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海兽,装死
    我不敢跟司马老贼动手,所以主动地对上了鲨将军。

    双方都冲得极快,在一瞬间就撞上了。

    对方的双刀十分锋利,而且舞动起来的水准很高,基本上属于风火轮一般的级别,向外的方向都是锋刃,根本没有办法靠近。

    不过一剑斩的手段,并非只是挥剑而已。

    之前关于一剑神王的那一场梦,给我的提升无疑是巨大的,因为他是我所梦见过的,最顶级的高手,巅峰时期的一剑神王甚至能够在无数顶尖道门高手的围攻之下而屹立不倒,最终败落于神剑引雷术之下,可见其厉害之处。

    而即便是神剑引雷术,倘若没有前面那么多人的前赴后继,肯定也不能成功。

    而想要做到这些,并不仅仅只是挥剑就能够完成的。

    这需要极为丰富的战阵经验。

    那虽然只是一个梦,但对于我来说,却有着最为巨大的影响,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不再怯战了。

    只要沉下心来,我便能够拥有一颗强者之心。

    所谓强者之心,就是绝对的自信,和对于周遭事物敏锐的观察能力,这是在战斗中最为关键的一点,这使得我能够在迎向对方恐怖的刀锋之前,还能够保持着绝对的镇定。

    关键时刻,这点儿镇定却能够救人性命。

    几乎在一瞬间,那长刀从我的头顶上飞掠而过,紧接着短刀便朝着我的腹部捅了过来。

    这个鲨将军别看为人凶悍,但细节方面,却处理得十分老道。

    他一出手,我便知道此人是一个杀惯了人的高手。

    杀人如饮水,平淡得就仿佛生活。

    方寸之间,留给我发挥的空间并不算大,然而在刹那间,我却发现了他的腰间,居然还有一把刀。

    我擦,你以为你是三刀流索隆么?

    我心中暗暗吐槽,然而在下一秒,莫名其妙的,我就欢喜起来。

    这刀是在等待着它的主人么?

    与鲨将军错身而过的一瞬间,我从不可能的角度探出了手去,然后在两把夺人性命的刀锋之中将挂在他腰间的那把刀给拔了出来。

    铮!

    刀身出鞘,铮然作响,似乎感受到了这古怪的情况,鲨将军双刀回转,想要将我给留下,却没想到我身子陡然加速。

    长刀在手中,没有任何犹豫,我回身便是一劈。

    一剑斩!

    唰……

    一道恶狠狠的刀气从那锋利的刀身之中迸发了出来,朝着前方陡然冲了出去。

    刀气无形,只是急剧割裂的炁场变动,鲨将军感受到了危险,双刀交错,往身前一挡,人便朝着后方噔、噔、噔连着退了好几步,脸上露出了惊诧莫名的表情来,而这时随之而动的司马老贼则提着那精铁拐杖冲了上来。

    他刚才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仿佛垂垂老朽、行将枯木的老头儿,然而这一冲锋起来,却比少年郎还要凶猛。

    下一秒,他的那拐杖猛然砸落了下来,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息充斥空间。

    再一刀!

    我深吸一口气,一刀劈砍了去,结果双方的兵刃都还没有交击,炁场便已经交织在了一起,炸雷一般的声音之下,却是鼓荡的炁场浮动。

    我眼前一花,突然间瞧见有一头恐怖的海兽出现在了半空之上。

    那海兽长得跟一头庞大的海狮有些想象,但脑袋之上,居然长出了三个蛇头来。

    这些蛇头跟大象鼻子一般粗细,呈现出三角形,发红的双目透露着诡异的光芒,朝着我猛然一张嘴,那牙齿细密而尖利,让人看得一阵心惊。

    这只是虚影,却是那拐杖之中显现出来的器灵。

    拥有器灵的法器,显然是上上之品。

    每一件这样的法器,都拥有着让人惊骇的实力,而下一秒,那恐怖的海兽一分作二、二分作四、四分作八,八条拥有着三头怪蛇的海兽将我的四面八方都给围住了去。

    而下一秒,这些海兽朝着我陡然冲击而来。

    吼!

    无数的吼声仿佛能够动摇人的心志,我感觉神志一阵恍惚,而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突然扬起了一阵劲风,朝着我的脑袋这儿砸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我口中默念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九会坛城,真言术!

    这传承自镇压山门十二法门的密法是传承自密宗的手段,能够让人的心灵在一瞬间获得净化,而下一秒,我瞧见一片鼓荡的炁场之中,身穿黑袍的司马老贼抓着那根铁杖,冲着我猛然砸落而来。

    “来得好!”

    我不惊反喜,豪气大发,提着刀就往前面猛然一斩,与司马老贼硬碰硬地撞到了一起来。

    铛!

