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一章 真话,谎言
    从许老那里得到的消息,是虫虫去了东海蓬莱岛。

    东海蓬莱岛是什么地方?

    大部分踏入这个江湖的人都能够说出当年的天下三大修行圣地东海蓬莱岛、天神神池宫,苗疆万毒窟,然而要说有谁去过的话,江湖上敢说这句话的,人数不会超过一个手掌。

    并不是说东海蓬莱岛就只有五个人,而是大部分人都是悄不作声的,绝对不会说出来。

    据我所知,我认识的人里面,有且只有一个知道东海蓬莱岛。

    那就是洛飞雨。

    我当时很奇怪,问许老是怎么知道的,他说虫虫出发之前,曾经跟他打过了电话,我问她为什么要去东海蓬莱岛呢,许老告诉我他也不知道,听说是遇到了一个人,然后就跟着去了。

    我问是什么人,男人还是女人?

    许老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陷入了沉默。

    是女人的话也就罢了,若是男人,到底是什么样魅力的男人,能够让虫虫心甘情愿地跟随着他离开呢?

    我越想越害怕,不由得就痴了。

    沉思了几秒钟之后,我决定不逃避现实,而是要去找到虫虫问个清楚。

    为什么要去东海蓬莱岛?

    于是我问许老,说东海蓬莱岛到底在哪儿,是不是在鲁东省烟台市的那个蓬莱岛?

    许老笑了,说若我说真是那儿,你会信么?

    我摇头,说不信。

    许老说道:“蓬莱岛出自于道教传说中,通天教主的道场碧游宫,便是在那蓬莱岛上面,那是一处孤悬海外的仙道,有人说靠近日本,有人说靠近夏威夷,也有人说就在东海之滨至于在哪里,反正我不知道。”

    我听到,人一下子就郁闷了,说你知道有谁知晓么?

    许老犹豫了一下,说有两人。

    我说是谁?

    许老说其中一人,名叫做陶晋鸿,你可晓得?

    我说他老人家是茅山宗前代的掌教真人,听说后来入了天山,成就山神之尊,且说我见不到,就算是见到了,人家也不会给我面子。

    许老说陶晋鸿曾经跟东海蓬莱岛的海公主有过感情瓜葛,说不定知道在哪儿不过我觉得你我都没有那个面子。

    我说另外一人呢?

    许老说另外一人,是我的敌人,名叫尚正桐。

    我说听着耳熟,您继续。

    许老咳了咳嗓子,说这个尚正桐呢,在解放前,曾经是国府第一高手,后来蒋兵败之后,退守台湾,他也跟着离开了去,现如今隐居在宝岛花莲眷村之中,听说还没死这人据说也知道东海蓬莱岛的消息。

    我说我听过国服第一卡牌,国服第一德莱文,没听说过国府第一高手……

    许老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见识国府是解放前中央政府召集高手而成的府院,因以国术闻名,故称国府,而这尚正桐出身于浙东大家,名门之后,乃当时的不世英才,只可惜投错了对象,最终乔迁宝岛。我当年参加革命,曾与他交过手,输了,后来老王将他打败,所以说是敌人……

    我说老王是谁?

    许老说宗教总局的第一人局长,王红旗,你不认识的。

    我点了点头,说老爷子,还有没有别的提示?

    许老双手一摊,说话我已经给你说清楚了,日后不管你跟虫虫之间出现什么问题,都别怪在我身上来,知道不?

    我都快要哭了,说老爷子你别这样啊,我横不能去找尚正桐问东海蓬莱岛的消息吧?

    许老说怎么,你不敢?

    我摸着额头,打量了一会儿,又打量了一会儿屈胖三,突然问道:“大人,你碰我去不?”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我累了,歇段时间再说吧。

    我说别啊,你这一歇,要万一虫虫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啊?

    屈胖三说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你去了也没啥用啊?

    我说怎么没用?现如今我好歹也有几分与高手拼命的手段了,你可不能看不起我,小心一不留神,就给我阴了去。

    屈胖三抱着胳膊,说我去了,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

    我犹豫了一下,赶忙说道:“好处当然有了,比如、比如……”

    屈胖三一摊双手,说你看吧,不去、不去。

    我想起以前工作的时候,没事看过的几集康熙来了,赶忙说道:“对了,我可以带你去宝岛吃好吃的,你知道么,宝岛的夜市有各种各样的小吃,什么卤肉饭、蚵仔煎、担仔面、甜不辣、士林大香肠、棺材饭、烧仙草、彰化肉圆、咸酥鸡……”

    屈胖三流着口水,说别说了,别说了!

