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摆摊,营销
    宴席过后,洛小北母亲在两个绝色丫鬟和老妈子的簇拥下离开,而我则找到了洛小北,说你姐姐也在这岛上?

    洛小北说很奇怪么?我姐姐现如今可是前代海公主凤长老的弟子呢。书阅ぁ屋shuyueu

    我听在耳中,心中突然多出了几分古怪的想法来。

    洛飞雨跟虫虫很是投缘,这个我知道,而洛飞雨既然是凤长老的弟子,那么会不会是洛飞雨邀请虫虫上岛来的呢?

    要不然,虫虫怎么可能会凭空跟着一人,来到这个陌生之地呢?

    回到房间里,我将这个猜测说给屈胖三听,他琢磨了一会儿,说说不定正是如此,要不然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莫名就是一阵激动。

    如果是这样,明天洛飞雨回家来,我便可以从她那里知道虫虫的下落了,甚至还能够跟她再度重逢。

    一想到这事儿,我就激动得睡不着觉。

    而屈胖三瞧见我如此兴奋,也十分高兴,拍着我的腿,说亢奋得睡不着对吧,正好,咱们两个通宵,将这东西都给做出来,明天白天的时候,咱们上街去摆摊,将东西给卖了,换点儿盘缠,你呢攒点儿媳妇本,我呢弄点零碎钱,皆大欢喜。

    我直叫苦,说你这不是黄世仁么?

    屈胖三气呼呼地瞪着我,说你真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要说疲惫,我还需要点石成金,在你留白的地方弄上大堆的符箓和禁制,你的半成品顶多只能叫工艺品,等我弄完了,方才叫做法器,懂不懂?

    我没有办法跟他耍嘴皮子,只有挑灯夜战,闷着头将这一切弄完。

    好在夜幕降临,那耶朗大匠师的灵魂不知不觉间,竟然与我十分契合,接下来的事儿倒也不觉得辛苦。

    不但如此,通过这种精细雕琢,反而能够让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反思自己的修行。

    这种方式,对于我的心境来说,也是一种磨砺。

    如此一整晚,一直到了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的事儿终于弄完了,跟屈胖三说了一声,躺床上休息去了,而一直在我合拢眼皮之前,屈胖三都还在灯下默默画符。

    在那一刻,我突然间产生了一种幻觉,感觉面前这一位,并非一个只有三两岁的孩童,而是一个抠脚大叔。

    他那认真劲儿,真的很难去形容。

    这一觉睡到了中午时分,羽痕过来敲门,问我们要不要起床,说小北姑娘来了一趟,知道我们在睡觉就走了,不过吩咐人弄来了食盒,让我们起来之后吃一点儿东西。

    我爬了起来,瞧见屈胖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在旁边,则摆放着五座荫沉木宝塔,二十四块红豆杉木牌。

    这些东西全部都完工了,我走过去,不敢吵醒这小家伙,而是摸着那荫沉木宝塔,此物入手冰凉沉重,散发着一种凛冽的肃杀之气,上面雕花无数,又有诸般仙佛浮现,又有未知符文附身,瞧那模样,简直就是一了不得的法器。

    我正仔细打量着,突然间手腕处多了一手,却是屈胖三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问我,说几点钟了?

    我说中午十二点多吧?

    屈胖三一拍手掌,说嘿,走走走,我们去摆摊儿去……

    这家伙说到做到,具有强大的执行能力,劲儿一上来,催促着我赶紧走。

    当下我们也是洗漱一番之后,又草草弄了些东西吃,随后两人出门左转,没一会儿就来到了码头社区最繁华的西门大街上,瞧见那一个挨着一个的林立店铺,还有往来如织的人流,屈胖三左右一看,去杂货铺扯了一卷白布,又弄了两块纸板,然后来到了人气最旺的西门王记药庄跟前来。

    他拿白布在药庄旁边的空地上一铺,然后将昨天连夜赶制的东西给摆上,弄完这些之后,他摸出了一张符箓来,挥手点燃,然后口念诀咒。

    符箓的飞灰在这二十九件木器之上飞舞,十几秒钟的时间,这些东西突然间就变旧了。

    不但变旧,而且还变得圆润,仿佛是被人把玩许久一般的古董物件。

    好家伙,这小鬼头的手段当真是让人惊诧,连古董做旧这行当都精通,简直就是个全才。

    随后他又去人药庄借来了笔墨,然后在第一块纸板上面写着:“八方来风塔,千年荫沉木,辟邪兼消灾,鬼神不敢近祖传宝物,限售五座,一座三十钻贝,恕不议价。”

    另一边又写道:“红豆相思牌,驱疫防蛊毒,降头莫敢近,治癌奇效品祖传宝物,限售二十四,一方二十钻贝,亏本处理。”

    写完之后,他又在白布之上写道:“完胜琉球王子的神秘高手陆言倾情推荐,传奇匠人无名叟作品,每人限售一样,不容有多。”

    我瞧完这些,最后有点儿愣了,说咱不是早卖早完事,恨不得批发,限售一样是什么鬼?

