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邂逅,救人
    因为隔得太远,风浪又大,所以我只能够瞧见隐约的一点儿,不过屈胖三却很是确认,说开过去,救人。

    船老大老潘看向了阿乐,而沉思了几秒钟之后,阿乐摇了摇头。

    他拒绝了这提议。

    屈胖三瞧见,顿时就一股火气冒了出来,指着阿乐,说年轻人,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这话儿惹恼了阿乐,他瞪了屈胖三一眼,说你小屁孩子懂什么?这么大的风浪,我们自顾都不暇,那便是风浪最大的地方,我们若是将船开过去,别说救人,就自己都未必能够保得住……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气呼呼地说道:“那你就当做没看到了?”

    瞧见有冲突,老潘在旁边劝解,说隔得这么远,我们过去的话,他未必能够支撑得住,何必为了一个将死之人伤了和气呢?

    屈胖三来了脾气,猛然一跺脚,说妈勒个巴子的,你们这帮人真是好样的陆言,过去救人。

    我一愣,说啊?

    屈胖三脾气更暴了,说啊什么啊,你不去救人,难道要我去啊?

    我瞧见他正在气头上,也没有敢跟他多扯什么,左右一看,心中一横,将上衣和鞋子脱掉,然后迎着那五六米的大浪,直接就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去。

    噗通……

    我跳入水中,巨大的海浪便劈头盖脸地扑了过来,我没有敢在海面上扑腾,潜入水底下去,却没有想到这水面之下也是暗流潜涌,到处都是回流,让人随波而动,很难自主。

    好在我这一身修为还算是精湛,再加上修行者擅长闭气,在黑乎乎的海底下,勉强找对了方向,然后朝着目标一阵潜游。

    如此也是费了许多的气力和周折,终于赶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瞧见那舢板之上趴着的,居然是一个长发女子。

    我奋勇上前,搭住了那舢板,拨开她宛如水草一般的长发,用手指摸了一下她的鼻子,又抓着她的手,感受了一下脉搏,确定人还是活着的。

    人虽然活着,但受了很重的伤,衣服上面还渗着血,我不确定是哪儿冒出来的。

    不但如此,她人也处于近乎昏迷的状态,紧紧是凭借着意志在坚持。

    得将人弄回船那边去。

    我对她大声喊了两句,让她不要惊慌,我这就救她回去。

    也不知道对方是否听到了,我站上了舢板,然后将身子弓着,重心下移,双足弯曲,紧紧扣住那表面,然后开始顺着那风浪,往我们那船的方向划了过去。

    我这边在努力,而船那边也开始往我们这边靠近过来。

    如此折腾了许久,两边终于靠近,相距只有十米,我揽住那姑娘的腰肢,道一声得罪了,然后背着她,就往船那边游去。

    在水里又经过几次大浪,我不确定身后的那姑娘是否能够换气,只有奋力游动过去,而到了船边的时候,有人伸出了长棍来,我抓住,然后在众人的帮助下,把这姑娘给弄上了甲板处。

    这边一救到人,阿乐便对老潘大喊道:“快走,离开这里。”

    此刻机帆船已经收起了帆,发动机轮,往风浪小的地方快速开去,我这边精疲力竭,躺在甲板上直喘气,然而这个时候,却听到羽痕惊叫了一声:“林曦姐?”

    我一听,顿时也一阵惊讶,一骨碌爬了起来,转头过去,却见那被我救起来的姑娘,可不正是之前跟老彭治过病的林曦么?

    刚才救人的时候,大风大浪,天色又黑,我心中焦急,来不及细看,这会儿羽痕将她遮在脸上湿漉漉的乱发拨开,才发现居然是我们认识的人。书阅ぁ屋shuyueu

    我之前想要跟她见一面,问几个问题,结果听说是出国没,没想到在这海上反倒是遇上了。

    羽痕认出了人来之后,检查了一下对方,焦急地说道:“不行,她没气儿了,得给她做人工呼吸……”

    屈胖三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慌忙喊道:“我来,我来,我最专业!”

    羽痕有好气又好笑,说你捣什么乱啊?

    说罢,她便捏住了林曦的鼻子,然后深吸一口气,朝着对方的嘴里吹了气去。

    屈胖三瞧见这两张粉嫩诱人的嘴唇贴在一起,心底里那个失望了,简直是没法提了……

    尽管是救人,但一大一小两美女的嘴唇贴在一块儿,场面生出几分旖旎。

    不过羽痕救人是真的专业,又是人工呼吸,又是挤压胸口,没一会儿,那林曦口中便吐出了大量的污水,人也睁开了眼睛来。

    人是救活了。

    醒过来的林曦迷茫地打量了一下,羽痕兴奋地喊道:“林曦姐,林曦姐,是我啊,我羽痕!”