    我继续说道:“凤梨酥、牛轧糖、宝岛铁蛋、红葱酥……”

    屈胖三举手,无力地说道:“我去!”

    我兴高采烈,说说真的?

    屈胖三说你丫的说的这么开心,我肚子却闹起了江山来,若是不能吃到,只怕我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不过你得保证,刚才说的那一堆东西,到了宝岛,都得买给我吃。

    我说这个没问题。

    屈胖三点头,说行了,休息一晚,明天出发。

    我说干嘛明天啊,今天就走。

    屈胖三呸了我一口,说你神经病啊,又不是赶去投胎,你给我滚回家去,孝顺一下你老娘,明天我们出发。

    看起来他是跟许老有些话儿要说,我便不再在这儿当电灯泡了,于是出门离开。

    这回有了地遁术,我倒也用不着骑乘别的工具,于是一路遁走,那直线距离并不算远,故而走走停停,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家里。

    对于我的突然回归,母亲表现得十分高兴,马上打电话,叫在镇子里赶场的父亲多割了两斤肉回来,还叫买一斤排骨。

    她今天给我做排骨炖土豆吃。

    不过让我感觉到有些意外的,是她并没有问我这次去办的事情顺利不。

    毕竟我当初离开儿的时候,是说帮那马局长处理一件事情,如果成功的话,他就会出面,帮我特招进公安局里面去当警察。

    结果我这次回来,他一句话都没有提。

    一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等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也没有唠叨这事儿,跟没有老生常谈地问及我的感情问题,我顿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不是忘记了,而是根本不想提起来。

    席间她几次欲言又止,我问她干嘛,她都没有说话,说没什么。

    一直到我晚上洗过澡之后,回房睡觉,这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钟的时候了,母亲敲响了我房间的门,问我睡着了没有。

    我开门,说啥事?

    母亲指着旁边的父亲,说你去院子门口站着,别让人进来。

    父亲老实,点头离开,而他走了不久之后,母亲低声说道:“妈有件事情要跟你讲,不过这事儿你得跟我保证,一定要烂在肚子里,别跟任何人说起,知道么?”

    我瞧她说得严重,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妈,你讲。

    母亲下意识地左右看了一下,然后递了一本存折给我,我讶异,说你这是干嘛?

    我把存折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里面有一百万。

    看到这一连串的0,我抬头看向了母亲,说这怎么回事?

    父母那儿到底有多少积蓄,我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但却也知道老两口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存下什么钱,这一百万,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辈子都弄不来的。

    母亲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低声说道:“你哥哥来过了。”

    我一愣,说啊?

    母亲以为我没有听清楚,说你哥陆默回来过了,就在一个星期之前。

    我双目圆睁,伸手抓住了我母亲的肩膀,说你说真的?

    母亲指着存折,说这钱就是他给的。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小心翼翼地问道:“他都说了些什么?”

    母亲告诉我,说我哥回来过一趟,看了她和父亲,期间还问了家里的存折号码,又打听了一下家里这几年来的事情,然后连一夜都没有歇,就离开了,结果回头两天,我父亲那存折去信用社取钱的时候,一查,自己个儿也吓了一大跳。

    我说他没说自己这么多年都干嘛去了么?

    母亲说他讲了。

    我说干嘛呢?

    母亲说:“他说他的确去了那个外国,后来碰到了一个老板,就跟着老板一起跑生意,结果有一回出海,老板给海盗弄死了,他却流落荒岛,遇到一个人,跟那人学了些本事,后来又碰到国家大使馆的人,本来想回国,结果被招募到部队里面去了他说他现在是国家秘密部队的人员,这一次是偷偷回家的,不准我们告诉别人……”

    我一脸诧异,说这些都是他告诉你的?

    母亲点头,说对,他说他现在的工作特别危险,我问他能不能不干了,咱在家安安稳稳的,他说不行,都签了合同的,如果不干了,就得以叛国罪论处,我一听,想着还是算了吧,那天要是能够调回国内了,说不定能够当一大官儿呢……

    瞧见母亲满脸憧憬的样子,我一下子就犹豫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我大哥陆默,他极有可能是一个正在被通缉的杀人犯。

    <b>说:<b>

    你们觉得是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