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偶遇,眷村
    但凡看过点儿宝岛偶像剧和综艺节目的朋友,应该都能够想象得到宝岛妹子那种娇嗲的国语腔调,而即便是骂人,也骂得人酥道骨子里去,一时间我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儿,瞧见那妹子捂脸离去,我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时候屈胖三朝着我肚子来了一记窝心拳,疼痛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强忍着要呕吐的意愿,说刚才什么情况,不是碰瓷吧?

    屈胖三说你妹的,刚才说什么,我是你儿子?

    呃……

    这家伙别的没记住,这句倒是听得真切。

    我不敢惹这小祖宗,连忙摆手说道:“开玩笑,你是我爹,你是我爹行了吧?”

    屈胖三呸了我一口,说谁要你这么怂的儿子啊?呸!

    我说别扯这个,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说我刚才盯得紧紧,没看到她有动你别的地方,看样子应该也不是三只手的偷儿。

    我说难道纯粹是觉我这张脸欠抽,特地过来打我一巴掌?

    屈胖三认真地瞄了我一会儿,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道:“其实吧,我的心里面也总是有一种忍不住要抽你的冲动,不过好在大人我的涵养高,城府深,最终忍下来了陆言,我觉得你是不是搞点什么,把自己这张娃娃脸破一下相,运势也许会好一点儿?”

    我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感兴趣地说道:“真的?”

    屈胖三说对,我对这个面相根骨方面有一些研究,像你这样的面相啊,有点儿太幼稚,就是别人说的总也长不大,需要做一些改变,方才能够让自己的整体磁场变化起来。

    我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想起了陆左脸上的那一道刀疤。

    按理说像陆左这样的人,别说刀疤,就算是那啥没了都能够再续上一个,为什么偏偏留着这么一道疤呢?

    我觉得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毕竟陆左还有我这堂兄弟长得都很像,有点儿娃娃脸,偏小,但是那一道刀疤却给他增添了许多男人独有的威严气势来,而我若是也能够做点儿改变……

    我这般想着,问屈胖三说那你有什么好建议没?是留点儿胡子呢,还是弄点儿刀疤,又或者……

    屈胖三认真地观察着我,最后说道:“我觉得用浓硫酸往脸上泼一下,也许会好一点,至少不会有人敢往你的脸上甩耳光。”

    呸!

    没想到这家伙憋到最后,还是没有啥好话。

    他显然还是在计较刚才的事情。

    睚眦必报。

    哼!

    我一脸郁闷地跟屈胖三将剩下的刨冰吃完,然后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住下。

    李家湖的那个助理在我们离开明珠之前,给了不菲的盘缠,而且我兜里本身也还算可以,没必要太过于怠慢自己,再说屈胖三这熊孩子年纪不大,却颇懂享受,衣食住行,样样都得讲究,我感觉自己就像爸爸去哪儿里面的老爹,劳心劳力,操碎了心。

    当然,这一切比起屈胖三给予我的帮助,又实在算不了什么,如此想一想,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一夜无事,次日清晨,屈胖三霸占卫生间足足有半个小时,弄得我没有办法,只有前往公共的卫生间去上厕所,结果回来的时候这小子跟我说厕所堵住了,我捏着鼻子去瞧了一眼,顿时给熏到了。

    他简直是吃了多少,就拉了多少……

    不过还好,这让我对他的小胃连同黑洞的猜测一下子就给消除了。

    几乎是带着逃跑的心思,我们两人飞快地退了房,也不去想后面保洁人员错愕的脸色到底有多臭,再一次踏上了征程。

    经过昨天的狂吃海喝,无论是屈胖三,还是我,对于食物都有一种本能的抗拒,接下来也没有再大吃大喝,而是找了一个专门做粥品的店子,喝了点儿调理肠胃的小米粥,这才恢复过气色来。

    恢复了精神之后,我问屈胖三感觉怎么样了,不如我们现在出发去花莲?

    屈胖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启程。

    不过他告诉我,说回来的时候还要好好的吃一顿,昨天好像还有一片地方没有吃过的。

    我此刻满脑子就想着跑去找那位传奇的人物询问关于东海蓬莱岛的消息,听到他同意,也顾不得回来还得遭这么一份罪的事情,赶紧在附近买了一份宝岛地图,然后又打听了一下交通行程,最终决定坐火车前往。

    宝岛并不算大,而且交通也挺方便的,从台北前往花莲,火车据说差不多需要两个多小时。

    结果没想到我到底还是失算,买到了最慢的区间车,就是有很多站点需要停下的那种,结果需要三个小时。

    不过事已至此,我也只有捏着鼻子忍着了,踏上了台北前往花莲的火车,没坐多久,肥嘟嘟的屈胖三立刻引来了围观,大概是听到了我们说话,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在旁边热情地问道:“你们是大陆客嚯?”

