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重逢,桃林
    屈胖三的出现让濒临绝境之中的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生的希望,而就在我一阵恍惚之间,那家伙终于出手了。

    密密麻麻的炁场幻影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孔洞,然后伸出了一只手来。

    那手将我给一把拽住,轻喊道:“撒手。”

    我没有再抱着那鲨将军的尸身,转身与屈胖三离开。

    我们两人跳出阵来,屈胖三回望了一眼,说你这法阵倒也精致,若是有时间,我倒要跟你好好玩一玩……

    说罢,他向着前方跑去,司马老贼气得七窍生烟,大喊一声道:“休走!”

    话音刚落,他人便抓着那根铁杖就要冲杀上来,结果屈胖三拍了拍手掌,哈哈大笑道:“入我瓮中来!”

    司马老贼浑身一僵,不敢上前,而屈胖三却朝着地上扔了几个小石子。

    “砰”的一声响,烟雾弥漫,将我们的身影给遮盖了住,然后屈胖三拉着我的胳膊就朝着外面跑去。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有人高声喊道:“碧游宫宵禁,何人在此闹事?”

    内务巡防营的人过来了,这使得司马老贼最终还是没有追过来,我和屈胖三一路往下,最终翻墙离开了碧游宫,这过程又经历过许多周折,好在屈胖三对于法阵的熟识并没有让我们耽搁太久的时间,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桃花林中。

    这一片桃花林占地广阔,不知道有多少里地,而林中处处皆是法阵和禁制,还有庞大的守阵人,常人胡乱进入其中,必定会迷路,有的即便是死了,也未必能够找得出来。

    两人一路奔逃,到了林边方才松了一口气。

    我看着屈胖三,说东西拿到了么?

    屈胖三掏出了我的乾坤囊,扔在了我的手里,然后破口大骂道:“狗日的,我盘问了,那狗东西觉得老子的崆峒石品质很不错,于是随身带着了;你这玩意品质太低了,就给扔在了那里,赏赐给了一混蛋,我顺手夺了。”

    我接过乾坤囊,心中欢喜,丝毫不在于屈胖三的贬低,而是将里面给检查了一边。

    东西都在,没有丢,我抓着那破败王者之剑的剑柄,轻轻摸着那极品雷击木制作而成的剑鞘,心中欢喜,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你小子将人家的宫门弄塌了,老窝都弄毁了大半,那家伙正带着人满世界找寻你呢,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对方势力太大了,咱们在此不得久留,赶紧离开这里再说。

    我说是离开碧游宫,还是蓬莱岛?

    屈胖三无所谓地摇着头,说你觉得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崆峒石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咱们不能白便宜了赵公明。”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就冲你这句话,我就没有白忙活碧游宫乃是非之地,到处都是法阵,施展不开,发挥不了咱们游击战的优势,咱们还是得赶紧回到码头社区,然后将他给诱导出来,到时候再用雷法将其劈死,扬长而去,这才是咱爷们该做的事情。

    我自然是一切都无所谓,如此商量妥当之后,两人开始往桃林之中行走,而路上我则跟屈胖三交待起了我们分离之后的事情来。

    当他得知我被骑鲸者给拦截,随后被洛飞雨救出、藏匿于骊风娘娘的宫中时,屈胖三冷笑一声,说洛飞雨绝对是想用咱俩给陷地宫添点儿麻烦,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赖上她得了。

    我说怎么个赖法?

    屈胖三说咱们在东海蓬莱岛,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抓瞎,处处都碰壁,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干活儿,得有人帮我们做耳目,这样子才能够算计得到赵公明。

    我点头,说对,不但如此,我们离开蓬莱岛,也得有人送离,不能够咱就得把性命交代在这里。

    屈胖三又问我,说在那陷空洞中跟虫虫谈得如何?

    我如实说了一遍,屈胖三对于前面的都不感兴趣,唯独最后那一吻,翻来覆去问了好几回。

    至于陷空洞中对于世界规则的感悟,屈胖三倒没有洛飞雨那般重视。

    这是个视八卦为性命的家伙。

    人进了桃花林,如此走了好一会儿,周遭都是一般的景致,我越走越心慌,说这到底什么情况啊,我们是不是给困在阵中了?

    屈胖三有些无语,说你醒目一点好伐,这一片地区哪里有什么法阵,根本就是观赏林。

    我说那法阵在哪里?

