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情侣,吃心
    马援朝来了,一整天不见,终于回到了家中,我将睡了一整天的屈胖三给叫醒了,然后两个人围在窗户这边打量着。书阅ぁ屋

    在一群人的簇拥下,马援朝朝着院子的深处走去。

    他似乎有许多的事情要交代,一边走一边聊,旁边有好几个人在听着,每说一句,都有人点头,然后记下。

    一直走进了内院,我聚精会神,侧耳倾听,也没有再听到太多的动静。

    十几分钟之后,那些人相继离开,只剩下了马援朝一人在那儿。

    我和屈胖三又等了一会儿,然后悄不作声地溜出了房间,顺着墙沿的阴影处往里走,最后摸到了马援朝所在的院子里。

    两人屏气凝神,还将匿身符给开启,然后来到了唯一亮着灯光的房间跟前,在角落里缩着。

    马援朝在里面跟人说话:“莫潋,最近蓬莱岛有些不太平,我看我们还是离开吧?”

    有女声回答,说为什么?怎么你去了一趟碧游宫,就变成了这样?

    马援朝说我只是给吓的。

    那女人说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码头这边也一直在戒严,平日里街头都看不到巡防营的人,现在每个街口都有人站岗放哨?

    马援朝说昨日陷空洞发生异动,整个定海峰都听到了动静,随后老板所在的陷地宫被人用恐怖手段给震塌了大半,整个碧游宫到处一片风声鹤唳,我差一点儿都没有能够出来。

    莫潋说到底是谁干的?

    马援朝说陷空洞不知道,连老板都不清楚,但陷地宫的事情,却是我先前阴过的那两个小子,当初本来只是想拿他们当枪使一回事,好杀一杀玛吉王子的风头,没想到这两人当真是强横无比,而且人缘也不错,人在陷地宫水牢之中,都给救了出去,而且还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老板发动了巡防营里我们的人手,几天都没有找到,一冒头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来。书阅ぁ屋

    莫潋说炸垮了陷地宫?他们是用炸药,还是什么?

    马援朝说不是现代手段,我听老板分析,说之前厄德勒里有一个顶尖高手,叫做地魔,此人便善于此道,已经发力,整个山峰都能够震塌下来。

    莫潋说这世间居然还有这般厉害的手段?你确定真是那陆言弄的?他那日在角斗场的时候,我也去看了,仿佛没这么厉害啊?

    马援朝说他倒也还只是其次,他旁边的那个小屁孩子更加恐怖,深不可测。

    莫潋说一三五岁的小孩儿,再强能有多强?

    马援朝说你知道司马老贼吧?

    莫潋说怎么不知道,赵公明手下第一高手,这人的手段据说比碧游宫的一些长老还强悍,要不是当年赵公明对他有恩,怎么可能一直蛰伏在其手下这么多年?

    马援朝说你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鲨将军的手段,你也是有了解的。

    莫潋说鲨将军为东海中一虎鲨成精,幼年时期一直被日本岛四国一隐士高人豢养,后来那老头儿死后,在海上遇到轮回,被其降服,后来海上丝绸之路分裂,黑狗出走,鲨将军便是轮回手下的第一干将,我如何不知?

    马援朝说可是鲨将军死了。

    什么?

    莫潋大为惊讶,说怎么死的?他不是刚到蓬莱岛不久么,昨天早上才进的碧游宫,难道被海公主或者是凤长老的人发现了?

    马援朝说不是,你应该知道他死在了谁手里?

    莫潋沉默了几秒钟,这才说道:“难道是陆言和那小孩儿?”

    马援朝说陆言昨夜在宫中逃窜,被司马老贼和鲨将军两人给撞上,然后发生了冲突,当时双方都使出了全力,按理说陆言是跑不了的,没想到陆言这人十分狡猾,居然趁着被司马老贼一记掌心雷击中的时候装死,最终骗得鲨将军上前,一刀将其斩杀,随后那小孩儿出现,破了司马老贼的法阵,趁着巡防营到来之前逃脱了去。

    莫潋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两人居然这般强,那是不是只有赵公明或者我们岛主出手,方才能够治得了他?

    马援朝说不行,现在无论是海公主,还是凤长老、赶海大长老,对老板都盯得紧紧,他现在一动也动不了,至于你们岛主,他就露了一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我之所以说要离开,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此事。

    莫潋说那是什么?

    马援朝说海公主最近表现有些异常,显得十分激进,完全没有了之前韬光养晦的样子,老板说她搭上了北美兄弟会的特使,准备搞点儿事了,而老板则首当其冲。

    莫潋说这么关键的时刻,你不是应该站在他的身边么,怎么能够离开呢?