    我点头,说对。

    大姐又问:“你们是过来台湾自由行的么?”

    我说对,大姐便跟我们讲,说最近绿营的人闹得挺凶的,你去花莲的时候注意点儿安全,如果是碰到一些嚣张跋扈的矮骡子,你带着孩子的话,离得远一点儿,知道不?

    我不解,说什么是矮骡子?

    大姐想了一下,说就是你们大陆说的小混混、流氓,也就是港岛说的古惑仔啦。

    我这才释然,没想到宝岛叫那流氓地痞叫做矮骡子啊,我以为指的是我们老家传说中一种出没在山林之中的山精野怪呢。

    我点头应承,说政治上面的事情,我也不懂,不过咱们都是中国人,何必相互欺负,你说对吧?

    大姐十分高兴,说对咯,意识形态的东西搁下来,求同存异嘛,毕竟血浓于水,干嘛要打打杀杀呢,大家在一起和和美美的,岂不是更好?

    我举着大拇哥儿,说大姐你这水平高,回头都可以做那个什么立法委员咯。

    对于我的恭维,她也呵呵笑。

    随后的闲聊中我才知道这位大姐的老公是南方省鹏城伟相力的台干,作为世界第一大的代工厂商,也是苹果、戴尔、惠普、索尼、ib、思科、小米等多家知名企业的战列合作伙伴,这家公司在全球都享誉盛名,而在中国国内工作的宝岛人,她老公是其中的一名中层干部,这些年跟大陆人有过很多接触,对于国内的同胞很有好感。

    而她耳熏目染,对我们这些来自大陆的游客也是十分热情。

    跟她闲聊一路,我对于宝岛的风俗民情有了很多的了解,而这位大姐相当热情地邀请我们到花莲的时候,若是有空,可以去她家做客,她有个六岁大的女儿和三岁大的儿子,或许跟这小胖子会成为好朋友呢……

    经过之前的事情,我不敢再占屈胖三便宜,直说他是我的一表弟。

    对于这个说法,他勉强能够接受。

    如此一路聊着,一直到了火车站,我都还给热情的大姐拉着聊天,跟我推荐了花莲许多值得一看的景点,让我十分感激。

    一直到出了火车站,我的心里都还是暖暖的。

    乘车前往花东纵谷附近的一处酒店,我们暂时住下,然后没有停歇,便直接按照许老提供给我们的地址找了过去。

    我不确定人会不会见我,不过说句实话,为了虫虫,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尝试。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得了我。

    然而当我真正到达了那个眷村附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两眼一抓瞎,不知道从哪儿开始下手。

    谈到眷村,这是宝岛的特殊族群,它主要是指1949年起,至1960年代,于内战失利的国民政府,为了安排被迫从大陆各省迁徙至宝岛的国民军及其眷属所兴建的房舍。因为历史的缘故,规划不当,大范围违章修筑等情况,使得眷村从外表上看起来与现如今发达的宝岛有一些不是那么和谐。

    事实上眷村从六七十年代就已经开始没落了,随着城市化的快速进程,大部分的眷村已经走向了没落,人口比例也迅速降低,然而即便如此,整个宝岛之上也还存有五百多座眷村。

    而在我这个外人的眼中,却觉得这所谓的眷村,跟我们国内的那些城中村差不多。

    行走在这些有年头的古旧建筑之间,我很难看到有年轻人的身影,大部分都是些老年人或者中年人,整个村子的气氛也显得有些懒洋洋的,暮气沉沉。

    我有点儿不明白,按照那位曾经国府第一高手的地位,不至于沦落至此啊?

    我听说尚正桐当年可是浙东大户出身,名下的产业无数,即便是后来退守宝岛,也不会挤在这么一个地方吧?

    抱着怀疑的心思,我进了村子之后,挨个儿打听了一番,结果都没有人知道这人。

    难道许老跟我们说起的情况有误?

    那位国府第一高手,其实并没有住在这里?

    我心中有些疑惑,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一条小道那儿,走出十几个人来,朝着我们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b>说:<b>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