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地煞陷阵
    我在蛮莫蛊苗的这个小村子里足足养了一个星期的伤,其间陆铁和范腊梅一直都在照顾着我,并且还将当时见过面的几人也叫过来与我见面。

    大家谈到了当时的情景,不由得感慨虫虫的勇气。

    在所有人都为之恐惧的时候,她却以一人之力站了出来,并且要将那看上去不可战胜的巴鬼切给干掉,这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如此?

    她并不是以力压人,凭的是勇气和智慧。

    听到旁人对虫虫的满口夸赞,我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高兴的是他们口中那个天仙一般的女子,正是我的女朋友;而难过的是,我的女朋友漏气了……哦,错了,不见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的伤养得差不多了,不但如此,因为有着地魔慷慨的本源力量注入,使得我感觉自己仿佛又提高了一个台阶。

    我有了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来。

    一天中午,吃过了午饭后,我和屈胖三两人溜到了十几里外的一个山谷之中来。

    两人站定,屈胖三问我道:“你准备好了?”

    我点头,说这些天闲着无聊的时候,我一直在脑海里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感觉那家伙为了诱惑我,也觉得志在必得,倒没有掺杂太多的私货,虽然还有最后一点儿并没有讲完,但他融入我身体里的那本源,却可以将其补足,所以如何使用,我心中隐约有了一些大概。

    屈胖三说这地煞陷阵的大名,我的确也有听过,最早传于东汉末年的黄老道上师于吉,此人立精舍,烧香读道书,制作符水以治病,开坛授业,最终却被军阀孙策所杀。

    我愣了一下,说三国?

    屈胖三点头,说孙策此人性情蛮狠凶猛,暴戾无常,于吉身死之后,他弟子为师报仇,便对其进行刺杀,用的正是这地煞陷阵。

    我说居然还有这么一说。

    屈胖三说于吉是五行遁术的大家,他死之后,门下分裂,一部分东渡东瀛,在神道教盛行的蒙昧时代,开创了忍者之术;而另外一部分则建立了五行门,一直是中原道门的骨干,只可惜后来到了明朝之时,倭寇犯境,其中掺杂着不少忍者,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五行门也被卷入其中,结果引发了江湖公愤,被联手铲除了去,此法便一直失传了,颇为遗憾。

    两人闲聊几句之后,屈胖三离开,在远处替我押阵,而我则开始闭上眼睛,平心静气地参悟起来。

    正如我所说,地魔传授给我的地煞陷阵,并不完全,最后一部分的时候,我已经陷入了夺舍之险境,根本来不及听闻,而虽然可以通过那本源补足,但其中还有许多可能性,需要一一参详。

    我盘腿而坐,让自己陷入绝对的宁静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地变暗,而深山之中,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狼嚎来。

    这狼嚎让我全身的肌肉一阵紧绷。

    我感觉到了危险,而这时下意识地感觉,下一秒,我觉得自己的意识在一瞬间就蔓延了开去。

    我感受到了地煞。

    与其说是地煞,不如说是一种山脉力量的蓄积,整个大地其实如同海洋一般,分属于不同的板块,而板块与板块之间也有冲突,只是这并不明显,不过那能量日积月累,已经达到了一种峰值。

    而我需要做的,就是将那能量引导出来,将其引爆。

    懂了。

    我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可以这么说,地煞陷阵,其实跟神剑引雷术,是属于同一种的道法。

    那就是将已经存在的自然力量给引导出来,并且纳为己用。

    我深吸了一口气,口中念起了诀咒来。

    此法在于与地煞之灵沟通。

    那不是一种意识,而是一种力量的积累,一种导向性的东西。

    而下一秒,我感觉到那力量一下子就奔涌了出来,宛如炮弹出膛,我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危险,足尖一错,人便出现在了几百米的山丘之上。

    轰隆隆……

    回望山谷,我发现之前自己站立的地方,居然一片狼藉,无数的坑洞和乱石出现在那儿,范围足有三十多米。

    我因为太过于紧张,而且没有刻意引导,所以那地煞的力量是无序而混乱的。

    这只是一次并不成功的体验,却给了我太多的经验。

    只可惜这地煞的力量并非源源不断,它的蓄积需要时间,在这个地方,我是无法用上第二次。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感受到了太多的东西。

