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约战,故人
    听到这话儿,马援朝的整张脸都垮了下来,瞪着这服务员,满脸不快地说道:“为什么我们吃之前不说?”

    服务员人一下子就哭了,说我也不知道,是后来才发现的,是我们的工作错误,对不起不过想着玛吉王子闹得厉害,还请马桑你帮帮忙,求求你了,行不行?

    这姑娘又紧张又难过,弄得我们挺尴尬的。书阅ぁ屋shuyueu

    这时那门被推开,有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小个子走了进来,瞄了我们里面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了马援朝的脸上来。

    他满脸不在乎地冷哼了一声,说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抢了我的位置?

    马援朝笑着站起了身来,说玛吉王子,许久未见,不如一起?

    那小个子一挥手,说谁特么吃你这残羹冷炙?我今天要请客,识相的话,赶紧给我腾出来,要不然我让你好看……

    马援朝也是场面上混的人,对方这么不给面子,他也没有再赔笑了。

    他坐回了座椅上,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迎宾楼将我们安排在了这个房间,我饭也没有吃完,干嘛要走?行了,既然玛吉王子不赏脸,那就请自便吧。我这里也请得有客人,恕不奉陪了。”

    听到这话儿,玛吉王子知道这人是在跟他较劲儿了。

    他是个纨绔性子,最不怕的就是惹事,有人敢跟他呛声,他一下子就来了兴致,说怎么着?是不是要练一练?

    马援朝说咋地,你想动手啊?

    呃,这哥们说话怎么一口东北腔啊?

    我在旁边看着这冲突即将发生,赶忙用手巾擦去了手中的油,站起身来劝解道:“算了,大家都退一步,马兄不如咱们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马援朝说这怎么行啊,饭都没有吃完呢。

    我说吃不完咱就打包呗?

    马援朝一愣,说啊,打包?

    我瞧见他不懂,就跟他解释,说就是清盘行动啊,吃不完的话,都打包回去,不要浪费。

    马援朝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说大兄弟,我说咱也是花了钱的,有必要这样么?

    旁边的玛吉王子也哈哈大笑,说我擦,这小王八蛋的提议挺不错的,要不然你们就打包滚蛋吧?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收拾,怎么样?

    小王八蛋?

    听到这话儿,我感觉自己的眼皮子陡然一跳,下意识地朝着那家伙瞪了过去。

    人在道上混,别人可以不给你脸,但是自己的面子,那得用命来维护。

    因为大家出来混,靠的就是两个字。

    面子。

    我这是已经忍耐了,没想到对方居然并未满足,还要给我当众打脸,这事儿实在是有些过分了,我眯起了眼睛,凝望着对方,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小王八蛋你刚才骂谁呢?”

    玛吉王子正盯着马援朝呢,没想到我这儿却来了劲儿,不由得一声冷笑,说嘿哟,谁特么裤子没系好,把你这龟儿子给露出来了?

    呃……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这小子更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立刻挥着小拳头喊道:“打他丫的。”

    我霍然而起,往前走去,而这时马援朝却拦住了我。

    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这人是琉球国的王子,在蓬莱岛这儿算是地头蛇,能不惹,尽量别惹。”

    我一愣,说琉球国不是早就已经亡国了么?地方都给日本占领了,哪儿又冒出一王子来?

    我这是真奇怪,而那玛吉王子听在耳中,却以为我在嘲讽他,人一下子就恼怒了,大声吼道:“古力,帮我教训一下他。”

    说话间,有一个彪形大汉从他的身后陡然蹿了出来,抬手就朝着我的脸上招呼。

    这是准备抽我一大耳刮子。

    眼看着对方蒲扇一般大的手掌就要扇在了我的脸颊上,我也出手了。

    没有任何征兆,我化掌为剑,猛然斩在了对方挥出的右手上。

    咔嚓……

    一声脆响,那人猝不及防之下,被我一掌劈中,结果骨头都给弄断了去。

    之所以有如此效果,是因为我在挥出这一掌的时候,所用的,是那一剑斩的法门,即便是没有剑,也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啊……

    那人惨叫一声,人一下子就朝着后面倒去,要不是玛吉王子及时伸手扶住,他说不定就给倒在了地上去。

    在场的所有人里面,除了屈胖三,没有人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那个服务员瞧见这双方大打出手,也顾不得劝,慌忙跑出去叫人了,而玛吉王子哪里受得了这气,大声一吼,说将这不懂规矩的家伙给拿下。

    他话语一落,旁边立刻扑出三个彪形大汉来,个个都有着不俗站力,将我给围成一团。

    马援朝瞧见双方眼看就要打起来,立刻挤到了前面来。

    他举起一对拳头,摆出了拳击的架势。

    屈胖三最是轻松,他居然还有闲心在啃螃蟹,一副在旁边看戏的样子。

    玛吉王子瞧见手下受伤,赶紧将人扶起来,说怎么了?