    林曦艰难地说了一声:“羽痕?”

    说罢,她秀眉一蹙,居然又昏了过去。这情况把羽痕吓得不行,大声喊了两句,没有回应,正奇怪的时候,发现双手之上满是鲜血,顿时就尖叫道:“啊,哪来的血啊?”

    这时屈胖三走了过来,俯身检查了一下,然后说道:“不好,她在落水之前就受了伤,得赶紧给她包扎,要不然会没命的。”

    屈胖三张罗起来,让羽痕随他一起进了船舱,然后把我们这帮男人都赶了出来。

    他什么时候还能客串医生了?

    我翻着白眼,不过因为心里有了虫虫的缘故,对于别的女人,我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唯一担心的,是若这林曦跟我哥有那么一点儿关系,那不就是我嫂子咯?

    呃,这……能救活,还是救活的好。

    为了避嫌,阿乐和老彭都赶到了驾驶室这边来,我看了阿乐一眼,开口说道:“谢谢。”

    刚才若是没有他把这船弄过来接人,在这么大的风浪之下,只怕我未必能够将林曦给救过来,而即便是能,也不知道会耽误多少时间。

    林曦现在的情况,早一分钟,就多一分活下来的希望。

    对于我的感谢,阿乐连头也没有回,只是冷冷地说道:“分内之事,只不过下一次,别再这样鲁莽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显得,那熊孩子说一句话,你就不顾性命地跳了下去你若是死了,我该如何跟我师父交代?”

    我听到他这带着小骄傲的话语,微微一笑,也不辩驳。

    小兄弟,你还是太年轻了,别看屈胖三这家伙个不大,年纪小,那可是一大粗腿,我哪里敢不听他的话?

    这一趟东海蓬莱岛之行,我得抱着屈胖三儿的大腿,方才有一点儿信心。

    风浪一直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到了凌晨时分,方才减缓一些,不过依旧颠簸,而屈胖三和羽痕这边也终于将人给处理妥当,然后扶上床歇息去了。

    羽痕对屈胖三十分钦佩,说林曦姐身上好几处血淋淋的伤口,她看着都犯晕,没想到屈胖三却能够凭借着船上配备的医疗箱,将其果断缝合,那技术,几十年的老牌外科医生都未必能有他的这利落。

    简直是神了。

    小丫头十分好奇,问屈胖三是怎么炼成的,屈胖三这回倒没有再装波伊,只是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眼神之中,罕有地露出了几分萧瑟来。

    他没有说话,我却知道他定然是回忆起了上一世的峥嵘岁月来。

    林曦睡了过去,昏昏沉沉,屈胖三说小命是救回来了,至于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得等她醒过来才能清楚。

    屈胖三突然又笑了,说我刚才缝合的时候才想到,得亏你运气好,这附近没有鲨鱼之类的,要不然凭她流出的那血,指不定引出几条大白鲨,你估计也得葬在这里了。

    我一想也后怕,说还好,还好……

    没想到这话音刚落,突然间整艘船陡然间都震了一下,仿佛下面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似的。

    这事儿来得突然,我站立不稳,一下子就滚落在地,撞得鼻青脸肿,郁闷得很。

    不过屈胖三的脸色却一下子严肃起来,朝着前面问道:“什么情况,触礁了么?”

    老潘说嗨,触什么礁啊,刚才不知道海底有什么东西,顶了我们这里一下。

    屈胖三快步冲到了甲板去,我也跟着跑了出来,瞧见他脸色紧张,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屈胖三说不对,下面有东西。

    话说完,那船体又给撞了一下,我这回有了防备,赶忙抓住船舷,猛然晃荡一下,赶忙问道:“到底是什么啊?”

    屈胖三皱着眉头,从衣服里摸出了一张湿漉漉的符箓来,猛然一搓,那符箓却是燃烧了起来,蒸发出一股潮气,而屈胖三口念咒文,不断挥舞着这符箓,三五秒钟之后,他将符箓往海面一掷。

    轰!

    一声火焰骤燃的声音,紧接着船下一阵震动,我瞧见一个巨大的黑影朝着远处滑落而去,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说那是啥?

    屈胖三摇头,说鬼知道啊?

    说完话,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船头正前方的方向去,而跟着望了过去,却瞧见那儿居然出现了一条小渔船。

    渔船之上,站着六个黑影,正朝着这边,遥遥相望而来。

    <b>说:<b>

    天上没有乌云盖

    为什么不见妹子来

    妹不来呀我难挨

    难道你就不理睬

    左等待呀右等待

    不怕别人笑我太痴呆

    不是我要想不开

    只怕有人说我心肠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