    我闭上眼睛,默默思量了许久,而这时屈胖三也找了过来,一脸震惊地说道:“我擦,这一招也太牛波伊了吧,突然一下子,那土地就崩溃了,乱石飞起,天崩地裂,就好像是地震一般。”

    我有些遗憾,说我感觉还是有一点儿牵强,刚才那力量太狂躁了,我根本没有办法引导。

    屈胖三旁观者清,说这个东西讲究的是一种感受,你得熟练,方才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在威力爆发的那一瞬间再离开,才是最为正确的办法。

    我点了点头,说对,如果提前离开,的确是无法把控这股力量。

    屈胖三说如果此法引导得当,估计能够引发一起局部地震呢,你感受到刚才的余波没有?

    我点头,说现在脚下的土地还在颤动呢。

    屈胖三说上次算计七魔王哈多的时候,如果在那烂尾楼里面你学会了这一招,我就不用那么拼命的安装炸药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突然间心头一跳。

    这威力的确巨大,不过如果是在闹市或者高建筑群的地方使用,只怕造成的危害就有些太恐怖了。

    不过我觉得如果真的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这事儿,只怕就如同五行门一般,被江湖同道所唾弃,最终也会被大追杀而弄死。

    回想起第一代一剑神王的惨死,我觉得自己估计走不到那样的高度,即便能,也不想做这事儿。

    我至始至终,都觉得应该对死亡保持一定的敬畏。

    如果你不把别人的性命当做一回事儿,估计离死应该也不算太远了。

    我和屈胖三试过了一回地煞陷阵之后,没有再停留,而是返回了那个村子,这时陆铁听到我们回来,立刻找了过来,说刚刚听到有一场地震,问我们有没有遇到?

    我们不敢说明原因,含含糊糊地应过。

    讲完这些,我对他说自己的伤势差不多已经养好了,明天就准备离开这里,回家去了。

    听到我的话,陆铁诧异,热情挽留,我还是十分坚持,不过告诉他,说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会再来拜访,另外如果他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去敦寨找我,如果我不在,可以找一个叫做许映愚的老人。

    陆铁知道我要走,便叫了当天之人,在自己家里摆了一桌送行宴,如此又是大喝了一场。

    我因为小红并未苏醒,所以喝酒比较克制,而陆铁反倒是大醉了一场。

    次日清晨,我们离开了蛮莫小村,然后步行往北走,走了半日,终于来到了一处市集,问了一下地点,然后搭车前往附近的县城,又坐车前往滇南省的省会春城。

    抵达春城之后,我和屈胖三两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自己既然是越境而入,并没有在海关有记录,有心人也查不到我们,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别坐火车。

    毕竟我一直感觉在某个部门里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这让我很难受。

    我想了一下,按照电线杆子上面的假证信息找过去,终于跟一个假证贩子接上了头。

    不过我要的不是假证,而是真的身份证。

    好在对方这个也有,弄了十几张来,都是被人丢掉的身份证,或者是偷来的,我挑选了一下,弄了一个叫做徐朗的年轻男子,从相貌上有那么一点儿相似,不过对方的照片年轻许多。

    找了一份假证,我和屈胖三便坐上了火车,先返回了我的老家晋平。

    回到晋平之后,我没有惊动任何人,甚至连家都没有回,直接来到了敦寨,找到了虫虫的师父许映愚。

    再一次见面,老人的气色十分好,说你们两个干得不错,七魔王哈多此人是个枭雄,能够在他老巢附近夺其性命,实在难得。

    屈胖三对他十分不敬,说你不是退下来了么,咋消息还这么灵通呢?

    许老说虽然退了,总还是能够听到些消息的嘛。

    我把他当做了领导,将这一次的缅甸之行汇报了一遍,听过之后,许老点头说道:“你办得不错,如果虫虫知道了,应该会很开心的,那么接下来,你们准备去哪里?”

    我说我想去一趟臧边,看看虫虫有没有在那儿。

    许老摇头,说你不用去了,她不在。

    我一愣,说你怎么知道的?

    许老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我说道:“虫虫去了东海蓬莱岛,这件事情她不让我告诉你,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的。不然日后无论是你,还是她,都有可能会怪我……”

    <b>说:<b>

    本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