    那叫做古力的壮汉一脸无奈地说道:“我的右臂断了。”

    玛吉王子倒抽一口凉气,说你不是练过铁布衫的外功么,怎么给人拍了一下,骨头就断了呢?

    古力一脸无奈,说他刚才那一下有点儿古怪,我感觉就好像被刀剑击中一般。

    玛吉王子听见,将人给推到身后,然后上前过来跟我盘道:“嘿,你,哪儿来的?”

    我说反正不是亡国奴。

    玛吉王子一下子就恼怒了,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把你给弄残了,然后把你弄大街上面去讨饭,受尽侮辱?

    我说嘿哟,说得好吓人,不过这东海蓬莱岛归你说了算?

    玛吉王子说虽不中,也不远矣。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些背景的,但我却夷然不惧,说你有本事就过来,有多少人叫多少人,老子要是说出一个怕字,我特么就不姓陆。

    这双方的脾气都上来了,一触即发,而这个时候,之前接待过我们的掌柜老王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匆匆赶到这儿来,瞧见这一副场景,慌忙两边劝说,和气生财。

    他这边倒是好生赔礼,但那玛吉王子却有些不依不饶,说按理说你现在让出来,也就算了,不过上了我的人,算怎么回事?

    我说明明就是他先动手,我若不还手,岂不是被白打耳光了?

    双方剑拔弩张,谁都不肯让步,掌柜老王也恼了,说你们都牛波伊,要真牛波伊,去角斗场打架去,别在我这里掰扯,我这里的财物都是碧游宫的,谁若是弄坏了,我看你们谁赔得起?

    掌柜老王搬出了碧游宫,玛吉王子的跋扈之气方才收敛一下,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嘿,小子,你有胆去角斗场,跟我的人签生死约么?”

    我说啥是生死约?

    玛吉王子哈哈一笑,说你个乡下土包子,连生死约都不动,就是生死状,只要签了这个,在角斗场上面,打死打活,生死勿论。

    我瞧见他这副嚣张表情,冷笑了一声,说叫你那帮手下来送死,算什么本事?

    玛吉王子说那你什么意见?

    我说要拼生死,就你跟我来,别扯旁人,你敢不敢?

    玛吉王子一脸错愕,我瞧见并不是害怕,不由得心虚,而这个时候旁边的马援朝在我耳边低声说道:“玛吉的师父是碧游宫的赶海大长老,实力很强大的……”

    话音未落,那玛吉王子哈哈大笑,说好,有种,择日不如撞日,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我都忍不住把手伸进你的胸膛,把你的心脏给掏出来了。

    我说现在不行。

    玛吉王子眉头一挑,轻蔑地说道:“你害怕了?”

    我无语,说我倒不是怕,只是现在我们还没有获得认可,只能在钓鱼台这里活动,别的地方也去不了。

    玛吉王子说我不怕等,你就说敢不敢迎战吧。

    我说如果我这边通过验证了,随时等候。

    玛吉王子哈哈一笑,说好久没有杀人了,手突然就痒起来了,哈哈……

    他狂狷大笑,而这时有人过来,低声说道:“殿下,您请的客人过来了,你看……”

    掌柜老王赶忙说道:“旁边的魔都馆已经空出来了,您看您客人都已经来了,这里都没有收拾,不如移步,先去魔都馆?”

    玛吉王子心情大好,说既然一会儿就要分生死,那我也不为难你们了,记得,不要食言哦。

    他哈哈笑着离去,而掌柜老王又向我们道了歉,这才离开。

    众人走了之后,包厢里又只剩下我、屈胖三和马援朝三人,回过神来的马援朝一脸歉意地对我说道:“对不起,给你招惹了这麻烦来……”

    我无所谓地笑了笑,说无妨,不过一纨绔子弟,怕甚?

    马援朝说这玛吉王子有一叔爷,娶了碧游宫赶海大长老为妻,这家伙又拜入赶海大长老门下,修为十分了得,只怕你跟他对战的胜负,不容乐观啊?

    我依旧没所谓,说无妨。

    不过说是这般说,经过这么一闹,大家的心情也低落了不少,很快便吃完,结账离开,而我们离开包厢,往外面走的时候,正好从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走出了一个女孩子来。

    我与她对视了一眼,顿时就大为惊讶。

    啊?

    她怎么会在这里?

    <b>说:<b>

    惹是生非二人组&hellip;&hell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