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突然重伤
    虽然没有能够将约翰尼托和撸瑟托给干掉,但是这一次却是将这颗钉子给拔出了,让两人带着大批上帝军骨干离开火药桶一般的缅北,避免介入缅北战事,这对于有关部门而言,远远比杀掉两个首领要来得更有意义。

    所以老周对我和屈胖三佩服得很,而因为屈胖三年纪的缘故,他对我最是钦佩,邀请我去他家喝了一顿大酒。

    喝多了,老周就开始哭了起来,跟我们聊起了人在异乡漂泊的各种苦楚。

    并不是不想回家,只是在京都那儿,已经没有了家。

    我可以对国内许多官员不假辞色,然而面对着这些在秘密战线上为了祖国富强的人们,心底里却只有满满的尊敬,对他好是一顿劝。

    老周喝多了,人便给他老婆扶去睡了,而他十七岁的小儿子则在这里招呼着我们老周讨了一个缅北华人的女子当老婆,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出嫁了,唯独这个小儿子在这儿,跟着他继承了家业,不过这男孩儿有点儿害羞,只是一个劲儿地叫我们喝酒,而且汉语也说得并不利索。

    我自我反省之后,控制力加强了许多,能不喝酒,尽量不喝酒,喝也只是适量,老周倒下之后,我便停歇了,说今天就到这儿吧。

    老周待我如贵客,他儿子也不敢多劝,把我们送回房间休息。

    老周家在缅北的一个小县城内,说是县城,其实跟国内山区的一个小镇子差不多,我喝了点儿酒,不想在房间里待着,便与屈胖三一起出去,走在了街上,看着这贫穷的缅北小县,能够感受到战争所带来的紧张气氛,忍不住感慨,说大人,你说这些人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打仗?

    屈胖三撇嘴说道:“利益诉求不同呗,简而言之,就是有的人想得到得更多,而利益既得者又不想给予太多,双方一闹,问题就来了。”

    我说你的上一世,经历过战争?

    屈胖三不愿意提及以前的事情,叹了一口气,说百年前的国内,比这儿更是不如,人命如草芥,走哪儿都感觉到绝望,天黑黑的,看不到一点儿光……

    我瞧见他没有谈往事的兴致,也就打住了,问他,说我们如果去臧边也找不到虫虫,那该怎么办?

    屈胖三知道我所有的事情,听到我的担忧,忍不住笑了,说那就找一个新嫂子呗?

    我摇了摇头,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除了虫虫,这世间任何女子我都提不出半点儿兴趣来。

    屈胖三瞪大眼睛,说这么神?

    我说是真的,如果你见过虫虫,你就会觉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意思了。

    屈胖三摸着鼻子,说道:“奶大不?”

    呸!

    我的火气一下子就给他招惹上来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挥了过去,他躲开掉,笑嘻嘻地说道:“看来是不大,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急赤白脸。”

    我恼怒地辩解,说哪有,很大好不好?

    屈胖三顺杆子爬,说有多大,有没有36d?

    我翻了一下白眼,知道跟这无赖斗嘴是一件自寻死路的事情,没有再说话,闷着头走路。

    屈胖三没劲儿了,说不逗你了,聊点啥呗。

    我说聊啥?

    屈胖三好说你接下来,准备去臧边?

    我点头,说对。

    屈胖三说如果找不到人的话,你打算干吗呢?

    我说不知道,如果她没有跟杂毛小道和小妖在一块儿的话,估计是对我失望了,这个裂缝得想办法弥补,但她总得让我找到才行啊?

    屈胖三说有没有可能是出了事儿?

    我说你可别吓我。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吧,我觉得你得考虑全面一点儿,有备无患嘛……”

    这话儿说完,我更加郁闷了,连散步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回去睡觉。

    次日,我们启程前往中缅交接的关口,结果车开到半路的时候,有一个桥断了,是被炮弹给炸断的,长途车司机死活不跟往前走了,生怕出点儿什么问题,到时候钱挣不到不要紧,命没了可就真的完了。

    在一车人的抱怨中,司机准备返行,而我和屈胖三则下了车。

    跟着我们下来的还有好几人,不过都是家住不远处的,有个男人是去老街的,问能不能跟我一块儿同行,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我长得英气,给人予安全感。

