗则指着轮回嫌他功高震主,想要杯酒释兵权。

    双方在东海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大打了一架,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轮回胜利了。

    但黑狗却并没有死,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了海上丝绸之路,投奔了黑狗,但至于黑狗最后去了哪里,留在海上丝绸之路的人,却也都不得而知。

    在海上丝绸之路,黑狗成为了一个禁忌话题,任何人都不能提及。

    而正是那一次分裂之后,轮回加大了与蓬莱岛赵公明的合作,组成了战略协作关系,然后渐渐地变成了赵公明手中一把铲除异己的刀。书阅ぁ屋

    听完了莫潋的讲述,我并没有完全相信。

    我问了几个问题。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黑狗加入海上丝绸之路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名修行者了么?

    莫潋回答,说是,但并不是很强,而是在之后的过程中,渐渐成长起来的,据说轮回还是黑狗的师父,教了他许多的法门和手段。

    我又问了一个问题,说有多少人跟着黑狗走了。

    莫潋说没有算过,差不多有二十多人,大部分都是与黑狗关系密切的人,而且都是高手,所以黑狗的出走使得海上丝绸之路的实力大减,干将少了一半左右的人手。

    我沉默了许久,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黑狗是否知道东海蓬莱岛?

    莫潋回答知道,不但如此,而且他似乎跟海公主有勾结,也正因如此,方才使得轮回不能容他。

    我盘问完毕之后,马车也停下了。

    到欧阳茉莉家了。

    屈胖三凑过来,笑嘻嘻地说道:“聊得挺开心的?不过很抱歉,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有的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所以委屈你再睡一下……”

    莫潋赶忙喊道:“等等……”

    话语还没有说完,屈胖三的一拳头就砸落了下来,莫潋一声不吭地就倒在了地上去。

    我们是从侧门进入的欧阳茉莉家,我们一路坐在马车里,也分不清楚这东南西北,进来之后,方才发现她家并不算大,不过也有两进院子,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也算是家大业大了。

    欧阳茉莉将我们引入客房之中,将莫潋给处置妥当之后,她朝着屈胖三说道:“之前的话没有多谈,你仔细讲一讲。”

    屈胖三说具体的事情,我不想透露太多,除了提供藏身之处外,我还有一个要求。

    欧阳茉莉说你请讲。

    屈胖三盯着她,说我们要见海公主一面,谈一谈条件。

    欧阳茉莉的脸色一变,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说现在碧游宫一片混乱,海公主也不是说能见就能够见到的莫非你们还打算进一趟碧游宫?

    屈胖三说我得罪了桃花林的守阵老头儿,就不进去了,你让海公主出来吧。

    欧阳茉莉说凭什么?

    屈胖三说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最后只说一句话,那就是你们倘若是想要让海公主恢复往日荣光,让赵公明这个已经让蓬莱岛蒙羞的家伙以一种最和平的方式消失的话,那我们就好好谈一谈,不然的话拉倒。

    欧阳茉莉说你们就不怕我转身就把你们交给巡防营?

    屈胖三嘿然而笑,说我们能够从重重险阻的碧游宫逃出来,并且甩了赵公明一个大耳刮子,就不会怕那什么巡防营。

    欧阳茉莉沉默了许久,然后对我们说道:“抱歉,我做不了主。”

    屈胖三显得十分体贴,说那就找能做主的人商量一下。

    欧阳茉莉说你们现在这房间里待着,我去找个人过来,可以么?

    屈胖三说没问题,不过你这儿如果有吃的话,帮忙弄点儿过来好么,我这一天一夜都没吃啥玩意了,肚子有点儿扛不住。

    欧阳茉莉瞧见老奸巨猾的屈胖三露出这般神态来,忍不住笑了,说好,这就给你们弄点儿吃的。

    她叫厨房做了夜宵之后,便离开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带了一人过来。

    那人却是我们的老熟人,骑鲸者欧阳发朝。

    见到我们的时候,他也显得十分惊讶,下意识地想要摸武器,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回望欧阳茉莉,说七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茉莉将屈胖三给她的承诺,又给骑鲸者讲了一遍。

    看得出来,为了保险,她路上居然什么都没有跟着骑鲸者说起,显然也是怕出现什么不可控的意外。

    听完了欧阳茉莉的话语,欧阳发朝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中去。

    他想得比欧阳茉莉要深远许多。

    长足的思考之后,欧阳发朝提了几个问题,最核心的意思就只有一个,那便是我们凭什么有那胆气能够解决掉赵公明。

    赵公明,可是蓬莱岛碧游宫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几乎能够触摸天道的存在。

    对于这个,屈胖三表现得比较神秘,有一种山人自有妙计的自信。

    不过为了取信对方,他承认了陷空洞的异动,是我们弄出来的,另外赵公明的陷地宫,也是给我们弄的。

    不但如此,我们还一路解开了各种禁制,冲出了碧游宫最为骄傲的桃花林。

    骑鲸者是一个十分沉稳的人,他并没有听信我们的话语,也没有直接拒绝,若是问需要一些什么帮助。

    屈胖三说需要跟海公主碰一面之后,才会提及。

    不过我们这里可以提前讲两点,第一就是得有人帮忙牵制住赵公明手下的头号大将司马老贼;第二就是轮回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人,得帮我们拖住。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彼此的牵制和契约,也就是不能卸磨杀驴,我们帮忙解决了赵公明,回头海公主就那我们的人头来立威。

    这是最基本的三点,至于其他的,我们都可以谈。

    骑鲸者注意到了床上睡着的女子,问起了身份,我们如实解释,听完之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点头,说好,我先请示一下海公主,然后再回复你们。

    屈胖三说这事儿你得快,机会难得,稍纵即逝,如果拖了两日,失去了先机,我们就走了,拜了个拜。

    骑鲸者匆匆离去,一直到次日清晨的时候才回过话来,说午后两点,海公主会亲自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养精蓄锐妥当了的我和屈胖三不由得会心一笑。

    说真的,这位海公主的性子倒也还是急了一些。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她对于赵公明的恨意,未必会比我们任何一人弱……

    <b>说:<b>

    海公主就那么简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