    屈胖三解释,说不搞搞饥饿销售,那帮人还以为你这个卖不出去呢。

    我个人对饥饿销售深恶痛绝,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效果的确不错,不过对定价又有些疑问,说所有的材料加起来,也就三钻贝,你卖得这么贵,当真能卖得出去?这也太黑了吧?

    屈胖三气呼呼地指着自己的脑袋,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摇头,说不知。

    他说知识,这一脑袋装着的,都是满满的知识,就凭这,我卖一百钻贝都不算贵。

    我翻了一下眼皮,说那这木牌跟木塔材料和工艺相差那么多,为什么定价反倒这么接近呢?

    屈胖三说八方来风塔是驱邪避灾的,一般用于安宅,需求的人少,但红豆相思牌就不一样了,它不但可以随身携带,而且还加入了医疗的概念就凭这,翻一倍都属正常,我这也是心肠好,所以才定了这么低的价。

    我说你是怕卖不出去丢脸吧?

    屈胖三看到有人来了,瞪了我一眼,说你闭嘴,看大人我施展神通,将这玩意给全部卖出去。

    王记药庄这儿人来人往,我们这边刚刚一弄好,立刻就有人注意到了。

    有好事者围上前来,瞧见了屈胖三的这招牌,有人大声念诵着,完毕之后,忍不住为他的定价惊叹,说好大的口气,到底什么玩意儿,能卖这么贵?

    我站在屈胖三旁边,莫名想起在黄泉道上的时候,虫虫也弄过这么一出。

    看得出来,有本事的人,从来都不愁钱花。

    这些人的脑瓜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屈胖三我没啥兴趣研究,但虫虫就不一样,等找到她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可得好好的、深入的研究一下……

    我这边想着美事,旁人却继续读道:“完胜琉球王子的神秘高手陆言倾情推荐……啊,你看这小孩儿旁边那个人,可不就是昨天角斗场里,将那个嚣张到没边儿的玛吉王子打得找不着北的年轻人么?”

    众人议论纷纷,而有人大着胆子问我道:“喂,高手,你们这是卖什么呢?”

    屈胖三揪了一下我大腿肉,疼得我直吸冷气,回过神来,拱手说道:“各位,在下初临蓬莱岛,囊中羞涩,现有师尊留下来的一些法器,乃传奇匠人无名叟的作品,各位且看一看,合适的话可以买走,机会不多,大家请不要错过。”

    我好歹也是饱经“江南皮革厂、黄鹤跟小姨子跑了”等街头营销荼毒过的家伙,这话儿自然也是张口就来。

    有一个大胖子走到跟前来,指着白布上这一堆,说你招牌上的,真有这般神奇?

    我没有说话了,毕竟我对此也不是很懂。

    不过这时屈胖三却站了出来,端起其中的一座荫沉木宝塔,口中轻轻一喝念,将其往半空中一抛,那宝塔居然凭空悬浮了起来,并且有阵阵阴气往外扩散,离得越近,越能够感受到其中威严。

    屈胖三先声夺人,然后说道:“我这八方来风塔,属于一等一的镇宅利器,想要家宅安宁,鬼神勿扰,你请一座回家中,必能如愿,福泽后人。”

    那胖子瞧见这凭空悬浮的宝塔,深吸一口气,说好东西。

    而有人却对旁边的那木牌质疑起来,说你这玩意,真能治癌防蛊、隔绝降头?

    屈胖三一挥手,一块红豆相思牌落在他手,这小子洒然一笑,说蓬莱岛上,奇人异士何其多也,不知道有哪位擅长巫蛊之术的,帮个小忙如何?

    这是有一个印度阿三站了出来,朝着我们说道:“某家呜阿,会些手段,现在试么?”

    旁人有认识的,莫不惊叹,说这位呜阿手段厉害,最为擅长的鹅降恐怖十分,且看看……

    屈胖三拱手,说请。

    那人转身,到了同伴身后,然后跳起了大神来,如此几分钟之后,他厉喝一声指向了屈胖三,结果浑身一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众人皆惊,却见呜阿吐完了血,却走上前来,跟屈胖三商量到:“给我来一块,不过我这里只有十五钻贝,可否打个折?”

    屈胖三指着招牌,淡然说道:“恕不议价。”

    那人焦急,正要说话,这时旁边突然走出一人来,大声说道:“你们别买了,这些东西,我都包圆了。”

    <b>说:<b>

    浙东,浙东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统统只卖二十快,统统只卖二十块!

    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说道饥饿销售,你们有谁抢到小米5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