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借钱,押注
    听到羽痕的话语,我和屈胖三对视了一眼。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说好,你让他等等,我洗个脸就过去。

    五分钟之后,我走出了院子来,那之前被我斩断手臂的家伙绑着伤手,一脸恶意地看着我,说小白脸,你倒也有胆,居然没有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说呃,我这样子的,也能够叫做小白脸?

    古力被我气得直翻白眼,说废话少说,我们直接过去吧。

    我和屈胖三往外走,老彭拦住了我,说陆老弟,什么情况,怎么你们出去吃个饭,就惹了这多事儿,还跟人决斗起来了?

    我指着旁边的屈胖三,说这哥们是一惹事精,只要跟他在一块儿,事情就少不了。

    屈胖三叫屈,说你特么少怪我,这事儿不是你惹的么?

    老彭瞧见我们两个吵起来,不过心情却并不沮丧,赶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没啥事儿,就去比一个武。

    老彭说那我怎么听那人说你死定了?

    我扭了捏拳头,咔咔作响,说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怎么老彭,有没有兴趣过去指点一二?

    老彭一脸忧愁,说我能不去吗?在这儿等着,我估计自己都得着急死。

    羽痕说我也去。

    我瞪了她一眼,说不行,你在这里陪着林曦,不准乱跑。

    羽痕委屈得想哭,而旁边的林曦则劝,说我一个人没事儿的,你们去便是了,在这个地方,谁会来惹我?

    我依旧不同意,羽痕和林曦好说歹说,这才作罢。

    我们一行四人跟着那古力前往角斗场,那地方在码头社区的东门附近,是一个专门解决蓬莱岛纷争的地方。

    之前我跟马援朝有过交流,得知蓬莱岛这里虽然有约定成俗的规矩,也有专门维护规矩的巡防营,但毕竟是江湖之地,肯定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双方都无法协调,那么就只有一个途径。

    那便是生死决斗,用拳头来说话,谁输了,该咋地咋地。

    角斗场就是专门为了解决争端而设立的地方。

    老彭父女当得知我们做的,是生死约斗,顿时就担心得不要不要的,反而是我和屈胖三显得特别轻松,一路过来,居然还有心思四处打量,瞧看着这一路上来的繁华。

    东海蓬莱岛是一处修行圣地,但并非人人都能修行,一路上来,的确有见过不少的高手,但普通人到底还是居多。

    除了人,我还能够瞧见一些长得奇模怪样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人类。

    应该是妖吧?

    说句实话,东海蓬莱岛的繁华让我十分诧异,就好像是走过国内那种旅游景点的民俗一条街似的,到处都是热闹的人群和店铺,而且里面卖的东西还很特别,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诸类兵器,还有各式法器、符箓、秘籍、药材、丹丸、炼器材料……五花八门,让人目不暇接。

    除此之外,日常的生活用品也繁复多样,光衣服便有汉服和正常的现代衣物,如此并列陈设,十分有趣。

    角斗场是东门一带一个比较有标志性的建筑,有点儿像是缩小版的罗马斗兽场。

    我们抵达的时候,那玛吉王子已经到了。

    除了他自己,身边还带着一大帮的随从,另外也不知道是特地宣扬的,还是谁走漏了消息,角斗场的周围,居然还围了三五百人。

    一时间人山人海,热闹极了。

    我本以为悄不作声地弄完就了事了,没想到对方居然摆下了这么大的阵势来。

    不过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吴下阿蒙,见过了太多的世面,也生不出什么胆怯之心来,大喇喇地走到了跟前来,那玛吉王子迎了上来,嘿然而笑道:“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我说所谓男人,一口唾沫一个钉,说道就得做到。

    玛吉王子说你倒是听猖狂的,废话别说,赶紧签生死状,然后送死,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呢,没时间一直跟你耗着。

    我说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你还挺着急?

    玛吉王子说别在这里跟我占什么口舌便宜了,我也懒得跟你计较,赶紧赶紧……

    他在旁边催促,旁边的观众也起哄,说快点儿,我们都等急了,就等着你们胜负结果出来,好开盘子呢。

    我一听,说哎呀,还设了赌局?

    玛吉王子嘿然而笑,说角斗场这边决斗开赌局是常例,不过很抱歉地告诉你一件事儿,赌场方面给你开出的赔率很高,你赢了,那是一赔五看看,这是对你多没有信心,才会有这样高的赔率啊?