    一声金属炸响,我感觉到双臂一阵酸麻,那是司马老贼的力量全数传递到了我身体里的反馈,不过相对于我的难受,司马老贼却宛如雷轰一般,朝着后面倒退了好几步。书阅ぁ屋

    啊……

    他脸色通红,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撞击,而这个时候鲨将军跳到了他的身边来,低声喊道:“司马前辈,这个家伙的手段有些古怪,按照他的修为,不应该斩出这么大力道的一刀来的……”

    我用九字真言稳定住了自己的神志,无视周遭那些古怪的海兽虚影,而是长刀前指,冷然说道:“你们这帮赵公明的走狗,想要拿下小爷,还欠了点儿火候。”

    司马老贼脸色十分难看,胡子抖动,愤怒地说道:“年轻人,不要太狂妄了,否则……”

    话语说到一半,他的手心一番,一道黑影朝着我这边迸射而来。

    暗器?

    我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周遭,他这边一动,我立刻反应过来,然而周遭海兽扑动,我没有腾挪的空间,无法闪避,只有挥刀斩去。

    然而当长刀斩中了那暗器的一瞬间,一声惊天的炸响出现,宛如惊蛰之时的惊雷。

    轰!

    巨大的炸响声中,我朝着后面跌飞而去,半边身子都一阵酥麻。

    这时那鲨将军则哈哈大笑道:“久闻司马前辈的蓬莱秘制掌心雷威力甚大,杀人越货,简直是行家里手,没想到如今一见,实在是让人叹服啊……”

    掌心雷?

    我心道不好,知道刚才那玩意却是道法炼制的掌心雷,它有点儿像是一种高爆型的手雷,不过是用雷法炼制,里面充斥着重重狂暴的雷法,十分恐怖。

    我刚才不小心劈中对方,使得那掌心雷提前引爆,最终将我给震倒在地。

    我此刻半边身子发麻,十分难受,但不幸中的大幸,是我本身也是玩雷的行家,神剑引雷术在万般雷法之中,算得上是一等正品,这使得我不但对雷法有一定的免疫能力,而且还有精妙的操控性。

    几乎是本能,刚才在雷法传递而来的那一瞬间,我已经下意识地将那力量给卸开了去。

    这是对方并不知晓的。

    我是否得以逃脱,机会就在这里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装作虚弱受伤的样子,半趴在了地上,司马老贼听到鲨将军的恭维,顿时有些飘飘然,而鲨将军想到刚才的夺刀之恨,大喊道:“司马前辈,放开法阵,带我进去,将此人的头颅卸下,方才能够消减我心头的怒火……”

    他提着双刀冲入其中,瞧见半趴在地上的我奄奄一息,冷哼了一声,说八格牙路,虽然屠杀毫无还手之力的家伙,有违武士道精神,但谁让我如此恨你呢?

    他居高临下,带着一种特别的蔑视,一脚踩住了我的脑袋,冷声笑道:“祈祷吧,肮脏的小偷……”

    长刀由上而下,缓缓地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他的动作很迟缓,有一种仪式办的凝重,而我却在此时,已经将手中的那把长刀给暗中握得紧紧。

    就在那长刀离我的胸口只有几寸的时候,我终于出手了。

    啊……

    长刀猛然跳去,站在远处的司马老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着鲨将军大声喊道:“小心!”

    然而这提醒已经没有什么卵用了,因为我的这把刀,已经捅进了鲨将军的胸口处。

    我是如此的用劲,以至于整把刀都齐根直入,而随后我朝着旁边一滚,避开了鲨将军带着惯性的那一刀。

    而即便是胸口被插了一刀,那鲨将军也表现出了十二分的悍勇来,狂吼了一声,然后挥着刀朝着我斩杀了过来,就仿佛一点儿伤都没有受到一般。

    我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司马老贼,然后与鲨将军缠斗在了一起。

    鲨将军好对付,但这司马老贼的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若是能够阴到的人是他,事情就完美了。

    只可惜……

    几个回合之后,我将鲨将军的刀给夺过来,将其脑袋卸下,抱着一具喷着鲜血的无头死尸,然后承担了司马老贼恐怖的怒火。

    那些凶悍的海兽虽然只是幻影,但引发出来的炁场涌动和劲气却是实实在在的。

    它让我根本立足不住,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而这个时候,远处已经传来了呼喊声,显然是有人在快速接近。

    司马老贼舞动手杖,那法阵的威势更强了,我站立不住,心中哀鸣,以为自己就要死掉,而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懒洋洋地响了起来:“你个傻波伊,抱着一具尸体,这是跳交谊舞呢?”

    <b>说:<b>

    陆言,你这卑鄙家伙,跟着大人我学了这么久,今天算是出师了&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