    屈胖三说再走半小时,差不多就到了。

    如此又行走了一路,应该有一刻钟左右,屈胖三却停下了脚步来,左右一打量,然后沉吟了起来。

    我弄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问是不是有麻烦?

    屈胖三说东海蓬莱岛最严密的地方,咱们闯了一个来回,这门户之地,再强也未必能够强到哪儿去,你担心个什么?我之所以觉得不对劲儿,是因为今天这里的变化多了上百种,估计是碧游宫出事,他们这儿将门户的守卫给加强了而已。

    说是如此说,不过他走走停停,犹豫的时间却变得越来越多了。

    结果说是半个小时,结果我们走了差不多三个多钟头,都没有瞧见任何道路,周遭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桃树林,脚下满是缤纷落英。

    在一块山石跟前,屈胖三干脆不走了,直接盘腿而坐起来。

    我问他话语,他也不答,几次之后,我便没有再问。

    很显然,屈胖三遇到难题了。

    眼看着天色灰蒙蒙的,慢慢过渡到了清晨来,我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而越是如此,我越得保持镇定,不敢胡乱出声,害怕打扰到这家伙的思考。

    如此又过了半个小时,屈胖三陡然睁开了眼睛来。

    他盯着我,说陆言,你感受一下,我们的脚下,是不是有什么地煞恶灵在。

    我问什么叫做地煞恶灵?

    屈胖三说就是有意志的地煞灵脉,被某种神魂给感染了。

    我没有犹豫,立刻入定,然后将心思往下沉浸,没一会儿,我感受到了一股深不见底的恐怖漩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入目处遍地粉红色的光芒,然后是扭曲不定的光环,充满了一种古怪的气息。

    我一接触,立刻就感觉到浑身如遭雷轰,陡然睁开了眼睛来。

    屈胖三连忙问起,而当我将实际情况给他表明之后,他点了点头,说事情对上了,这里应该藏得有桃花恶煞,正是有此物的不断运转和更替,方才使得我都迷失了方向。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办?

    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道:“如果我们没有进来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但此刻既然已经深陷其中,就没有必要再三心二意了,我这里有个方法,应该能够找到守阵者的方位,到时候将人给胁迫了,让他送我们离开便是了。”

    我心中惊讶,说人家肯么?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刀尖顶在心口上,不肯也得肯。

    说罢,他从脚下摸出了三撮土来,然后在口中念念有词,一边念,一边将泥土给洒落在地上,并且仔细地观察散落的方向和形状。

    这是在占卜,一种完全依靠上天和气运的手段。

    真的能够找到守阵者的所在?

    就在我心生怀疑的时候,屈胖三已经弄完这一切,带着我左转右转,如此十分钟之后,突然间前面一空,桃林间有一屋子出现,而在屋子前面的空地处,则有各种光华浮现。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准备好打闷棍了没有?”

    我一愣,说打闷棍干嘛?

    屈胖三说废话,当然是让他送我们离开了你放心,不管这里的人有多么牛波伊,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他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维持法阵的上面来,就给了我们足够的机会。

    听他解释,我深吸一口气,然后与屈胖三两人一起,偷偷摸摸地朝着那草房摸了过去。

    两人来到屋子外,从空隙之中往里瞧,但见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正盘腿坐在里面,然后在他的头顶之上,则有一张宛如丝帛的阵图。

    阵图之上,有诸多亮点,有的红、有的青、有的黑,而老头子则不断挥舞双手,调整着各种配置。

    然而当我伸手入怀,准备拿出破败王者之剑对其进行威胁的时候,里面却突然传来了声音:“来者皆是客,门外那位朋友,老朽这里虽然并无好茶,也无好酒,不过相请不如偶遇,既来了,便留在寒舍,喝杯清茶如何?”

    我的心头一跳,没想到这家伙的神识如此强大,居然能够感受到我在外面。

    被人点了名,我没有办法,收回腰间的手,高高举在了头顶,说前辈,我只是误入此地,一不小心就来到了这里,心中好奇,就偷看了两眼,还请原谅。

    老头子说道:“你且进来。”

    我没有再隐藏身形,从正门口进入,只见那老头子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来,说你就是巡防营通缉的那个贼人?

    我应了一声,正想着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突然间就听到了“砰”的一声响。

    我抬头过去,却见屈胖三拿着一根木头,将这操控法阵的老头子给直接砸晕了去。

    好狠!

    <b>说:<b>

    敲闷棍,咱最擅长&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