    我不想带着一拖油瓶,自然是拒绝了。

    下了车,我和屈胖三打量了一下那江水,决定横渡过去,用了差不多五分钟,便渡过了湍流的河水,拧干身上的水,继续向前。

    如此又走了两个小时,前面突然来了行进中的部队,瞧见我和屈胖三,分出几人来,走到我们跟前,表情凶狠的质问着,我听不懂,不是缅语,刚要问一句,结果人二话不说,直接一枪托就砸了过来。书阅ぁ屋shuyueu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伸手过来挡,结果一下子,四五把枪的枪口就对准备了我的眉心和心口处。

    一个面黄肌瘦、瘦瘦小小的男人走到我们跟前来,抬脚就是一下,踢在了我的胸口处。

    我一动不动,那人却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去。

    这时有人过来推我,想要把我推得跪倒在地,然后我还听到有拉枪栓的声音,正郁闷着,突然间听到屈胖三在旁边喊道:“笨蛋,他们要开枪了,你还愣着干嘛?”

    开枪?

    什么情况啊,怎么就要开枪了呢?

    我招谁惹谁了?

    我脑袋里浮现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人却没有闲着,一矮身,人便躲在了旁人的身后,那人反应过来,举枪朝着我比来,被我顶住,结果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开了枪。

    砰、砰、砰……

    枪响了,所有人都惊了一下,然后大部分人都朝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有的摸出了刀子,有的则举着枪。

    这是准备见面就干啊?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情况,而屈胖三则丝毫不显犹豫,一记老拳,捶中了其中一人的肚子,然后把他手中的步枪给抢了过来,扣动扳机。

    枪声骤然抢起,而我们的优势在于不管遇到谁,直接搂火就是了,而对方则需要辨识着这里面到底谁是谁。

    他们的目标只有两个,而我们则可以随意开枪。

    顿时间一阵混乱的枪声响起,无数人倒了下去。

    激烈的枪火声中,我已经一把抓住了屈胖三的胳膊,待他扔掉了打完了子弹的步枪之后,一个地遁术,在兵荒马乱的时刻离开了道路上。

    两人出现在林子中,望着路上的一片混乱,我喘着粗气,说什么情况啊刚才?

    屈胖三嘿然而笑,说人家问你没事跑着路上来干嘛,是不是军政府的探子?

    我说啊,刚才那帮人不是政府军啊?

    屈胖三说应该不是吧?

    我直叹倒霉,说真的是喝凉水都塞牙,走路都能够遇上土匪。

    屈胖三说要不然咱们帮政府军一个忙,消灭了这一队人马?

    我连忙摇头,说子弹无眼,要是伤到了你,我可怎么跟俞千二交代啊?

    屈胖三嗤之以鼻,说怂就是怂,俞千二那家伙早不知道死哪儿去了,需要你给他交代?再说了,本大人需要任何人交代么?

    我没有理他,拉着他的手,也没有再停留,顾不得损耗精力,一路地遁术后,足足走了十几里路,这才停下来,继续前行。

    如此一路倒也相安无事,我们来到了缅北重镇老街。

    再一次来到老街,与上次的心情截然不同,因为那一次是跟虫虫同行,即便是未来渺茫,我的心中也充满了希望,而这一回被屈胖三接二连三地打击,弄得我挺郁闷的,心里面总也想着事儿,连去教训一下上回那个蛇头老板年的心思都没有。

    屈胖三跟我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不走关口,而是直接翻越国境而入。

    之所以如此,是想打一个时间差,如果真的有人留意到我的话,那么还会以为我此刻正在缅甸,没有能够想到我已经回到了国内,并且前往臧边。

    这件事情我觉得很有必要保持隐秘,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去了臧边的话,会有许多人又不好的联想。

    毕竟陆左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犯下血案的通缉犯。

    所以等到了入夜时分,我便带着屈胖三一起,两人开始朝着上一次的那片山林进发,先是走了一段路程,然后开始使用地遁术,翻山越岭,眼看着国境线在望,结果我突然间一下子,好像撞到了一处无形的墙上面去了。

    砰!

    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欲裂,再一次出现的时候,隐约间发现眼前的不远处,有一块界碑。

    界碑之上,有红色的鲜血。

    我无力地趴在了地上,整个人的脑子嗡嗡嗡直响,感觉身子就像被人肉成了一团,就像快要死去了一般,迷迷糊糊的,瞧见屈胖三的脸在我面前晃荡,朝着我喊道:“陆言、陆言,你怎么了?告诉我,你现在情况怎么样?”

    <b>说:<b>

    怎么还是?