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虫醒,脱身
    我感觉气血翻腾不定,两眼一黑,人便直接昏倒了过去。

    一切来得是那般的突然,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旁边屈胖三的情况。

    等我再一次恢复意识来的时候,感觉到全身被冰冷的金属给束缚住,然后身上缠着某种绳索,压制着我的修为劲力,而我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是悬空而立的,人在半空中给吊着,十分难受。

    而在我的身下,似乎是水池,因为我听到了翻滚的水声。

    到底怎么回事?

    是那个青玫算计我们,还是那个什么骊风长老在耍弄诡计?

    不应该啊,我们过这碧游宫里面来,西门王家的老管家琴叔是知道的,而如果对方要谋算我和屈胖三的话,必然得面对着王新凤的怒火。

    依照洛小北母亲在蓬莱岛的地位来看,没有人会愿意背负这样的名声啊?

    那么不是骊风长老,又是谁呢?

    是谁在那茶里面下了毒,将我们给请入瓮中呢?

    我满脑子的疑问,而这时听到旁边不远处有人低声说道:“哎,你看那人刚才动了一下,是不是醒过来了?”

    我一听,赶忙眼观鼻鼻观心,让自己迅速进入一种沉静的状态中去。

    因为我的收敛,另外一人观察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怎么可能,师父配制的离魂落可比那蒙汗药的效果要好百倍,就算是一头牛,沾了一点儿,都得昏迷个三天五宿的,他们那么大的剂量,睡个十天八天的都不是问题师父叫我们两人过来看着,就是注意一下,特别是那孩子,要万一撑不住了,得给补充点儿能量。”

    一开始说话的那人似乎也在打量着我,许久之后,他才笑了笑,说许是我看错了吧。

    说罢,他突然问道:“洪师兄,你说师父为什么要拿捏这两人啊?我听说他们俩虽然刚到蓬莱岛,不过关系挺硬的,不但很受骑鲸者欧阳发朝和骊风娘娘的赏识,而且跟西门王家的二小姐关系十分不错……”

    那洪师兄冷笑道:“不错又怎样,谁叫他惹到师父了呢?”

    那人问怎么就惹到师父了?我听他老人家的口气,似乎都没见过这两人啊?

    洪师兄说说起来也不是惹到师傅了,而是惹到师父的外援了哎,这事儿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也别问,它不是我们所能够参与的,咱干好自个儿的事情就够了。

    那人还是有些不甘心,说这两人的风评其实挺好,听说他们瞧见一小女孩儿没钱买东西,便让人唱了一首歌,当做报酬这事儿外面都传疯了,宫里面好多娘娘心软,听到了都忍不住伸手称赞呢,我们这回将两人给捉了,还是借着骊风娘娘的名头,回头指不定惹上许多麻烦呢……

    洪师兄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来了火气,说小六子你是不想待这儿了对吧?这事儿是你议论得着的么?

    小六子连道不敢。

    洪师兄说我告诉你,师父早有对策,这叫做陆言的,昨个儿刚刚跟琉球那小子打了一架,到时候我们栽赃到赶海大长老那里去就行了。

    啊?

    小六子一听,说怪我多担心了,原来师父这里还有后手呢。

    洪师兄说那是,咱师父号称深海老狐,谋算无双,只要他的大计得当,到时候这东海蓬莱岛便能够一扫那阴柔之气,由咱男人翻身做主了。

    两人低语一阵,又恢复平静,而我的心中却生出了许多惊骇来。

    原来这蓬莱岛碧游宫中,并非一片和平。

    难怪那欧阳茉莉当初会说出那么多的话语来,这宫内斗争是早就有了伏笔的。

    难不成我们会成为其中的导火线?

    我一直保持低频率的状态,感觉到两人在这儿待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有人在前面叫喊一声,他们便离开了去,我这才睁开了眼睛来,打量周遭。

    此处一片昏暗,不过在我的火眼加持下,能够瞧见是一个空间狭窄的水牢。

    这水牢也就半个篮球场一般大小,我和屈胖三两人都给那铁锁链吊在了半空中,手脚被捆住,离下方的水潭差不离有一米左右的距离。

    让人惊骇的,是这水潭之下,居然有许多翻滚不休的鱼类,这些鱼并不大,也就成人巴掌大小,不过脑袋几乎占据了身子的大半,即便是黑暗中,露出来那充满咬合力的牙齿也十分吓人。

    食人鱼。

    这绝对是食人鱼,可以想象,如果稍微不注意,人落入其中,估计就不会留下一块好肉。

    果真是个充满绝望的地方。

    而更让我郁闷的,是那劳什子离魂落的药效并没有退去,郁积在了我的心口处,使得我浑身乏力,昏昏沉沉,而困在我身上的那绳子又隐隐散发着强大的遏制力,让我根本就生不出太多的劲力来。

    这一下可惨了,我觉得自己就像案板上面的肥肉,任人宰割。

    两人看守了许久,有人过来叫饭,这才换了班,而我旁边的屈胖三则一直都处于沉睡之中,显然是中的药效太深。

    这期间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连屈胖三都给麻翻了醒不来的迷药,为什么我会这么快就能够醒过来?