    马援朝说我这两下子稀松平常,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的;再说了,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莫潋,你的心疾越来越重了,我这里拿到了老板从西门王家高价求来的药引,如果能够再找到九位处子的心脏入药,你就能够完全康复,不用每隔七七四十九日就吃一个人心缓减病情了……

    吃人心?

    我心中一阵恶寒,而那两人却当做是平常之事,莫潋显然不愿意就此离开,决意留在此处,而马援朝却对她说蓬莱岛到底还是人少,要找到九个符合条件的处子难度颇大……

    如此一番争执,屈胖三再也听不下去了,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准备进场。

    我点头,来到了那门口,轻轻推了一下门。

    那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没有动,我犹豫了一下,屈胖三却摸出了一根铁丝来,在锁眼里轻轻搅动了一下,然后推门而入。

    我们的进入弄出了一点儿动静来,里面显然是听到了,齐刷刷地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没有任何犹豫,我和屈胖三立刻向前冲了过去。

    速度飞快,马援朝似乎想要去按响警报,结果给我一把抓住了手,随后使劲儿捂住了他的嘴巴。

    这家伙的手段到底还是稀松寻常,与我几分挣扎之后,最后给我死死地压倒在了地上,而另一边,屈胖三已经跳上了床榻,摸出了一把尖刀来,顶在了那女人的脖子上。

    当瞧见这一幕,马援朝停止了挣扎。

    他不敢再动了。

    我制住了他,打量着床榻上的那女人,瞧见虽然生病了,但是婀娜窈窕,皮肤白皙,就仿佛是那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带着一种虚弱娇柔的美丽。

    难怪马援朝会倾心于她。

    那女人不但美丽,而且胆气很足,即便是被屈胖三给制住了,她也面不改色,对着我们说道:“满世界的人都在找寻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然离开了碧游宫,实在厉害。”

    屈胖三面不改色,说夸奖。

    女人说谈个交易如何?

    屈胖三盯了她一眼,然后摇头,说不要。

    女人诧异,说为什么?

    屈胖三说我不想跟太聪明的女人聊天,因为说着说着,就容易栽进了沟里去,所以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说罢,他居然直接扬起手来,一记手刀砍在了那女人的脖子上。

    女人一声不吭地闭上了眼睛。

    如此果断?

    看起来屈胖三以前可是吃了女人的不少亏,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坚决。

    莫潋晕倒之后,屈胖三让我把马援朝给扶了起来,然后绑在了椅子上。

    这家伙倒也是个识时务的人物,在知道反抗无效之后,表现得十分配合,无论怎么样都没有问题,而当我们将他给绑好之后,他立刻说道:“你们想要怎么样,只管说只要是不伤害我和莫潋,事情都可以谈。”

    他如此的光棍,倒是让我们有些惊讶。

    屈胖三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聊天之前,咱们先算一下之前拿我们当枪的旧账吧。”

    在屈胖三的眼神示意下,我走上前去,抬手就是几个大耳刮子。

    虽然与玛吉王子的一战,是我有意为之的,主要的目的就是快速出名,好让同在蓬莱岛的虫虫能够得到消息,但这事儿毕竟是马援朝别有用心挑起的,那就不能听之任之,一笑了事。

    所以我丝毫不留手,扇得马援朝两耳嗡嗡,鼻青脸肿。

    这就是下马威,将这家伙的气势给夺了去。

    扇完了耳光,马援朝从口中吐出了一颗牙齿来,盯着屈胖三说道:“现在可以谈了么?”

    瞧见他这沉稳样,我抬手又是一记耳光。

    这一下马援朝有些愤怒了,说到底有完没完啊?

    我又是一耳光。

    他终于服了,耷拉着脑袋,说你们到底想干嘛?

    屈胖三瞧见他一脸郁闷,忍不住嘿嘿直笑,说小朋友,现在后悔不?

    马援朝说后悔,我算是眼瞎了。

    屈胖三说知道就好,告诉我海上丝绸之路都来了多少人?

    马援朝说来了十五个,个个都是高手。

    屈胖三又问轮回在哪里?

    马援朝摇头,说不知道,轮回此人最是神秘,从来不露头,除了鲨将军和我们老板,没有人瞧见过他的真面目。

    屈胖三沉吟了一番,最后又问道:“那么,你们老板,也就是赵公明,他什么时候会出宫?”

    <b>说:<b>

    太聪明的女人,连屈胖三都怕&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