    我这个时候赶忙回头,看向了屈胖三,而那小子也是满眼星星,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一赔五啊,这简直就是挣大钱的机会。

    只可惜……

    我们兜里,一个彩贝都没有。

    我们两人一脸遗憾,而玛吉王子则极力催促着我,我没办法,只有在生死状上面把字给签了,而正在此时,突然间有人一声大喊道:“陆言,不准签。”

    我听到,转头过去,瞧见洛小北匆匆赶了过来。

    洛小北的出现让玛吉王子也该很惊讶,他迎上前去,说小北姑娘,你怎么过来了?

    洛小北理都没有理他,而是直接走到我跟前来,瞪着我说道:“陆言你脑子进水了么?一来就惹事,而且还整到角斗场来了?”

    我被她骂了一个狗血喷头,摸着鼻子说道:“我也不想啊,只是这位玛吉王子实在是太过于盛气凌人了。”

    玛吉王子这个时候又插话了,说小北姑娘你们认识?

    洛小北气呼呼地看着他,说认识,当然认识了,玛吉,你们马上将这劳什子决斗给取消掉,现在、立刻、马上!

    她的语气十分坚决,有一种命令的意思,从小就嚣张跋扈的玛吉王子一听,顿时就受不了了,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生死状已签,决斗及时有效,哪里能够取消?再说了,这么多人过来,我说不打了,人家也不答应啊?”

    洛小北一听,话语一转,立刻说起了软话来,说玛吉,你就当是帮我一个忙,不要打了,好么?

    玛吉王子瞧见一向骄傲不已的她为了我,居然委曲求全,更加不爽了,冷笑一声,说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这小子给我跪下道歉,然后给我滚出蓬莱岛,这事儿就算是了结了。

    洛小北看向了我,而我则摇了摇头,说不可能。

    她瞪了我一眼,走上前来,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陆言,不要以为你在荒域诛杀了那女魔头,就可以嚣张,那都是别人帮着弄好了,你一锤定音而已;这玛吉王子可不同,他从小便是修行天才,一直由蓬莱岛的赶海大长老教导,论实力,你根本不是他对手。”

    我说是不是,打一架才知道。

    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说你话语倒是说得轻巧,但如果你要是死了,又该怎么办?

    我余光处,瞧见玛吉王子的眼神格外不善,显然是动了杀心,而旁边观众的呼声则越发强烈,不断催促,便没有再跟她多聊,而是开口说道:“对了,你能帮我一忙么?”

    洛小北瞧见我死不悔改,气呼呼地说道:“干嘛?”

    我说你能借点钱给我么?

    洛小北瞪了我一眼,说你都快要死了,还想着借钱?

    我说谁想到东海蓬莱岛这个地方居然这么物质啊,手里没钱,三天之后,我们都没有地方去了别说废话,就说你借不借吧?

    洛小北恨恨地望着我,说多少?

    我说你有多少,就给多少,三瓜两枣不算少,几千上万的钻贝也不算多……

    洛小北从该腰间摸出了一个香囊来,扔在了我的手上,说这里有二十多钻贝,给你送终吧!

    我擦,到底是白富美,随身居然带了这么多钱?

    她说得气愤,不过我却笑嘻嘻地接了过来,然后转手扔给了屈胖三,说趁着还没有收盘,赶紧去下注,我等你,弄完了咱们再开打。

    屈胖三拿到钱,乐得眉眼都眯起来了,笑嘻嘻地说好嘞,妥妥的,你只管干活就行。

    洛小北被我俩给气得够呛,掐着腰难受,而我则签署了生死状之后,在一名满脸严肃的老者引导下,来到了角斗场上面来。

    这是一个差不多篮球场一般大的石台子,四周都是依次增高的看台,而在周围的地方,都有若有若无的炁场波动。

    那是法阵,防止比斗的双方伤及到观众。

    一切都弄得十分专业,主持者将我们引领到场中,然后开始讲解起角斗场的规矩。

    因为我们这个是生死决斗,所以一切手段原则上都没有限制,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够恶意伤害场边的无辜观众。

    比赛的结束,是其中的一方死掉、倒下或者认输,方才截止。

    裁判说完之后,问我们双方准备完毕了没有。

    我朝着看台上的屈胖三瞧去,只见他竖起了两个手指,于是点了下头,说我好了。

    玛吉王子冷然而笑,说我也早好了。

    裁判退到了场边,然后拿起了一根棒子,朝着旁边的铜锣使劲儿一敲。

    铛!

    决斗开始了。

    <b>说:<b>

    不管怎么说,肯在这个时候借钱的,都是真朋友&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