    此刻的我已经差不多弄清楚了时间,这会儿应该是当天的夜里,而我其实应该是在傍晚时分就醒了过来,昏睡过去并没有几个小时。

    之所以如此,我思考了一会儿,觉得应该是我体内的聚血蛊在起了作用。

    不过说起聚血蛊,自从上次吃了魔罗心脏之后,它就一直沉睡,没有醒过来,难道准备就这样昏睡下去?

    我想起那两人的对话,知道对方对我们并无好心。

    虽然不至于现在就斩杀我们,但绝对会让我们吃很多的苦头,而更加让我痛苦的,是屈胖三这家伙一直都在昏迷,这使得一直都比较依赖他的我有些彷徨不定,不知道如何是好。

    思前想后,我觉得现如今唯一能够救我们的,应该就只有小红了。

    一线生机。

    醒来吧……

    我在心底里一直默默呼唤着,期待着奇迹发生,然而一直到了下半夜,它都没有任何动静。

    一如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样子。

    而就在我陷入绝望了的时候,突然间我的心头一动,有一股意志从我的心底里浮现出来。

    它醒了。

    小红醒了,然后将思维迅速蔓延开来,这情况让我陷入狂喜之中,不过很快就稳定下了情绪来。

    现在不是欢呼的时候,因为我正处于别人的监视之中,稍微一点儿大意,就会前功尽弃。

    调节好了情绪,我开始缓慢地、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

    现在估计是凌晨四五点钟,也就是俗话中那黎明前的黑暗,也是人体最为困倦的时候,而得益于对离魂落强大功效的信心,看守的人并不算严。

    那两个人在不远处的凳子上坐着,不知不觉就合上了眼去。

    睡着了。

    我没有犹豫,直接与小红沟通,让它帮忙将那两人给我弄昏迷去。

    听到我的话,小红从我的身体里浮现了出来。

    许久未见,小红却已经不是我之前所瞧见的那水母模样,在最中间的地方,居然长出了一坨肉乎乎的玩意儿来。

    而那坨像拇指一般的肉瘤绿幽幽的,看着其实挺恶心的。

    不过虽然外表不咋样,但小红给我的感觉,仿佛变得厉害了一些,它宛如利箭一般飞向了对方,然后陡然落下,伸出了十八根触须来,包住了其中一人的脸。

    那人身子抖了两下,便再无动静。

    而旁边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来,朝旁边一看,却不料小红张开了身子,又盖在了那人的脸上去。

    啊……

    那人似乎想要叫喊,结果却都给塞进了肚子里。

    小红处理完了这两人之后,叼来了四把钥匙,晃晃悠悠地过来,给我的手脚都解了扣,唯有那绳索将我给死死绑住,让我动弹不得。

    这绳索有古怪,能够限制人的修为发挥。

    小红感受到了我焦急的心情,赶忙包住了其中的一段,那肉瘤子张开,居然出现了一排细密的牙齿来。

    它用牙齿将这绳子给咬断,力量一下子就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来。

    接下来我没有耽搁,将屈胖三救下,然后抓着这铁链,一晃一荡,跳到了那边水潭边的平台上,左右一看,并没有找到我们随身的东西。

    不知道给谁摸走了。

    我别的不管,将屈胖三平躺在地上,先是呼喊了几声,发觉没有效果,然后让小红亲自上,帮他将那毒性给吸出来。

    如此弄了几分钟,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施施然地唱和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我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说别装波伊了,赶紧醒来,咱们有大麻烦了。

    屈胖三睁开眼睛,瞧见周遭景物,不由得一愣,说什么情况?

    我将之前听到的种种事情说出,屈胖三眼珠子一转,喊道:“不好,这个什么深海老狐,估计就是那海上丝绸之路和轮回在蓬莱岛的奥援,咱们是中了他们的算计了……”

    正说着,突然间左边的出口处,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b>说:<b>

    装波伊是一辈子的事业&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